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縱火#2

縱火徒看著排檔著火,確定任務已了,而下一件最重要的事便是……

「走!」

縱火徒三幾步便鑽入冷巷。看其步法清脆利落,便知他武功不俗。但他驚惶失措的樣子,卻無半點高手風範。此刻他腦海裡除了逃跑之外,便只有地上自己那戰慄的影子。

突然,縱火徒發現自己那戰慄的影子,被另一個影子重疊。

「糟!被發現了!」縱火徒心知不妙,回頭一看,果然見到Nick已在自己上面,正凌空向自己飛撲。

縱火徒大驚,立即運起『併購神功 兩成併購』迎戰。但運功未夠一周天,Nick已運足『最低工資法 三十一層天』,『一人兩票』雙飛腿已狠狠踢中他的頭。縱火徒只中一腳,頭部即被踢爆,殘渣散落在冷巷地上。

Nick一擊殺敵,安然著地。只是縱火徒被秒殺,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咦?這麼弱的?」

這時,Nick感到身後有股熱流。「糟!排檔…..」他這才記起排檔已經起火,急忙回頭走出冷巷。剛走出去,卻見一陣雨從天而降,瞬間便將火淋熄。

Nick見狀,心裡大喜:「真幸運,老天竟來一場過雲雨!但…….為何會這麼神奇的?火熄滅後便立即停雨?」再察看地面,只見被雨淋濕的地方,竟然就只得起火的排檔,周遭的地面都是乾的,令他更是疑惑:「這是……什麼雨?竟只落在排檔這裡?」抬頭一看,又見Amos站在排檔旁邊,拍拍雙手說︰「感謝神,總算趕得及!」,便上前問道︰「這是你搞的鬼?」Amos笑著回答︰「嗯!這是我剛剛學成的絕技,叫做『四十晝夜之雨』。」

「你…..還真能呼風喚雨啊!」

「還遠遠不是。這招雖然叫四十晝夜,但其實我只能下七秒的雨,如果火勢再大點,我也無能為力了。」

『四十晝夜之雨』和『復興之火』一樣,都是『十架恩典 第十五章』功力以上才可以使出的絕招。只是兩招屬性一水一火,互走極端。是以很少人能在同一時期學懂兩招,必然是先學會一招,再學會另一招。子健先學會了『復興之火』,Amos則先學成了『四十晝夜之雨』。

對談間,Nick突然醒起,也許還有其他敵人在附近,於是對Amos說︰「等等!不能大意!肯定還有其他敵人!」

於是,兩人分別往花園街兩邊跑。Amos跑往旺角道方向,不久便看到排檔後面有一條人影。

這個人身上發出微微火光。細看之下,那個人也是一手拿著玻璃樽,一手拿著打火機:「那是…..敵人!」原來又是縱火徒,Amos於是立即飛身撲去。縱火徒一見Amos,瞬即逃到排檔後面。Amos繞過排檔,見那人已經點著玻璃樽,一旦拋出,排檔就必定著火。Amos離縱火徒六米之遠,任他身法多快,也難以阻止他放火。

縱火徒快要拋出玻璃樽,又有一條人影在其身邊閃過,一個擒拿手,殊即掐住縱火徒拿著玻璃樽的手。

「誰?」

「警察。」

原來那人正正是插水王。他大喝一聲︰

「『反黑‧先鋒拳』!」

絕招猛然擊中縱火徒背部。縱火徒還未知道發生什麼事,已噴血暈倒,脫手的玻璃樽亦由插水王接住,才不致燒到排檔。

這時,Amos亦已趕到:「原來是插水王。」插水王一見Amos,就回應︰「Hi,你好!」同時拿出了一個手銬,將縱火徒雙手鎖住。

「咦?你已不是警察,還在用手銬鎖人…….」

「哈哈,你錯了!現在的我,才是真正的皇家警察!」

「啊…..」

「對了,還有其他敵人嗎?」

「太子道那邊也有一個。但Nick一腳就解決了他,火亦已被救熄。」

「Great!喂!我們去那邊,說不定有其他敵人!」

兩人拿住暈倒的縱火徒,繼續向旺角道走。一路上,除了見到保衛隊的人在戒備之外,就再沒有其他異動。差不多走到旺角道,他們又看到幾個保衛隊的手足,正在街口圍住一個倒地的人。

其中一個是柴叔。他感到Amos和插水王走近,就回頭道︰「呀!原來是你們!」他看到兩人挾住縱火徒,便問︰「咦?這個是……」

插水王答道︰「這個是放火狂徒,正想放火時,被我們捉住了!」然後指著倒地的人問︰「那個….也是來縱火的嗎?」

柴叔回應道︰「沒錯,他是畜牲集團的人,正想放火時被手足發現,之後被我們轟斃了。」

「果然….有其他敵人!」Amos看著眼前死屍,說道。

「But…..從街頭到街尾,都只得三個敵人,會不會有點奇怪?」插水王卻是疑惑。

「唔…..他們也未免太弱了,有古怪。」柴叔想了一想,忽然想到了什麼︰「說不定……他們刻意派幾個蛋散來,只是想試探我們的實力,然後再伺機出擊?」

插水王答道︰「大叔,瞎猜又有何用?我們大可以問問這個人,就什麼都知道了!」一邊說,一邊搖動被他們擒住的縱火徒。

其中一個人問︰「你的意思是……..對他嚴刑逼供?」

插水王道︰「聰明!」

柴叔聽到『拷問』二字,面色突然一沉。但不到十分一秒,表情又回復正常。然而,這一瞬間的變化,還是逃不過插水王雙目︰「你…沒事吧?你的面色……」

「沒…沒什麼。只是我連兒子也不捨得打,要我拷問人的話……」柴叔道。

「不用大叔你親自出手,我是皇家警察,拷問這種事我最在行了。」插水王揪起縱火徒,叫道︰「喂!Wake up! 我們有事問你!」一邊在縱火徒臉上狂打。

縱火徒被打幾十巴掌,逐漸清醒過來。他發現自己雙手被鎖,還被一群人圍住,立即發狂亂吼,瘋狂掙脫插水王。但插水王看來是拷問專家,面容不改之餘,手更添兩分力,縱火徒飛天也無法逃脫。「嘻,想走?」插水王正洋洋得意,卻感到一股極大震盪,從縱火徒身上發出。

「What?」插水王為之一愕。只見原本正掙扎得厲害的縱火徒,已經不再郁動,全身乏力下墜。插水王驚魂未定,縱火徒更一口血吐在自己臉上,以沙啞的聲音叫道︰「呀……..」

「Shit!」插水王一邊爆粗,一邊抹去臉上的血。細看之下,驚覺原來有一個拳頭貫穿了縱火徒的身體。插水王本能地推開縱火徒,縱火徒立即倒地,流血不斷。

「What…….What happened??」插水王失聲叫道。但他畢竟是皇家警察,立即就曉得應對,於是對Amos叫道︰「對了…..聽說你懂得醫術?快醫治他!快!」Amos被眼前景象嚇呆,經插水王一叫,才有所反應︰「對對對,『醫治的大能』!」

Amos手按縱火徒身上,手隨即發出了亮光,只是過了一分鐘,縱火徒仍沒有一絲反應。插水王見Amos皺眉,已知不會有好結果。

一分鐘後,Amos站起身,搖頭說道︰「對不起…….他…..已經死了,沒法子救回。」插水王無奈道︰「果然….已死了嗎?」

縱火徒己死,再勉強也無用。此刻插水王需要處理另外一個問題,於是他回頭對柴叔叫道︰「你……你為何要……殺掉他?」

只見柴叔右手滿是鮮血。一看便知,剛才一拳轟穿縱火徒身體的就是他︰「你感覺不到他一直想伺機攻擊你嗎?要不是我及時阻止,你早就已歸西了。」

「你…..在說什麼?」插水王疑惑。以他專業拷問水準,若縱火徒有任何異動,他斷沒可能感覺不到。再者,他之前中了一記『反黑先鋒拳』,應該早已無法反抗。

Amos也一樣疑惑,問道︰「這就….要殺掉他了嗎?」

「對不起,剛才我只考慮到要救這警察,情急之下,錯手殺了他而已。」柴叔道。

插水王疑惑未解,但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先道謝︰「不……我應該謝謝你救了我才對,剛才失言,Sorry.」Amos見狀,亦隨即說道︰「錯怪了你,我也要說聲對不起。」

「你們沒怪我就好了。唉!戰場上拳腳無眼,又怎能顧累那麼多?而且這隻畜牲膽敢來放火,實在死有餘辜!」柴叔說完,再對眾人說道︰「我們不能就此鬆懈。大家快回去自己的地方戒備!」說罷,眾人迅即散開,回到自己負責的地方。

過了一整晚,都再沒有其他敵人出現。

1-54-縱火

縱火

凌晨三點 劏房天台

花園街的大廈天台比平時熱鬧,因為這裡也多了幾個人:Amos、Nick、Steve、Joe和雞泡魚。由於阿魏要負責其他工作,所以Steve就成為了這棟大廈的總指揮。至於Joe,他正在練習使用iBelt—-這一役,Steve決定將iBelt交給他使用,希望他能比自己用得更好。

只是Joe沒有用iBelt變身,卻是拿在手上打Street Fighter4。

「呀!輸了!」

在Joe慘叫時,Steve對他說︰「你不好練習變身,卻用手機打街霸?我將iBelt交給你,不是用來打機的啊!」

「我也不想的,你看他們,都霸了整個天台了!」

Steve抬頭一看,只見Nick和Amos正在練習對打。天台雖然有一半空間被僭建物佔據,但剩下的一半空間,亦足夠給兩人練習。而兩人對打時捲陣陣怪風,令旁人難以介入。

「嘩!練習都如此搏命,那真正開戰時還得了?」兩人異口同聲叫道。

至於雞泡魚,他是怎樣上來天台的呢?他知道Nick能飛簷走壁走上天台,也來個照版煮碗。雞泡魚功力高,奈何實在太肥,單憑彈跳當然不行,所以跳到九樓高時,他順勢用五十磅脂肪使出了龜波氣功,將自己噴射上天台。

上到天台,雞泡魚從天台望著地面,似是甚滿意自己表現,還不禁吟起詩來︰「哈哈哈!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我真係好X勁!哈哈哈哈哈!」之後就抱頭大睡,直至現在。

Steve見雞泡魚已睡著,Joe忙著打機,Nick和Amos又在對打,自己一個人沒事可做,只好循例對兩人叫一聲︰「你們兩個別太搏命呀!弄傷身體就不好了!」之後拿起特意帶來的木結他,走到天台邊,坐著即興彈奏。

此時此刻,最適合彈一首浪漫情歌,說不定哪個美女會好奇望出窗外,欣賞他的彈奏呢。只是Steve一邊彈著,卻瞄到大剎風景的東西。

「有無搞錯!誰掛這種東西出來?」

只見對面的樓宇的外牆上,掛著一幅黑白巨型頭像畫。畫中老伯眼珠全黑,像鬼魅一樣盯著Steve,有如車頭相一樣。雖說這只是一張掛畫,但它距離這裡只有五米,再加上現在深夜時分,Steve看到這掛畫,也有如見鬼一樣,不禁一慄。

「難道又是畜牲集團的傑作?他們未免太無聊了吧?」他想轉頭告訴Nick和Amos,但無意中又看到另一樣東西。

他看到寧靜的街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影。雖然天台離地面有十多層樓高,但Steve一看到這個人,就直覺這人很古怪。於是他順手拿起旁邊的望遠鏡,一望,果然見他行動鬼祟,經常左望右望。再細看,只見那人右手拿著啤酒樽,左手拿著打火機。

「咦?那是……火?」Steve驚愕間,那人已將打火機點著,放近啤酒樽,樽口隨即噴出火舌。

看著這情景,誰也知道他將要做什麼。Steve立即向Nick和Amos大叫︰「你們兩個快來!要打仗了!」

只是過了兩秒也沒人回應。Steve便再放聲大叫︰「聽到嗎?畜牲要來了!」只是回頭一看,才發覺兩人已經不見,只留下雞泡魚在安睡。

「搞什麼?那兩個傢伙去了哪裡?」Steve驚叫。同時,地面傳出玻璃碎裂的聲音。回望地面,果然見到其中一個排檔已起火,縱火徒亦隨即轉身逃跑。

他又看到有兩條身影,正在兩座大廈中間的外牆間來回跳躍,快速往地面跳下去。

「呀?原來是他們!真快手!」雖然黑夜影響視線,但Steve還能看出他們是Nick與Amos。兩人也察覺到地面有異樣,第一時間已躍下迎戰。

1-53-花園街作戰計劃

任伯著柴叔拿出一個公文袋。柴叔打開公文袋,拿出一疊文件,將第一張紙展示給眾人。眾人只見那張紙上面印著幾行用電腦打的字,從格式來看,應該是一封信。

待眾人都看過那幾行字,柴叔續道︰「各位,這便是畜牲集團的挑戰書,內容大概是如果三日內不賣出舊樓單位,他們便絕不客氣!」說完,柴叔便將紙收起。阿魏等人不以為然,插水王出於好奇,想要問柴叔借信來看。但正有所動作,旁邊的臭口全便搭著他的膊頭,著他不要做多餘動作。

柴叔從文件中揪出另一張紙,展示給眾人︰「這張是花園街的地圖。這邊是太子道西,這邊是旺角道。作戰計劃很簡單。從現在開始,我們會採取廿四小時高度戒備,各人要輪班監視。如有任何異動,立即用對講機通知其他人。大家要隨時聽我指示,還有……稍後我會分派對講機給大家。」

眾人留心地聽。柴叔再拿出一枝紅色Marker筆,一邊說:「至於駐守的地點,是這裡、這裡、這裡……..和這裡!」一邊在地圖上畫圈,一共畫了十個。畫完之後,柴叔問臭口全:「你們最終會有幾多人?有沒有十個?」臭口全回答:「十個有點勉強,……..但五六個應該沒問題。」

柴叔將Marker筆指住地圖中近旺角道的一個圈,對臭口全說:「好!這裡就交給你們!我之後會帶你們去一趟。」臭口全點頭以示明白。

柴叔轉頭問阿魏:「你說過找到白鴿派幫忙,情況怎樣了?」阿魏將視線轉向Steve,Steve說道:「我今早打過給他們,還是未有回應,讓我現在再打。」說畢,就拿起iBelt手機按掣。

這時,臭口全插口說道:「白鴿派?我聽說他們不太可靠,會不會是放飛機的?」阿魏當堂一愕:「吓?這…..不會吧?」Steve雖在打電話,還能聽到他們的對話:「老實說,我…….也有點不安,不知為何,自從找到他的一刻開始,我就有這種感覺。」

阿魏的表情比之前更驚愕︰「那……你為何不早點說?」Steve正想回答,卻聽到從電話中傳來了「喂?喂?」的聲音。

「呀!終於有人接聽了!」Steve心想,一邊對著電話回應︰「喂?你是鐵頭勇者?」

「係!」

「哦!……明白!」

…………..

待Steve講了幾句,任伯便向他伸手道︰「可以給我聽嗎?」Steve回應道︰「等等!花園街的人想和你講話!」,便將手機交給任伯。

「喂!我是花園街保衛隊隊長,小姓任。」

「哦!謝謝鐵兄你們肯出手相助,任伯萬分感謝。」

…………….

…………….

…………….

柴叔見任伯似乎會再講一段時間,為免大家等候,他便再講下去:「魏兄,你的兄弟便守在這裡好嗎?」他說的時候,手指一邊指向下。

「你的意思是…….這棟樓?」

「沒錯!」

「沒問題。」

柴叔停了一下,又說:「呀!我記起來了!我聽任伯說,你懂得神奇的醫術,是嗎?」

阿魏答道:「是的,但不止我一個,還有他!」一邊說,一邊拍拍他身邊Amos的頭。

「哦?原來有兩個醫生嗎?那太好了。」柴叔說道︰「你也知道,這場大戰必定死傷無數,我想你們專注醫治受傷的兄弟,所以兩位要隨時到任何位置幫手,可能會辛苦一點。為免兩位有不必要損傷,希望你們盡量避免和敵人直接交鋒。」

Amos點頭示意,阿魏則笑說:「呀?哈哈哈!這我便不能大顯身手了!」

柴叔回應道:「沒辦法,兩位的醫術對我們實在太重要,兩位有什麼不測的話,我們很可能會兵敗如山倒!兩位明白嗎?」二人再次點頭。

只是Amos萬料不到,自己初次參加武鬥事奉,剛學成的醫術竟是勝敗關鍵,忽然感到有種無形壓力。

「好的,萬分感激,拜拜!」另一邊,任伯和鐵頭勇者的通話剛剛完結。將手機交回給Steve後,任伯對眾人說:「我剛和白鴿派的鐵頭勇者通過話,他說他們近來有事忙,要明晚才能來到。」

眾人嘩然。臭口全道︰「唉!真的給我的臭口講中!如果畜牲集團今晚就來襲,豈不是……」講到一半,卻被任伯揮手截住︰「且慢。他們又沒說不會來,如果畜牲明晚才來襲,他們來的時間便剛剛好了!」

「這誰曉得?」插水王問。

「你也有你的道理。所以我認為必須假設他們不會幫忙,但如果他們真的來了,就讓他們自由戰鬥吧!」

眾人並無異議。Steve連忙向眾人說:「對不起,好像給大家添麻煩。」任伯安慰Steve說:「這不關你事的,你們本無義務幫我們。你找得到鐵頭勇者,任伯已不知如何感激!」

柴叔見任伯再無發言,便對眾人說道:「作戰解說這到此為止,各位有沒有問題?」

房間靜了幾秒鐘,沒有人要問問題。

柴叔再道︰「沒有問題的話,現在可以解散。在此我再次感謝大家幫忙!」任伯亦站起說道︰「真的謝謝大家,任伯向大家躹躬!」說完,情緒竟然激動起來,一邊流出兩行熱淚,一邊來個九十度躹躬。

「喂!不要這樣!我們怎受得了?我們幫你們,也是在幫自己而已!」阿魏一邊說,一邊上前扶起任伯。

糾纏了一會,任伯總算冷靜過來。伸直腰後,任伯對柴叔說︰「柴叔,我來帶阿魏這伙人再視察這棟樓多一次,三個警察就麻煩你了。」柴叔點頭後,對臭口全等人道︰「麻煩你們跟我來!」

於是,三個皇家警察便和柴叔一同離開。隨後,任伯順道關掉冷氣,也帶同阿魏一伙人離開。

財政預算秘冊奧義 派錢

又稱派糖,是財爺以擲出金錢為暗器的絕招,財爺亦因這一招而得名。擲出的東西可以是硬幣或紙幣,性能各有不同。

硬幣
以十元硬幣攻擊力最高,之後就是五元、二元、一元等。毫子硬幣攻擊力弱,但同時擲出多個的話,可有散彈效果。同時擲出多個毫子的攻擊叫做『神沙』。
紙幣
紫色的十元紙幣攻擊力雖不及等值的十元硬幣,但勝在有毒,因此又叫做『毒蟹』。另外,一百元或以上的紙幣雖然攻擊力較高,但亦因成本過高而極少使用。
財爺
突駒正虎的第三把交椅,實力非凡。但他的地位先後被唐狗、林公公、還有後來的好打德超越,總是無法更上一層樓。但他其實是為免成眾矢之的,才刻意令自己維持在第三把交椅的位置,可算是個老謀深算至極。
財爺本身是個厲害的劍擊手,因而又有格劍皇者的稱號。他的劍法再加上如鬼魅一樣的身法,還有穿越牆壁的特殊技能,令他成為暗殺專家,能殺敵於無形。因為有近距離的劍法配合派錢的遠程攻擊,財爺堪稱萬能型戰士,距離遠近也難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