3-127-擁護基本法

Hall 2

Nick和Amos衝入場內,只見場內激鬥連場:民主男神、大嚿猩和癲狗正處於場中間,被十幾個功能組別圍攻。三人雖以㝰敵眾,但憑著大師級實力,不單能保持不敗,而且還處於上風。

而現在,更是一擊殺敵的時候。三人同聲大呼,絕招猛地出籠:

癲狗:「『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大嚿:「『人民力量 四萬四千三百五十五票 全民普選拳』!」

男神:「『民主神功 第十四席 全民普選拳』!」

三人中,癲狗自然強得無話可說;大嚿無刀可用,但憑一雙鐵拳,依然能輕易殺敵;男神更將功力推高至『第十四席』,比決戰民主女神時,多了足足兩席。

剛才新東的比賽,男神明顯未盡全力。其一是對舊黨友手下留情,其二是為了保留實力,好面對真正的決戰。

「哇,哇,哇~~~~~~~~~~!!!」

果然,三位大師一出招,便打到眾功能組別呱呱叫。當中的士明、爆粗波、郭學士首當其衝,當場爆體而亡。其餘高手亦全部中招倒地,大部分已無力再戰,就算還有戰鬥力的,也不敢貿然妄動。

航運交通界 的士明、保險界 爆粗波、勞工界 郭學士,下台。

實力懸殊,即使人數再多,大敗也是必然。只是死了四人,對眾功能組別來說,已是不幸中之大幸。

這是三人留力之故。因為,他們要防範一個人。這個人一直站在場邊,在等待一個機會。

林公公。

突駒之矢不在場,他便是眾人的首領。他使喚手下戰鬥,自己則從旁觀戰,一邊伺機出擊。而趁三人出大招的瞬間,林公公便知道,機會來了。

「好!」林公公暗忖,同時體內『基本法』運轉七周天,準備隨時出擊。但見他手舞足蹈,一邊耍著太極,一邊唸唸有詞:

「如果想跟我去外國表演武術,就要學好『基本法』,練好基本功!」

「師父,『基本法』用得著嗎?」

「用得著!『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本,集各派武學之精華!單是『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已打遍一百四十個國家,罕逄敵手!想了解多一點,就要熟讀『基本法』,練好基本功!」

「一切源於『基本法』!」

「一切源於『基本法』!」

由於他無法說話,所有對白都以胸口的錄音機代勞。而對白中至少有兩把不同聲線,還附有淡淡背景音樂,似是什麼廣播的片段。但不論如何,對白一邊播放,他全身便逐漸發紅,散發著陣陣紅氣。不久更眼神反白,倒在地上狂顫,如同撞邪一般。

如此畫面,Amos記憶猶新:「這是….『基本法』內力反噬!」但Nick卻搖頭道:「不!這不能算是反噬。這是…..」

「什麼?」

「他是…..自願被體內的『基本法』吞噬,自願赤化。他這是…..效忠『基本法』!」

各位若還記得,都會知道Nick曾因『基本法』反噬,受盡痛苦折磨。在他昏迷期間,『基本法』更闖入其思緒,誘其效忠,以修得更強力量。之不過Nick堅拒效忠,『基本法』便悍然發難,強行奪去其意志。幸得癲狗灌輸內力,助其啟動『五區公投』,才能將『基本法』內力驅散。

若然Nick當日選擇效忠『基本法』,後果會如何?現在便有版你睇了。

林公公運功完畢,便猛地一躍,飛身撲向癲狗一眾。其身法之快速,懾人之氣勢,和剛才可謂判若兩人。三大高手剛出大招,想再用『全民普選拳』迎敵,已是絕不可能。

之不過,他們有三個人。只要互打眼色,便立即有解決辦法。癲狗猛喝:「我們一人出一路!合體成『全民普選拳』!記住!要小心他的紅氣,不要被紅氣入侵!」二人大喝回敬:「好!」,便一同出招迎敵。

癲狗:「『投票拳』!」

大嚿:「『被選拳』!」

男神:「『提名拳』!」

三人各施一路,一樣可以三路合一,成為『全民普選拳』。林公公不料有此一著,為之一愕。但他赤化的身軀就告訴他:「不用慌,不會有事的!」兩手揮拳迎敵,駭然是『基本法』中的絕招:『第廿六式:選舉拳、被選拳』。

這兩拳,巧合地與『民主拳法』類近,但雙拳貫滿赤氣,作用卻大大不同。大嚿『被選拳』、男神『提名拳』分別迎上,和林公公雙拳硬撼,卻只感到毫不著力,有如泥牛入海,便大感訝異:「這是『基本法廿六式』?怎麼….」

「無錯!真正的『基本法 第廿六式』,是用來破你『被選拳』、『提名拳』的!」林公公邊大笑,一邊打出『基本法第二式:立法拳、司法拳』,將兩大高手擊退。剩下癲狗一路『投票拳』,已是極容易避開,順勢回以一記『基本法第二式:終審拳』,強如癲狗也要「嗚!」一聲飛退。對三大高手來說,林公公招式並不太強,只是被其赤氣沾著,便需要以內力逼出,有點費時失事。

一口氣擊退三大高手,在場功能組別看著,無一不感驚訝:「原來『基本法』…..真的可以發揮到這個程度?」林公公答:「無錯!只要你們和我一樣,誠心效忠你體內的『基本法』,『基本法』便會賜你無窮力量!」

「只要效忠『基本法』,我們便能…..變得更強?」

「是的!」

眾功能組別議論紛紛。

另邊廂,剛進場的Nick和Amos,離遠望向林公公,甚是驚訝。但他們驚訝的,並非林公公的功力,而是…..

Nick:「怎…..怎可能?林公公他…..」

Amos:「原來不是啞的?」

被認為失去語言能力,只能用錄音機播帶的林公公,竟然會開金口說話,夠得人驚啦卦。而Nick再細心觀察,再加上個人經歷,便猜測到當中底藴:「我明白了!說話的不是林公公本人,而是他體內的『基本法』大師!」

之不過,效忠『基本法』,便能獲得強大戰力,講句野都大聲啲,可真抵玩是也。但見部分功能組別,已經開始跪下宣誓。類似「『基本法』,你是一切的根源,我要效忠你!」,「本人謹此宣誓,定當擁護『基本法』,效忠突驅正虎!」的聲音不絕於耳。

最初只有兩三個,但其他功能組別不甘執輸,也跟著向天宣誓。林公公見狀大喜,一邊耍起太極,一邊用流利口音說道:「『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本,集各派武學之精華!單是『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已打遍一百四十個國家,罕逄敵手!想了解多一點,就要熟讀『基本法』,練好基本功!」眾人見狀,也隨便找個位置,紥馬,跟著林公公耍太極。

整個Hall 2,驟然變成練習太極的場地,蔚為奇觀。

只是場面浩大,Nick卻對此嗤之以鼻:「頂!…..他們在搞什麼鬼?」Amos看著,同樣感到陣陣寒意:「不….不知道,但好像在哪裡見過……」

「你這樣說起來,的確又似曾相識……呀!我記起來了!是那個廣告!」

「廣告?…..對了!是那個『基本法』廣告!」

話說政府為了推銷『基本法』武術,曾拍攝過一系列電視和電台廣告。其中一個廣告內容,是一班人在師父的指導下,在廣場中學習太極。當中師父一邊顯身手,一邊帶出對白:「『基本法』乃一切武功之本,集各派武學之精華!單是『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已打遍一百四十個國家,罕逄敵手!想了解多一點,就要熟讀『基本法』,練好基本功!」

現在,廣告中的場景,正在機場博覽館Hall 2忠實重現。只是廣告場景一片光明,現在眾人耍著太極,全身卻泛著紅煙,實在詭異。

3-126-功能組別#3

突駒之矢撤退,卻換來另一班功能組別。其中一大班湧入Hall 2,其餘四個則留下招呼Nick和Amos。

這裡花點時間介紹一下。左面最年輕的是漁農界的高佬賢—他是禮義廉的年青選手;旁邊是工程界的勇冠王;再旁邊一身西裝,最無文化氣息的馬仔,偏偏是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代表:右則那個紡織及製衣界代表,由於貌似演員方中信,因而得名。

他們都是剛勝出所屬界別的比賽,而趕過來助拳。也許有比賽經驗的關係,這四人看起來,就比Hall 2內那班垃圾強一些。

但Nick並未遇上Hall 2內的垃圾,是以無從比較。他要比較的,是自己和眼前四人。掃視一周,他便流露出滿意神色:「突駒之矢就話難搞,但這幾個小丑,就易搞得多!」說畢就一躍上前,以絕招『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攻向高佬賢仔。高佬賢人夠高大,反應就麻麻地。一個冷不防下,一招三式照單全收,慘叫三聲:「嗚,嗚,嗚!」吐血飛退。

「喂高佬賢,你搞什麼?」勇冠王大喝一聲:「讓我來!看我的『基本法 第廿五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廿幾拳連橫出擊。

拳如雨下,但Nick卻驚都未驚過:「人人平等?你的拳力強弱不一,應該改名做窮人含X!」理論上,『人人平等』應是拳拳到肉,但勇冠王修為不足,以致力度時強時弱,容易露出破綻。Nick曾修練的『一人兩票』也有類似問題,是以了解極深,一下子就能看清拳路。專心避開最強的幾拳,之後強行突破,趁其中門大開,便是出絕招的時候:

「『民主神功 第五席 一人一票』x2!」

自學懂純正的『民主神功』,Nick便捨棄了旁門左道的『一人兩票』,以結實的『一人一票』代之。『一人一票』雖只有一式,威力卻勝『兩票』。若係要踢兩腳,連出兩次『一人一票』便成。

「嘿,只有五席功力…..」勇冠王以為可輕鬆接招,誰知隨手擋架,卻是擋著空氣。兩擊『一人一票』狠狠擊中其心、胸,轟到他吐血飛退。Nick得勢不饒人,上前再來一記『青年雙膝』,鋤到勇冠王牙都甩。然後再出絕招『用腳投票』,一連八腳全部踢頭。哀哉勇冠王,連挨四招,頭顱終於支持不住,像西瓜般整個爆開,爆到一地都係。勇冠王低估對手,換來沉重教訓。

工程界 勇冠王 出場只分半鐘,就下台了。

兩同伴一敗一死,馬仔與方中信呆呆看著,不得不重新估計對手實力:「區區一個小子….竟然如此強橫!」見Nick如此棘手,實在招惹不起,倒不如轉個目標:「嘻,那邊那個應該不會太強吧?」即便一同轉身,以絕招向Amos進攻:

馬仔:「『基本法 第廿七式:出版、結社、工會、罷工拳』!」

方中信:「『基本法 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

兩人來勢洶洶,但Amos卻只在低頭默禱,絲毫未有動靜。兩人以為可以食叉燒,但拳頭轟到Amos臉頰前兩厘米,卻感到火熱氣勁自拳頭湧入。未幾,拳頭更突然著火,燒得兩人呱呱大叫:「怎…..怎麼會……」

再看Amos。只見他雙目已開,以火燄眼神盯住兩人—-他全身充滿火熱氣勁,明顯就是十架恩典絕招—-『復興之火』的前奏。

Amos踏前一步,拔出雙棍,以火勁貫之,然後猛地一喝:「『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復興之火』!」,一雙火棍直掟兩人。兩人不料Amos有此一著,各食一記火棍。烈火隨即燒著兩人,兩人只得一邊叫苦,一邊運功逼火。一切之源的『基本法』,面對『復興之火』,竟是何等吃力。看來不花個一時三刻,方中信和馬仔也無法回復狀態了。

若此時加以追擊,兩人可謂死X硬。但Amos卻未有這樣做,他收回蛇棍後,就轉身向前進。Amos宅心仁厚,Nick卻看不過眼。他才剛收拾勇冠王,意悠未盡,轉過來各贈一記『一人一票』。方中信陷於火熱,再挨一腳,又是爆頭而亡。馬仔功力較高,也被踢到半生不死。

「豈有此理!竟然唔死得?」Nick欲加一腳,卻被Amos攔住:「Nick,算了吧!支援癲狗和你師父要緊!」Nick殺得性起,但想到癲狗、民主男神等人正和功能組別群毆,便只留下一句:「本大爺現在趕時間,就放你們一馬!」,轉身便衝入Hall 2,Amos則緊隨其後。馬仔和高佬賢大難不死,還哪敢再招惹他們?一個三十六著 走為上著,瞬間便消失無蹤。

3-125-功能組別#2

癲狗肆追擊突駒之矢,即使面對的是全港數一數二的高手,竟然也能壓住來打,足見其功力之高。突駒之矢採穩守突擊戰術,只是無意間爆了句粗口,觸發其內息逆流。即使瞬間就平住內息,其露出的破綻,已經足以致命。

這時癲狗以絕招:『全民普選拳』,突駒之矢會否就此一命嗚呼?

你就想。

只見林公從旁殺出,連同奇峰、快馬當先、荃盛之寶、和極奇妙四個功能組別高手,一同擋在癲狗面前,一邊大叫:「主子,癲狗由我們來收拾!」,一邊以『基本法』絕招迎擊:

「『第一式:中港不離』!」

「『第廿五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四十五式:普選特首拳』!」

「『第六十八式:普選立法拳』!」

「『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

一個人抵不住癲狗,五個人,五招『基本法』,應該可以了吧?

「你呢尐都叫做人人平等?你呢尐都算係普選拳?食屎啦你地!」癲狗雙拳猛轟,一口氣轟走四件功能組別,剩下一個林公公,接得住十拳八拳,到第十八拳,終於頂唔住飛退。

『基本法』之中,有大量名為『自由』、『普選』的招式,但論堅實與力量,就無法與『民主拳法』相提並論了。

是以五人加起來,也只能擋住幾秒。但這一擋,已足夠令突駒之矢抽身,接聽一直在響的電話。

「喂,我立即來…..係咁!」

短短一句就收線,果真夠晒效率。收起電話,他便對癲狗叫道:「癲狗!本席唔得閒同你玩,下次再見到你,必定將你碎屍萬斷!」說完轉身就走。

「走?你道你走得甩嗎?」癲狗拔步欲追,但被林公公一阻,終究還是追不上,只得目送突駒之矢離開。

…..

突駒之矢氣急地跑出大門,卻殺出兩條人影,與他碰個正著。「砰砰!」兩聲,突駒之矢功力高,將兩人硬生生撞飛。

「嘩!好痛…..是誰突然走出來?」其中一人抱頭大叫手。一看,原來是正好趕到的Nick—-那不用說,另一人就是Amos了。

兩人定過神,抬頭一看,當堂呆著:

「那個人…..不就是…..大會的主辦人…..」

「突駒……之矢?」

看其怒目而視,氣勢逼人,兩人便知道這次大X鑊。尤其是Nick,當日領教過超人的無敵力量,今日再遇同級高手,不禁為之戰慄:「這個人的實力….和超人不相伯仲!」

遇著強敵,兩雄明知勝算極低,也只得嚴陣以待。誰知突駒之矢卻像碌木般站著,未有半點動作。

這強者此刻在想:「豈有此理!今晚真是諸事不順:明明佈好局圍堵癲狗,但那班功能組別,竟然會如斯垃圾!我自問實力強絕,竟然會被那隻死癲狗壓住來打,真是顏面何存?最衰我沒有時間,否則打長久戰,我又怎會輸?現在又撞著兩個小子,事前竟然全不察覺!X你個街!…..但這也好,兩小子不知好歹,一招殺了正好洩心頭之恨!好,就這樣!」

但正要下手,近處又有人聲說道:

「只是兩個小子而已,又何需首領親自動手?」

「首領請便前往頒獎,這兩個不守規矩的小子,和裡面的搞事分子,就由我們來收拾吧!」

突駒之矢聞聲大喜,道:「你們終於來了嗎?」

一看,果然又有大班人,正從各處湧到Hall2。其中兩人上前拱手道:「是的,我們完成了功能組別的比賽,現在前來聽命。」原來這班高手,正是另一班功能組別。

「嗯,雖然遲了少許,但來得好!」突駒之矢大喝:「那你們便給我收拾這兩個小鬼,還有裡面的搞事份子!」頒令完畢,立即便轉身而去,瞬即消失無蹤。

兩功能組別高聲回應:「領命!」其中一個率眾人湧入會場,另一個則聯同另外三名高手,一齊招呼Nick和Amos。Nick笑著說:「來得正好!剛才都未打夠,現在正好熱熱身!」和Amos互打眼色,便一同上前迎戰。

3-124-挑戰突駒之矢#2

「砰!」

回力鏢朝半空劃出金光,然後急墜下降,直飛向突駒之矢。眾功能組別只見金光閃過,卻是完全呆著,根本無法反應。但不要緊,還有個林公公助陣:「護駕!」只是金光極快,林公公拚命飛撲,卻是鞭長莫及,波皮都摸唔到。

「唉!旨意你們?死得!」突駒之矢暗嘆一聲,唯有自己接招:「這招就是…..一招斬斷玄牛雙臂的絕招嗎?」他雖功力強絕,亦不會蠢到赤手硬接。反之,他有更好的對策—-他不知哪裡揪出鐵器—-一看,原來是一支長四呎半,用以停泊船隻的巨錨!揮動連住的粗壯鐵鍊,巨錨立即飛出。此乃突駒之矢絕技之一:

「『政改秘冊(2012年版) 奧義 起~~~~錨~~~~』!」

以兵器破兵器,確實明智到極。回力鏢碰著巨錨,立時「啪!」一聲粉碎。同時間,巨錨一角亦應聲斷開。

眾功能組別見狀,同聲歡呼道:「首領好野!首領好厲害!」驟眼看來,回力鏢完全粉碎,巨錨只斷一角,勝負顯然可見。之不過巨錨巨大無比,收招自然慢半拍。而癲狗正看準半拍優勢,一邊如鬼魅飄上前,一邊以『癲狗吠』大吼:

「死吧突駒之矢!我屌你老母來殺撚死你呀!」

突駒之矢實力強絕,卻不喜歡親自出手。剛才硬接『掟蕉』,已教他大感不快。這個時候,call馬就最實際:「林公公,上!」

林公公亦很識做,第一時間上前攔截:「主子,臣來護駕!」剛才他慢了半拍,今次就剛剛好,攔在癲狗前面。只是這樣,下場便會更加慘:

「死撚開啦林公公!『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

三拳全數命中,轟得林公公吐血飛退:「怎麼…..這癲狗……沒有『五區公投』……還可以……..如此強橫?」無計,他實力已算不錯,但在癲狗面前,就只能拖延一兩秒而已。

突駒之矢暗嘆:「唉!無鬼用!」,只好死死氣起錨迎戰。反之,癲狗橫掃公公,可謂氣勢如虹。他一邊運起『人民力量 最高功力』,一邊大吼:
「不賢者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雞鳴狗盜出其門,士所以不至也!咁撚弱雞,人見人憎的林公公,你夠膽任他為近身侍衛?這是乜撚政治倫理?」
癲狗來勢洶洶,就連全港數一數二的突駒之矢,竟然也為之一慄。但他畢竟為頂級高手,瞬即便回復冷靜,回應:「無論是孔子或是亞里士多德,或是現在的武術家,都不會認為講粗口、粗暴語言、粗暴動作就是政治倫理,就是這麼簡單。」他並不喜歡出手,但並不代表他無料到。他右臂一揮,巨錨即隨勁而起。這沒錯又是絕技:
「『政改秘冊(2012年版) 奧義 起錨』!」

巨錨直飈向癲狗,快如疾風。但癲狗身法亦快,一個橫身就能閃開,還能順勢埋身,施以一招三式『民主三部曲:下台、仆街、食屎』。突駒之矢右臂未收招,但仍有左臂可用:

「『基本法 第二式:高度自治:行政管理拳、立法拳、司法拳、終審拳』!」

身為義士之首、武術大會創辦人,突駒之矢一身橫練『基本法』,實在正常不過。是以他隨便一招『第二式』,就能一口接住三式。癲狗再來一套『下台、仆街、食屎』,但突駒之矢已回復架式,擋得更是輕鬆。

癲狗攻勢卻未停止。他變招打出『民主拳法: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一邊大喝:「屌你老母突駒之矢!政治倫理是一門社會科學,你唔撚識就死撚開啦!亞里士多德、柏拉圖、孔夫子、孟子,孟子兩千多年前已經講過:『聞誅一夫紂矣,未聞弒君也』,你又識唔撚識呀?」說話依舊以『癲狗吠』推動,而且夾雜粗口,為的是擾亂對手,令其露出破綻。

你以為言語無殺傷力?當然唔係,而且其威力之大,往往大到你唔敢相信。例如修練『民主神功』的白鴿派高手,就受到『基本法』制紂,一講粗口就炒亂內息;又例如當日立法會之戰,眾多耶能就是抵受不了粗口,個個爆頭而亡。

當然,現在換了全港最勁的突駒之矢,又不會一下就俾你爆到個頭。只是一直受著粗口影響,他的力量、速度、甚至思維都下降了5%。雖然只是少少的5%,但高手過招,少少的差距,往往足以影響勝負。

是以,一向無敵的突駒之矢,竟然也處於被動,說話也變得語無倫次:「豈有此理!這根本是爛仔所為,不單是粗暴。你看看,這裏並不是黑社會地方!你到底發生甚麼事?」

他似乎已經忘記,香港早已是超武鬥組的年代,黑社會橫行的年代。什麼和平法治,早已成為過去矣。

癲狗得勢不饒人,繼續以『癲狗吠』咆哮:「粗暴?這樣也算粗暴?現在我告訴你,這樣才是粗暴呀!」同時攻勢加碼,以絕招猛攻: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癲狗的『全民普選拳』乃正宗版本,為『提名拳』、『被選拳』、『提名拳』三路合一,拳路難以捉摸。招一出,可謂所向披靡。

但眼前的突駒之矢,無論力量、速度,都屬頂尖之列。他巨錨一揚,以絕招『起錨』擋住三分二攻勢。只是巨錨早已破損,再受『普選拳』猛攻,終告不支破碎。剩下的三分一,就要由主人硬食了。但突駒之矢實力過人,即使無法看穿拳路,單憑反射神經,亦能以『基本法』招式:『第三十式:通訊自由』、『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第三十二式:信仰自由』、『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第三十四式:學術文化自由』、第三十五式:法律自由』,將來招盡數抵擋。

但單是消極地抵擋,一來實在太樣衰,二來久守必失,長此下去也不是辦法。突駒之矢要想想辦法了。

「可惡!這死癲狗!即使沒有『五區公投』,還是這麼厲害…..『起錨』已無法再用,單憑『基本法』又無可能殺得到他!唯有等他攻勢漸老,就用『六大慘孽』一舉殺之!只是……」

這時,手機又在響—-很明顯,那是催促他去頒獎的電話了。無暇接電話的他,只得一邊接招,一邊暗呻:「煩X死了…..糟!」

弊傢伙,有人講粗口!

剛才已經提及,粗口在香港是一大禁忌。例如合鴿派的『民主神功』內含『基本法』,令修練者一講粗口,內息就立時紊亂。而突駒之矢的『基本法』也不例外,即使用百分之一秒平本內息,已令他露出了微小,但致命的破綻。

「突駒之矢!估唔到你都同我一樣咁爛口!」大好機會,癲狗自然不會錯過,瞬即將功力推至顛峰,百拳一次過轟出: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全民普選拳』!」

全港無敵的突駒之矢,智否就此惡在癲狗手上?請看下回分解。

3-123-挑戰突駒之矢

又回到Hall 2裡面

癲狗、大嚿猩、民主男神三人,一口氣衝入Hall 2,想要突襲突駒之矢。殊不知除了林公公外,還有十數名高手招呼。

明顯,他們已經中伏。

但看三大高手,他們卻未露出驚訝之色。相反,得到大排場招呼,似是在他們預料之中。當中癲狗上前,掃視四周,一邊打量十幾名高手:「鄉議局劉皇叔、飲食界廿蚊張、金融界洗頭星……你們班撚樣,就是所謂功能組別的揸Fit人了吧?」倒是突駒之矢有點驚訝,他回應:「咦?原來你們….早已知道了嗎?」

無X錯,這十幾位高手,正是揸Fit人軍團中,屬於功能組別的部分。他們是:

「鄉議局 劉皇叔!」

「保險界 爆粗波!」

「航運交通界 的士明!」

「勞工界 郭學士、大隻彪、隱形人!」

「地產及建造界 東方世盛!」

「商界 奇峰、快馬當先!」

「工業界 荃盛之寶、極奇妙!」

「金融界 洗頭星!」

「進出口界 象哥!」

「批發及零售界 Toppy!」

「飲食界 廿蚊張!」

「區議會 阿謙!」

十六名高手徐徐逼近,將癲狗等人牢牢圍在中間。論人數,這班功能組別絕對佔優,但十幾人逼到十呎外,卻被癲狗氣勢震懾,無一再敢上前。癲狗再以厲鬼眼神一啤,眾人更不自覺後退兩步,有兩個更嚇到腳軟,幾乎跌倒失態。

打量一番,癲狗突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以『癲狗吠』內勁帶動,聽得眾高手倍感難受。除了林公公和突駒之矢,全場高手都要運功、掩耳抗衡。

笑了近一分鐘,癲狗厲聲叫道:「哈哈哈哈你老味功能組別不是有三十人的嗎?怎麼只得十六人了?得十六條躝坦,就想收拾我地?哈哈哈哈哈哈……」笑聲繼續以『癲狗吠』推動,聽得眾高手腦激盪,痛得死去活來。未開打,便洋相盡出。

眾人中,能抗衡『癲狗吠』的,便只有突駒之矢和林公公。只不過眾人之洋相,已教突駒之矢七孔生煙:「林公公,這班功能組別怎搞的?你不是說他們實力強絕的嗎?」

林公公揪出一盒錄音帶,插入胸前的錄音機,播出聲音道:「回主子。功能組別雖然武功高強,只是他們所屬組別,都只得一人參戰,故此都是自動出線。未有比賽經驗下,一時間未能發揮而已。只要熱過身……」但見其損壞之錄音機,又再煥然一新,想必是換了另一部。

新錄音機音質更勝從前,卻無法令主人聽入耳。突駒之矢越聽,心裡便越是忿怒:「難道….要本座親自出手?不過…..」

猶豫間,手機鈴聲響起。那是一首Hip Hop歌曲:

香港所有市民 起錨
聖誕節又蒞臨 起錨
大家準備好未 起錨
香港特別行政區 陪你起錨

自詡潮人的他,便甚喜歡Hip Hop音樂。這首由前特區行政長官,和MC Jin共同演出的『RAP NOW 2010』聖誕歌,他便特別鍾愛,還將之轉成手機鈴聲。

接聽電話,「嗯。」了幾聲,之後回以短短一句:「好,我現在就來。」收線後,他對林公公說:「頒獎時間已到,本座要去頒獎了。林公公,這裡….你應付得來嗎?」

林公公按動胸口錄音機,播帶道:「主子請放心。除了這裡的十六個揸Fit人,另外還有十四個正在比賽。他們完成比賽後,會盡快趕過來增援。」

「那….就交給你了。」突駒之矢說完,轉身就走。但另一邊的癲狗,為了追殺突駒之矢而來,又豈容他話走就走?他大聲喝道:「想走?看招!」右手揪出金色回力鏢,一掟,駭然就是成名絕技:

「『人民力量 三萬八千五百七十八票 掟蕉』!」

回力鏢劃出一道金光,直飛向突駒之矢—-若大家不善忘,都會記得當日花園街大戰,畜牲集團大舉進攻。憑著首領玄牛驚人實力,本應勝劵在握。卻突然出現神秘高手,一道金光斬斷玄牛雙臂,逼使其落荒而逃。

但眼前這位突駒之矢,實力高過玄牛不知幾多班。癲狗重施故技,能否一招斬殺對手?

3-122-功能組別

東翼 走廊

只見癲狗、大嚿和民主男神三人,正高速趕到這裡。他們的目的地,是位於博覽館東翼的Hall 2。

根據情報,他們的目標,也就是武術大會的創辦人—-突駒正虎的首領—突駒之矢,現在就在Hall 2裡面。

若能擊殺突駒之矢,就有望能瓦解武術大會,繼而粉碎衍生的揸Fit人軍團,和他們主宰的各個超武鬥組。只要趁這難得機會,一口氣衝入Hall 2,合力宰殺那可惡的突駒之矢,一切就會有所改變。

會變好?還是變壞?無人知。但不踏出這一步,一切都不會改變,超武鬥組會繼續肆虐,橫行天下。

現在,就有一班人踏出這一步,挑戰艱難的使命。而其中三個,已經走到Hall 2大門。只要再踏前一步,就再沒有回頭的機會。

癲狗、大嚿、男神互相點頭,合掌振奮士氣。

男神:「去吧!」

大嚿:「沒有抗爭,哪有改變?」

癲狗:「消滅超武鬥組!」

三人目標一致,路線卻有不同。大嚿抬頭望向大門,疑惑道:「越近大門,我便越感到寒意。兩位,大門必有埋伏,不如找另一個入口…..」怎料未說完,癲狗已一馬當先,連橫三拳:『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將大門硬生生轟爆:「仲左兜右兜做乜撚?聖經都有話,人進羊圈,唔撚從門入去,喺第二度兜鳩入去,那人就是賊,就是強盜!」此話出自聖經的約翰福音,但演繹中夾雜粗口,可謂別具風味。

男神大嚿縱使疑惑,奈何已打草驚蛇,再掩藏亦無意思。只得和男神互打眼色,隨癲狗闖入大門。

但,三人所見的,卻絕對出乎意料。

「咦?怎麼….一片漆黑的?」大嚿驚愕道。

只見場館內一片黑暗,什麼動靜也沒有。幸好還有門外射入的光線,令三人未至於摸黑,隱約能看到場館狀況。

場館內空無一物,沒有人在打鬥,也沒有桌、椅、器械和其他設施。除了幾粒沙石之外,場內就是空白一片。

「喂,大嚿,你不是說突駒之矢就在這裡嗎?怎麼這裡乜鳩都無的?」癲狗問。

「情況確是這樣說….難道情報有錯?」大嚿同樣疑惑。

這時,男神上前建議道:「既然如此,不如先找找這裡的燈掣,開燈會更方便查探吧?」癲狗大嚿同意,但未動身,即有聲音從上方叫道:「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找了!我現在便給你們開燈!」

「這聲音…..是突駒之矢!」男神訝異間,場館突然發出亮光。隨著燈掣「啪,啪,啪….」連橫地響,原本一片黑暗的場地,立時變得光猛如白晝。如此,場地內的一切,便能看得一清二楚。

三人抬頭,一看,果然見到穿海盗服、戴獨眼龍眼罩的突駒之矢,正站立於上層欄邊。和他一起的有一身清朝官服,胸口一副錄音機的林公公。兩人乘著亮燈一瞬,越過欄杆從天而降,果真有如天皇降臨。

但正所謂仇人見面,份外眼紅。癲狗一見兩人,即便憶起當日這兩人串同禮義廉與白鴿派,破壞他們『五區公投』的研發,最後更被聯手圍攻的片段。若非有民主男神暗中相救,他和大嚿早就命喪矣。正所謂個人生死事小,鬥垮『五區公投』,阻礙『民主神功』的進步,便絕對不能原諒。想到這裡,癲狗已怒不可竭,理得你天不天皇,一邊以『癲狗吠』大吼:「突駒之矢,林公公,我癲狗現在打撚死你們!」,一邊聚勁於雙拳,隨時出擊。

但突駒之矢打個手勢,周遭立時殺氣騰騰。癲狗當堂一窒:「仆街!有埋伏!」,抬頭一看,只見有大班人,自大門、天花板…..從各處洶湧而至,將三人牢牢圍住。

「這班人…..個個都是高手!」大嚿呆道。

「大概是傳聞中的……」男神抹把汗道。

………..

鏡頭一轉,去到博覽館外面。

Nick和Amos正在博物覽館外面奔走—-他們為幫癲狗等人,決定不參與長毛與Tree Gun的決鬥。但離開東大堂時,卻被槍擊和炸彈封死去路,故只得避到博覽館外,然後繞半個圈,方能到達目的地—-Hall 2。

路途雖長了一截,但場外了無人影,再加上兩雄步履如箭,行走還算暢順。用了半分鐘時間,兩雄繞到東翼大門,卻見到兩條熟悉的人影。

「那不是…..雞泡魚……和再造人…..Agnes嗎?他們在做什麼?」

兩條人影藏於大門外的一角:肥如巨球的雞泡魚,被有前有後、S型頂級身材的Agnes女士壓住,似是在另類武鬥。驟眼一看,Agnes形勢略略佔優,但雞泡魚實在太肥,根本無法壓得住。

「哈哈哈哈!雞泡魚!你們不是說要參戰什麼組別的嗎?怎麼反在這裡打野戰了?」Nick大笑道。Agnes好事被破,當堂面都黑埋:「激氣!差略便成功!」,死死地退開。雞泡魚一見兩雄,卻如見救星:「蛇王周!Nick!你們來得正好!救命呀!~~~~~」飛身躲在兩雄後面,全身打晒冷震。

「喂!你到底在搞什麼?竟然在這裡打野戰?係咪咁忍唔住呀?」Nick咧嘴問道。

「野你老母!我快要被這女人姦殺了!救命呀師父…..」雞泡魚堂堂大男人,竟然如斯顫抖。Nick看著,只覺甚是可笑:「哈哈哈哈!雞生,難得有美女投懷送抱,你給她姦殺,也算不枉此生吧?」被如此揶揄,雞泡魚不禁火都嚟:「屌你老母臭化閪!等我剥左你碌鳩!」講口不如講手,但未出手,反被Nick狠狠踢一腳:「好啦!玩夠啦!」

「屌你!好似係你撩交打先…..」雞泡魚邊怪叫,邊像皮球般滾後數呎。兩人難兄難弟,開個玩笑,Agnes自然看得出來,而她之眼利,更能洞察細微之處:「竟然踢得動這大肥X,這傢伙…..進步不少!」

玩笑開完,Nick便對Amos說:「耶能,已沒時間了,起程吧!」

「但雞泡魚…..要叫他…..」

「算把啦!阻人扑野,會俾人燒春袋的!」Nick笑道。但雞泡魚一聽,卻是驚到震,死攬住Nick不放:「唔….唔好丟低我呀師父!我都要去!」

Agnes見狀,便好奇問道:「喂,你們要去哪裡?」Nick咧嘴回應:「嘿,關你X事!」

「不便透露是嗎?」Aguns媚媚一笑,以挑逗眼神盯住Nick。Nick不算好色,竟然也被過電,引發全身血氣沸,直奔兩股間的海綿體。幸虧他身練純正『民主神功』,一運勁,即將慾望強行壓住。

穩住內息,他對Agnes大叫:「再造人!想用媚功套我講野?妳照下鏡先啦!」怎料Agnes笑笑口,滿意地說:「哦?原來想釣大鱷!…….讓我猜猜….你們是手想挑戰……突駒之矢?唉!………一場相識,本小姐奉勸你們……死心吧,你們無可能成功的。」

「竟然懂得讀心術……這再造人真可怕!」Nick暗忖。

其實,這又算什麼讀心術呢?只是Agnes混世極深,色誘男人無數,練就極強觀察力和無敵媚功,只需洞悉對方每個細微動作,再以豐富人生性經驗判斷,就能套到不少資訊。

又一次成功,Agnes當堂自信爆燈:「以你們的實力,莫講話突駒之矢,連他的功能組別,也休想打贏!」

「什麼?功能組別?妳是指…..」Amos疑惑道。

「咦?你們竟然不知道?」Agnes呼口氣,以更疑惑的語口吻說道:「你們這班小子……竟然會不知道,武術大會除了你們參加的區域組別之外,還有功能組別?」

「?」

「唉!乜都唔知就話參賽…….你那邊的地區組別,分為香港島、九龍東、九龍西、新界東、新界西五組,而這邊功能組別,則以行業劃分,有:

勞工界
商界一、二
工業界一、二
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教育界
資訊科技界
進出口界
漁農界
保險界
航運交通界
會計界
衛生服務界
工程界
旅遊界
法律界
金融界
金融服務界
紡織及製衣界
批發及零售界
醫學界
飲食界
地產及建造界
鄉議局
社會福利界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
區議會

組別雖多,但比賽卻低調到無乜人知。就算你知道,想參加,除了『基本法』外,還要突破各種門檻。門檻又組組都不同,有些是以公司為單位,有些又要你加入專業團體會員。若是醫學界,則要你是醫生或者牙醫…..」

這時,雞泡魚插嘴道:「屌你老母!這八婆話要參戰乜撚美容界,去到先知,其實根本就無所謂美容界!跟住又拉我去乜撚野話?……」久久說不出話,又被Agnes搶白:「是衛生服務界、醫學界和飲食界!我們先後去過這幾個界別,但他們又說這樣,說那樣,總之就話我們不符合參賽資格!本小姐貴為美容界高級戰士,再加上這位黃金猛男,竟然都唔夠資格?更嬲嘅係,原來今次功能組別比賽,有一半係唔駛打,就已經自動出線!」

Amos:「嘩!咁盞鬼!」

Nick:「這邊打到頭崩額裂,那邊自動出線,真係好公平啦!」

兩人突然想到什麼,然後互相對望:「等等!若功能組別多是自動出線,選手必然不會太在意比賽……那麼他們現在…..」

「師父、癲狗他們有危險!」

得出結論,兩雄立即箭步就衝。雞泡魚大驚道:「屌你老母唔好丟低我呀師父!我都要去!」,亦從後趕上。剩下一個Agnes暗吟道:「成班白痴仔!不自量力!」但遠遠望著雞泡魚龐大的背影,總是深深不忿:「不……令那傢伙扯旗之前,我是不可以讓他死的!絕對不可以!」猶豫了一陣,最後又決定跟上去。

3-121-長毛鬥Tree Gun#3

Tree Gun被長毛連橫重擊,終於損手爛腳。形勢危急之下,它變身成一嚿雲形態,似有逃走之意。但長毛又豈會輕易放人?他大喝一聲:「喂阿哥,想走?」一個飛身上前,想要捉住一嚿雲。怎料兩隻巨手一撲,卻是撲空。隨手拾來棺蓋碎塊,掟之,結果也是一樣。

「以為這就能捉住我?I don’t think so囉!」Tree Gun逃過兩招,得意洋洋地發聲。誰知棺蓋掟中天花板,竟然打穿一個大洞,無數石屎沉落Tree Gun頭上。Tree Gun變成一嚿雲型態,飛得快,有速度,左閃右避,將石屎悉數避開。

但長毛亦早料如此,而他亦留有後著—-只見他用他強而有力的右臂,一手抬起自己的棺材,大喝一聲:「食窮禮義廉!」,棺材直掟Tree Gun。Tree Gun探測到棺材飛近,警號又再狂響:「Danger! Danger!後面!」但棺材如砲彈高速飛至,根本避無可避,只得被狠狠擊中,釘入牆身裡面。震盪令裡面的水樽、糖果傾倒而出—-不用說,這些全部都是危險爆炸品,若然一同爆炸,那就真係死X梗。

這時,長毛徐徐步近,大笑道:「喂阿哥,終於捉到你了!」同時揪出一支汽油彈,以內力燃點,再道:「這副棺材,便送給你上路吧!」,將汽油彈拋向棺材。Tree Gun被棺材嵌入牆裡,警號狂響:「Danger! Danger!」一嚿雲型態無法脫身,唯有強行變成人型,望能以力量衝破牆壁。但變型變到一半,汽油彈已落到棺材裡…..噢!太遲了!

「轟呀!轟呀!」

棺材被汽油彈燃著,立時炸到粉碎,連帶周遭的水樽糖果,產生連橫爆炸。Tree Gun本身已有破損,再被連橫轟炸,立時炸到冚包散,零件散落各處。

總算收拾Tree Gun,長毛正準備轉身離開,卻見散落各處的Tree Gun殘骸,其中一件竟然還有動作—開始是輕微震動,之後就是猛然狂震。不單如此,各處幾件部件也跟著附和,開始劇震起來。

「不….不會吧?爛成這樣,還可以…..這下麻煩了!」

長毛驚訝間,各處部件不斷震顫,各自發出奇怪的聲音,似是在互相呼應:

「子烏虛有,子烏虛有…..」

「想殺我,咪明張目膽囉!」

「你唔好悔辱我!」

「只得咁多料而已?收皮啦!」

「焚書坑孺呀~~~~~~!」

「只是雞毛鴨蒜,殺不到我的!」

「肯X定有問題!肯肯定有問題!」

「X你就唔係!」

「食碗底,反碗面!」

如此壯觀場面,長毛縱身經百戰,亦不禁目不暇給:「哈哈哈哈!原來如此!Tree Gun獨特的語言系統,原來是部件間互相識別的密碼!世間之大,竟有如斯騎呢物!喂阿哥,我長毛真是大開眼界,大開眼界呀哈哈哈哈……」

長毛估中了。各部件不單以獨特語言溝通,而且它們一路顫,更一邊噴出白煙。不久,煙霧越來越濃,開始遮掩視線,長毛始感到異樣:「難…..難不成…..它們是想用『一舊雲』來做煙霧彈,然後乘機逃脫?……不!也有可能是乘機復活!但無論是哪一樣,都會十分麻煩!」

但猶豫只一剎那,很快,他便想到對策:「沒法子了,只好出皇牌。」從褲襠揪出一罐午餐肉,開蓋,拋出。Tree Gun眾部件探測到異物,警報器狂響:

「有異物!午餐肉!」

「午餐肉!肯肯定有問題!」

「肯肯定有問題!」

「肯X定有問題!」

午餐肉本來無甚特別,但出自長毛的棺材,便肯肯定有問題:「無錯!這罐午餐肉炸彈,爆炸力足足有255萬噸!相等於16萬罐午餐肉的能量!」

雖則在超武鬥組年代,人人皆有武功自衛,但炸彈之類的大殺傷力武器,始終是太過暴力,故一直未能普及。至於Tree Gun系列,正是少數的例外。

而長毛的棺材武器庫,和他剛拋出的午餐肉炸彈,又是另外一例。

午餐肉一離手,即冒出濃濃白煙。拋到Tree Gun部件附近。眾部件只懂狂叫:「肯肯定有問題…..肯…..X定有問題…….」未及反應,午餐肉已「轟!」一聲爆炸,爆出一個蘑菇雲,可知威力之大矣。而爆炸似乎伴有幅射,令Tree Gun眾部件全部失靈,四字成語都讀不到,便炸到渣都無得剩。

機件盡數銷毀,卻有一件死命狂顫,竟然成功脫苦海。但正要重整旗鼓,卻落到長毛手上。長毛用力一揸,將其頭顱揸X爆,剩下LED顯示屏不斷閃出『主法會』、『立法會』等字樣。過幾秒,連LED也「啪!」一聲爆炸,無野睇了。

禮義廉 第三代Tree Gun,下台。

…….

為防Tree Gun死唔斷氣,長毛絲毫未敢大意,繼續嚴陣以待。良久,還未見有半點動靜,才敢鬆一口氣:「總算搞掂!但犧牲了棺材,還有一罐午餐肉…..不,還未完的!要去幫癲狗他們!」稍稍調息,便轉身繼續上路。

3-120-長毛鬥Tree Gun#2

癲狗、大嚿和民主男神離開後,現場就只剩下長毛象對Tree Gun—武器大王的決戰。

論裝備,長毛有塞滿棺材的炸彈,Tree Gun有百發散彈槍,可謂旗鼓相當。但長毛血肉之軀,對Tree Gun銅皮鐵骨,始終都是輸蝕。

幸好東大堂地形複雜,長毛躲在樁柱後面,很容易便找到掩護。但他身形龐大,並不利於掩藏,再加上Tree Gun火力大,射爆銅牆鐵壁,便可謂易如反掌。好像這一下,它雙臂一縮,數百槍管合而為一,轟出兩口耀眼的『煙花塞牆』。兩枚煙花「轟,轟!」兩聲,兩條樁住便應聲碎斷。長毛失卻地形之利,只得抬住棺材快跑,順勢還以兩個水樽。水樽炸彈對Tree Gun殺傷力有限,但至少能阻礙其攻勢,換取躲藏的機會。

但長此下去始終不是辦法。Tree Gun發聲道:「走?You are 尖明 on your office.『煙花塞牆』!」雙臂槍管岔開成百,煙花全方位亂射。場地本已破爛不堪,再被瘋狂亂射,即時夷為平地,長毛再無錠匿矣。

痴筋的打法,可謂毫無戰術,但有效就行。再說,Tree Gun手頭大把貨,無須擔心資源問題。它唯一要做的,是從瓦礫堆中探測長毛的蹤影,無論是生是死,只要再加幾發『煙花塞牆』,便能一了百了。而Tree Gun再三探測,亦探測不到任何生命跡象。

「目標,已經死亡。」

「目標,肯定死亡。」

「目標,肯肯定已死亡。」

「目標,肯肯定已死亡。」

…….

煙霧漸散,可見一樓已被夷為平地,往二樓及地面的電梯亦已炸毀。Tree Gun往遺下的洞口一看,開始感到不對路:「等等!有問題…..肯肯定有問題!」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有一大堆物體從天而降,直倒落自己身上。細看之下,原來是無數水樽從二樓灑落。Tree Gun一邊怪叫:「目標仍然在逃!攻擊!」,一邊舉槍迎擊。水樽和之前一樣,都是加料炸彈,一遇子彈掃射,即時瘋狂爆炸,瓦礫碎片大片剥落。Tree Gun迎擊快速,惟爆炸距離太近,難免有所損傷。

其時,二樓又再有物體飛落—這次是無數糖果,一看就知,又是長毛的拿手好戲矣。糖果雖小,但幾百粒加起來,一樣甚具爆炸力。再加上糖果比水樽細得多,就算用Tree Gun散彈槍,亦難以一一擊落。但Tree Gun轉數亦算快,一個變身成雲形,迅即逃過猛烈攻勢。

拉開距離,Tree Gun又變回人型,隨即啟動頭上探測器,很快便探測到熱能反應:「目標在上面!」然後雙臂轟出『煙花塞牆』,將天花板轟個天昏地暗,大量石屎雜物沉落。

跌落的物件中,混雜著一件特別大件。Tree Gun掃描一下,有熱能反應,肯肯定是人體無異:「發現目標,啟動韱滅程式,『煙花塞牆』!」再變成槍型,瞄準,大口煙花激射而出,輕易擊中目標,將其炸到粉身碎骨。其後,Tree Gun變回人形,探測人體碎塊,得出以下結果:

「Scanning…..目標擊落,肯肯定已死亡。」

「肯肯定已死亡。」

「肯肯定已死亡。」

……..

「肯X定已死亡。」

以上結論不難得出。但長毛這等高手,會就此一命嗚呼?

確定目標死亡,Tree Gun正準備離開,卻有聲音在背後大叫:「機械人都識講粗口?你就肯肯定死亡啦!」轉身一看,只見有條巨大人影從下躍上,一看其一頭長髮、身穿哲古華拉T-Shirt,便肯肯定是長毛無疑。

「長毛?你不是已被我擊斃…..」

「看清楚才說吧!」

「What?」Tree Gun猛地回頭,再探測那被轟碎的人體。奈何人體已經粉碎,又哪裡能探測到什麼?就算用AI系統計算,一下子就Hang機了:「這不是長毛!是……」

「喂阿哥!那是你的同伴,黃飛鴻和含賓的屍體來的!」長毛邊叫,邊竄到Tree Gun身後,隨時準備出招。

原來長毛早就部署好作戰計劃:先故意和Tree Gun駁火,引發現場大爆炸。趁煙霧瀰漫時,便在二樓佈置大量炸彈,再用黃飛鴻、含賓的屍體作餒,然後啟動機關,放出炸彈,引Tree Gun向二樓進攻。而長毛本人則埋伏地面層,等到Tree Gun中計,以為已擊殺目標,防守鬆懈時,一氣躍上進攻!

「『社民連線 四萬八千二百九十五票 全民普選拳』!」

長毛這次不用架生,改以正宗拳法出擊。此三路合一之『全民普選拳』,就連大師級的三姓家奴亦無法招架,Tree Gun速度更輸一截,來招只得全數硬食。一拳一拳猛地轟落,令裝甲噹噹作響。

Tree Gun招式輸蝕,但它一身銅皮鐵骨,不單若無其事:「想打倒我?I don’t think so囉!」,還能以雙拳還擊。長毛冷不防下連中兩拳,飛退五呎。

Tree Gun這兩拳倉猝而出,殺傷力極之有限,但至少可以截住長毛攻勢,再拉開距離,便可以開槍還擊。它怪叫道:「收皮啦!」,雙臂槍管岔開成樹狀,準備以散彈擊之。攻擊範圍之廣,再加上距離太近,任你長毛再快,也勢必成蓮子羹。

形勢危急,長毛暗忖:「仆街!」之際,卻見身旁擺著自己的棺材蓋,便一手揪起之,以蓋當盾,擋住猛烈槍擊。棺材蓋看起來脆弱,實則硬淨到極,硬擋半百發子彈,竟能絲毫無損。

擋住槍擊,長毛大吼一聲:「想收我皮?你未夠班啊阿哥!」,順勢連人帶蓋推向Tree Gun。Tree Gun想要迎擊,卻不料長毛力大無窮,推之不開,雙臂槍管反被全數壓碎。

形勢逆轉,長毛得意叫道:「現在就收你皮!死啦Tree Gun!」棄掉已損毀之棺蓋,繞到Tree Gun身後,又是一套絕招:

「『社民連線 四萬八千二百九十五票 全民普選拳』!」

長毛這次從後出擊,Tree Gun想反擊也難矣。三路合一的普選拳不單難以捉路,而且拳拳有力,幾十拳狂轟之下,終於剥掉Tree Gun強勁裝甲,碎件連接爆開。

「你知唔知羞恥點寫?Same on you, same on you!」

「要打就明張目膽,正面過來,不要從後偷襲!」

說著奇怪的話,Tree Gun看來是被打到痴筋了。長毛咧笑道:「讀句野都讀錯….我也要警戒自已,少壯不努力,老大變Tree Gun!」準備再下一城。

殊不知Tree Gun兩股間紅光一閃,屎眼伸出一碌炮管。長毛不料屎眼有暗格,怪叫:「嗚!這是?」驚愕間,巨炮已噴出熊熊烈火,將其燒個正著。長毛怒吼:「大意!沒料到有此一著!」不欲錯失良機,故無視烈火禁身,強行再施重擊。只是Tree Gun後庭再來兩炮,令長毛不得不退,先運功逼火再算。

Tree Gun又逃過一劫,仰天發聲道:「焚書坑孺!焚書坑孺!」無錯,剛才那四口火炮,正是Tree Gun另一大殺傷力武器—『焚書坑孺』。它一身銅皮鐵甲,周身架生,長毛忽視其機械人之優勢,難免吃虧。

逼開長毛,Tree Gun準備出招還擊,但正欲轉身,腰間突然「咔嗞!」一聲爆炸,一堆零件隨火花碎落。隨後胸膛、右腳又連連爆響,之後便成件瞓低。

這明顯是剛才的『全民普選拳』產生功效。也多得這一爆,長毛才能逃過一劫,還有機會運功辟火。

那邊,Tree Gun雖然受損,卻不會坐以待斃。只見它不斷怪叫:「Same on you! Same on you!」同時零件不斷轉換,全身左摺右疊,變回一嚿雲的形狀。長毛見狀大驚:「想走?」理不得身上火勁未清,一口氣撲上去—-這次捉不住它的話,恐怕再無機會了。

3-119-長毛鬥Tree Gun

Nick和Amos輕鬆K.O.西鐵男,欲加質問之際,卻為遠處連連巨響所吸引。

爆炸那一邊,正上演著另一重頭戲—癲狗、大嚿猩和民主男神,正聯手對付機械人Tree Gun。

論實力,三人中任何一個,都比Tree Gun高幾班,但Tree Gun一身合金裝甲,要赤手空拳拆散它,難度絕對超越武術界層次。

毫無疑問,這將會是一場持久戰。

三人趁一個空檔,檢視周遭狀況。他們見到西鐵男被制服,又見到黃飛鴻和含賓的屍體。

「禮義廉的鼠輩陸續竄出來,很明顯,比賽已將近結束。」男神說。

「再這樣拖延下去,等到突駒之矢頒獎,我們便再無機會下手!」大嚿和應。

「那不如兵分兩路!我去追擊突駒之矢,Tree Gun就交給你們了!」

「嗯….你要小心。」大嚿、男神點頭示意。戰略擬定,癲狗正欲轉身,雲狀的Tree Gun卻飛到其身前,變回機械人型態,攔住道:「想走?What are is your daily work? You are 尖明 on your office.」說罷,雙臂又再伸出無數槍管,直瞄癲狗—剛才被Nick和Amos剥清的武器,現在竟然又重生了。

「一舊雲咁喺度企做乜鳩,死撚開啦!」癲狗以『癲狗吠』大喝,同時以『提名拳』、『被選拳』、『投票拳』攻之。三拳威猛無匹,但對Tree Gun鋼鐵的軀體,根本阻不了其攻勢。只是剛才那一下『癲狗吠』,卻令它爆出兩下火花,開槍時遲疑了一下,令癲狗有時間避開。

進路被封,癲狗只好找地方把掩護。但很奇怪,Tree Gun並未加以追擊,卻只在原地X企,頭部自轉十幾圈,怪叫連連:「……有問題!」

「有問題!肯定有問題!肯肯定有問題!」

「肯肯定有問題!」

「肯肯定有問題!」

「肯肯定有問題!」

「肯X定有問題!」

怪叫間爆出個X字,Tree Gun頭部「Bomb!」一聲巨響,竟然整個甩出,掉到十呎外落地,繼續怪叫:

「肯X定有問題!」

「肯X定有問題!」

「肯X定有問題!」

「有不明物體飛近……..肯X定有問題…..!」

果然,有三個異物從遠處飛來,飛到Tree Gun頭部半呎外停下。頭部雖然損毀,但仍有一定功能:「探測……不明物體……水樽……肯X定有問題,立即啟動毀滅程序!」然後頭頂伸出樹狀槍管,二話不說就淝。三個水樽中彈,「啵,啵,啵!」應聲即爆,爆炸威力之大,竟能震動周遭,肯肯定有問題矣。Tree Gun頭部夾在中間,立時炸成無數碎片,玩X完了。

隨後又有無數水樽滾來,直瞄Tree Gun軀體。但Tree Gun傻傻更更,反應倒算快,及時舉槍迎擊。水樽被子彈擊爆,威力雖然巨大,但因距離太遠,只輕微損毀矣。

抵過一輪猛攻,Tree Gun總算有時間喘息。它從頸部伸出天線類型的裝置,以代替甩脫的頭部:「探測…..有敵人接近…….是三獸拳……長毛象,肯X定有問題!」

果然,就在炸彈飛來的方向,約十米距離處,正站著一個兩米巨人:他身穿哲古華拉圖案的T-Shirt,手抬一副和本人一樣巨大的棺材,一頭長髮,誰都曉得是三獸拳之一,號稱武器大王的長毛象了。

長毛逐步走近,竊笑道:「這隻Tree Gun雖然傻傻更更,但睇落都係High-Tec野,憑禮義廉的實力,應該無可能開發出來…..究竟是誰人所有?難道是突駒正虎?」

三大高手見長毛出現,自是大喜:「長毛你來得正合時!」長毛回應:「你們去追擊突駒之矢吧!Tree Gun由我來應付!」

「但是,你一個人…..」大嚿疑惑道。

「嘿,」長毛「砰!」一聲擺下棺材,棺材蓋應聲而開。只見裡面有無數水樽、氣球、一包包糖果、一籃籃生果,和一堆堆雜物,將棺材塞到爆滿。由於塞得太滿,棺材蓋打開時,有水樽、糖果伴隨霞氣溢出,足証長毛有大把貨。

曬馬過後,長毛笑道:「阿哥,武術大會不能用的武器,現在大派用場了!」癲狗看著棺材武器庫,思量半秒,便對大嚿和男神說:「兄弟,時間無多,就照長毛所講去做吧!」兩人點頭同意,回應長毛:「那你小心點!」,便起身和癲狗離開。

只是要離開,還要先過Tree Gun一關:「想走?You are 尖明 on your office.」舉槍欲射。但長毛右腳一踢,將地上水樽踢向Tree Gun,再從棺材摷出一大袋糖果,一氣灑到其身旁。Tree Gun警報器狂響:「有不明物體…..肯肯定有問題!」,只得轉身亂槍迎擊。數百子彈橫飛,將擲來的水樽、糖果全數引爆,更順勢向長毛猛轟。長毛猛叫一聲:「頂!」抬住棺材閃入牆內,總算免過吃蓮子羹。子彈和炸彈互轟,炸到周遭碎末飛揚,情景有若兩國大戰。

另邊廂,Nick和Amos驟見大戰情景,亦不禁看得目不暇給。良久,Nick才懂得反應:「喂耶能,走吧!」

「走?但那隻Tree Gun…..」Amos疑惑道。

「你傻的嗎?那兩條友大殺傷力武器互拚,難道你想變成炮灰?」

「不!但….我們這樣不幫長毛,那……」

「第一,那長毛象實在臭到寃,我未埋去,便已經臭死左!第二,你看那長毛的棺材,成座武器庫咁X樣,咁多架生,會需要你幫助嗎?要幫,都是要幫癲狗他們吧?」

「說的也是…..」

爭拗間,突然飛來兩個水樽—-不用說,那必是長毛的炸彈矣。Amos當堂大驚,幸得Nick反應快,一連兩腳將水樽踢走,順勢拉走Amos:「還不走?」此地不宜久留,兩雄速速離開,還算明智。

良久,煙霧漸散,Tree Gun從煙霧中現身—只見它被瘋狂轟炸,雖然裝甲略有破損,但總總無大礙矣。它頭頂伸出碟型雷達,探測目標:「….癲狗、大嚿猩、民主男神……已經逃走,長毛象……探測……探測…….45度位置!」然後舉槍就射。

3-118-群雄鬥Tree Gun

Amos一摸Tree Gun雙腿,立即令其雙腿斷電,隨即成件瞓低,四腳朝天。由天使傳授的招式,對人和對死物,都一樣有效。

如此,其槍管便直指上方,「轟呀,轟呀!」連橫聲響,子彈轟穿天花板,無數石屎玻璃應聲而落。

Amos表現神勇,大嚿男神兩大高手,也不禁對其另眼相看:「好呀!」但更要緊的,是要應付如暴雨瀉下的玻璃石屎。幸而眾高手反應快,及時找著掩護。即使Amo大剛出,走避不及,也能運起『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勁,輕易逼走玻璃沙石。

之不過這一窒,眾人便失卻反擊良機…..不,還有一人
趁Tree Gun人仰馬翻,攻勢去盡,把握機會出擊:

「Nick!」

繼Amos之後,Nick也趕到了。他一躍到Tree Gun頭上,以居高臨下之勢,『一人一票』雙飛腿直瞄其胸口。Tree Gun單臂一揚,以樹枝槍管擋住。相比本體,槍管似乎不夠硬淨,一踢,應聲即斷。

Nick暗自叫喜:「咦?咁盞鬼?」,便索性轉移目標,變招施以『被選拳』、『提名拳』連橫交替,「砰!砰!」,將左臂槍管全數剥清。同一時間,Amos亦站起身,一雙蛇棍在手,以『十災棍法:蠅災』,替其右臂剥光豬。

形勢突然變好,男神、大嚿同聲叫好:「好機會!一口氣收拾它!」但正欲上前,Tree Gun忽地又有異動:它全身重新接疊,發出「卡啦,卡啦!」機械聲響,然後縮成一團,變成一嚿怪怪的形狀。以之前的體驗來說,這動作沒錯便是『Transform:變型』了。

只是這次變了什麼,卻是無從稽考。疑惑間,那嚿物體突然噴出濃濃白煙,薰得周圍煙霧瀰漫。Nick和Amos見狀,暗叫不妙:「這是….一嚿雲模式!」奈何左右夾攻,嚿雲早已噴射起飛,逐漸從煙霧中消失。

「X你個街,走?」Nick正欲追擊,眼尾卻瞄到西鐵男乘亂逃脫,便改變方向。一腳『用腳投票』命中西鐵男左腳。西鐵男怪叫一聲:「嗚!」才剛站起,立即又成件瞓低。

「去吧耶能!」Nick叫道。Amos點頭示意明白:「OK!」兩人便瞬即追擊。

正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Tree Gun乃西鐵男之物,好好炮製他,對付Tree Gun應該會有幫助。癲狗聰明絕頂,當然明白這道理:「你們對付西鐵男,Tree Gun由我們應付!」分工完成,立即各自努力。

但事情總不會太順利。Nick和Amos正要挾住西鐵男,卻有兩條人影從煙霧中現身,攔路道:「小子!你們想做什麼?」

「你們是….黃飛鴻和含賓!」Amos訝異道。

「咦?你們會在這裡,嘻嘻,難道…..都已經出局?」Nick則咧笑說。

「蠢才!出局?我們剛已經成功出線,成為新西揸Fit人!」黃飛鴻大笑道。

「我們發現大嚿猩選手失蹤,於是追出來調查,果然見到你們在這裡!」含賓得意地說。

說罷,濃霧漸密,兩個禮義廉退後幾步,隨即消失於煙霧中,只留下譏笑的聲音:「哈哈哈哈!上次不慎輸給你們,今次我們功力大進,絕對不會再輸了!」,「我們隱藏在Tree Gun的一嚿雲裡,看你如何攻擊我們?哈哈哈哈哈哈……」

如此,兩雄便置身於雲霧裡,彷彿於仙境之中。

「喂耶能,這樣什麼都看不見,根本無法進攻。不如你像上次一樣,用那招什麼『排洪掌』……」Nick口中的什麼『排洪掌』,正確名稱應為『洪水滅世』,之前天水圍一戰,曾有破雲除霧之效。

但Amos手上雙棍猛震,似乎並不同意。他暗裡說:「亞當,夏娃…..我明白了。」雙手一鬆,棍即變蛇溜走。Nick恍然大悟:「呀!好一招笑騎騎,放毒蛇!」,Amos輕聲回應:「牠們並不是毒蛇…..」話口未完,已聽到近處兩聲怪叫。

這不用說,正是放蛇咬人之術。聽到叫聲,Amos再以一招『洪水滅世』排霧,兩人位置便立即敗露。Nick箭步衝上,大喝:「白痴仔,你們到底是怎樣出線的?」左一招『一人一票』,右一招『一人一票』,將兩人轟到一邊,再以殺招出擊:

「『民主神功 第五席 全民普選拳』!」

幾十腳分三路狂轟,兩個禮義廉還未知道發生咩事,就已被踢到仆街冚家鏟,最後被鏟到天花板,未落地已然氣絕。兩人自諳進步神速,但對比Nick的進步,似乎相差甚遠啊。

禮義廉 黃飛鴻 下台。

……..

這邊兩個禮義廉下台,那邊又傳來西鐵男兩聲慘叫—不用說,亞當夏娃又有斬獲矣。

兩雄一氣奔至,果然見到西鐵男被雙蛇纏住,於是上前制服之—唉!曾幾何時,西鐵男強到高不可攀,但其人疏於練功,再加上Nick脫胎換骨,要制服西鐵男,已變得易如反掌。

成功制服後,Nick邊扯起西鐵男頭髮,邊叫道:「喂!不想死的話,就快關掉你那嚿Tree Gun!快!」但西鐵男死不服氣,一邊死命掙扎,一邊怪叫:「想我…..就範?….我呸!Tree Gun,快來收拾這兩個小子!」但叫了幾次,救兵卻未有駕到。一看,原來Tree Gun已被癲狗、男神和大嚿逮到,正在忙得要命—區區一點雲霧,又怎能瞞過三大高手了?

「死心把啦!碌砲又好,麥加登又好,一嚿雲又好,都救你唔到架啦!」Nick一邊咧笑,一邊狂踩西鐵男胸腹:「快關掉你那支Tree Gun,否則…..」話未說完,又來多腳『一人一票』,踩得西鐵男死去活來。

這種拷問方式,令Amos憶起當日在Rock Church,插水王拷問負資產戰士的經歷。當日他被逼以雙蛇為拷問手段,今日憶起,只覺於心不忍…..只希望今日不用這樣吧。

「喂耶能,你不是有兩條蛇嗎?快拿出來咬佢春袋,看那傢伙是否那麼口硬?」Nick一句呼喝,將Amos思緒拉回現在:「又要…..用蛇嗎?」

「快!別囉嗦!」

雖然萬分不願,但為了大局,Amos亦只好照做。只是蛇剛回手,卻見西鐵男已經暈死。Nick於是怪叫:「暈?你無野下話?耶能!快醫好他,再好好盤問!」Amos猶豫道:「用…..用不著這樣吧?」

這時,遠處傳來連連爆炸聲,吸引了兩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