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34-終極港鐵俠#4

Amos和雞泡魚繼續和終極港鐵俠周旋,希望為Nick製造機會,將打火機塞進終極港鐵俠口中,燃燒他體內的可燃性脂肪。可是終極港鐵俠實在太頑強,Nick一直都未有機會。

拚了幾招,終極港鐵俠雙拳齊發,Amos和雞泡魚齊齊中拳,吐血飛退。

「機會來了!」Nick暗忖,瞬間已飛跳上前,趁終極港鐵俠出招破碇,先來一記『一人兩票』雙飛腿,踢得他頭也歪,之後再變招『用腳投票』,一連七腳繼續往終極港鐵俠臉上狂轟,將他露出口外的巨牙全數踢碎。「嗚呀…….嗚呀……!」終極港鐵俠失聲狂叫。Nick見一招得手,道︰「我就不信踢不爆你的頭!」沒有巨牙保護,終極港鐵俠口門大開。Nick見時機成熟,隨即右手舉起打火機,點著火,準備來一記直拳,順勢在終極港鐵俠口裡點火。

可是打火機伸至離口只一吋,終極港鐵俠卻突然頭一拐,撞中Nick右掌。Nick勢估不到他仍能還擊,右手被撞至骨折,打火機也從手上甩脫。「死怪物…..」Nick驚愕。終極港鐵俠卻好像不受剥牙影響,左手一鎚轟中Nick胸部。這一鎚可是重之又重,轟得Nick五臟翻騰,飛至坐椅上倒地。

Nick吐了兩口血,想要再站起身,但胸口即傳來劇痛,令他又再吐血倒地。更要命的是,他看到脫手的打火機跌在地上粉碎,火攻一招已不成了。

「糟!打火機…….」皇牌殺手被毀,雞泡魚和Amos立時陣腳大亂。可是他們驚訝未定,終極港鐵俠又已殺到:「想…咕咕….燒……我?你們….咕…已經……完……完……完蛋了!哈….哈….哈哈哈…….!」

終極港鐵俠揮動雙拳,但雞泡魚卻沒有向後退縮,反而加速前進:「對付這種龐然大物,接近他反而會較安全。」拳手比賽時多會和對手摟抱,也是為了令對方的重拳無法著力。「小……小子!」終極港鐵俠料不到雞泡魚如此大膽,中門大開之下,給雞泡魚輕易埋身。只是雞泡魚卻沒有使用什麼撞擊,卻只將他緊緊摟抱住,成了摔跤中的㩖持之勢。

「你….以…..咕…為….這樣…….就…..就…….就可以..咕….打……打得贏我?」終極港鐵俠雙拳往懷裡的雞泡魚狂轟。雖則在這種姿態下無法發揮雙拳的最大威力,但不斷揮拳,雞泡魚始終有輸無贏,中了十拳八拳,也不得不吐血。

這陣勢絕不能久持,再中廿拳,雞泡魚縱有強大肉體,也必死無疑。這時,身後的Steve對Amos叫道:「還不趁現在打爆他的頭?快呀!」

Amos猶豫了一下。但這並非因為怯懼,而是他另有打算。他飛身跑向終極港鐵俠,但卻沒有跳到他頭上,反而身體一縮,竄到其下盤,摟著終極港鐵俠左腳,用暗勁摸其左腳。如此輕輕一摸,竟令終極港鐵俠左腳扭曲,發出『卡啦』的聲音,然後摺成兩截。

「什麼?耶能這一招……竟輕易扭斷這怪物的腳?」Nick愕然道。

左腳骨折,痛得終極港鐵俠哇哇大叫,整個人向左傾倒。雞泡魚反應快,及時避開,否則就被壓死了。「哇……哇…….」終極港鐵俠痛苦狂叫。左腳既斷,再加上體型太大,總是阻手阻腳,令他苦苦掙扎,也是無法站起。

雞泡魚身中多拳,鬆一口氣後,也不支倒下。

Steve上前問Amos:「你這是什麼絕招?竟一擊就令他站不起來?」

「這是『天使摸腿』,專攻下盤。我見我們的招式無效,再加上剛才發現他身型肥上瘦下,便即管試試了,誰知竟一擊即中。」

『天使摸腿』一招來自聖經創世記中,雅各和天使摔跤的事蹟。根據聖經記載,雅各和天使摔跤,一直處於僵局。直至黎明時分,天使在雅各大腿窩上摸了一把,雅各的腿就扭了,自此成為跛腳佬。

Amos剛才使用的,就是天使令雅各跛腳的招數。

Steve看著終極港鐵俠的身體軀,才恍然大悟:「說起來,他的上身和下身,果真不成比例,我怎麼沒發覺呢?正白痴,下半身沒有足夠營養,怎撑得起整個人?」

對談間,Nick也回過氣,站起來對三人說道:「但現在該如何?打火機打爛了!」

Nick才剛說完,Steve便在他身後說:「接住!」Nick回頭,只見Steve向他擲出了什麼東西,本能反應接住,道:「是麻繩?」

Steve重傷下行動不便,但放出一條繩還未難得到他。他拿著繩的另一端,道:「這是我剛下載的的『Burn The Rope』,將繩放在怪物口裡,火自會沿著麻繩燒到他口裡。」

Nick回望終極港鐵俠,疑惑道:「但他現在上半身還能動,難以在口裡點火啊!」雞泡魚立時大笑:「嘻嘻,你們真係XX懵懵。那裡不是也有個入口嗎?」他的手指,正指住終極港鐵俠的肛門。Nick回應:「這…..你也真夠核突!」之後將繩遞給雞泡魚說:「那由你來吧!」

雞泡魚嘆氣一聲,道:「真係澳門朋友,麻X煩,把繩給我!」他正等待Nick遞繩,但趴倒在地上的終極港鐵俠身上突然散發出強烈氣勁。四人一望,只見他雙手撑著地面,把身軀勉強撑起,無數光線從他身上射出。由於距離太近,三人無法防備,齊齊中招彈開,只得後防的Steve免被波及。

「那是……『買十送一』?」Steve訝異。

「哈哈…..咕…哈哈……咕….我的…….『買十送一』…….不一…..不一定…….要揮拳,就…….算……我不能………動,咕咕…….單憑……..身體發勁………也……..能使出!哈哈…….哈哈…..咕……l哈………」

三人先後倒地。雞泡魚本已重傷,再中一招,已無法再站起身;Nick右手骨折,再加上所傷不輕,情況大致一樣;剩下狀態較好的就只得Amos一個。幸好終極港鐵俠已跛腳,無法如常郁動,否則Amos單人匹馬,怎能阻止這怪物了?

終極港鐵俠嘗試用兩手爬行,邊笑邊大叫:「哈哈…….哈!咕………你們……不…..不….趁我……倒地………..時…..咕….打…….倒我……咕,現在……..沒……..沒機會了,正……正………正一…….白痴呀!」

Amos心想:「這怪物已放棄用腳,再用『天使摸腿』折斷右腳也沒用,只好放手一搏!」正要上前,後面的Steve卻笑道:「哈哈。這時候還開口說話,究竟誰才是白痴呢?」手裡麻繩已飛進終極港鐵俠口裡,火舌隨即沿著麻繩燃點,直燒其口。

「什……什麼?」終極港鐵俠一時大意,後果不堪設想。火舌來得極快,他連閉口也來不及,火就已點著他口中的可燃性脂肪,隨即蔓延至全身,在他體內熊熊的燃燒。未幾,竟有一種燒牛肉的香味,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救…..咕…救命呀!好…….好………好…………辛苦呀!」終極港鐵俠的情形,就如人體自燃一樣,身體由內至外燃燒。但他的身軀特也許別易燃,不消幾分鐘,就連外皮也開始燒焦,燒牛肉的香味也開始變成燒焦食物的臭味,他的身體也逐漸燒乾,燒焦了。

有人認為人體自燃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體內的可燃性脂肪所致。終極港鐵俠這個案,也許是這個理論的一大實証。

收拾了終極港鐵俠,Steve總算放鬆下來,對雞泡魚說:「死肥仔,那傢伙的下半身是無罪的,與其燒他屎忽,還是燒他的口較好一點!」

雞泡魚苦苦撐起,回應道:「這有什麼X分別?現在不也燒X燶晒?」

Steve想了想,回應:「唔,你也很有道理!」

此時,已幾近燒焦的終極港鐵俠,竟然還能開口:「沒……沒….咕…沒可能!我….我…..這麼……忠誠……為……咕…..為…….港鐵………咕………為……市民…….服…….服務,為…….何…..竟……落得…….如……..如……..如此…咕…….如此…….下場?」他本來無人能敵,卻裁在最弱的Steve手上,試問又怎會甘心?

Steve走上前,對將死的終極港鐵俠說:「我知你很忠誠。但你的忠誠,只賺大了你老闆頭的口!」

「你………講…..什麼…..X….?」聽了也不明不白,終極港鐵俠的身軀已化成一片片死灰,散落在地。車廂中不知哪裡吹來了怪風,令死灰隨風飄,彷如七月十四。

「下一站係,荃灣西。Next station is, Tsuen Wan West。沙依爭屍,請彎屁。」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

0 comments on “[小說]1-34-終極港鐵俠#4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