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38-禮義廉與白鴿派

Amos意外習得『十架恩典』中的『醫治的大能』,醫好了重傷的Nick。由於大家都疲累不堪,四人便隨便截了架的士,直駛屯門大興村,白鴿派的屯門辦事處。

幸而一路上再沒有遇上敵人,Amos可以在車程中,用剛學成的醫術替Steve和雞泡魚治傷。期間,雞泡魚不斷指住自己要害和肛門,對Amos說:「我這兩處受重創了,求你也醫好我!」幸得Steve解圍道:「別理他,他那裡根本沒傷!」,Amos才能免於尷尬。而事實上,Amos新招初成,大部分能量都用了來醫治Nick,最後只能令雞泡魚和Steve恢復五成狀態。

Nick縱討厭耶能,也不得不對Amos這個救命恩人道謝:「謝謝。」Steve跟著對Amos說:「謝謝你醫好我們…….其實坦白說,我最初是有點懷疑,你會不會是不願意醫治我們,或者故意扮作不懂醫術,但現在,我要向你致歉。」

「呀?這…..不用介意。只是我亦想問,你們好像都很憎恨基督徒……..」

Nick沒有回應,但有Steve替他回答:「是的,不瞞你說,我和Nick都對他們恨之入骨,恨不得他們全部落地獄………但你醫好我們,我是不會恩將仇報。」

「呼!」Amos嘆氣一聲,道:「我也明白,我們確實自以為義,但對不義之事,卻總是有萬般藉口不理。」

「不,不只是這個理由,」Steve糾正道:「其實,是……..」說到一半,卻是吞吞吐吐。趁這時候,旁邊的雞泡魚問道:「其實…….你為何不X醫好自己?」

Amos答:「我有試過,但可能能量不夠,所以沒有效。」Steve卻搖頭道:「你有所不知了。爸爸說過,『醫治的大能』無論練到怎樣,都不能用來醫自己。他說:『憐憫自己的話,還算是憐憫嗎?』。」

雞泡魚道:「你老母!咁X蝕本的醫術!」

荃灣西與屯門路雖遠,但的士沿著屯門公路高速飛馳,很快就到了屯門,再不久就到達大興邨。Steve付了百幾元車費,四人就一同下車—阿魏不在時,錢都是由他兒子Steve付的,尤其是大額費用。

大興邨位於屯門中部,是屯門發展成新市鎮後的第二個公共屋邨,於1977年開始入伙。大興邨樓宇呈十字型或舊長型,部分樓宇下闊上窄為特色之一。大興邨中除了有七座樓宇外,也有郵局、街市、圖書館、中小學、社區會堂、嬉水池、商場、籃球場、足球場和體育館等設施。

四人下車的地點,就在大興邨興輝樓旁邊。Steve再揪出iBelt手機查看地圖,之後指著興輝樓,對其他人說:「是這棟樓了!只是在這棟樓的哪一邊呢?應該是這邊了,走吧!」雞泡魚隨即說道:「『應該』?你肯X定是這邊?」

Steve不忿道:「你那麼把炮,來帶路好不好?」雞泡魚隨即笑道:「不敢,不X敢。」之後大家都跟著Steve走。但圍著興輝樓繞了半個圈,四人仍未找到白鴿派的辦事處。

雞泡魚不耐煩道︰「你有沒有搞X錯…….地址的?真的在這棟樓嗎?」連Amos也開始懷疑Steve是否找錯了地方,道:「我們何不找個人問路呢?」說完,即見到有兩個人在附近走過。Amos上前問他們:「請問……我想找這裡附近的白鴿派辦事處,應該怎樣走才對?」

那兩人轉過頭來,望向Amos。其中一個身穿唐裝,年約五十,雖然外表斯文,但卻氣宇不凡,叫人一看就知他是個絕世高手。而另一人年過四十,身穿格仔裇衫,頭戴眼鏡,背著黑色背囊,活像個電車男一樣。可是Amos從他平凡的外表中,也感到他有點實力。

Amos望著他們,不禁暗忖:「糟,問路問著兩個高手。如果這兩人突然施襲,以我們四人現在的狀態…….不!我在怕什麼?現在只是問路而已,而且這兩人又不像撩是鬥非之人,冷靜!冷靜!」

穿唐裝的人首先開口,道:「你們……來找白鴿派嗎?…..不知所為何事?」

Amos聽其所答,覺得可能問對了人,再問:「你知道他們在哪裡?」

唐裝男身後的電車男插嘴道:「當然知道了!….」但話未說完,唐裝男揮一揮手,電車男便沒再講下去。一個小動作,誰都知道兩人地位高低有別。

唐裝男續道:「恕部下無禮。敢問你們找白鴿派,是所為何事?」唐裝男之語氣和用詞,都像武俠片中的俠士們一樣,令Amos不太習慣。

「其實……」Amos正猶豫著,後面的Steve也走上前,問道:「這關你什麼事?」

唐裝男說:「請恕無某失言。無某只是想了解一下,看看有什麼可幫到你們。」

此時,Nick和雞泡魚也走來。Steve繼續說道:「聽你這樣說……難道你們就是白鴿派?」

唐裝男聽見,原本氣宇軒昂的他,竟然暗暗失笑了一聲。他身後的電車男反應更大,大叫道:「你當我們是什麼?區區白鴿派怎能與我們相比?」待電車男說完,唐裝男再揮手大喝:「收聲!無大沒細!」電車男看來對唐裝男既敬且畏,經唐裝男一喝,再盛怒也只得即時收口。

電車男收聲後,Steve道:「區……..區區白鴿派?聽你這麼說,你們一定很厲害了。你們到底是何方神聖?」

誰知電車男立即又上頭,怒道:「你連我們都不認識?真是不知好歹!我們……」但他的聲音立即又被另一把聲音蓋過:「哈哈哈!西鐵男!人家只是個小子,不曉得你們禮義廉派,又何出奇之有?你又何必動氣呢?」

「什麼?他們…..是禮義廉?」四人齊齊驚訝叫道。

這次打斷電車男的,並不是唐裝男。那把聲音來自遠處,大概十米距離左右。

西鐵男望向發出聲音的地方,叫道:「呸!你們又很厲害嗎?還不是一般水準?」Amos等四人一望,只見那裡站著兩個人。那兩人身高不過五呎,卻是一肥一瘦,成了強烈對比。

瘦的那個衣裝其實並無什麼特異之處,上身一件藍色鬆身短袖T-Shirt,上面寫上『選情告急』四個白色大字,下身一條咖啡色短褲,腳上一對藍色人字拖。這個人裝束中唯一,卻又最奇異之處,是他頭上的面具……不,應該是頭盔才對。那白色的頭盔活像機械人的頭,額上有兩條呈V字形的角。

「高……高達!」愛看動漫畫的雞泡魚一看便認得出,那是『機動戰士 高達』頭部的樣式。

至於肥的那個,衣裝更是奇異。一身像超人戰隊的綠色緊身衣,將身上各部分的脂肪都展現得活靈活現。他雖還未至於像雞泡魚那麼肥,但也相去不遠矣。他還披上了一件黑色斗蓬,襯在原本已不太有品味的戰衣上,更形肉酸。

Nick再細心打量,留意到肥佬胸口上的襟章:「咦?那圖案……不是白鴿來嗎?難道你們才是…….」

肥佬聽見,手指指住著襟章,笑道:「哈哈哈哈!沒錯!我們就是你們要找的白鴿派了!」之後再對唐裝男和電車男叫道:「你們看,這班人只認識我們而不認識你們,就知道高低有別啦!」

四人愕然,電車男被挑釁,更是是氣上心頭。

0 comments on “[小說]1-38-禮義廉與白鴿派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