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39-禮義廉與白鴿派#2

Steve、Nick、Amos和雞泡魚四人找遍半棟興輝樓,也找不到白鴿派的辦事處,卻因問路而碰巧遇著兩個禮義廉派高手……….還有兩個白鴿派強者。

白鴿派中的肥佬說道:「讓我們自我介紹。我是鐵頭勇者,白鴿派的首領。我身邊戴高達頭盔的這個人,正正就叫做高達。」說畢,高達向四人揮了揮手。

Steve問:「敢問…..你們的領袖,不是民主之父和民主老人兩個嗎?」

鐵頭勇者道:「他們兩人已經退隱,現在接棒的是我們。」

Steve道:「原來如此!」心裡則暗忖:「傳聞果然是真的!」

鐵頭勇者繼續說道:「至於那兩人,都是禮義廉的。穿唐裝那個是禮義廉的首領,叫無我大師,另外那個電車男,其實叫西鐵男,因為他經常乘搭西鐵,很西化的!」

西鐵男似乎很容易被激怒,動不動就亂叫:「你就西!」只是又再被無我揮手截停。無我問Steve:「不知四位高姓大名?」

無我之客氣話,客氣得令Steve有點心寒:「他明明是長輩,卻問我們『高姓大名』,真奇怪!」只是人家全部都報上名字,Steve也得報上名來:「我叫Steve,他是Nick,他是Amos,至於這位裸男,我們都叫他雞泡魚。」

「看來,閣下對我們戒心真重啊!不要緊,慢慢你就知道我們是很可靠的了!」Steve對這兩派人確是很有戒心,自然沒有報上全名。只是他沒料到,無我竟一眼就看穿其心中所思。

Steve冷靜了一下,問道:「看你們好像好friend的樣子,你們是同路中人嗎?」殊不知西鐵男一聽,竟又再失控:「鬼才和這班乳鴿同路!」一直未開口的高達也大叫:「我們非但不是同路,而且更是死對頭!」

Steve回應道:「原來如此……失敬失散。那麼我們有事想兩派一同幫忙,是不可能的了?」

鐵頭勇者問:「說起來,你想找我們,是為了什麼事?」

Steve沒有立即回答,卻從褲袋中揪出iBelt手機,在畫面上不停按。雞泡魚見狀,走到Steve身邊說:「X你老母人家問你問題呀,你仲玩咩X手機!」

Amos卻對雞泡魚說:「不!他是在…..」話未說到一半,Steve就叫道:「呀!找到了!」隨即將手機畫面遞給雞泡魚看。

「哦!原來你是想確認這四個X頭的身份!」雞泡魚在Steve耳邊微聲說道。Steve也微聲回應雞泡魚道:「白痴,現在除了超武鬥組之外,也有很多人招搖撞騙,當然要小心為上。」雞泡魚才恍然大悟:「哦!原來咁X解!」

雖然他們講得細聲,但無我聽力異於常人,聽到他們的對白,道:「閣下心思細密,令無某佩服。未知閣下查明了我等身份了沒有?」

Steve暗忖:「這樣也聽得到,高手!只是……太八卦了。」然後說道:「OK。我們確認你們是白鴿派和禮義廉,可以講出來意了。」

於是,Steve將畜牲集團將要攻佔太子花園街的計劃,和要找高手幫忙的事,都告知了白鴿派和禮義廉四人。

聽罷,高達率先叫道:「太過分了!畜牲集團的所作所為,我們也略知一二!想不到他們竟然還想再搞亂花園街!我高達決不會容許這種事!」鐵頭勇者問道︰「之不過,你們何不找我們九龍的辦事處,偏要找到屯門這裡來?」

Steve答道︰「我們去過深水埗辦事處和太子總部,但兩邊都沒有人,所以就找到這裡了。」 鐵頭勇者再道:「哦……..原來如此。不過你們既然遠渡而來,我們決不會令你們失望!我鐵頭勇發誓向畜牲宣戰,維護社會公義!」但才剛說完,西鐵男又再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次無我卻沒有阻止他失態的大笑。西鐵男笑了近一分鐘,才勉強說得出話:「哈哈哈!就憑你們?別笑死人了!哈哈哈哈…….」

待西鐵男笑到差不多,無我才揮手叫停。待西鐵男辛苦地忍住笑聲後,無我再道:「請恕部下無禮。之不過,白鴿派想挑戰畜牲集團,的確是個大笑話!」吸了一口氣,他再對Steve說:「恕無某直言。能敗畜牲集團的,就只我們禮義廉一家。閣下要找幫手的話,大可以找我們,無某自當竭力相助。」

西鐵男再搶白道︰「沒錯!你看這班飯團這麼騎呢,白痴才會叫他們……」他雖已年過四十,心智卻像永遠長不大的小孩,就算多次被無我截住說話,仍是口沒遮攔。這次他講出『白痴』這種會得失別人的字眼後,再被無我截住。他對Steve說︰「怒部下失言,請恕罪。」

Steve卻沒有理會無我和西鐵男,目光繼續集中在手機上。看了好幾秒,他望著手機說道︰「禮義廉—最無恥的超武鬥組,憑著『禮義廉』內功心法和改良的五形拳打出名堂……」讀完,Steve抬起頭,對無我說︰「最無恥的超武鬥組…….這叫人很難相信你們啊!」

一旁的鐵頭勇者和高達聽見,隨即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最無恥…….哈哈哈哈!」兩人捧腹大笑,笑到無法收聲,鐵頭勇者甚至笑到卧倒在地,久久無法站起。而高達也只是勉強撐住︰「哈哈哈哈哈!禮義廉,唯獨欠了個『恥』,哈哈哈哈哈…….」

西鐵男怒火又被撩起,對兩個白鴿派叫道︰「你們這班乳鴿又好得到哪裡?你知道網民對你們的評價是什麼嗎?『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呀!」無我身為大師,為顧全形象,固然不屑和兩人對罵.—這些事不用自己出口,自有手下代言。

無我只需見好就收,在適當時間制止部下便行。時間一到,他便對西鐵男叫道︰「閉嘴!」

總算西鐵男聽話,立即便收口。無我再對Steve說︰「原來閣下用手機查找我們的資料。」他嘆氣一聲,再說︰「我們就在你眼前,閣下何不親眼見識我們的實力,寧願低頭用手機搜查那些亂寫的網頁?」

「你…..你的意思是……」

「不若我們來個比試又如何?」

「比試…….和我們?」

無我微笑了一下,道︰「當然不是。無某建議,我們禮義廉和他們白鴿派互相派一個人出來打一場,你們便知應該向誰個尋求協助了。」說完,便望向鐵頭勇者和高達兩人,說道︰「只怕有些人只懂空口講白話,不敢比試呢!」

無我擺明挑釁,鐵頭勇者和高達當然不爽。這口氣怎可以吞得下咽?高達對鐵頭勇者說︰「禮義廉這等鼠輩,由我高達來應付就夠!」鐵頭勇者點頭,然後對無我叫道︰「我們這邊派高達出戰,你們想縮沙,現在還來得及!」

無我竊笑,手指著某方向說道︰「這裡地方狹窄,不好比試。無某建議稍移玉步,到那邊的足球場,讓他們打個痛快!」

於是,一行人便移師去附近的鄧肇堅運動場。

0 comments on “[小說]1-39-禮義廉與白鴿派#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