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40-高達對西鐵男

屯門 鄧肇堅運動場

鄧肇堅運動場位於大興邨旁邊,是屯門區內首座大型運動場。運動場以香港慈善家鄧肇堅命名,可以容納二千二百位觀眾。運動場主要用來舉行足球比賽,或者租給學校或團體作陸運會。

一行人現正在足球場中間。Steve、Nick、Amos和雞泡魚四人正在中圈外面。他們因為之前和港鐵俠的戰鬥,都已十分疲累,都紛紛坐下觀戰。他們身邊還有無我大師和鐵頭勇者,兩人為顯示高手風範,都挺身而立。

無我對Steve道︰「現在的年輕人呀……真不像樣,只走了幾步,就要坐下休息了?」Steve沒興趣反駁,雞泡魚卻不然︰「你咁X把炮,試試俾幾十個港鐵俠圍X,看看還有沒有X命休息?」

無我竊笑道︰「港鐵俠…….原來如此,失敬失敬。對你們來說,港鐵俠確是難應付一點的。」雞泡魚不忿回應道︰「X你!」

無我見好即收,沒再理會,目光轉到足球場中間。只見準備比試的高達和西鐵男,已站在足球場正中間,準備好隨時比試。

西鐵男與高達,究竟誰個技高一籌?一會便有分曉。

兩人在互相距離三米左右的地方對峙,分別運起各自門派的武功。

高達練的是白鴿派武功『民主神功』。

『民主神功』歷史悠久,創功年期也很長。它最初由希臘雅典的勇士所創,其後傳到歐洲各地。十三世紀時期,英國戰士集各地的民主武功之大成,研發出最初版本的『民主神功』。

『民主神功』在十九世紀傳到美國後開始發揚光大。二十世紀初,國父孫中山無意中得到美國的『民主神功』秘笈,經過多年研究,終於學成了自成一格的『鐵拳無敵』。1949年,中國淪陷於共產黨之手,『民主神功』又輾轉流傳到台灣和香港這兩個未被攻陷之地。

在香港,將『民主神功』練得最出色的,非民主之父和民主老人莫屬。他們靠著『民主神功』而聲名大噪。他們開始招收門生,之後還創立了白鴿派超武鬥組,誓要捍衛香港,抵抗中共勢力。

如今,兩位元老都已退隱,後繼者是鐵頭勇者和高達。他們能否繼承兩老真傳?即將就會揭曉。

另邊廂,西鐵男也運起了禮義廉門派絕學,『禮義廉』內功。

『禮義廉』內功心法演化自『禮義廉恥』內功。『禮義廉恥』是中華民族最優秀的武功之一 ,出自戰國時期管仲的《管子‧牧民篇》,特色是將內力分儲禮、義、廉、恥四大穴道,四穴之內力互通,即可發揮驚人實力。

只是近年有人發現,放棄修練『恥』穴道有助修練其他招式。自此,修練『恥』之人士日益減少,『恥』內力最後在文革時期失傳,就連穴道位置亦已無人知曉。

雖然『恥』內功失傳令『禮義廉』功力大打折扣,但畢竟還有禮、義、廉三穴,始終有一定實力,再加上禮義廉門派重招式輕內力,其千變萬化的招數已能令門派獨當一面。

兩人一運勁,即捲起附近地面的沙塵,氣勢甚是逼人。

「這……這是……」Amos看得目定口呆。兩人雖然古古怪怪,但功力之強,絕非自己的『十架恩典』可比—–要追得上他們,恐怕至少要練成第二十章以上。他訝異道︰「想不到……香港這如彈丸之地,竟然高手如雲!」基督徒多不問世事,就算理智上知道世間高手如雲,情感上硬就是只活在教會中,外面的東西怎樣,才懶得去認識,更遑論要學習他們。

是以,兩高手還未過招,Amos已被嚇窒。

回看戰場。兩人已運足功力,隨時可以出擊。

首先出手的是西鐵男︰「看我的!」一個箭步衝前。速度之快,就連高達也大感意外。西鐵男衝到和高達距離一米左右,兩手擺動,有如千手觀音,令人眼花瞭亂。

「這是….少林五形拳……不!雖然有點相似,但又很不同,這究竟是……」Nick叫道。無我聽見,就對Nick說道︰「算你見識不淺。西鐵男使出的,正是本派得意技之一,『新式五形拳』。」

「新式…..五形拳?」

「『新式五形拳』乃本派獨門絕招之一。本派將少林五形拳徹底改革,研發出更快、更狠、更準的嶄新五形拳。『少林五形拳』分為『龍、虎、豹、蛇、鶴』五式,經改革後分為『蛇、齋、餅、糭、米』五式,當中只有『蛇形拳』能得以保留。本派得以日益興盛,或多或少都是靠這套拳法。」

Nick無言,顯然不甚明白。無我見狀,便再道︰「單講無用,閣下何不親眼看西鐵男的打法?」

無我暗示:「你好X煩呀!」Nick只好將視線轉回比試現場。只見西鐵男左手打出連橫指擊,高達縱是高手,也得先避其鋒。但西鐵男速度實在太快,即使高達又擋又避,仍難免中五六指。

這一招,是新式五形拳中的『米形拳』,平常人如果被打中,會開出像米粒般的傷口。傷口雖小,但卻入肉三分,果真粒粒皆辛苦。

只不過高達卻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更笑道︰「你的『米形拳』姐手姐腳,很『流』啊!」一招得手的西鐵男,表情反而更驚訝。他這才發覺,他打中高達的傷口,只有紅腫,卻傷不入肉。

觀戰的鐵頭勇叫道︰「哈哈哈!你究竟有沒有吃飯呀?要不要先吃個飯再打呢?」西鐵男不忿道︰「你要請我吃飯糰?免了!」

『米形拳』雖快,但弱點是威力不夠,對付高達這種高手,只能令對方身形窒礙。西鐵男大叫一聲︰「吼!看這個又如何?」,隨即雙手緊握,變招成『糭形拳』。『糭形拳』和正常的拳擊沒有多大分別,但動作精煉之餘,威力也夠大。被打中的話,可真會變成隻糭一樣。

面對『糭形拳』,高達沒有硬碰,只一邊回避,一邊伺機反擊。他知道西鐵男是個心急人,攻個十拳八拳不中,便會開始焦急。果然,西鐵男揮出十二記『糭形拳』,只得兩三拳輕輕擦中高達臉頰,其餘全數落空。

西鐵男氣急敗壞地叫道︰「嗚!你就只懂回避嗎?有種就來拚啊!」這次他雙掌一推,變招成威力更大『餅形拳』,勢要將高達打到變柿餅。

「正中下懷!」猛招將至,高達照樣不硬拚,奮力將身拗後,雙手向上一推,格走西鐵男雙掌。西鐵男驚叫︰「呀!糟!」之際,中門已大開。「機會來了!」這下輪到高達發圍,左拳一記擊中西鐵男心口,再右拳攻向西鐵男頭部。西鐵男頭勉力一拐,還是被第二拳打中。第三拳攻下盤,卻被西鐵男借勢飛退。

如此連技,看得Steve等人目定口呆。是以,鐵頭勇者的講解時間又到︰「此招『民主三部曲』是本派獨門絕招之一,三連擊分別名為『和平』、『理性』和『非暴力』,分別打心口、頭部和四肢任擇。如果三擊全中,對手勢必非死即傷。要不是西鐵男幸運,避過了要命的第三擊,肯定要吃個大虧呀,哈哈哈哈!」

「嘻嘻,『民主三部曲』,還不外如是……」險過剃頭,西鐵男也得在口舌上贏回少許。

高達回應道:「看你還能口硬多久?」總算奪回主導權,高達隨即乘勝追擊。只是西鐵男速度實在太快,高達上前揮出十數記,全部都打不中。

高達追上去,再打出『民主三部曲』。猛招一到,西鐵男再不能避得那麼輕鬆。只是他畢竟實力非凡,總算勉強避過第一套三連擊,但也差點要跌個人仰馬翻。高達見機不可失,再打出另一套『民主三步曲』︰『簽名』、『遊行』、『絕食』。三擊全數轟在西鐵男右腕、左腳和口部,西鐵男飛退八米,倒地。

「高達嬴了!」雞泡魚和Steve叫道。但Nick卻不是這樣看︰「不,還未完的!」

0 comments on “[小說]1-40-高達對西鐵男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