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16-雙俠戰雙畜#2

陳生李生重整陣勢後,便是魚肉Nick的時候。縱使Nick內功不弱,但要逼走『截電拳』勁力還需要多一秒。但在戰場上,一秒已是太久。

陳生好整以暇,譏笑道:「小子,你終究還是裁在我們手上!」準備再用『截電拳』增添Nick的截電時間。台上觀眾眼見Nick快要被毆,不禁齊聲大叫︰「小心呀!」

「可……可惡!」Nick不忿叫道。他的目光,剛巧望到台上的Amos。Amos亦看到Nick的眼神,這眼神像是在說:「耶能即是耶能,眼見我要被殺,也是愛理不理!」

Amos愕然。

當然,這只是Amos的主觀感覺。Nick個性倔強,寧願被雙畜打死,也不願受人幫助,更何況是被耶能所救?眼見要被『截電拳』擊中,卻突然飛來不知道什麼東西,擊中陳生正在出拳的右腕。陳生不明不白中招,握住右腕叫痛,大叫︰「誰?」

定過神來,陳生才曉得擊中自己的,是一支鼓棍。鼓棍反彈到舞台那邊,被一個觀眾接住,再拋給律政屍。律政屍右手接住鼓棍,繼續瘋狂打鼓。

「原來是你!」陳生終於明白,剛才出手擲棍的原來是律政屍。附近的李生亦大叫︰「阻住晒!受死!」正欲上台打律政屍,卻被觀眾攔住。

陳生被引開,還有個李生招呼Nick。只是李生正欲出拳,Nick身上『截電拳』效果已消,立時又充滿力量,身體向左一閃,避開煩人的『截電拳』,順勢還以『一人兩票』。打退李生後,Nick對律政屍打了個手勢,表示謝意。

但律政屍卻無暇接受謝意。因為他一下擲棍,已引來陳生來犯:「你那些嘈到拆天的噪音,我已經受夠了!」他一直被鼓聲弄到渾身不自在,現在正好拆鼓淨音。律政屍早料陳生有此一著,手一使勁,將手上鼓棍擲出。但陳生亦早有準備,一手將鼓棍撥開。

「呀!失手!」律政屍叫道。陳生擋住一棍,便繼續衝上舞台。觀眾見陳生來勢洶洶,齊齊叫道:「擋住呀!」但他們不懂武功,又怎能擋住擁有『併購神功』的陳生?

有一個人可以。

陳生大笑道:「你們也想擋我?!」正欲對觀眾出拳,Amos卻飛身攔在前面,雙掌一記『洪水滅世』硬撼陳生重拳,竟能將『六成併購』的陳生震退。

Amos漂亮一掌,贏得觀眾齊聲歡呼:「做得好呀!」律政屍亦即興打了幾個節奏,以讚揚Amos表現。就連正在和李生對打的Nick,也不忘加以正面評價:「好傢伙,這才像樣!」

Amos呼一口氣。對於這些掌聲與讚揚,他並不感到特別歡喜。他其實並不太想出手,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哪一方是對,哪一方是錯:Nick是個殺人犯,Rock Church則包庇著他;警方出動拉人清場,卻和畜牲集團同一陣線,更乘機搗亂打人。

在超武鬥組的年代,人人都用暴力,殺人放火已是家常便飯。在這年代,即使是神所默示的聖經,也無法教曉他分辨對錯,還有錯中有對,對中有錯的複雜世界。

他和社會上很多人一樣,都選擇保持中立,任何一個也不幫,也不站在任何一邊。基督教徒則有更好的藉口:我只站在神的那邊。

但神會是中立的嗎?祂若在這個地方,會乾坐睇戲食花生嗎?

Amos知道要出手,但又害怕站錯邊,幫錯人。但現在,他找到了出手的理由。

「我並不是要幫哪一邊,只是要…….保護無辜的觀眾。」

但打出一掌,Amos已被捲入戰鬥,而且被視為站在Rock Church那邊。

有Amos加入,舞台這邊變成了二對二的局面:那邊有Nick對李生,這邊有陳生對Amos。陳生暗忖:「竟然有個厲害的小子!」稍作調息,便再向Amos打出『截電拳』。Amos才剛見過Nick中招之慘況,深知此招中不得,便先側身一閃,先避其鋒。幸而陳生功力還未算霸道,只需小心防守,就可避免中招,還能趁機回幾下『靈巧像蛇』快拳,擋得陳生不亦樂乎。

「你奶奶!吃我『截電拳』!」『靈巧像蛇』威力不強,但陳生卻因而被窒住攻勢,無法使出大招。勉強使出『截電拳』,打不中之餘,卻換來一記『純良像鴿子』。陳生「嗚!」一聲大叫,血即從口出,傷了。

『靈巧像蛇』和『馴良像鴿子』本為一對,都是以聖經經文為靈感的招式。兩招互有長短,『靈巧像蛇』招式靈活多變,但威力較弱;『純良像鴿子』則拳路單純,但威力較強大。互相運用得宜,效果會相當不錯。

一擊得手,Amos沒打算再追擊—若不小心中了『截電拳』,就只會倒賺為蝕。

陳生重整旗鼓,叫道:「小子,come on!」和Amos的戰鬥進入第二回合。陳生吃過虧,決定先取穩守突擊戰術。是以這次Amos『靈巧像蛇』也難以攻入,而陳生只需待Amos露出破碇時施以『截電拳』,就能一舉反勝。

如此拚了數十拳,雙方都佔不到半點便宜。但陳生有一擊能定勝負的『截電拳』,形勢略為佔優。

雙方又拚了數十拳。拚到第四十二拳時,Amos發現李生的速度稍為減慢,暗忖:「機會來了!」拖下去對對自己不妙,只好放手一搏,雙掌準備打出『洪水滅世』,望能一招了結陳生。

陳生見狀,心裡卻是暗笑:「小子,你中計了!」Amos掌擊氣勢澎湃,有如洪水直淹陳生。但陳生原來是故意放慢速度,引Amos出大招,避開後再乘隙用『截電拳』K.O.之。

避過一掌,陳生乘勢打出畜牲派另一絕招『截水拳』。『截水拳』本身威力不強,但擊中對手的話,對手的戰鬥力會暫時減弱,用得恰當的話,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只是拳到半途,陳生卻感到不對路:「那小子的掌擊氣勢澎湃,但剛才那一掌卻…….只有一半勁力?」

說時遲那時快,陳生眼前突然一黑。一股勁力隨眼前黑影淹到面前,轟到自己臉上。一陣劇痛伴隨震蕩,自陳生頭部散至全身。

「好小子…….竟然陰我?」陳生這才知道,剛剛已狠狠地中了Amos的『洪水滅世』。他以為用計成功,怎知自己卻被擺了一道。

『洪水滅世』本是雙掌打出的強猛招式,但Amos打法保守,深懼失手招至慘敗,是以分開兩掌打出。他先打出四分威力的右掌,再趁陳生避過,轉守為攻的剎那,打出六分威力的左掌。這種保守打法,竟意外地一舉成功。

這種一虛一實的變化,是在Nick的『一人兩票』絕招中領悟過來。也許,這才是『靈巧像蛇』的精緒吧?

分散投資,好處是可免大虧,壞處是無法大賺。陳生中半招『洪水滅世』,雖然掩著臉叫苦連天,但始終還未倒下。拚力運功鎮痛後,總算回復七成作戰狀態。Amos唯恐陳生再次使詐,即使觀眾連連歡呼:「收拾他!」,也未有貿然出手。

「要繼續打,還是逃走?」陳生以痛苦的表情望著Amos,心裡想道。

「不,我是畜牲,兩樣都不選!」

陳生一個轉身,跑向滿是觀眾的舞台。Amos一見,暗叫不妙。

0 comments on “[小說]1-16-雙俠戰雙畜#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