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禮義廉與白鴿派

Amos意外習得『十架恩典』中的『醫治的大能』,醫好了重傷的Nick。由於大家都疲累不堪,四人便隨便截了架的士,直駛屯門大興村,白鴿派的屯門辦事處。

幸而一路上再沒有遇上敵人,Amos可以在車程中,用剛學成的醫術替Steve和雞泡魚治傷。期間,雞泡魚不斷指住自己要害和肛門,對Amos說:「我這兩處受重創了,求你也醫好我!」幸得Steve解圍道:「別理他,他那裡根本沒傷!」,Amos才能免於尷尬。而事實上,Amos新招初成,大部分能量都用了來醫治Nick,最後只能令雞泡魚和Steve恢復五成狀態。

Nick縱討厭耶能,也不得不對Amos這個救命恩人道謝:「謝謝。」Steve跟著對Amos說:「謝謝你醫好我們…….其實坦白說,我最初是有點懷疑,你會不會是不願意醫治我們,或者故意扮作不懂醫術,但現在,我要向你致歉。」

「呀?這…..不用介意。只是我亦想問,你們好像都很憎恨基督徒……..」

Nick沒有回應,但有Steve替他回答:「是的,不瞞你說,我和Nick都對他們恨之入骨,恨不得他們全部落地獄………但你醫好我們,我是不會恩將仇報。」

「呼!」Amos嘆氣一聲,道:「我也明白,我們確實自以為義,但對不義之事,卻總是有萬般藉口不理。」

「不,不只是這個理由,」Steve糾正道:「其實,是……..」說到一半,卻是吞吞吐吐。趁這時候,旁邊的雞泡魚問道:「其實…….你為何不X醫好自己?」

Amos答:「我有試過,但可能能量不夠,所以沒有效。」Steve卻搖頭道:「你有所不知了。爸爸說過,『醫治的大能』無論練到怎樣,都不能用來醫自己。他說:『憐憫自己的話,還算是憐憫嗎?』。」

雞泡魚道:「你老母!咁X蝕本的醫術!」

荃灣西與屯門路雖遠,但的士沿著屯門公路高速飛馳,很快就到了屯門,再不久就到達大興邨。Steve付了百幾元車費,四人就一同下車—阿魏不在時,錢都是由他兒子Steve付的,尤其是大額費用。

大興邨位於屯門中部,是屯門發展成新市鎮後的第二個公共屋邨,於1977年開始入伙。大興邨樓宇呈十字型或舊長型,部分樓宇下闊上窄為特色之一。大興邨中除了有七座樓宇外,也有郵局、街市、圖書館、中小學、社區會堂、嬉水池、商場、籃球場、足球場和體育館等設施。

四人下車的地點,就在大興邨興輝樓旁邊。Steve再揪出iBelt手機查看地圖,之後指著興輝樓,對其他人說:「是這棟樓了!只是在這棟樓的哪一邊呢?應該是這邊了,走吧!」雞泡魚隨即說道:「『應該』?你肯X定是這邊?」

Steve不忿道:「你那麼把炮,來帶路好不好?」雞泡魚隨即笑道:「不敢,不X敢。」之後大家都跟著Steve走。但圍著興輝樓繞了半個圈,四人仍未找到白鴿派的辦事處。

雞泡魚不耐煩道︰「你有沒有搞X錯…….地址的?真的在這棟樓嗎?」連Amos也開始懷疑Steve是否找錯了地方,道:「我們何不找個人問路呢?」說完,即見到有兩個人在附近走過。Amos上前問他們:「請問……我想找這裡附近的白鴿派辦事處,應該怎樣走才對?」

那兩人轉過頭來,望向Amos。其中一個身穿唐裝,年約五十,雖然外表斯文,但卻氣宇不凡,叫人一看就知他是個絕世高手。而另一人年過四十,身穿格仔裇衫,頭戴眼鏡,背著黑色背囊,活像個電車男一樣。可是Amos從他平凡的外表中,也感到他有點實力。

Amos望著他們,不禁暗忖:「糟,問路問著兩個高手。如果這兩人突然施襲,以我們四人現在的狀態…….不!我在怕什麼?現在只是問路而已,而且這兩人又不像撩是鬥非之人,冷靜!冷靜!」

穿唐裝的人首先開口,道:「你們……來找白鴿派嗎?…..不知所為何事?」

Amos聽其所答,覺得可能問對了人,再問:「你知道他們在哪裡?」

唐裝男身後的電車男插嘴道:「當然知道了!….」但話未說完,唐裝男揮一揮手,電車男便沒再講下去。一個小動作,誰都知道兩人地位高低有別。

唐裝男續道:「恕部下無禮。敢問你們找白鴿派,是所為何事?」唐裝男之語氣和用詞,都像武俠片中的俠士們一樣,令Amos不太習慣。

「其實……」Amos正猶豫著,後面的Steve也走上前,問道:「這關你什麼事?」

唐裝男說:「請恕無某失言。無某只是想了解一下,看看有什麼可幫到你們。」

此時,Nick和雞泡魚也走來。Steve繼續說道:「聽你這樣說……難道你們就是白鴿派?」

唐裝男聽見,原本氣宇軒昂的他,竟然暗暗失笑了一聲。他身後的電車男反應更大,大叫道:「你當我們是什麼?區區白鴿派怎能與我們相比?」待電車男說完,唐裝男再揮手大喝:「收聲!無大沒細!」電車男看來對唐裝男既敬且畏,經唐裝男一喝,再盛怒也只得即時收口。

電車男收聲後,Steve道:「區……..區區白鴿派?聽你這麼說,你們一定很厲害了。你們到底是何方神聖?」

誰知電車男立即又上頭,怒道:「你連我們都不認識?真是不知好歹!我們……」但他的聲音立即又被另一把聲音蓋過:「哈哈哈!西鐵男!人家只是個小子,不曉得你們禮義廉派,又何出奇之有?你又何必動氣呢?」

「什麼?他們…..是禮義廉?」四人齊齊驚訝叫道。

這次打斷電車男的,並不是唐裝男。那把聲音來自遠處,大概十米距離左右。

西鐵男望向發出聲音的地方,叫道:「呸!你們又很厲害嗎?還不是一般水準?」Amos等四人一望,只見那裡站著兩個人。那兩人身高不過五呎,卻是一肥一瘦,成了強烈對比。

瘦的那個衣裝其實並無什麼特異之處,上身一件藍色鬆身短袖T-Shirt,上面寫上『選情告急』四個白色大字,下身一條咖啡色短褲,腳上一對藍色人字拖。這個人裝束中唯一,卻又最奇異之處,是他頭上的面具……不,應該是頭盔才對。那白色的頭盔活像機械人的頭,額上有兩條呈V字形的角。

「高……高達!」愛看動漫畫的雞泡魚一看便認得出,那是『機動戰士 高達』頭部的樣式。

至於肥的那個,衣裝更是奇異。一身像超人戰隊的綠色緊身衣,將身上各部分的脂肪都展現得活靈活現。他雖還未至於像雞泡魚那麼肥,但也相去不遠矣。他還披上了一件黑色斗蓬,襯在原本已不太有品味的戰衣上,更形肉酸。

Nick再細心打量,留意到肥佬胸口上的襟章:「咦?那圖案……不是白鴿來嗎?難道你們才是…….」

肥佬聽見,手指指住著襟章,笑道:「哈哈哈哈!沒錯!我們就是你們要找的白鴿派了!」之後再對唐裝男和電車男叫道:「你們看,這班人只認識我們而不認識你們,就知道高低有別啦!」

四人愕然,電車男被挑釁,更是是氣上心頭。

1-37-醫治的大能#2

Steve講完中學時的軼事後,再說:「其實自那次之後,我們還是沒有熟落,不過我們已經沒有再欺負他,而且還不時請他吃東西……」

「這樣看來,阿Nick其實也是個好人啊!」

「如果他喜歡報服,我們幾個這樣欺負他,早就被他踢死了……..無論怎樣,都希望他能痊癒,求求你。」

「嗯!讓我再試試!」Amos回頭,繼續看著暈倒了的Nick。這個人雖然襲擊過自己,但Amos卻沒有憎恨他。不單如此,他甚至很羨慕Nick見義勇為、挑戰罪惡的精神。他雖討厭基督徒,但他罵得又確有道理。和他決戰之後,他才開始反省基,以往有沒有真正實踐他的信仰,為公義而付出。

Amos心底裡,其實早就原諒了Nick。因為他覺得,自己同樣需要被原諒。

但…….至少也要讓他醒來才成吧。

突然,Steve一副驚訝的表情,對著Amos叫道:「這…….你的手……..」Amos不明所以:「我的手做什麼了?」,一邊回頭看自己的手,卻發現自己的右手正在發光。

「你手上的光…..那是……那是爸爸的……」Steve繼續叫道。

Amos看著自己手上的光。他最初覺得很奇怪,身體為何會這麼不聽話,在這時候使出用來照明的『世上的光』。但經Steve一提,他才曉得這並不是『世上的光』。Amos既驚且喜:「這個光……是……..難道……..難道就是…….『醫治的大能』?」他望著手上的光近一分鐘,才開始消化眼前景象,不禁大喜。

「試試看!將手放在傷口上面!快!」

Amos被Steve催促,緊張得手也發震,幸好手上的光沒有消失。他隨即將發光的右手按在Nick胸部的傷口。果然,Nick胸口那個被終極港鐵俠重創的傷口,真的慢慢癒合起來。不單這樣,連身上其他傷口也在同時癒合。

Steve大喜道:「你……很厲害!爸爸學了幾十年才學懂的絕技,你竟一下子就學會!」Amos回應說:「那不是我的醫術,是你爸爸給我的醫術,是神給我的醫術!」

憐憫是同理心,也是慈愛,但不等於施捨。好憐憫的人,會站在對方的角度,了解對方,體會對方的痛苦。即使對方不配得到,他們仍是會甘心付出,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得著神的拯救,也不是因為他們配得,而是因為神的恩典。

所以,阿魏之前說過,『醫治的大能』不是靠天份,也不是靠努力,而是靠憐憫。知道這個道理,再加上阿魏本身所傳的能量,就很容易學懂,否則,就怎樣努力也不成。

過了一會,Nick身上傷口大致已癒合,只餘臉上一個傷口而已。臉上傷口也只縮至半寸左右時,Nick雙眼突然睜得大大的。

Nick突然醒來,發覺Amos在身邊,本能地以為是敵人,二話不說,即狠狠揮出一記右拳,打中Amos左胸。Amos冷不防下,中招彈飛十尺,幸得救恩軍裝護身,並未受傷。

「這……我的傷…..怎麼…….」Nick右拳既出,才赫然發現自己的傷已痊癒。他望著被自己打飛的Amos,問道︰「是你….醫好我的嗎?」

Amos緩緩站起,臉上卻是滿足的笑意︰「終於………成功了!」

1-36-五年前的Nick

五年前 XX中學 音樂室

正在讀中三的Steve,兩手拿著電結他,隨意地彈奏著,鼓手坐在套鼓裡面,拿起水樽飲水,Bass手正在伸懶腰。

這裡是一間中學的音樂室。音樂室門旁有一座琴、另一邊擺著幾支電結他、擴音器,對面又放著一套鼓—以前學校的音樂室就只會擺一座鋼琴,教的也只會是沉悶的古典音樂。現在雖然也是一樣,但因為有了這些現代樂器,學生可以參加音樂學會,學習不同的樂器,夾Band自然也不成問題。

Steve和三個同學組成樂隊,參加了學校舉辦的歌唱比賽。這晚,他們就在這間先進的音樂室練習。

此刻他們在小休,因為其中一人在幾分鐘前出去小解…….不,已經過了十幾分鐘。鼓手等得不耐煩,率先鼓躁:「琴佬去了開大嗎?都十幾分鐘了,還未回來!」Bass手回應道︰「難不成又去了戲弄人?」

Steve聽著他們的對話,兩手不期然停止了彈奏︰「你是說….Nick?他還在學校嗎?」

突然,音樂室的門開了。門開得很快,以致門撞在牆上時,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開門的正是琴佬。他一邊喘氣,一邊大笑︰「你猜我看到了誰?」

鼓手放下了水樽,不知從哪處檢來一支鼓棍,打了兩下︰「你又去搞那個自閉仔了?」

鼓手一下就猜中,令琴佬感到沒趣︰「沒錯!他竟然還在學校呀!我剛才看見他又在走廊望天,我便拿水樽掟他,再譏笑他一陣,他除了怒啤我一眼,連鬧我都不敢呀!」

Bass手插嘴說道︰「人家只是少說話,孤僻一點,你用不著每次見到他,都要挑釁他一番吧?」

琴佬聽罷,心中不忿,向Bass手叫道︰「誰叫他這麼好欺負?別忘了,你上次也有份向他掟粉擦的啊!」

Bass手反駁︰「我又沒有掟中他!」

Steve看著他們辯論,覺得實在無聊得過分,便將結他擴音器聲量調至最大,左手狂掃結他上面的六條弦線,狂野的結他聲立時震懾室內所有人。

「你們講夠了沒有?既然已人齊,那就快點練習,快快鬆人吧!」

…………………………….

四人繼續練習到十一點鐘。Steve和隊友分手,他和琴佬行一邊,鼓手和Bass手行另一邊。

路上,琴佬正打電話回家報平安,但他正報到一半,立即就不平安了。

忽然,琴佬大叫一聲︰「呀!」,之後就倒在地上。Steve轉頭一看,才發覺有兩個人在身邊經過。這兩人十分合拍,其中一人擋在Steve身前,另一人就快速拾起琴佬跌在地上的手機,掉頭就走。

那分明是搶電話黨向他們埋手,先扑琴佬的頭,然後搶其電話。Steve不知所措,只得大叫︰「搶電話呀!」但學校並不在鬧市,一到夜晚就靜僻僻,又怎會有人回應?

但奇蹟真的出現。Steve看見前面閃出一人,攔住兩個搶電話賊。

「那不是……Nick嗎?」雖然黑夜影響視覺,但Steve還是一眼就認出,那是他們經常譏笑的Nick。

Nick二話不說,就和兩賊打起上來。兩賊似乎學過一點武術,出招都不像花拳綉腿。Steve驚訝現在的搶電話黨竟然專業如此………但這還不算,還有更令人驚訝的事情。

Nick的腿招竟然比兩賊更清脆。兩賊武功雖然已不俗,但面對Nick一人,兩三下手勢就招架不住。再過十餘招,已是Nick單方面教訓兩人。

「原來……他是這麼厲害的嗎?」Steve到現在才知道,Nick竟然懂得武術。那時仍未有超武鬥組,他也未懂得神功,但在尋常武術的層次上,他已算是個高手。

兩賊被狠狠教訓一番,只好急急放下手機,然後逃之夭夭。兩賊走後,Nick拾回手機,走到Steve身旁,將手機遞上。但Steve剛受刺激,完全呆著—他受到的刺激,卻非來自搶電話黨,而是面前這個武功高強的Nick。

Nick見Steve沒反應,便自行將手機放入Steve衣袋,之後走到倒地的琴佬身邊,一手將琴佬揹在肩上,起身就往前走。只是Steve還在呆著,像化石般動也不動。Nick見狀,終於開口說道:「還呆什麼?要送他去醫院了啦!」

Nick一叫,終於令Steve回魂過來,怱怱趕上Nick的步速。他望著揹住琴佬的Nick,心中疑問不斷,但又不知該從何說起。良久,他終於組織到第一個問題:「你武功這麼好,我們欺負你時,為什麼不狠狠打我們一餐?」

Nick回頭望著Steve,卻沒有回話,又再回望前方。

.

.

.

.

.

.

「我的功夫,只用來打壞人。」

1-35-醫治的大能

列車到了荃灣西站。

終極港鐵俠被燒至渣都無得剩,將車廂薰至一片灰暗,造成了極大混亂。Steve、Amos、Nick和雞泡魚四人深知列車必會停駛,便在荃灣西站乘亂逃去。

四人中,Steve和雞泡魚重傷,所幸是還未有生命危險。反之,Nick傷得更重,連走也走不動,要由狀態最好的Amos背著—這當然不是Nick本人的意願,只是Steve和雞泡魚自身難顧,難道要重傷的他們背起自己嗎?

才剛走出車站,Nick突然又觸動到傷口,吐了口血後,即告暈倒。Steve看著,即大為緊張:「Nick!Nick!」

是故,四人沒法子再前進,只好支持到路邊一角,停下來治理。

觀察了Nick一會,Amos竟是神色凝重:「傷得很重…….如果不立即醫治,可能會有生命危險!」Steve聽罷,立時大為緊張,連自身傷勢也拋諸腦後,只管對Amos連連呼求:「怎……怎可能?剛才他還好好的…….求……求你!求你救救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Amos被再三催促,也顯得不知所措︰「等等……..我根本不懂『醫治的大能』,又怎能……」未等Amos說完,Steve竟然跪在Amos面前,兩行眼淚傾湧而出:「求求你救救他!阿Nick雖然有點火爆,還差點害你沒命,但他本性是不壞的!信我!我以人格……不,人頭擔保!」

Amos上前欲扶起Steve:「等等……這不是我恨不恨他的問題,是我根本不懂……」但Steve卻甩開Amos雙手,繼續跪在地上:「求求你!」Steve比Nick更討厭耶能,但為了好朋友,他竟然又跪又哭,什麼面子尊嚴都不要了。反而是雞泡魚較冷靜,上前搭著他膊頭說:「你做咩X野了?冷X靜點,不若打電話給阿魏,或許會有辦法!」

「!」這下Steve總算冷靜下來。雞泡魚上前再道:「借你手機一用,我的唔見X左,應該遺了在車裡。」立即伸手將Steve腰間的iBelt手機拆下,然後打電話給阿魏。

沒幾秒,電話打通了:

「喂,阿魏,」

「X你老母,阿Nick重創了,就快瓜得,你在邊X度了?」

「X你老母!……哦,他在這裡,唔……等等。」說完,雞泡魚將手機遞給Amos:「阿魏叫你聽。」

Amos心裡疑惑:「我?」一邊接聽電話:「喂,阿魏?」

「Amos,你說Nick受了重傷,可能有生命危險?」阿魏在電話對他說。

「嗯,是的。」

「這樣,我人還在沙田,恐怕會趕不及,你可以試試…….我的『醫治的大能』,你見過我用的吧?」

「什…….什麼?但我只看過你用一次,根本不懂…….」

「所以我現在便教你……..若你想救回他的話。」

Amos隨即望著那個幾日前才差點要殺死自己的Nick,心裡不期然在想:「救他?這……」但想到聖經說過要愛仇敵,本著基督大愛,人是要救的。

「沒錯,人是要救,但…….」

「聽住!上次我醫治你的時候,已經將『醫治的大能』的能量傳了給你。只要有憐憫的心,自然也能行醫治!」

「什……什麼?」

「沒錯!就是這麼簡單!不要依靠自己,要依靠神!」

「好!」Amos聽罷,立即在Nick面前蹲下,合上雙手。他要為Nick祈禱,說:「神啊,求你醫治Nick。雖然他曾向我攻擊,但他也是你所創造的,是你所愛的,求你醫治他,讓他再次能起來,奉主名求,阿們。」

祈禱過後,Amos再次睜開眼看著Nick,但過了一分鐘,Nick仍是毫無反應。

「不行!沒有反應!」

Amos自從信主以來,每日都有祈禱︰每餐飯之前謝飯祈禱,每晚睡覺前向天父祈禱,每次返教會崇拜和團契時也有祈禱…….教會的人說,祈禱是向神說話,溝通。只是很多信徒都把神當作傭人,除了頭兩句是感謝神之外,之後就是求神這個,求神那個…….將一連串的要求,都列在清單上,逐一向傭人落Order。Amos雖未至於這樣,但也好不了多少。

那個『你們祈求,就給你們』的神,不知是否收到太order,應接不暇,總是經常走數︰例如Amos求神保守他往教會途中不要遇到兇惡,當日就有兩個iSoldier來招呼他;又例如幾年前他在『全球禱告日』為香港的未來祈禱,香港卻比之前更黑暗,窮人連X都無得含;幾個星期前,他又求神醫治一個教友患癌的父親,但過兩日他就去世了。

Amos雖然沒有正式統計過,但據他心中大約估計,神走數的比率,大概有九成之高。所以這次Nick未被醫治,也不過是意料中事。當然,如果你在教會中這樣說,他們大致會回應「你求錯了」,「神有祂的計劃」,而Amos也很接受這些答案。

正當Amos思考著,阿魏又在未掛線的電話裡說︰「你搞錯了啦!你以為『醫治的大能』真如其名,是神蹟嗎?單單坐著祈禱就可以?還要有行動!行動呀!」他雖遠在沙田,卻彷彿近在眼前,竟能知道Amos一舉一動。

「行動?但是…….」Amos心裡想著。要是他知道要如何行動,早就已經行動了。這時,阿魏又繼續說:「憐憫不單是祈禱!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明白嗎?」

「可是,應該怎樣做……」

Amos再望著暈倒的Nick。

「怎樣了?能醫治嗎?」Steve追問Amos。

「不知道,只管一試吧。」

「求求你!他是我的中學同學,雖然性格孤僻,但就經常為我出頭!沒有他,就沒有今日的我!」

「他是…….你的……中學同學?」

「唔……..這個……」Steve停住了。他正慢慢回想起,五年前和Nick的一些經歷。

1-34-終極港鐵俠#4

Amos和雞泡魚繼續和終極港鐵俠周旋,希望為Nick製造機會,將打火機塞進終極港鐵俠口中,燃燒他體內的可燃性脂肪。可是終極港鐵俠實在太頑強,Nick一直都未有機會。

拚了幾招,終極港鐵俠雙拳齊發,Amos和雞泡魚齊齊中拳,吐血飛退。

「機會來了!」Nick暗忖,瞬間已飛跳上前,趁終極港鐵俠出招破碇,先來一記『一人兩票』雙飛腿,踢得他頭也歪,之後再變招『用腳投票』,一連七腳繼續往終極港鐵俠臉上狂轟,將他露出口外的巨牙全數踢碎。「嗚呀…….嗚呀……!」終極港鐵俠失聲狂叫。Nick見一招得手,道︰「我就不信踢不爆你的頭!」沒有巨牙保護,終極港鐵俠口門大開。Nick見時機成熟,隨即右手舉起打火機,點著火,準備來一記直拳,順勢在終極港鐵俠口裡點火。

可是打火機伸至離口只一吋,終極港鐵俠卻突然頭一拐,撞中Nick右掌。Nick勢估不到他仍能還擊,右手被撞至骨折,打火機也從手上甩脫。「死怪物…..」Nick驚愕。終極港鐵俠卻好像不受剥牙影響,左手一鎚轟中Nick胸部。這一鎚可是重之又重,轟得Nick五臟翻騰,飛至坐椅上倒地。

Nick吐了兩口血,想要再站起身,但胸口即傳來劇痛,令他又再吐血倒地。更要命的是,他看到脫手的打火機跌在地上粉碎,火攻一招已不成了。

「糟!打火機…….」皇牌殺手被毀,雞泡魚和Amos立時陣腳大亂。可是他們驚訝未定,終極港鐵俠又已殺到:「想…咕咕….燒……我?你們….咕…已經……完……完……完蛋了!哈….哈….哈哈哈…….!」

終極港鐵俠揮動雙拳,但雞泡魚卻沒有向後退縮,反而加速前進:「對付這種龐然大物,接近他反而會較安全。」拳手比賽時多會和對手摟抱,也是為了令對方的重拳無法著力。「小……小子!」終極港鐵俠料不到雞泡魚如此大膽,中門大開之下,給雞泡魚輕易埋身。只是雞泡魚卻沒有使用什麼撞擊,卻只將他緊緊摟抱住,成了摔跤中的㩖持之勢。

「你….以…..咕…為….這樣…….就…..就…….就可以..咕….打……打得贏我?」終極港鐵俠雙拳往懷裡的雞泡魚狂轟。雖則在這種姿態下無法發揮雙拳的最大威力,但不斷揮拳,雞泡魚始終有輸無贏,中了十拳八拳,也不得不吐血。

這陣勢絕不能久持,再中廿拳,雞泡魚縱有強大肉體,也必死無疑。這時,身後的Steve對Amos叫道:「還不趁現在打爆他的頭?快呀!」

Amos猶豫了一下。但這並非因為怯懼,而是他另有打算。他飛身跑向終極港鐵俠,但卻沒有跳到他頭上,反而身體一縮,竄到其下盤,摟著終極港鐵俠左腳,用暗勁摸其左腳。如此輕輕一摸,竟令終極港鐵俠左腳扭曲,發出『卡啦』的聲音,然後摺成兩截。

「什麼?耶能這一招……竟輕易扭斷這怪物的腳?」Nick愕然道。

左腳骨折,痛得終極港鐵俠哇哇大叫,整個人向左傾倒。雞泡魚反應快,及時避開,否則就被壓死了。「哇……哇…….」終極港鐵俠痛苦狂叫。左腳既斷,再加上體型太大,總是阻手阻腳,令他苦苦掙扎,也是無法站起。

雞泡魚身中多拳,鬆一口氣後,也不支倒下。

Steve上前問Amos:「你這是什麼絕招?竟一擊就令他站不起來?」

「這是『天使摸腿』,專攻下盤。我見我們的招式無效,再加上剛才發現他身型肥上瘦下,便即管試試了,誰知竟一擊即中。」

『天使摸腿』一招來自聖經創世記中,雅各和天使摔跤的事蹟。根據聖經記載,雅各和天使摔跤,一直處於僵局。直至黎明時分,天使在雅各大腿窩上摸了一把,雅各的腿就扭了,自此成為跛腳佬。

Amos剛才使用的,就是天使令雅各跛腳的招數。

Steve看著終極港鐵俠的身體軀,才恍然大悟:「說起來,他的上身和下身,果真不成比例,我怎麼沒發覺呢?正白痴,下半身沒有足夠營養,怎撑得起整個人?」

對談間,Nick也回過氣,站起來對三人說道:「但現在該如何?打火機打爛了!」

Nick才剛說完,Steve便在他身後說:「接住!」Nick回頭,只見Steve向他擲出了什麼東西,本能反應接住,道:「是麻繩?」

Steve重傷下行動不便,但放出一條繩還未難得到他。他拿著繩的另一端,道:「這是我剛下載的的『Burn The Rope』,將繩放在怪物口裡,火自會沿著麻繩燒到他口裡。」

Nick回望終極港鐵俠,疑惑道:「但他現在上半身還能動,難以在口裡點火啊!」雞泡魚立時大笑:「嘻嘻,你們真係XX懵懵。那裡不是也有個入口嗎?」他的手指,正指住終極港鐵俠的肛門。Nick回應:「這…..你也真夠核突!」之後將繩遞給雞泡魚說:「那由你來吧!」

雞泡魚嘆氣一聲,道:「真係澳門朋友,麻X煩,把繩給我!」他正等待Nick遞繩,但趴倒在地上的終極港鐵俠身上突然散發出強烈氣勁。四人一望,只見他雙手撑著地面,把身軀勉強撑起,無數光線從他身上射出。由於距離太近,三人無法防備,齊齊中招彈開,只得後防的Steve免被波及。

「那是……『買十送一』?」Steve訝異。

「哈哈…..咕…哈哈……咕….我的…….『買十送一』…….不一…..不一定…….要揮拳,就…….算……我不能………動,咕咕…….單憑……..身體發勁………也……..能使出!哈哈…….哈哈…..咕……l哈………」

三人先後倒地。雞泡魚本已重傷,再中一招,已無法再站起身;Nick右手骨折,再加上所傷不輕,情況大致一樣;剩下狀態較好的就只得Amos一個。幸好終極港鐵俠已跛腳,無法如常郁動,否則Amos單人匹馬,怎能阻止這怪物了?

終極港鐵俠嘗試用兩手爬行,邊笑邊大叫:「哈哈…….哈!咕………你們……不…..不….趁我……倒地………..時…..咕….打…….倒我……咕,現在……..沒……..沒機會了,正……正………正一…….白痴呀!」

Amos心想:「這怪物已放棄用腳,再用『天使摸腿』折斷右腳也沒用,只好放手一搏!」正要上前,後面的Steve卻笑道:「哈哈。這時候還開口說話,究竟誰才是白痴呢?」手裡麻繩已飛進終極港鐵俠口裡,火舌隨即沿著麻繩燃點,直燒其口。

「什……什麼?」終極港鐵俠一時大意,後果不堪設想。火舌來得極快,他連閉口也來不及,火就已點著他口中的可燃性脂肪,隨即蔓延至全身,在他體內熊熊的燃燒。未幾,竟有一種燒牛肉的香味,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救…..咕…救命呀!好…….好………好…………辛苦呀!」終極港鐵俠的情形,就如人體自燃一樣,身體由內至外燃燒。但他的身軀特也許別易燃,不消幾分鐘,就連外皮也開始燒焦,燒牛肉的香味也開始變成燒焦食物的臭味,他的身體也逐漸燒乾,燒焦了。

有人認為人體自燃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體內的可燃性脂肪所致。終極港鐵俠這個案,也許是這個理論的一大實証。

收拾了終極港鐵俠,Steve總算放鬆下來,對雞泡魚說:「死肥仔,那傢伙的下半身是無罪的,與其燒他屎忽,還是燒他的口較好一點!」

雞泡魚苦苦撐起,回應道:「這有什麼X分別?現在不也燒X燶晒?」

Steve想了想,回應:「唔,你也很有道理!」

此時,已幾近燒焦的終極港鐵俠,竟然還能開口:「沒……沒….咕…沒可能!我….我…..這麼……忠誠……為……咕…..為…….港鐵………咕………為……市民…….服…….服務,為…….何…..竟……落得…….如……..如……..如此…咕…….如此…….下場?」他本來無人能敵,卻裁在最弱的Steve手上,試問又怎會甘心?

Steve走上前,對將死的終極港鐵俠說:「我知你很忠誠。但你的忠誠,只賺大了你老闆頭的口!」

「你………講…..什麼…..X….?」聽了也不明不白,終極港鐵俠的身軀已化成一片片死灰,散落在地。車廂中不知哪裡吹來了怪風,令死灰隨風飄,彷如七月十四。

「下一站係,荃灣西。Next station is, Tsuen Wan West。沙依爭屍,請彎屁。」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

1-33-終極港鐵俠#3

Nick和Steve望向遠處的車廂,赫然看見已死的終極港鐵俠,竟然再次在他們面前出現。他身旁的車門已掉到車廂中,明顯是撞門而入。

他身軀比之前又大了一個碼,連車廂也幾乎容不下,以致他撞入車廂時,不單將車門和扶手柱撞毀,附近兩個乘客也慘被壓死。

終極港鐵俠在遠處吼道︰「哈…..咕咕….哈哈,我…..們….咕咕…..又見….面了!現…..咕咕…..現在是…….射….咕咕…….射十……十二碼……時間……咕咕…….」因咽喉受重創,他說話已是不清不楚。他一邊吼叫,順手拿起剛剛被他壓死的乘客,硬生生塞進口裡。如此,終極港鐵俠身軀又撐大了兩分,更有逼爆之勢。果然不到兩秒,他的腰、胸等數處隨即崩裂,裡面即有什麼東西破殼而出。

「嘩!那是什麼?是….手?」Steve薦叫。

細看之下,那些伸出來的東西,駭然是被吞掉乘客的頭和四肢!那些東西吊在終極港鐵俠身上,更是駭人!

「哈哈…….哈………..哈………我的……..載………客量……….已……….已達……..1…………100%………………是…….102%………才對…….天下……..無……….敵………..哈哈………」終極港鐵俠叫完,再高速爬向四人—因為他身軀實在太大,無法挺直站立,只能曲身爬行。所經之處,扶手柱、玻璃、甚至乘客,都被他的巨大身軀壓爛。

Steve叫道︰「嘩!很恐怖,這種情景….怎麼像打喪屍game時一樣的?」

車廂空間狹窄,終極港鐵俠無法使用『八達通』分身術,而現在使用的另一絕招『唔好意思 阻住你返工』,也只能直線向前衝,不能衍生出任何變化……也無這個需要。即使只能向前衝,就已是恐怖至極。他們正身處第二卡車廂中,後面退路不多。眼看著這龐然巨物像洪水般湧來,除了硬拚之外,似乎再沒有其他方法。

Nick想上前進攻,但被雞泡魚喝停:「死X開!等我來!」說畢,雙手隨即聚起『龜波氣功』光球。為免被波及,Nick只好知趣讓路。

「『瘦身秘笈 消耗八十磅脂肪 龜波氣功』!」

雞泡魚大聲一喝,光波如同暴風向終極港鐵俠直衝。終極港鐵俠避無可避,只得照單全收,被彈飛一整個車卡的距離,倒地。雞泡魚昂然笑道:「哈哈,知道我厲害沒有?」誰知話未說完,終極港鐵俠卻還在掙扎,似乎還未投降。

「你的殺手蜆好像無料到啊?」Nick對雞泡魚說。

雞泡魚看著終極港鐵俠緩緩站起,也不得不承認絕招失效:「仆你個臭街,如果我有二百磅脂肪可用,你已經死X左了!」

或許是的。但現實是雞泡魚傾盡剩下可用的八十磅脂肪,也殺不掉這怪物,只令他受了點傷而已。這時,怪物已經回過氣,繼續下一輪攻勢。雞泡魚大招剛出,未及回氣之下,只得Nick上前迎戰。但憑Nick一人之力,可以頂得住嗎?

那邊廂,有坐著的Steve和Amos。Steve雖然已經甦醒,但仍未恢復戰鬥力,不便作戰,Amos則繼續幫他治理。

「Amos,我們之中以你狀態最好,你不用理我,上前幫他們吧!」Steve說。

「但你…..」Amos疑惑道。

「我已沒事,你去吧!」

Amos抬頭一看,望著這隻有如生化怪物的終極港鐵俠,不禁踝足不前。他沒想到這趟旅程中會需要出手,更沒想到戰鬥的對象,竟會是隻如斯恐怖的怪物。是以,他即使不懂醫術,也寧願在後台治理傷者,做自己能力內的事奉。

但Steve再三呼叫,令Amos想起天堂夢中,發光人的話;

「我有差派人去做的,但肯做的人實太少。我甚至差派了你,但你卻完全不明白我的旨意。」

Amos已再沒有推搪的理由。他只得硬著頭皮上前,暗自祈禱說:「神呀,求你保佑我們!」,也加入了戰團:「若連這一步也踏不出去,那又怎能做真·基督徒?」

Nick感到Amos在身邊出現,便對他說:「可別拖累我了!」Amos回以一句︰「他來了!」,之後兩人同時起跳,各自施展最強的絕招︰

『最低工資法 三十層天 一人兩票!』

『十架恩典 第十三章 洪水滅世!』

兩大招分別擊中終極港鐵俠頭部和胸膛,打得他頭破血流。但兩人卻沒有丁點喜悅之色,反而十分驚訝。因為終極港鐵俠身中兩招,竟完全不為所動,甚至不在乎自己中了招︰「哈….哈哈哈……..咕…….你…….這…….算是………咕…….替……我……….咕……..抓癢…….嗎?」

說畢,有無數條白光從終極港鐵俠身上發出。兩人來不及驚訝,便已被白光射中,被彈開一整個車卡距離,雙雙倒地。

「那…….是什麼招式?」在後面的Steve驚叫。

先硬接『龜波氣功』,再硬生生擊倒二人,証明終極港鐵俠無人能擋。終極港鐵俠暫停了腳步,以不清不楚的聲音叫道:「哈哈…..哈哈哈…..咕咕…….我這招…….買十……咕…….送一…….是不是…….咕……..很厲害呢?」

那些光線,其實是終極港鐵俠快速揮出的十一拳,是為『買十送一』。本來此招的十一拳中,有十拳是虛拳,只有一拳是真命天子,可說是一大廢招。是以之前和Steve等人交手時,都沒有用過這招。

但同一招由終極港鐵俠使出,又是另一回事。終極港鐵俠力量和速度都超越人體極限,單是那十拳虛拳,就已教人好受。

炫耀完畢,終極港鐵俠又再使出『買十送一』。三人還未站得起身,又要挨招,被轟至第一與第二卡車中間。

眼看三人全無抵抗能力,終極港鐵俠昂然大笑。之前的屈辱,現在終於可以一次過掃清︰「哈哈…..哈哈哈…..咕咕…….和我…..打…..咕…..咕…….真是…….嫌……咕……命長………咕……..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突然,在終極港鐵俠沙啞不清的笑聲中,混雜了另一個人的笑聲。

「你…..咕咕……笑……..笑笑笑……..笑什麼?」終極港鐵俠問道。

「你笑到傻X咁款,看來還唔X知已死到臨頭?」笑的人原來是雞泡魚。他的『龜波氣功』雖然失效,但信心卻沒受半點打擊︰「哈哈,你以為我的『龜波氣功』是普通的光波嗎X頭?」

「什…..什什什什什…….什麼?」

「我早就知道『龜波氣功』打唔X死你,所以特地在裡面加料…….」

「加……料……咕…….?」

「沒錯!我的加X強版『龜波氣功』打中你時,已再化成可燃性脂肪,混X進你肥大的體內了。只要用打火機在你口裡打火,你老味就…….燒到仆街陷家鏟了!」

「你你……你……..說…….咕…….說…..什麼?你……自己……..還…..咕……不是…….一樣……..肥?」終極港鐵俠反駁。但他望著雞泡魚的時候,卻一臉愕然:「你….你…….咕….的身形….怎…..怎……咕……怎會…….」

他此刻才發覺,雞泡魚已經耗盡身上所有可用脂肪,極速變瘦至一百七十磅的猛男,身上的衣服亦已鬆脫,是為裸體猛男。全裸的雞泡魚擺著『正展雙二頭肌』健美姿勢,一邊說:「現在才發覺嗎?我的肉體是可加可減機制,你的是只加不減機制,遲早谷X爆!」

擺完健美姿勢,雞泡魚想伸手往褲袋,找出剛才用過的打火機:「咦?打火機呢?你老味去了哪裡?對了!在褲袋中,但…褲呢?」只是他忘了自己已是全裸,打火機連同他的衣服,都掉到附近的地上。

抬頭一看,卻見Nick早已走到那團衣服旁邊,說︰「在這裡!」他早已在那團衣服中,找到了打火機,掩鼻說道︰「臭到冤!」

「嘻嘻,放X過屁嘛!」雞泡魚回應道︰「那就由你來吧。我和耶能牽制這X頭,你趁機把打火機塞X進這傢伙口裡!」

Nick顯得有點猶豫。身為習武之人,他從未想過會用到打火機來對付敵人,但想到這是唯一方法,他只好無奈地應承︰「這………好吧!」

之後雞泡魚對Amos說︰「耶能,我們去吧!」Amos望著眼前的裸體猛男,無奈點頭後,兩人就發動下一個攻勢。

面對兩人,終極港鐵俠一於無有怕,說道︰「什…..咕……麼……..可燃….咕……咕……脂肪,你…….以……以為這……騙人的謊話……..可以……騙…….騙騙騙倒我嗎?看……咕咕……看………看招!」他照舊打出『買十送一』迎敵,只是雞泡魚已成功瘦身,速度也變得極快,能一邊閃避『買十送一』快拳,一邊伺機施以重招。

Amos的攻勢則較單調,仍是以『洪水滅世』直取終極港鐵俠。但單調不是問題,實用就行。他的雙掌出乎意料地,攻破了終極港鐵俠的快拳,率先轟中他的肩膊。

「呀!……」終極港鐵俠驚叫間,肚腩又被雞泡魚的『側展三頭肌』撞中,痛得他叫苦連天。

「X你老母成功了嗎?嘻嘻……」雞泡魚高興得太早了。怪叫過後,終極港鐵俠卻是呼呼大笑。他叫道︰「哈哈…..哈…..哈……哈,你們….咕……..這……些……花拳……咕……繡…….繡腿…..怎…..怎傷得了…..咕咕…….我?」

終極港鐵俠如此大笑,兩人心知不妙。Amos暗忖:「退!」但這已經太遲,終極港鐵俠揮起右拳,重重轟中Amos。隨手一擊,卻比『買十送一』中十拳虛拳都要強猛。Amos中拳,被彈飛至車門上,當場吐血。

擊倒Amos,下一個目標便是雞泡魚。終極港鐵俠體型雖大,拳速卻一點不慢。雞泡魚避得一拳,第二拳就失守。雖然沒有多餘脂肪,但雞泡魚仍有結實肌肉,頂得住,更能在中招後還以一記『後展背闊肌』。

連番重擊,雖無法對終極港鐵俠造成致命傷,但也令他極之困擾。他趁雞泡魚攻勢已老,乘機右手一揮,將他整個人抓起。此時雞泡魚只剩一百七十磅,以終極港鐵俠的力度,當然能輕易將他整個人拿起。

「嘻……嘻,咕……你……滿身……盡是….咕咕……結……..結實……的……肌…..肌肉,掐…….掐起……來一定很……..過癮!咕咕……..哈…..哈哈哈!」

「仆你個臭街!」雞泡魚不慎被捉,爆粗亦無補於事。終極港鐵俠手一用力,雞泡魚立即痛得呱呱叫。他雖力大無窮,但始終是人類的層次,面對終極港鐵俠這隻怪物,即使他怎樣掙扎,亦無法掙脫。

「哈……哈哈……咕,是……不是……好……好好X過癮……呢?」雞泡魚爆粗後,終極港鐵俠亦不禁有樣學樣,好發洩心中忿怒。只是他玩不到一陣,Amos又重整旗鼓再來,大叫︰「停手!」後,運勁打出『彩虹之約』手刀,劈中終極港鐵俠手臂。

「呀!~~~」終極港鐵俠叫痛。雖然Amos一擊未能為雞泡魚脫困,但亦也為其製造了大好機會。雞泡魚乘時發力,總算掙脫終極港鐵俠巨手。著地後,雞泡魚對Amos道︰「多X謝!」連多謝也要夾著粗口字,但Amos已沒時間尷尬,應付終極港鐵俠要緊。

Nick在後面,一直伺機將打火機塞入終極港鐵俠口中,可是一直都沒有機會。

狼隊三人組

狼隊三人組是突駒正虎內三位成員的組合,以奪取突駒正虎的領導權力為最大目標。三人中,以中間的紅日狼(前稱紅日之人狼)為首,再加上左面的貞子和右面的好打德輔助。貞子和好打德又合稱聖女貞德….Oh My God!

紅日狼
未變身成人狼的紅日狼,雖然魅力不凡,但志大才疏,武力和智力都低於常人。為了扭轉他的人生,他必須取得不下於超人或突駒之矢的實力。做到這樣的方法是在香港架設人工太陽,造出人為的紅日中天現象,令自己能變身成人狼。

貞子
當然,這個目標絕不容易達到。人才缺乏之下,他只好憑著個人魅力,吸引貞子和好打德兩名女將幫他打天下。貞子出身教育界,有份幫助國民教育拳的開發工作。在國民教育拳完成後,透過此秘法將小孩子洗腦成『紅衛兵』,藉此擴大紅日狼勢力。她迷戀紅日狼的程度已達極限,除了紅日狼之外,任何人的聲音她也聽不進去。這亦令她變得面目猙獰,因而有貞子一名。

好打德
別看好打德相貌平凡,她可是三人中實力最強的。但為了實現紅日狼的理想,她願意為紅日狼做任何事,上刀山落油鑊也在所不惜,因而有好打德之名。即使紅日狼如何不濟,但她相信將人工太陽架起後,一切便會不同。她所愛的紅日狼就會變成全港最強的人……不,到時已成人狼的他,還能算是人嗎?

1-32-終極港鐵俠#2

怪物港鐵俠在四人約廿米距離處停步。四人看著他,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Nick首先開口道:「這隻…….真是港鐵俠?那副身軀……他究竟吃掉了多少個人?」

怪物港鐵俠一邊吃人,一邊叫道︰「咕咕咕…..吃掉?能成為我的乘客,是他們的光榮才對呀哇哈哈哈哈哈哈!」吃掉乘客之後,他的身體又再澎漲。

「這怪物…..就是港鐵俠?」Amos問。

「大概……..是鯨吞天下的……終極港鐵俠吧?」Steve答道。

Amos斷沒想到,尋找白鴿派這等簡單的事奉工作,途中竟會遭遇戰鬥,而且更惹來終極港鐵俠這等高手,當堂為之一窒。

在這年代,只要你步出家門,多半都會遭遇戰鬥。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

終極港鐵俠再大笑道︰「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害怕了嗎?我剛剛『加價』了不知幾多次,現在載客量已達98%之境!過來受死吧!」

吃掉九鐵俠後,港鐵俠增強實力的辦法,便是透過『只加不減機制』不斷吃人。終極港鐵俠口中的加價,就是這個意思。被吃掉的乘客,會成為港鐵俠身體的一部分,是為『載客』。只是港鐵俠本是血肉之軀,載客量有其極限。而載客量超過90%的,世間稱之為—終極港鐵俠。

而眼前這隻快要逼爆的終極港鐵俠,載客量更已達98%之境,接近100%極限。

Steve驚訝道:「你是……..剛才走掉了的那個港鐵俠!」

沒錯,這個港鐵俠E剛才並非逃走,只是去了吃大餐增強實力,等到載客量超越90%,變成終極港鐵俠後,再來找Steve等人復仇而已。

同一時間,終極港鐵俠已將手上乘客吃盡,隨即施展『八達通』分身絕招,向四人直衝。

終極港鐵俠載客量近乎頂鋒,雖然身型龐大,動作卻是極快,竟能一人分身成八個,達致『八達通』的最高境界。再加上回廊空間比車廂闊得多,『八達通』可以不受空間所限,如同八個終極港鐵俠,從四方八面同時進攻,看得四人眼花瞭亂。Amos和Nick還未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便已各挨一記撞擊。即使Amos『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功力硬淨,也得吐血飛退;Nick護身勁不及Amos,但勝在反應夠快,再加上已回復三十層天功力,僅僅被擦中,但也被轟飛十餘呎。

「好快!」Steve還來不及驚訝,又輪到他中招。Steve的戰鬥力不及Amos或Nick,一招便已重傷,彈飛至廿米遠後,便告暈倒。

一瞬間,就只剩下雞泡魚一個。他之前消耗六十磅脂肪打出『龜波氣功』,再消耗六十磅脂肪使出『大放屁』,現在的體重大約是二百五十磅。論噸位,現在的他絕對不及終極港鐵俠。論速度又如何?

「砰!」一聲巨響,雞泡魚左臂被撞一記。幸好雞泡魚夠硬淨,沒大礙。雞泡魚伺機還以一記『側展三頭肌』衝撞,竟然穿過了終極港鐵俠的身體。

「X你,打不中?」雞泡魚叫道。他的速度似乎也不及終極港鐵俠啊。

終極港鐵俠快速繞到雞泡魚身後,一記『八達通』撞得雞泡魚身型不穩。終極港鐵俠欲再添食,卻有一人從側邊閃出,一腳踢中終極港鐵俠頭顱。

「嗚哇!誰?」終極港鐵俠大叫。

這裡最擅長用腳的,除了Nick外還有誰?Nick回復狀態,很快又加入戰團,以一腳『一人一票』進攻。終極港鐵俠速度雖快,但擊中雞泡魚時露出破綻,還是被Nick一腳踢中。終極港鐵俠錯愕之際,Nick又凌空再加一招『用腳投票』,一連數腳,全數轟在終極港鐵俠頭上,踢得他大牙也掉了兩隻。

終極港鐵俠卻好像不痛不癢,一口吐出掉落的牙,當沒事發生一樣。「嘩!連中幾腳,竟然毫無效果?」Nick驚訝之際,終極港鐵俠已回頭吼叫一聲,右直拳向Nick揮出。幸而Nick早有警覺,趁出招擊中時的反震力飛退五呎,避開終極港鐵俠巨拳。

終極港鐵俠趁勢追擊,但雞泡魚又擋在前面,一記『正展腹腿肌』雙飛腿擊中其腹部。『正展腹腿肌』將勁力集中在一點,威力極大,強如終極港鐵俠,肚皮也得被踢穿,入肉三分。

「X你老母正呀!」一腳收效,雞泡魚不禁大笑道。只見鮮血伴著被吃掉的乘客肢體,自終極港鐵俠腹部爆射而出,痛得他掩腹狂叫︰「你這傢伙…..!」雞泡魚縱見慣大場面,也暗叫嘔心︰「仆你個臭街啦!」趁機連揮數拳添食。眼看將要打中,但結果打中的,竟又是殘像。

瞬間,終極港鐵俠又再一分為八,強如雞泡魚也不得不驚訝︰「X你!又玩分身!」錯愕間,背脊已中一記。雞泡魚立即揮拳還擊,卻又擊中殘像,其時背部反中一擊。

此勢和剛才雞泡魚對港鐵俠時相似。但剛才的港鐵俠實力較低,雞泡魚可以穩守突擊。但終極港鐵俠又快又勁,久守自然必失,胡亂反擊又打不中。現在,雞泡魚正處於兩難局面,不將此勢打破,不出兩分鐘,雞泡魚必敗無疑。

幸好還有Nick在陣。雞泡魚連中三擊後,Nick在身邊閃出,踢出打出『一人一票』,竟然又踢中終極港鐵俠的胸膛。在擊中的同時,Nick對雞泡魚說︰「別用眼看呀,聽聲音!那傢伙的腳步聲這麼大,聾的也聽得到吧?」

「聽?呀!無X錯啦!」雞泡魚總算明白,為何Nick能跟得上終極港鐵俠的速度了。

留心一聽,果然留意到「砰!砰!砰!砰!」的腳步聲,像打摏機打摏般在他四周狂響。腳步密集如雨,雞泡魚卻能聽出節奏起落。跟上了節奏後,雞泡魚叫道︰「X你老母臭X!」,同時使出『正展雙二頭肌』,果然和終極港鐵俠撞個正著。

「哈哈哈!好X野呀阿Nick!節奏的東西,一點也難不到我!」一招得手,雞泡魚即讚賞Nick。之不過,這互撞的結果是兩人雙雙被震退,雞泡魚退十幾步,終極港鐵俠卻只退四步。

此時,Nick再次在雞泡魚身邊飛過︰「學得很快啊!」然後趁勢飛身到終極港鐵俠頭上,一連七腳『用腳投票』,踢踢得他頭昏腦脹。

「豈有此理!還未死嗎?」終極港鐵俠的頭特硬,反將Nick的腳震得麻痺。但Nick一於好少理,瞄住終極港鐵俠咽喉踢出『一人兩票』雙飛腿,務求一擊收拾這怪物。「轟呀!」一聲,『一人兩票』雙飛腿往終極港鐵俠咽喉直鑽。但Nick勢估不到他連咽喉都一樣硬淨,雙腳不單無法鑽入分毫,自己更被反震力震退。

終極港鐵俠好像沒事一樣,很快便穩定身形。但他正欲上前,雞泡魚又殺到︰「還未死?我幫你埋單吧仆街!」『正展腹腿肌』雙飛腿又猛然轟中終極港鐵俠咽喉。Nick和雞泡魚兩人沒有事先部署,行動卻是多麼的合拍。這偶然的合擊,終於轟破終極港鐵俠的咽喉,鮮血自其咽喉爆出,痛得他連連怪叫。

「嗚嘩!」終極港鐵俠掐著自己咽喉,不斷地叫。他終於都無法站穩,倒地了。

總算收拾了怪物,雞泡魚不禁放鬆一點:「你老味,還不仆街陷家鏟?」Nick卻一點不敢大意,一邊戒備:「小心點,那傢伙還未死的!」雞泡魚回應:「無X可能吧?破了喉嚨,怎可能不死?你看!」終極港鐵俠之前還在掩著咽喉的傷口,但現在已再沒有任何動作,也許真的已斷氣了吧。

兩人回頭走向倒地的Steve。他們一直都未有機會了解Steve傷勢,現在終於有機會了。只見Steve仍倒在地上,似乎所傷不輕。他身邊有Amos—-Amos沒有加入戰團,就是為了幫Steve治理。

Nick見狀,大叫:「Steve!」Amos回應:「他傷得很重,但還沒有生命危險。」

Nick總算鬆一口氣。他環視四周,再對Amos說:「幸好…….雖然那怪物已倒下,但此地不宜久留,可以先帶他離開這裡嗎?」

Amos道:「…….無問題。」

於是,Amos背起Steve,眾人一起繼續向前走。

但走不了幾步,Nick又不禁回望倒地的終極港鐵俠。他的直覺在告訴他,要再加一記踢爆那怪物的頭。但想了想,還是打消了念頭,回頭就走—–也許不要這麼殘忍吧。

「喉嚨同時中我和雞泡魚的重招,不死也得重傷,沒可能還能站起來吧?」Nick心想。

四人再上一層電梯,便到了地面層。行不到幾步,又有另外一條電梯。乘過電梯,就到了西鐵綫。一路上,Nick不時向後面望,以防敵人從後襲擊。上了電梯後轉右,又是一條長廊。長廊左邊是一列商店,從右邊則可看到外面的風景。四人穿過這條長廊,再下一層電梯,就到了西鐵綫月台。

1 屯門 6分鐘

月台上的電子顯示牌這樣寫著。西鐵綫的列車班次沒有荃灣綫那麼頻密,他們只好乖乖等候,Amos則趁此機會,繼續替Steve治理。

五分鐘後,Steve終於醒來了。

「咳……我……剛才暈了是嗎?都怪我太不濟了。」Steve道。

「沒這回事。是那隻怪物太可怕,幸好已經收拾了他。」Nick回應道:「這種怪物…….我還是第一次見識。」

「列車即將到達,請小心月台與車廂間之空隙。」隨著月台的廣播聲,列車到站。四人上了車,雞泡魚見車廂中乘客不多,便找個位置坐下休息。Nick為了防範裝扮成乘客的港鐵俠,只倚牆而立,眼觀八方。

「列車即將開出,請小心車門。嘟嘟嘟嘟嘟嘟嘟嘟…….」車門關閉,列車徐徐加速。

Steve對Nick說:「現在安全了。Nick,你也坐下休息一下吧!」經過連場戰鬥,Nick也開始覺得疲累,想要坐在Steve旁邊休息一下。誰知屁股還未著椅,遠處的車卡突然又傳來「砰!」一聲。Nick立即彈起身叫道:「什麼事?」,同時望向傳出聲音的那邊,Steve跟著也彈起身。

Nick看著離自己三個車卡距離的地方,叫道:「怎可能?那傢伙..竟然還未死?」

1-31-終極港鐵俠

終極港鐵俠

港鐵 美孚站 月台

列車已經到了美孚站。Steve、Nick和雞泡魚要在這裡轉車,往西鐵綫的終點—屯門站。

但此刻他們還在月台,沒有立即起步。因為他們還要等一個人。

Amos。

現在Steve正在和他通電話:「我們剛下了車,還在月台,你到站時應該會見到我們的了。」「唔,一會見!」收線後,Steve對兩人說:「在這裡等一會吧,他在下一班車中。」

五分鐘後,下一班列車到達。

果然,車門一開,三人便見到Amos從車廂中步出。

Steve道:「終於都見到你了!」

Amos一到,便看見三人身上的傷,訝異道:「看來你們遇上厲害的敵人啊?」

Steve回應道:「我們被港鐵俠看上了,雖然暫時擊退了他們,但危機還未解除,而且都各有所傷,Nick他傷得最重。」

「讓我看看?」Amos道。

「咦?你也懂得醫術嗎?」Steve訝異道。

Amos搖頭:「不,我不懂『醫治的大能』,只懂得普通的治理,希望有點幫助。」Nick一聽,便連連搖頭:「不用了,我還OK。」話未說完,卻觸動身上傷口,令他不禁叫痛一聲:「呀!」

Steve對Nick說:「不要勉強,現在大家是同伴啊,是吧Amos?」他此話分明另有用意,目的是測試Amos的包容。

Amos望著那個差點殺死自己的Nick,不禁心裡一慄。但想了一想,Amos便說道:「這…..不如先到一旁治理吧!」

四人在月台找了張凳坐下,Amos觀察Nick身上傷口,和各處的疤痕,心裡便訝異:「這傢伙……..新傷舊患,竟然遍及全身!他究竟經歷過幾多次生死戰,才能做到這程度?」如此觀察了半分鐘,Nick見Amos遲遲未有行動,便說:「怎樣了?如果不想療傷,你大可以出聲的。」Amos只得繼續。

Amos將手按在Nick背部,心想:「他雖全身都是新傷舊患,但還不算傷重,反而是內力透支過度,而且內息不順……好!」然後運勁,內力自手心,源源不絕傳到Nick背部。

突然有內功傳入,令Nick為之一愕:「你在……傳功給我?」Amos回應說:「你的內息紊亂,我要用內力調順你的內息,所以這段期間請不要亂動。」Nick雖不欲受耶能恩惠,但也心知亂動會有反放果,只得一邊接收Amos內力,一邊運功調息。

如此運個七大周天,用了近十分鐘時間,Amos撤手說道:「可以了!」Nick移開幾步,試試運起『最低工資法』神功,驚覺功力竟然已恢復至『三十層天』,便連忙向Amos道謝:「唔…..唔該你!」

這時,雞泡魚上前笑道:「我也受X左傷,可以給我醫治嗎?」但Amos縱觀雞泡魚全身,也察覺不到他何處有傷,於是問道:「你哪裡受傷了?給我看看?」Steve聽見,便譏笑道:「你別開玩笑吧!你剛才還在敵人面前自認Bon Jovi,連小弟弟中招也沒事,何來有傷了?」

「Bon Jovi?」Amos只聽過Bon Jovi樂隊兩三首歌,但不知和現在的話題有何關係。

「算了吧!死肥仔,你哪裡傷了?」Steve道。

雞泡魚邊哈哈大笑,先指著自己的小弟弟說道:「這裡!」,之後轉身,將肛門指給他看:「還有這裡!」說完,繼續哈哈大笑。

Amos一愕:「這…..」檢查要害這件事,別說Amos,就連Steve也接受不了。趁Amos猶豫之際,他攔住雞泡魚怒道:「頂你!Amos別信他,死肥仔皮多肉厚,根本就沒有傷!」雞泡魚不忿道:「開開玩笑而已,你護住個耶能徒做乜X?」然緩緩走開,Amos才一口氣。

四人便繼續行程。

美孚站的荃灣綫轉到西鐵綫的路很長,途中還要上三次電梯,再下一次電梯,才到達西鐵綫的月台。以正常步速計算的話,大約要十五分鐘才走得完,甚不方便。四人為防備再有港鐵俠侵襲,只小心翼翼,步步為營。一路上,Steve向Amos講述剛才遇到的驚險情況,講解地鐵俠和港鐵俠的變態行徑和招式路數,Amos也向Steve提及了在太子找白鴿派的結果。

Amos說︰「我去了深水埗辦事處和太子總部,兩邊都沒有人。之後想要回去,你就打電話來了。」

Steve回應︰「哦!這邊….荃灣辦公室今早沒開門,現在就只剩屯門這邊。」

上了第二次電梯後,是一一條向左轉的大回廊。

忽然,後面遠處傳來極大震動。

Steve回頭叫道︰「發生什麼事?難道又是港鐵俠?」

四人立即望向後面,卻不見有什麼東西,只有一下一下「砰!砰!」震動從後面傳來,而且越來越接近,也越來越大聲。伴隨著的也有人群的尖叫聲,還有其他碰撞的聲音。

「不可能!就算是港鐵俠來了,也不會造成這麼大震動。那究竟是…..」Nick緊張地叫道。

看到了!只見遠處有個人從電梯爬上來—嚴格來說,應該是從電梯間的鈄坡跑上來。雖然還未看到那傢伙的樣貌,但從遠處就可以看到,那人身型極巨大,動作卻一點不馬虎,即使左手拿著什麼東西,還是瞬間就爬上了電梯,向四人直衝過來。

那人衝上電梯,樣子便清晰可見:那人全身灰色,身型異常高大,恐怕有兩米半以上,而且肌肉異常發達。只見他手上拿著的東西,原來竟是一個人…..不,是半個才對,另一半應該在肚裡了吧。他一邊跑,一邊將剩下的半個人一口氣放進嘴裡…..那半個人的鮮血噴出,將他的身軀染成恐怖的血紅色。

「那是………港鐵俠?」Steve看著,說著自己也無法相信的對白。

再看清楚,他戴著的那個頭盔,的確是港鐵俠戴著的那個款式,但護鏡已被兩排巨大的牙齒逼爆,是以四人也可以看到那雙紅筋暴現,大得快要跌出來的眼睛。那副猙獰的表情,和大笨象一樣的巨大身軀,哪裡像剛才和Steve他們對打的港鐵俠了?

但他的確是港鐵俠…….但現在已變成一隻怪物——眼中就只有吃,慾望無止境的怪物。

「什麼?你說….那傢伙……是…..港鐵俠?」雞泡魚叫道,他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1-30-唔好意思 阻住你#2

那邊廂,雞泡魚正在招呼另外兩個港鐵俠︰港鐵俠E和港鐵俠F。從兩俠吃了乘客的份量來推斷,他們肯定會比港鐵俠C更強。

兩俠曉得自己速度佔優,是以靠『八達通』不斷遊走來擾亂雞泡魚視線,再伺機攻擊。可是雞泡魚一於好少理,專心防守,待兩俠使出大招時,才以拳博拳搵著數。至於小招,他都只當搔癢一樣。

對著這個像要塞般的雞泡魚,兩俠一時間也沒有辦法。於是港鐵俠E只好變招:「唔好意思!」後,直撲向雞泡魚。

雞泡魚笑道:「唔好意思?那就咪X打過來吧!」港鐵俠E哪會理會,照衝可也。只見他在半途跳起,大叫:「阻住你睇野!」兩指直插雞泡魚雙眼—久攻不下,兩俠要試試攻擊要害了。

幸好雞泡魚沒有胡亂還擊,否則必定誤中圈套。什麼拳也可以硬挨,插眼卻不得不防。雞泡魚左手一揚,輕鬆擋住港鐵俠E兩指,還將其震飛三呎。正想趁機會追擊,但麻煩的港鐵俠F又殺到:「唔好意思!」雞泡魚只好冷冷回應道:「這次又乜X野了?」

這次港鐵俠F走下路,竄到雞泡魚跨下。雞泡魚暗忖:「你老味,難道……是猴子偷桃?」港鐵俠F叫道:「沒錯!這是『阻住你痾尿』!受死吧!」

雞泡魚叫道:「賤X格!」,雙手想護住要害,豈料他身軀實在太肥,大肚腩頂住之下,雙手竟無法伸到兩腿中間。港鐵俠E一爪,成功抓中雞泡魚的小弟弟。

「嘿嘿!」港鐵俠E抓住雞泡魚的要害,洋洋得意。但他正要使勁抓破蛋蛋,卻驚覺………他的小弟弟,竟然和主人一樣皮多肉厚,抓不住!

港鐵俠E暗叫不妙:「死肥….」話未說完,雞泡魚已狠狠在他心口踢了一腳。這隨便一踢,已令港鐵俠E受創,吐血彈飛八呎。

港鐵俠E苦苦撐起,望著自己右手,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恍惚仍回憶著雞泡魚要害的手感。

不久,雞泡魚走到港鐵俠E身前,神氣地說︰「讓我告訴你一件事吧!我其實……是Bon Jovi的fans啊!」

「你說….什麼….賓……….」港鐵俠E呆著。雞泡魚九唔搭八,他當然聽不明白。雞泡魚哪理得他明白與否,上前踩一腳解決他要緊。只是雞泡魚腳剛提起,後面又有Steve大叫︰「雞泡魚!」。

Steve和Nick剛剛解決了港鐵俠C,便轉過來幫拖。但Steve再三的騷擾,卻令雞泡魚甚不耐煩︰「X你又做乜野了?」

「後面!後面呀!」Steve叫道。

雞泡魚自恃小弟弟肥大,但他粗心大意,沒留意到港鐵俠F已經繞到他身後,雙手緊合,伸出兩隻食指,直取雞泡魚肛門。雞泡魚除了驚叫︰「X!這一次….難道是….?」之外,就只能眼白白中招。

港鐵俠F奸笑道︰「沒錯!這招是『唔好意思 阻住你痾屎』!無論你怎樣鍛鍊,總無法將肛門堵塞吧?看招!」

港鐵俠F這招『唔好意思 阻住你痾屎』雖然核突,但有效就行。即使雞泡魚皮多肉厚,肛門始終是直通內臟的弱點。只要港鐵俠F一發勁,其威猛指勁必定從肛門直通大腸,再傳至身體各部位,直接破壞五臟六腑。任你雞泡魚有幾多磅脂肪,也必腸穿肚爛,爆體而亡!

「求你….千萬….不要!」雞泡魚似乎也自知兇險,竟然沒有爆粗地哀求。

「現在才來求我嗎?太遲了!」港鐵俠F兩指發勁,「呀!」一聲,內力卻無法從肛門進入半分。反而有股奇怪氣勁從雞泡魚肛門溢出,與他的指力抗衡。更要命的,是這股氣勁之中,更帶著一種惡臭。這股澎湃氣勁連同惡臭,一下子擊破港鐵俠F指勁,反將其壓倒在地。

「好臭呀!這是………你竟然放屁?」港鐵俠F這才曉得,惡臭的氣勁根本就是屁。只是這肢臭屁可不同一般的屁,除了劇臭無比,氣勁噴出的力度竟有如十噸貨物,將港鐵俠F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雞泡魚屁股依然對著港鐵俠F。他說道︰「都叫X左你唔好的了。硬要人家放屁,人家怕醜的嘛!」

Steve見危機已除,總算放心下來,道︰「這…難道是……『猛虎流奧義 大放屁』?」

「你只估中一半。」雞泡魚笑道,左手拿出了個打火機︰「 是『猛虎流奧義 大放屁 火炎放射』才對!」

『猛虎流奧義 大放屁』和『火炎放射』是雞泡魚從漫畫『魁!!男塾』領悟而來的招式。漫畫中虎丸龍次以放屁攻擊敵人,最後更用打火機燃點放出的屁來扭轉劣勢。

雞泡魚拿出打火機,當然就是要燃點自己放出的屁了。他左手伸到屁股前,手指一啪,臭屁即被打火機點著,烈火洶湧至港鐵俠F身上,把他燒得又臭又燙。他的戰衣沒錯可保其不死,但也得一邊大叫救命,一邊在地上狂氈,以撲熄身上臭火。

雞泡魚神氣地站著。他那份量十足的『大放屁』,消耗了他六十磅脂肪。現在,他的體重已下跌至二百五十磅,身上肌肉的線條也開始浮現。他一邊擺著『側展三頭肌』健美姿勢,一邊對Steve說︰「這新招厲害吧?」

Steve掩鼻回應道︰「嗯,只是可以不用那麼臭嗎?」說著,一邊拿著巨大紅色Angry Bird,掟在港鐵俠F身上。嗚呼港鐵俠F,被臭火焚燒,再捱沉重一擊,殊即爆體而亡。

解決了港鐵俠F,還有一個港鐵俠E。但三人望遍四周,也不見其蹤影:「還是逃走了嗎?」看來港鐵俠E是趁三人忙著,已逃之夭夭。

「下一站係,美孚。Next station is, Mei Foo。沙依爭屍,尾夫。」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