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唔好意思 阻住你

列車到了長沙灣站。

Nick和Steve兩人正圍住港鐵俠C—港鐵俠C剛剛被Nick踢了五腳,若非Nick狀態未足,他早就已被踢死了。

只是,港鐵俠C雖然誇口,但所傷其實不輕,再加上被兩人圍攻,故未敢輕舉妄動。Nick見剛才幾腳未能一舉收拾港鐵俠C,也得重新估量狀態,一樣未敢妄動。倒不如坐下調息,望能盡量回復狀態。

港鐵俠C見Nick坐下調息,大喜道︰「小子!已經無力了嗎?看我的!唔好意思!」高速向Nick直衝。大敵當前,Nick已無暇調息,只好起身迎戰︰「你嫌人家招式悶,自己還不是一樣?」

港鐵俠C竊笑一聲︰「試試這個又如何?『唔好意思,阻住你上街』!」衝到半途,卻突然蹲下變招,滑鏟腳往Nick下盤直鏟。

「哈,果然有點新意啊!」Nick笑道,輕輕一跳,避過滑鏟腳,順勢以『一人一票』踩中港鐵俠C。港鐵俠C立時怪叫︰「呀!」但仍能忍痛還以倒鈎踢,從後踢中Nick頭部。

Nick料不到港鐵俠C有此一招,叫道︰「這是….什麼招式?」

港鐵俠C得意地說︰「這招叫『唔好意思 阻住你諗野』,是不是很多姿多采呢?還有這一記,『唔好意思 阻住你消化』!看招!」說罷,立即又來一記左腳,蹬中Nick腹部,Nick連「什麼?」也來不及說,就被轟退三呎。

「呀!我明白了!」Nick暗忖。中這一招,他總算明白了港鐵俠『唔好意思』絕招的底蘊。

基本上『唔好意思』系列的招式都是以衝前為先,中途再變化成不同動作,例如有『阻住你返工』攻中段,『阻住你上街』攻下盤,還有『阻住你諗野』專打頭部。

只是Nick還未完全了解,『唔好意思』究竟還有幾多種衍生動作。

港鐵俠C乘勢追擊。Nick被踢得頭暈眼花,仍不忘嬉笑道︰「什麼?『唔好意思』,還真多變化,夠誠意啊!」,實則還是避之則吉。港鐵俠C速度雖快,但Nick也不輸蝕,港鐵俠連揮數拳,也被他悉數避開。只是避得數拳,卻已被逼至牆角。

港鐵俠C追上前,笑容亦越加變態︰「嘿嘿…無路可走了吧?讓我親親…..」正欲上前,背後卻傳來一陣劇痛。

「誰在背後偷襲?」港鐵俠C回望,只見Steve在背後,身旁有一棵外型像風筒的綠色植物。風筒上有兩隻眼,前面是大大的嘴巴。

港鐵俠C道︰「這….這是….什麼東西?」他當然知道這是由iBelt的程式製造出來的東西,但他並不知道,那是薯仔之外,另一種出自『Plants vs Zombies』的植物。

話未說畢,風筒植物就從口裡噴出了一顆直徑約20cm,像植物種子的綠色子彈,直射向港鐵俠C。港鐵俠C方明白,剛才從後擊中他的,正正就是這顆子彈。

只是種子速度並不太快,用來偷襲還可以,正面射擊的話,港鐵俠C自能輕鬆避過。只是他避得過子彈,卻給Nick有機可乘。他雙腳纏住港鐵俠C兩腿之間,一扭,港鐵俠C即人仰馬翻。

成功扭跌港鐵俠C,Nick叫道︰「Steve!」Steve轉數不慢,回應︰「好!看我的!」他和Nick是好朋友,互有默契。二話不說,便從身後拿出丫叉,一手將紅色Angry Bird架起。紅色Angry Bird本無甚威力,但這一隻卻是大得非比尋常,恐怕直徑足足有150cm。弦線一彈,巨大的紅色Angry Bird隨丫叉彈射而出。

巨大Angry Bird份量十足,最多只能飛六七米左右。但這已經足夠,巨大Angry Bird剛好壓在港鐵俠C的背上,「砰!」一聲,港鐵俠C五臟六腑即爆射而出。港鐵俠C慘叫一聲︰「我…..太…大意了!」後,已是氣絕身亡。

Steve收起丫叉,走到港鐵俠C的屍體前,說道︰「唔好意思,阻住你食人!」

「下一站係,荔枝角。Next station is, Lai Chi Kok。沙依爭屍,拉枝谷。」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

1-28-只加不減機制

只加不減機制

列車到了深水埗站,Steve掛在腰間的iBelt正在響著。

Steve在iBelt上按掣,道︰「是Amos嗎?對不起,我們在太子站遇襲,被敵人逼入列車。不如這樣,你先乘下一班車,我們在深水埗站…….不!還是在美孚會合吧!」話未說完,列車已到達深水埗站。車門打開,又有一個港鐵D俠由月台進入。

Steve只好再叫出薯仔堵住門口。港鐵俠D在薯仔上轟了幾拳,一時間也打不破︰「真麻煩!」,便改路從,以『唔好意思,阻住你Shopping』高速撞入。

Steve見狀,向附近的雞泡魚大叫:「小心門口!」雞泡魚亦早有準備,立即以『側展三頭肌』對撞。雞泡魚此刻雖然只得三百一十磅,但身型依然佔優。一撞之下,港鐵俠D被撞飛。車門亦隨著「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聲響關上。

總算解除危機,雞泡魚回望車廂。但見剛才差點被炸彈炸死的港鐵俠C,竟不知在哪裡找來一個乘客,開大口就吃。乘客本來還有掙扎,但被吃掉數斤肉和內臟後,就再沒有郁動,死了。

「死變態佬!剛才還未吃飽嗎?」雞泡魚身後的Steve叫道。他雖見慣大場面,但見這種食極都唔飽的港鐵俠,亦不禁怒火中燒。

港鐵俠C經Steve一叫,便停止進餐,站起身,卻是不動。只見他身上肌肉隨著『啪!啪!』響聲,變得更加結實,身上的線路共鳴時發出的光,又變得更加耀眼。

「X你!他的肌肉……」雞泡魚是個健身專家,對肌肉線條大小都十分敏感,是以一眼就看得出港鐵俠C的變化。

而就算不用專業知識,Steve單憑直覺就知道,這個港鐵俠C比剛才變得更難應付。

「死肥仔,很驚訝是吧?讓我告訴你!我們每吃掉一個人,實力都會有所加強!這是我們偉大的絕技『只加不減機制』!」

「什麼?」雞泡魚訝異。

合併之後的港鐵俠,有一種叫做『只加不減機制』的獨特功能,就是透過吃人來進一步增強實力。每吃掉一個人,功力大概可增加2-5%。雖然效果不大,但小數怕長計,吃得多的話,也不可謂不和味。

這功能原本名為『可加可減機制』,除用來吸收功力,也可將功力分給別人。但現實中,又有哪個白痴會將功力分給別人?這部分被廢除之後,就變成現在的『只加不減機制』。

「你老味!靠吃人而自肥,你們這班XXXXX!」雞泡魚也靠吃來增加實力,但吃人絕對是例外。

但嚇人的事還未完。雞泡魚看見又有兩個港鐵俠,走到吃剩的乘客屍體旁,蹲下分一杯羹。

雞泡魚叫道:「又來兩個,X你老母!真的沒完沒了!」話方說畢,吃完大餐的港鐵俠C大叫︰「死肥仔!看看我加價後的實力吧!」,起勢就向雞泡魚直衝。這次他改用連橫拳出擊,雞泡魚一時不慎,連中數拳。但他皮多肉厚,只痛不傷。雞泡魚揮拳還擊,豈料給港鐵俠C避開。正要驚叫:「好X快!」之際,港鐵俠C已繞過雞泡魚身邊。

雞泡魚料想他會從側邊攻擊,但他又估錯了。原來港鐵俠C真正目標,是在後方的Steve和Nick。之前雞泡魚肥大的身軀足以堵塞整條通道,但剛才他耗用六十磅脂肪,激瘦之後,留有一條僅僅足夠一人穿過的空隙,令港鐵俠C有機可乘。

「仆你個街!」雞泡魚轉身已來不及。Steve大叫:「你點做野的?」怱忙守在Nick面前,一邊叫出薯仔擋路。港鐵俠C卻在頭盔中奸笑:「又是這一招?悶不悶一點了?」輕易繞過薯仔,直搗黃龍。

Steve早料他有此一著,但他的速度卻是大出意料。他想趁機截擊,豈料港鐵俠C早已向前推進,攻擊還在調息的Nick。

「Nick!」Steve回頭叫道。港鐵俠C突破二人防守,哪會理會Steve大叫?「哈哈哈!這傢伙殺了我這麼多兄弟,我要吃掉他報仇雪恨!」但他抬起頭,才發現本應在一角調息的Nick,已不見了蹤影。

港鐵俠C當堂大驚︰「什麼?我的食物呢?在哪裡?」他四圍望著,始終找不到Nick。他再望車門,仍是關著,照理Nick應不能逃到車外。

港鐵俠C感到頭上燈光突然變暗,暗忖:「四周也不見他,難道……」抬頭一看,果然見到Nick從上方向他撲過來。「果然在上面!」港鐵俠C立即揮拳迎擊,但先機既失,打不中之餘,反給Nick一招『用腳投票』踢中頭部。Nick得勢不饒人,再加四腳『用腳投票』,將港鐵俠C踢到牆上。

Steve回望Nick,驚訝地問︰「Nick,你恢復戰鬥力了嗎?」Nick回答︰「但只剩廿八層天功力。」能運起『最低工資法 廿八層天』功力,已經超出Nick預料。這都多得昨晚他將功力提升至『三十二層天』,否則今日之內,他也莫想再出任何一招。

「哈哈哈哈!原來只剩廿八層天!怪不得不痛不癢了!」趁Nick和Steve對話之際,港鐵俠C已站起來。他說不痛不癢,當然是誇大了的,但Nick剛才那幾腳,確實未能對他造成致命傷害。如果Nick狀態達至頂峰的『三十二層天』,戰果大概要改寫了。

Nick和Steve圍著港鐵俠C,伺機出擊。至於雞泡魚,他有其他事情忙著。

只見來開餐的兩個港鐵俠E和F,已將乘客吃到只剩骨頭。剛吃飽的他們,正在運用『只加不減機制』消化剛吃完的大餐,身上肌肉隨之發大和結實,身上線路之耀眼,比港鐵俠C有過之而無不及。

「下一站係,長沙灣。Next station is, Cheung Sha Wan。沙依爭屍,產沙環。」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

1-27-港鐵俠

港鐵俠

「什麼?兩鐵合併?這樣說,他們豈不是變成…….港鐵俠了嗎?」Nick問。

「原來,他地鐵俠升格成港鐵俠的方法,就是要吃掉九鐵俠?」Steve道。

Steve說得對,港鐵俠是靠吃而生的超武鬥員。

當年地鐵收購九鐵之後,地鐵俠們也陸續領悟到升格的方法︰吃掉九鐵俠,吸取他們的線路。他們的線路就如人體經脈,吸取了九鐵俠的線路,就能打通港鐵俠各大經脈,如同金庸小說中的『打通任督二脈』,大大提升戰鬥力。

三個港鐵俠完成『合併』程序後,突然在三人視線中消失。

Steve驚叫︰「什麼?他們消失了!」

Nick眼望上面,叫︰「不!上面!」

三個港鐵俠突然加速跳起,速度竟快了兩三倍,動作令人無法捕捉。倒算Nick眼力好,一看就知道港鐵俠路數,只是他元氣未復,難以招架。

不用半秒,三個港鐵俠已飛到三人身前,準備揮拳出擊。Steve和Nick一愕,只得眼白白等著中招,幸好有雞泡魚攔在前面,兩手向橫一伸。一雙強而力的臂彎,轟中港鐵俠AB。兩俠功力雖大增,還是被雞泡魚轟飛十呎。

擊退兩俠,還有一個港鐵俠C。他趁雞泡魚中門大開,一拳轟中雞泡魚肚腩。一招得手,港鐵俠C正得意之際,卻見雞泡魚笑意更詭異。

「嘻嘻!」雞泡魚的笑意,令港鐵俠C大感不安。想要後退,拳頭竟被雞泡魚肚腩吸住,拔不出。

「這是….北斗之拳中的….」Steve大聲叫好。動漫畫『北斗之拳』中,有個叫做紅心King的死肥佬,以肚腩吸收衝擊力的絕招聞名。

雞泡魚一邊傻笑,一邊氣聚丹田,令肚腩縮得更緊,令港鐵俠C的手更難拔出。肚腩縮得緊無可緊時,雞泡魚吸一口氣,肚子一瞬間漲開,將流鐵俠C彈到老遠。

「列車即將到站,請小心月台與列車間之空隙。……..」往荃灣的列車正到達太子站,月台廣播正在響著。

雞泡魚輕易擊退三俠,但三俠也沒有受傷,很快便能再次進攻。Steve見自己和Nick都已受傷,不想再和三俠周旋。但如果貿然逃走,必定會被三俠追到。

「列車即將開出,請小心車門。」月台上的廣播提醒Steve,他們還可以轉身逃往列車裡,於是向兩人叫道:「快上車!快!」

Nick問︰「但那個耶能…..」Steve回應︰「等不及了!先上車,再在其他地方會合吧!」

三人隨即上了列車,Steve和雞泡魚每人守住一個門口,Nick則繼續調息。列車車門亦隨「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的聲響徐徐關閉。三個港鐵俠速度再快,也趕不上這班列車,眼白白看著車門關上。

「好!」看著三俠在列車外,無奈地狂拍車門,Steve終於鬆一口氣。但他正想找個座位給Nick休息,突然「滋」一聲,關閉的車門竟然再次打開。

Steve大驚叫道︰「該死!哪個仆街在衝閘?」這大概是因為有人在別的車卡衝閘時,被門卡住,令車門自動再開。三個港鐵俠見狀,高興到不得了,趁機從三度車門衝入車廂。只是為免給Steve三人逃出車廂,他們只守住三度車門,沒有立即上前進攻。

「卑鄙!」Steve叫道。但他大叫也沒用,只能眼白白看著車門隨「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聲音關上。這次沒有人衝閘,車門緊閉後,列車隨即開出。

「哈哈!現在是下半場了!」車門關上,三個港鐵俠繼續向三人進逼。

三人中以雞泡魚狀態最好,所以他上前擋在前頭,Steve則殿後守住狀態未復的Nick。現在體重約三百七十磅的雞泡魚,身形龐大得可以幾乎擋住整條走廊,三個港鐵俠要攻擊Nick或Steve,便先要過雞泡魚這一關。

其中一個港鐵俠A大叫︰「試試我的絕招!『唔好意思,阻住你返工』!」高速撞向雞泡魚。此招衝撞果真名為『唔好意思 阻住你返工』,威力可比雞泡魚的『側展三頭肌』,但撞在雞泡魚三百七十磅的肚腩,卻猶如在彈床上跳躍。雞泡魚肚皮一漲,輕易彈走港鐵俠A。

雞泡魚笑道︰「一邊說唔好意思,一邊撞人,真係好X有誠意啊!」

港鐵俠A一退,又有B和C補上︰「輪到我們!試試我們的『八達通』!」一齊向雞泡魚直衝。

Steve驚叫︰「什麼?『八達通』?」

『八達通』是港鐵俠的另一絕招。使用時港鐵俠會不斷遊走,伺機從不同方向攻擊。其速度之快,在敵人眼中,就有如港鐵俠分身一樣,令人無所適從。有記錄說,最厲害的港鐵俠可以一分為八,是以有『八達通』之名,意為四通八達,暢通無阻,從哪裡進攻也可以。

雞泡魚呆道︰「你老味,這是……分身術?」兩俠左右不斷遊走,在兩邊牆上彈來彈去,速度快到產生了殘像,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兩人加起來一共分成八個人,強如雞泡魚也眼花瞭亂,看不清哪個才是真。

面對八個分身,最直接的方法是有理無理,用『天馬流星拳』一口氣打低這班仆街仔。但才剛擺好架式,Steve卻在他身後大叫︰「不要!不要用流星拳!」

「做乜X野?」雞泡魚疑惑道。

「沒這個必要。你別忘了,這裡是車廂中啊!」Steve回應道。

也倒算雞泡魚不太蠢,一點就明︰「哦!明X晒!」說畢,立即收起架式。但見八個分身在雞泡魚面前合體,變回兩個,同時撞在雞泡魚肚腩。雞泡魚照版煮碗,再用肚腩彈走兩俠。

港鐵俠兩招失效,雞泡魚隨即哈哈大笑︰「白X痴!在這狹窄的車廂使出分身,最後還不是只能正面進攻?」

三個港鐵俠縱已強化,但面對雞泡魚仍是一籌莫展。他們互相微聲細語,似在商討下一步對策。有了共識後,三人隨即排成一列,後列手搭前列膊頭,有如玩火車遊戲。

三俠連成一線,一同怪叫︰「一,二,三,衝呀!『唔好意思,阻住你發達』!」三俠即如一列火車向雞泡魚直衝 。這招『唔好意思 阻住你發達』由三人合力使出,威力絕非單人技『唔好意思 阻住你返工』可比。是以三俠所經之處,竟然捲起了一陣怪風,吹得車廂不斷搖動。

Steve驚叫︰「小心呀!雞泡魚!」雞泡魚卻是面無懼色,嘴角笑意比之前更添三分。雖說三個港鐵俠加起來仍難動他分毫,但他始終一直處於守勢,未有機會反攻。而現在,反攻的機會終於來了,雞泡魚怎能不笑?

三個港鐵俠排成直線,用『龜波氣功』自然最好不過。只見雞泡魚雙手成爪,一個光球即在兩手間聚起,而且不斷變大。

「不要!」Steve又在雞泡魚身後大叫。

「又做乜X野了?咁X麻煩的!」

「你想將整架列車都的人都打死嗎?」

的確,雞泡魚『龜波氣功』威力大,射程又遠,若在車廂中使用,勢必殃及六七卡車內的無辜市民,甚至破壞整架列車。

雞泡魚道︰「X你,用四分力不就好了嗎?」說罷,兩手向前伸直,光波即化為巨大光柱直射三俠。三俠的『唔好意思 阻住你發達』氣勢無匹,但碰上雞泡魚的『龜波氣功』,陣形立即就被擊散。港鐵俠首當其衝,「呀~~~~~」慘叫一聲,立時粉身碎骨。排第二的港鐵俠B也難免受重創,最後的港鐵俠C有兩俠護住,只受輕傷。

僥倖逃過鬼門關,港鐵俠C不禁暗忖︰「太厲害了!這是什麼鬼招式?」

雞泡魚看著這情景,似乎並不太滿意︰「X!留力留得太過分,只打倒了一個。」他原本打算用四分力使出『龜波氣功』,但因力度控制不好,只出了三分力,消耗六十磅脂肪,只造成一死一傷。但也因留了力,總算沒有傷到其他乘客。

三俠被轟飛至下一個車卡倒地。良久,也只得港鐵俠C站得起來。他正要走到港鐵俠B身邊,但不知哪裡又飛來一個黑色保齡球般的物體,落在港鐵俠B身旁。

港鐵俠C看著,心知不妙:「『炸彈Angry Bird』!」掉頭就走。不到一秒,炸彈爆炸,已重傷的港鐵俠B被炸成粉碎,幸虧港鐵俠C走得快,只被彈開數呎遠。

「下一站係,深水埗。Next station is, Sham Shui Po。沙依爭屍,深衰煲。」兩文三語的列車廣播正在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