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1-再造人的咆吼

佩珊無意間學得『滿有能力』,以琴聲歌聲醫好同伴。待三人都回復狀態,夏娃便轉個身滑去大門,示意他們離開。佩珊見狀,便立時恍然大悟:「啊….對了!現在我們都回復狀態,合三人之力,也許能轟破地下室的門!」

Agnes咧嘴回應:「懶巴閉…還不快去?」如此,三人輕易得到共識,便隨夏娃跑出禮堂。誰知未到門口,夏娃卻原路折返,滑回Amos手上變棍,而且瘋狂顫抖。Amos暗叫不妙:「糟!有敵人!」

抬頭一望,果然有一條高大身影,正從大門走來,說:「嘿,想不到,你們這麼快便找到這裡!」

「這把聲音…….是…..子健!」

無錯,他就是高大英俊,擁有教練級實力,觀塘新堂的副手:

凌子健。

他的對白是對Amos說的,但他的眼光,卻在台上的佩珊身上。

「佩珊…..妳也來了這裡嗎?」

同一時間,身後又有聲音說:「照道理,你們應該只知道同伴去了觀塘找玄牛,但你們是如何知道,他們被捉了來這裡的?」一望,果然就是觀堂新堂的主任牧師:

「吳牧師!」

兩人的問題容易解答:都多得有夏娃帶路之故。但Amos沒空和你講呢呢尐,只大叫回應:「果然是你們!你將他們藏在哪裡?快放了他們!」戰禿鷹時散發的氣勢,竟然還餘下三分,令子健和吳牧師一窒:「….」

Amos之前憑這氣勢,連禿鷹也能擊殺。但這時,頭上又有聲音說道:「啊?小子,原來是你?我們又見面了!」一望,原來看台上層又站著一名高手!只見他昂然步出,其之氣定神閒,似乎不懼Amos之氣勢。子健和吳牧師見其走近,亦不禁肅然起敬:「林先生!」

這位林先生按動胸前的錄音機,播帶說:「啊?小子,我們又見面了!」Amos聽其播帶的聲音,見其胸口的錄音機,便不禁大驚:「你…..難道你是……林公公?但你不是已被癲狗他們…..」

林先生繼續播帶說:「多虧你們,當日被整了一頓。但今日,我藉著新的軀體,已經再次復活!哈哈哈哈!現在我已不再是林公公,而是這間教會的顧問—-林先生!」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莫說Amos等人,就連子健和吳牧師也為之抓頭。

而既然無法明白,深究下去也是無謂。Amos只得繼續追問重點:「那….你們到底想搞什麼?」未等林先生播帶,吳牧師便搶白道:「哈哈哈!這還用問?那當然是趁你們全軍盡出,守護空虛之際,派軍滅你邪教大本營吧!」

「糟!果然是這樣!」佩珊大驚叫道。Amos抹把汗回應:「不…..趁我們空群而出,然後乘虛而入的狀況,我們早已預計得到,亦有應變之法!但沒想到,那個可怕的林公公竟然未死,而且和教會聯手!若他率兵強攻,即使有阿魏在,亦未必抵擋得住!」

同一時間,Agnes亦S型姿態走來,高聲笑道:「呵呵呵呵!還以爲是誰來了?原來是突駒正虎林公公!閣下明明乃清朝太監,怎怎換上了西洋服飾,走人洋人的教會裡面了?」

語中帶骨,令林先生猛地一愕。但他貴為一代高手,怎樣也要顯出高手風範。他冷笑一聲,播帶道:「再造人小姐,妳還不是一樣?聞說妳獨來獨往,怎麼今日又要

湊住兩個小朋友,來到這裡搞搞震了?」

Agnes仰天大笑,笑了近半分鐘,才回應道:「聞說貴教能叫人得永生,使人悔改歸正,特來領教!」說罷,一雙肉刀猛然亮出,霍霍作響—-她想領教的福音,自然就不是聖經中的道了。

「嘿?想領教嗎?好!趁我現在有空,就和妳玩玩吧!」林先生一躍而起,如鬼魅飄落下層,同時雙手狂舞,打出的卻非耶教絕招,而是…..

「『基本法 第一式 中港不離』!」

又是那什麼一切根源的『基本法』,但由林先生打出,卻是快如閃電。拳中更帶著陣陣赤氣,令人不寒而慄。幸好Agnes亦非省油的燈,拚盡力橫身一閃,總算勉強避開。但正欲反擊,林先生已一個轉身,以另外兩招進攻:

「『基本法 第三十二式:信仰自由』!」

「『基本法 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

兩招左右開弓,再加上赤氣無邊。近處的Agnes當堂一愕:「那是效忠『基本法』的赤氣!不能被沾到!」若被赤氣沾到,其『基本法』內息便會入侵體內,影響自身功力。故她只得節節退避。林先生見狀,便竊笑一聲:「嘻,只得這丁點了嗎?」得勢不饒人,繼續絕招橫出:

「第三十式:通訊自由!」

「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

「第三十四式:學術文化自由!」

「第三十五式:法律自由!」

「第三十七式:婚姻自由、生育自由!」

攻勢如雨傾瀉,而且無停止之勢。Agnes一向強勢,如今也只能勉強招架,完全無空間還擊。擋到第五十招,終於被逼埋牆邊。林先生得意道:「將軍!」同時以兩大招出擊:

「第一百五十八式:釋法拳!」

「第一百五十九式:修法拳!」

又是左右開弓。但Agnes這次無路可退,勢必中重招矣。林先生洋洋得意,大笑道:「哈哈哈!還以爲再造人有幾厲害,原來不外如是!」但他卻忘記了一件事:

「『十架恩典 第二十二章x第十八章 真光普照』!」

還有Amos和佩珊在啊。

二人打出巨大光球,將原本已近乎雪白的禮堂,照得更加雪白。林先生冷不防下,怪叫一聲:「嗚!忘了這小子有此絕招!」狠狠被白光射中,身上赤氣盡數驅除,就如當日武術大會一樣。

Amos和林公公交手時,曾以此招驅除赤氣,為Nick製造大好機會。如今和佩珊合一出招,效果更提升幾倍。林先生赤氣盡消,更被照到身形一窒。Agnes趁大好機會,使出成名絕技:

「『肉毒桿菌拳』!」

在林先生身上種下惡菌,然後退到安全距離,暗叫夠運:「這林公公,果然和傳聞一樣厲害!幸好有這對男女幫手,否則……」

但真光能照大地,卻照不了人心。若人執迷不悔,多多光照也是徒然。只見這個林先生窒礙一會,便迅即回復身形,身上赤氣又逐漸浮出:「小子,我為了破解你這招,特意來這教會學師!所以同一招,已不再對我有效!」

「什麼?」Amos和佩珊同聲訝異。另邊廂,林先生陣營的吳牧師便高聲呼叫:「林先生好厲害!上呀!宰掉他們!」但林先生並未上前,只一味站著不動。他貴為一大高手,自然討厭被手下指指點點。但他之所以不動,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

「可惡!中了那臭婆娘的病菌,令我要花氣力逼毒!」

吳牧師身處林先生身後,自然看不到其運功逼毒,面容扭曲的模樣。若他看得見的話,就必定會慶幸,中招的不是他自己了。

Agnes見林先生忙於辟毒,暗忖:「竟能用功力抗衡毒菌…..這林公公的實力,絕對比玄牛和禿鷹強幾倍!久戰無益,還是趁他逼毒,快快逃走要緊!但是猛男他……」一向決斷的她,此刻竟然猶豫不決。

三秒後,林先生呼口大氣:「哈!」一下運勁,身上毒菌已全數逼出:「哈哈哈!再造人,剛才大好機會不逃,現在已再無機會了!哈哈哈哈……」說罷便徐徐運勁,隨時準備出擊。

「少講廢話!」Agnes紥衡馬叫道。她起初還係威係勢,但剛才和林先生一拚,便知道今次大X鑊。明眼人都能輕易看出,她的每一寸肌膚,都在散發著緊張和不知所措。她的僵硬姿勢在暗示,若然和這林先生開打,她的勝算最多只有百分之一。

「毒菌作用不大,而且他的姿態…..分明就是個閹人,色誘也肯定無效,如此根本無法取勝!這樣的話…..我為什麼不早早逃去,還留在這種鬼地方?」

「為什麼?」

「因為我……」

……

「因為我….不忍丟下耶能和飛機場?」

「No!Who are they?他們除了有條蛇能帶路,教我找到猛男之外,在本小姐眼中,根本就毫無價值!」

……

「猛男?」

……

「妳…..愛上了雞泡魚是吧?」

思索間,突出閃出佩珊早前的對白。其之霹靂震憾,勁過林先生猛招連轟。

「我…愛上了那傢伙?」

「死飛機場,憑什麼亂噏廿四?」

「這怎可能?本小姐努力不懈,都只不過想證明,我的魅力是可以世界通行,任何男人都抵受不住,必定扯旗致敬!就這樣而已!」

「達成目標之前,本小姐是不可以死!」

「不要放棄!滿有能力!」

「吼~~~~~~~~~~~~~~~~~~~~~~~」

……

……

……

不知痴了哪條筋,Agnes這位非教徒,竟然叫出詩歌名字,然後仰天大吼。吼聲如猛虎出押,竟不下於『癲狗吠』,震天辟地,直達天庭。連忙於裝修的耶穌基督,都聽到震耳欲聾。

不單如此,吼聲更傳至地下室一角,吵醒了沉睡的巨龍。

「嘩!是誰?這叫聲…..好撚勁抽,好撚Heavy Metal呀!」

雞泡魚身處黑暗之中,全身被綁,聽著無敵咆哮,雙眼卻是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