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13-畜牲來襲

Carcass3唱完,輪到下一個樂隊準備。只是,他們好像遇上了技術上的麻煩,就算主場的Steve和Joe出手,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時間一拖,觀眾亦感到不耐煩,開始鼓躁。阿魏在後排看著,卻是大喜:「咦?難道又是我出馬的時候?」隨即跳上舞台。

在台上整理器材的Steve和Joe,感到阿魏走近,竟是一同震驚:「等等!很快搞掂!」阿魏卻不理會,箭步衝到台上︰「你們看,觀眾已在鼓躁!」一手搶去台上一支咪,對著咪說:「各位久等了。我叫魏文進,想必大家都認識我了吧?」

Steve無可奈何,嘆息道:「唉!爸爸又要講道了!」

台下有觀眾叫道:「又來講耶穌?收皮啦你!」又有觀眾報以噓聲。阿魏卻早就習慣觀眾的反應:「看來有些新人呢。有誰第一次來這裡的?請舉手!」

只有Amos一人舉手。

第一次來到這裡的人還有好幾個,只是在這種搖滾音樂會,沒什麼人會乖乖舉手。

阿魏接著說:「好,我們有一位新來賓,歡迎你來到這裡。我知道也有其他人的,你不舉手,我們照樣歡迎你們。」

只是,「但係我地唔歡迎你!收皮啦!」的聲音響個不絕,阿魏卻並不在意,反正自他第一次踩場以來,都是這樣的了。種種不中聽的聲音,他早就已聽慣。

只是,他聽到觀眾的噓聲中,有一把聲音出乎意料。

那是來自門口的慘叫聲。

觀眾顧著鼓躁,沒有留意到這下慘叫,直到阿魏一直望著門口,他們才曉得回頭,看看後面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站在門口的工作人員徐徐倒下,之後有很多人從門口逐個進入。

正在進來的人,左手拿著巨大的透明盾牌,右手拿著短棍,身穿淺藍色裇衫、深藍色長褲,戴著深藍色的帽。這種裝扮,誰都知道他們都是警察。只是他們身穿全副防暴裝備,卻甚是奇異。

大約有二十個警察進門後,分成前後兩排,架起防暴盾牌,排好陣式。

隨後又有三個人進入。第一個也是警察,他沒有任何防暴裝備在手,也沒有戴警帽。他光頭,嘴唇外反,露出一副潔白的牙齒,和黝黑的身軀成強烈對比。他那強壯的身軀,幾乎將身上警服逼爆。而事實上,他身穿的淺藍色警察裇衫,兩袖都早被撕破。

他看起來像個流氓多過警察,但憑他一身警服,和散發出來的逼人氣勢,叫人一看就知道,他是這群警察的首領。

在他身邊的另外兩個人,卻不是穿警服,而是穿著西裝。他們雖然都滿身肌肉,但相比起警察首領,卻差得甚遠。

「他們……..是畜牲集團的陳生和李生!」Steve叫道。

阿魏見狀,自然心知不妙。他舉起咪說道︰「不知何事,要禿鷹警長閣下親自光臨?如果閣下來欣賞音樂,大可先叫你的兄弟放鬆,放下武器,然後上前一同歡樂!」

禿鷹警長是東九龍總區的指揮官。他強硬的鷹派作風,雖受部分同僚歡迎,但同時也為市民所怨恨。他的最大願望是力爭上遊,成為警務處長,甚至保安局局長。為了上位,他會不惜一切,甘於成為政府的打手,專門打擊最弱最易欺負的示威者,甚至會拿自己同僚作踏腳石。

好像有一次,一名前雞苗運輸商爬上中環的行人天橋抗議,中環警長在處理事件時攀上天橋頂,天雨路滑之下失足墮下,意外殉職。雖然事件中雞苗運輸商沒有接近過警長,但當時隸屬灣仔警區的禿鷹警長,卻將責任推在雞苗運輸商,甚至所有示威者身上,更將警長的死拿來當作政治工具,如同自禿鷹吃屍體維生一樣。禿鷹警長亦因此而得名。

在法治的社會,警察是制裁罪惡;在極權社會,警察是政壓異己的利器。而在香港,警察也不過是另一個超武鬥組而已。

禿鷹警長此行,自然不是為了聽音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聲,令整個Band房為之震動,令在場觀眾相當難受,不得不掩著耳朵叫苦。笑了近半分鐘,禿鷹警長終於吐出了對白︰「聽你老X的垃圾音樂!老子來是為了要人的!」身旁的陳生接著大笑說︰「別裝蒜了,劉元山是你們殺死的!快交出人來!」

觀眾聽到禿鷹警長的對白,立時勃然大怒:「什麼垃圾!你們才是垃圾!」陳生聲音立時被蓋過。

「哦,原來是畜牲集團!你們的劉生他….死了嗎?」阿魏對著咪笑道。

「還裝傻,他在附近的工業大廈樓下被人監生打死,不是你們做的還有誰?」李生搶白道。

「真硬來啊!你到底有沒有讀過邏輯的?」阿魏語帶挑釁地回話。

「豈有此理!我們派劉先生來併購這單位,你們反對,就殺了他!」陳生不忿叫道。

台下的Amos稍為思考,便明白了事情大概:昨晚他目擊Nick所殺的人,大概就是畜牲集團的劉元山。現在他的同事陳生和李生,報警帶同禿鷹警長來要人。

台上的Steve對父親搖頭:「不要!」阿魏回以一下竊笑:「這當然了!」然後回頭再對著咪道:「我不知不道你在說什麼,請回吧!The show must go on!」

這時,門外又傳來一把笑聲,說道:「哈哈哈哈!正所謂一人做事一人當!你身為傳道人,又何必講大話隱瞞呢?」眾警察未及回頭,有幾個已身中多招倒地。

那出招的人走進門裡,他自然是去完廁所回來的Nick。轟散警察陣型後,他從空隙走入觀眾席,叫道:「殺掉劉生的是我!有本事便來取我命,別搞其他無辜的人!」

陳生和李生見到Nick,立時指住他叫道:「禿鷹警長,是他,是他了!」禿鷹警長隨即大笑︰「哈哈哈哈!你想呃神還是騙鬼?劉生有『併購神功 四成併購』功力,豈是你一個人殺得掉?他媽的你一定有同黨,聰明的便給我供出來!否則便別怪我們不客氣!」

「頂!」Nick一怔:「劉生那種貨色,要殺他有何難?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那邊的人!」一邊說,Nick手指指向舞台上的Amos—他是劉生被殺案的目擊者。

「你講我就要信,你當我是白痴?告訴你們,殺人只是其一,其二,你們發出的噪音,已經觸犯噪音管制條例,要立即清場。Action!」禿鷹警長對手足喝道。

「呀!原來是這樣!」阿魏似乎想到了什麼:「對了,一個劉生的生死,禿鷹和陳生李生又怎會在意,要動用眾多警力?除非…….」於是回話說:「其一,你說搜便搜,搜查令呢?」他又伸手入褲袋拿出手機,說︰「其二,現在還只是十點幾,未到十一點啊!要清場的話,請坐下稍等。在等候期間,我們有精彩的音樂演出……」

禿鷹警長吐了口口水,展示自己的強壯臂彎,叫道︰「你要搜查令嗎?搜查令就在這裡!兄弟,動手!哈哈哈哈哈哈………..」隨著禿鷹警長可怕的笑聲,廿多名持盾警察立即上前,準備出擊。

「要出手了嗎?」講多無謂,開戰就開戰。而打仗,最好就有音樂激發士氣。阿魏轉頭向著舞台叫道︰「誰個快上台擊鼓振奮士氣!要勁的!」

話說未完,才剛完成演出的Carcass3鼓手已跑到台上,喪叫一聲:「吼~~~~~~~~~~~~~」拿起雙棍往鼓上猛打。他的鼓聲除了充滿生命力,還有一種特別的力量,能幫助觀眾抵抗禿鷹警長的笑聲,不用再受折磨。

觀眾的痛苦消解了,頓然大感振奮︰「這就是音樂!識唔識得聽呀禿頭鷹?」阿魏也對鼓手豎起姆指,示意叫好。

「你們!…..」禿鷹警長本欲以大笑聲顯示功力,卻反被將一軍,氣得七孔生煙。

阿魏目光再轉向雞泡魚——只見他吃掉了三個雪櫃中的食物,身型竟即時肥了幾個碼,變成了死肥仔。他對雞泡魚說︰「禿鷹由我對付,其他人你應付得了吧?」雞泡魚回應道︰「X你老母你當我乜X野了?那班X樣躲在盾牌背後,邊X度夠我砌?」

「好!」阿魏接著對著咪叫道︰「不能打的人盡量走到舞台那邊,能打的和雞泡魚一齊對付盾牌佬…..Steve你也跟著去。」Steve隨即和幾個人上前和雞泡魚會合。這幾個人中,也有Carcass3的結他手和低音結他手在內。

阿魏再對Amos說:「Amos,真不好意思。你可以和觀眾走到舞台那邊,或是趁機離開!執生!」Amos遲疑了一下,回應道︰「嗯!」可以的話,他也不想捲入窩藏罪犯的戰鬥。

部署完畢,阿魏就立即上前會禿鷹警長。他知道禿鷹警長不易應付,一出手便是『十架恩典廿五章 洪水滅世』。禿鷹警長亦不甘示弱,施展絕招『警拳無敵』硬拚。

單拳拚雙掌,立時爆出了巨響。一場亂門,就此揭開了序幕。

0 comments on “[小說]1-13-畜牲來襲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