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21-殺父之仇

天台

Steve果然沒估錯,Nick果然走了上工廈天台。現在的他沒有心情做任何事,只雙目望向遠方。

他在望天,卻不是在看風景,也不是在望天上的雲。他的目光,正投向更遙遠的他方。

但他縱有再好的視力,和獵鷹一般的目光,也不可能望得到那個地方。然而從雲彩裡,Nick可以看到父親和藹而慈祥的樣子。父親的這個樣子,Nick見得不多,卻都記得很清楚。

往事的片段,在Nick的腦海中,一幕一幕浮現。

山上,七歲的Nick,正接受父親的訓練。

Nick自小就和父親在花園街居住。他的童年和其他孩子很不同︰父親沒有給他安排什麼學琴、Playgroup、五種語言、興趣班的東西,卻在每晚和假期的日子,帶他去家附近的太子大坑東球場跑步。到了五歲開始,父親還帶Nick到球場旁邊的小山上學習武術。父親猶如魔鬼教練一樣,每日對他進行地獄式訓練,往往令Nick吃不消。

Nick完全不明白,其他同學個個都開心地學語言、學樂器、閒時就玩iPad,為何就只得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受地獄之苦,每日都像個少林和尚一樣上山練武。有好幾次,他嘗試趁小休時逃走,可是都給父親捉回,還給父親罰半天吊。

這日,Nick終於忍無可忍,大發脾氣,打了父親一拳。

Nick怒叫︰「為何阿明阿達他們可以樣樣都識,可以玩iPad,可以遊迪士尼,我偏偏每日在地獄一樣跟你練武?為何我不可以像他們一樣?」

Nick知道父親思想傳統,肯定會怒吼大逆不道,然後狠狠地打到他半死—反正平時都是這樣子的了。但這次父親卻什麼動作也沒有,只望著黃昏的天空,竟是一臉感觸。不知他感觸了多久,才對Nick說︰「孩子,為何要和別人一樣呢?如果你和他們像倒模一樣,到這裡變成地獄後,你就要和他們一起滅亡了!」

當時只得七歲的Nick,完全無法明白父親在說什麼。他只看到父親嚴肅的表情中,隱隱地有一點點慈父的悲哀,在黃昏的背光映照下,顯得格外傷感。

鏡頭一轉,Nick已大了三歲,但地獄訓練依舊。

此刻。Nick正在練習對打。不消說,練習的對手是他父親。

「呀!」Nick一個不留神,被父親狠狠踢中胸瞠,鮮血自傷口爆射而出。

「無用鬼!」父親罵道。他本想繼續進攻,但見兒子傷勢不輕,只好停手說道:「你沒事吧?」一手撕開自己衣服,包住Nick胸口。

「爸!」

「怎麼了?這點痛也忍不到,還做什麼男人?」

「不…….」

Nick看著父親的樣子,簡直看得出神。他替自己包紥時慈祥樣子,和剛剛罵他無用鬼時的魔鬼臉孔,簡直判若兩人。

鏡頭又一轉,變成了夜晚,沒有星星的夜空。

現在是小休時間,兩父子一同在花園街大廈的天台,望著夜空閒談。Nick一邊聽著父親說話,一邊想:「今日太陽從西邊升起了嗎?爸爸竟然……..」平日父親只會咒罵他和給他地獄訓練,像今日父子閒談的日子,簡直是世間少有。父親說話時和藹的表情,更是稀世奇珍。他甚至懷疑,父親的下一句會否是患上絕症、交待生後事的說話。

「你知道嗎?你雖然好像什麼都沒有,但其實你是擁有很多的。你知道是什麼嗎?」

「這……..」那時Nick還年少,樓本不懂得回答。

但他現在懂了︰一身好武功、和火燄一樣的意志、和………親密的父子關係。

只是,在花園街大火的一刻,親密的父子關係,變成了生死相隔。

慈祥和藹的父親,突然變得極之痛苦。父親被大火焚燒,痛苦地掙扎,任Nick如何努力伸出手,也無法觸到父親,只得眼白白看著他被火焚燒。

「快…………走……….」父親竭盡最後一分力,吐出了人生最後的兩個字。

「你教曉我一切,但沒教過我逃走呀!」Nick吼叫道。

話剛說畢,大火中伸出一隻粗如樁柱的腳,將垂死父親踩成上下兩截。

「爸爸!」Nick抬頭一望,只見一個巨大的男人從大火走出。這人西裝上附有盇甲,頭戴有兩隻角的頭盔。牛角人低頭望著腳下的父親,說:「你們花園街這裡,給我們收購不就好了嗎?何必自取滅亡?」

「你是……..畜牲集團的………」

.

.

.

.

「吼~~~~~~~~!」

隨著一聲怒吼,Nick意識拉回現在,隨即一躍而起,飛身使出最強絕技『地區直選拳』踢向牆邊。牆壁縱堅硬,也不堪Nick強絕幾十腳,瞬即化成無數石塊。

發洩過後,Nick回過氣來,仰天叫道:「畜牲集團殺我父親,殺我花園街街坊,我Nick不殺盡他們,誓不為人!」

「誓不為人呀~~~~~~~~!」

0 comments on “[小說]1-21-殺父之仇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