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4-兩雄相遇#1

夜 觀塘

「嘟!」

Amos乘地鐵到這裡—雖然地鐵早已和九鐵合併,但很多人還是改不了口,將兩者分開稱呼。

他在入閘機啪了百達通,通過閘口離開,然後前往觀塘工業區——每個星期五晚,他都會來到這裡學打鼓。

觀塘工業區早已沒有工業,那裡有的是搖滾樂。

上世紀九十年代,香港經濟轉型,加上地價高昂,香港的工業為了節省成本,早就將工廠遷往內地,於是剩下很多空置的工廈單位。工廈設施老舊,保安鬆懈,又只限工業用途,因此租金較商廈和住宅便宜得多。以九龍灣為例,工廈租金每月每平方呎只需三至五元,比商廈要便宜十數元之多。

廉宜的租金吸引了不少文化藝術工作者。他們冒着違規風險,在工廈開展創作和事業,當中玩音樂夾Band的更不計其數。據統計,全港有超過二千隊獨立樂隊,其中進駐觀塘工廠區的便有超過八百隊。而教Amos打鼓的恩師,也是這些樂隊的其中之一。他們在觀塘工廠區租了一個單位,以便教導學生打鼓和給自己排練。

Amos轉入內街—他要去的地方,在成業街的其中一座工業大廈裡面。這裡人影也沒半個,即使他身懷絕技,也得格外小心。

要是十年前……不,兩年前也好,出外又何需諸多顧忌?就算不懂武功,也可以放心行走。皆因法治之下,作惡的人必受法律制裁。今日逍遙法外,明日也難逃法網。

如今,暴力已在社會橫行。什麼公平法治,早就降服於暴力之下。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

是以,來觀塘學打鼓這種等閒事,現在也得冒點險才做得到。Amos想到這裡,頓覺要好好珍惜現在學鼓的日子。他甚至想叫恩師一次過教他多一點東西,萬一之後無法再來的話,也可以閒時自己練習。

「咦?」

Amos突然感到異樣。定睛一看,隱約看到一條人影,正由前面一座工廠大廈裡飛出,然後落在街上倒下…….不,那個人是被動地飛出來的。

那人緩緩爬起身,拚力將身體向後撐,盡量令自己遠離工廈。Amos走前幾步,看到那人滿身濕透,液體從他身上流出,滴在地上。

「血!」

那人大概是受傷了,而且正面對生死之險。Amos行前兩步,又聽到那人說話:「求你……不要………」

Amos頓覺事態嚴重,但應該怎樣做?他雖負一身武功,卻從未遇過性命悠關的事態。他一時間呆著,不知道如何是好。

這時,有一把聲音從大廈入口傳來:「那些被你們迫死、放火燒死的人,也有求你『不要』,你有放過他們嗎?」

那人似是求饒失敗,差點嚇得屎滾尿流,只慌張地掃視四周,望能尋找一線生機。最後,他將目光停在Amos身上。

那人找到了,他最後的希望就是Amos︰「救命…….救……我……..」但話未說完,工廈裡的人便衝出門口,一個飛腳踢在那人頭上,那人立時身首異處,一命嗚呼。

「噹!噹!……..噹!」飛出的人頭撞到對面工廈閘,發出幾下清脆響亮的聲音。

Amos回望死者。只見那沒有頭部的屍體,鮮血從頸上不斷灑出,之後身體徐徐倒下。在那倒下的屍體旁邊,正站著將他踢死的傢伙。

「什麼?難道…….」Amos看著踢爆頭的情景,立即聯想到幾日前的新聞報導︰

宰畜牲 一腳爆頭 近月第四宗

Amos沒有猜錯,殺死了四個畜牲集團超武鬥員的,正是這位少年。而在三十幾秒前,他又殺了第五個。

他叫做雷德力,Nick。

0 comments on “[小說]1-4-兩雄相遇#1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