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再戰凌子健

Agnes陣前發瘟….不,是鬥志激發,仰天長吼,竟能上達天庭,下至密室。可想而知,若近距離聽著吼聲,效果會有幾震憾。

林先生距離最近,單是硬食音波,已感覺如疾風勁吹:「這招是…..『癲狗吠』?…..不!這招雖具聲勢,卻無帶半點功力,只是單純的叫囂!但再造人身為女人,竟然叫到像喪屍一樣,實在出人意料!」

莫說教會陣營,就連己方的Amos和佩珊,都大為吃驚:「Agnes她斯斯文文,想不到也會這樣喪叫!」

雖說這一吼無殺人之能,但單憑其喪叫之氣勢,已令全場為之震懾,一時間未能反應。良久,喪叫的本人終於定過神,擺好架式叫道:「不論你是林先生還是林公公,若不交人,便休怪本小姐不客氣!」其之鬥志可嘉,簡直前所未見。

只是妳有鬥志,卻未必有用武之地。那邊林先生亦已冷靜,播帶大笑道:「就憑妳?」正欲上前,身上手機卻突然狂響,於是只得停下接電話。

「喂?」

「係,已經準備好了嗎?」

「好,我現在來。」

簡單幾句便收了線,林先生再竊笑一聲,道:「你們認真夠運。我現在有事要做,無暇和你們玩了。他日有緣再慢慢玩吧……若你們還有命的話。」說罷便轉身迅步離開,順道向吳牧師和子健交待:「這裡交給你們了,好好的辦吧。」兩人點頭稱是。

林先生因事而去,本應大好,但Amos想呀想,便越覺不安:「等等!他要做的事,難道是…….別走!林公公!」欲上前攔住,但林先生卻早已款遠,換來的是兩個弟兄:

吳牧師:「憑你就想挑戰林先生?休想!」

凌子健:「Amos,我們再一決勝負吧!」

兩人同時運起『十架恩典』,看來實力高超,是但一件都足以擊敗Amos。只是…..

「借開!『十架恩典 第二十四章 洪水滅世』!」

Amos有理沒理,雙掌奮力排洪,意圖殺出一條血路,功力更無端端高出兩章!兩大高手意料不及,竟然雙雙震飛,硬生生被轟出大門!

但兩人畢竟根底不淺,翻個身就能挺立。只是兩人低估對手,不得不重新估計對方實力。

吳牧師:「想不到這小子….會進步如此!」

凌子健:「這傢伙的功力…..竟然會高過我?怎可能?」

回觀禮堂,Amos雖轟退兩大高手,但自己亦被震飛,需要運勁穩住身形,未能把握機會離場。冷靜下來,他只感到全身充滿力量,實在不可思議:「怎會這樣的?我的功力…..會突然提升了的?….我明白了!」但眼尾無意瞄到佩珊時,立即就想通了。佩珊自然也想到這一點,於是又飛回數碼琴前,起勢就彈。誰知彈了半首,Amos感覺卻無不同,反倒是吳牧師和子健,突然間感到充滿力量!

吳牧師:「嘩!我的力量….突然增至『第二十七章』!」

子健:「我都是一樣!我的力量….到達了『第二十四章』!」

而聰明的他,一邊聽著佩珊彈奏,便知道力量的來源:「原來是她…..她人在敵陣,還在為我們加添力量!她的心,依然在我這邊!」

但他諗錯隔離了。

這位教練級高手,又靚仔又好打,再加上教會女多男少,自然不乏追求者。不過他最鐘情的,始終是同在敬拜隊的葉佩珊。但世事弄人,佩珊最鐘情的,卻是什麼都差一點的Amos。此事令子健暗生嫉妒,間接引發兩人在立法會決戰。最後Amos雖然敗陣,卻成功救治佩珊,二人終於成為情侶。

但子健仍未死心。他的內心深處認定,佩珊只是受到迷惑,才會混到Amos和魏文進身邊。只要將這兩個邪魔外道擊敗,就能夠把佩珊救出,引領她回歸正途,回到自己的身邊。

「佩珊,多謝妳加添我力量!現在我便要憑我的拳,將妳拯救出來!」

看其直拳猛揮,雄心壯志,可是真的諗錯隔離。

佩珊見『滿有能力』效果不如預料,便大驚道:「怎會這樣的?難道我的醫治…..是不論敵我,聽者有份的?」只好急急撤手,飛身趕回戰陣:「Amos,對不起,我剛才失手,替他們加添了力量!」

「不要緊!妳剛才醫好我,又令我增添力量,我該多謝妳才是!」

「那我過來幫你!」

「這….等等…..」

想要幫拖,誰知男友卻是猶豫。同一時間,近處的Agnes大叫:「喂飛機場!過來幫我!」佩珊縱疑惑,但也只得趕去,臨行前留個叮囑:「Amos,小心點!」

她趕到Agnes身邊,見其正和吳牧師搏鬥,打得難分難解,便問道:「怎麼了?妳一個人….應付不了吳牧師嗎?」Agnes竊笑回應:「嘻,好心妳便識趣點吧!兩個男人為妳決鬥,妳便別阻頭阻勢好不好?」

「但是….子健在教會乃教練級高手,Amos一個未必能贏…..」

「妳身為她的女朋友,難道看不見他的眼神嗎?」

「什麼?」

佩珊抬頭一望,只見他的男友Amos,眼神是多麼堅定。那種堅定的程度,身為女朋友的她,也未曾見識過。以前沒有,即便今天早上,也不是這種狀態。

佩珊呆了半晌,才曉得怎樣回應:「他好像….有點不同,變得….更堅強了。」

Agnes回應:「為了妳,他連禿鷹也能擊敗。有時真不間明白,妳到底有什麼料子,能令兩個男人為妳瘋狂,為妳而激發潛能。」

「不,不單是我….為了守護我,守護身邊的人,為了不再有人像傲雲、律政屍、暴徒B般犧牲,他便不能不堅強,必須要戰鬥到底。而我能做的,就只有守護在他身邊,不要成為他的負累。」

「唔?是嗎?….所以妳看他這樣,怎麼可能會輸?妳別忘了,他是曾擊敗禿鷹的人啊!」

佩珊被一言驚醒,不禁笑顏逐開:

「…..嗯,妳說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