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7-靜寂之夜

現在是黑夜,但Nick眼裡卻是一片白色,耳邊是一片靜寂。

過了不知多久。

Nick好像聽到一點聲音。聲音很小很小,如果是平時,他一定不會察覺得到。但在一片靜寂下,他聽到了。

那聲音,是音樂。

一首歌。

但Nick神志還未清醒,即使怎麼留心聽,始終無法聽得清楚。

幾秒後,歌聲停止了。

Nick定了神,眼前景象開始由白轉黑。他看見了,黑色的天空,還有工業大廈。

「原來我….暈倒了嗎?我究竟……暈了多久?」

他這才知道,自己躺在地上,不知道暈了多久。想要站起身,卻觸動胸口劇痛,苦苦掙扎才能站穩。

「很痛…….究竟幹……幹什麼了?」Nick按著自己的胸口,卻染得一手都是鮮紅:「血!」他記起剛才在決鬥中準備了結對手,卻被對手狠狠反擊,之後就昏迷到現在。

「呀!」Nick胸口又再劇痛:「頂,中那傢伙一拳,心口就像粉碎了一樣!」

「說起來,那傢伙呢?」

這時,歌聲又再響起。

  • 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Nick隨著音樂,看見一個同樣滿身鮮血的人,正倒在地上。

那是一拳將他打至昏迷的Amos。他擊倒Nick的同時,也被Nick的『分區直選拳』擊倒。他的『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勁被破,現在脆弱不堪,可能死了也說不定。

音樂在Amos身上發出,大概是手機鈴聲吧。

  • 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仆你個街,耶能的鈴聲也是老土過人!」

正在響起的歌聲,是一首叫『行公義 好憐憫』的基督教歌曲,歌曲由鍾氏兄弟和漁夫共同演出。雖然其爵士樂加上饒舌的風格,和Nick認知的基督教詩歌迴然不同,但單憑歌詞中的『上帝』二字,Nick已經聽得出那是講基督教歌曲了。

音樂又再停止,周圍再次回復靜寂。

Nick半走半拐地走向Amos。他剛才第二次被『以眼還眼』打中,威力大概他『分區直選拳』十腳的總和,再加上『分區直選拳』耗力奇鉅,他此刻狀態不比Amos好多少。

「這個死耶能…….竟能打到我這樣……..是我功力未夠嗎?」Nick暗忖:「但這又如何?你都要死了,耶穌救得了你嗎?」

準備出招,但Nick突然停住。

「這…怎可能….?」

Amos正以銳利的眼神盯住自己,就像剛才一樣。

「這傢伙的眼神……他還未放棄!難道……他還留有一著?」Nick最忌憚Amos的反擊。現在的Nick連走幾步路都極困難,如果再中拳,肯定命都無。是以他踝足不前,只能遠望Amos那堅毅不屈的眼神。望得久了,他竟然有一種很熟悉、很懷念的感覺。

他見過這種眼神,而且永世不忘。這眼神,他的父親也有。

他的父親,在堅拒將他花園街的單位賣給畜牲集團時,也露出了這種眼神。即使他們用什麼手段,他還是死都不賣︰「這是我的家!想趕我走,你休想!」

結果,花園街的大火,奪去了父親的性命。

「爸爸……」Nick的雙眼,掉出了兩行眼淚。

他想起父親生前的教導。

他的父親之所以替他改名為Nick,就是要叫他有力的同時,還要有德。眾德之中,Nick的父親教得最多的,就是堅毅不屈,有了理想,就要堅持到底。而這一點,Nick的父親本身就是一個典範。

父親卻沒有教他濫殺無辜。即使對手是他憎恨的耶能,也不能無理殘害。

Nick就這樣望著Amos,一動也不動。

一分鐘。

…………

兩分鐘。

…………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Nick終於開口說話︰「唉,算了!」但剛開口,又觸動傷口,噴出一口血後,又再不支倒地。Amos見狀,才敢鬆一口氣,跟著也暈倒了。

一切又再變得靜寂。

在無人的靜寂之夜,如果神不來拯救他們,兩人大概就會失血過多而死。

…………

十分鐘後

神始終沒有出現。

…………

但祂派來了救星。

靜寂中,出現了零碎的腳步聲。

有一個人影在黑夜中出現。他走到Amos和Nick身邊,停下了腳步。

0 comments on “[小說]1-7-靜寂之夜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