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花園街#2

弼街 茶餐廳門外

Amos一行人在這間餐廳吃午飯。這裡最有名的是蛋撻和波蘿油,是以除了正常的午餐外,不少人都點了這兩樣東西來吃。

良久,一行人終於從餐廳走出來,個個都吃得一臉飽足。

任伯道︰「沒介紹錯吧?」雞泡魚立即回應︰「是呀!太X好味啦!」Joe也附和道︰「牛油在固態與液態之間,簡直是絕佳狀態!」

任伯再轉頭問Steve︰「你呢?你沒出聲,是不好吃了?」

Steve道︰「沒這回事。事實上我讀中學時,Nick帶過我來這裡。其實我有點懷念才對。」任伯卻還半信半疑︰「真的?你沒騙我?」

Steve於是指住門口,說︰「騙你幹什麼?你看他們,不是鐵証如山嗎?」只見雞泡魚和阿魏兩個肥人正走出餐廳。阿魏食量大,竟不顧膽固醇過高,吃了四個波蘿油和其他食物,再摸著大肚腩說道︰「飽死了!」

但相比雞泡魚,阿魏的大食還只是人類級數而已。雞泡魚的大食,絕對是神級。他吃了四碗沙爹牛肉麵之後,便專攻蛋撻和波蘿油,最後更一口氣吃掉五十個波蘿油和近百個蛋撻,體重瞬即增至四百三十磅,是他體重的新記錄。要不是餐廳的蛋撻和波蘿油售罄,他絕對能再吃下去。

因為體重暴增,原本還能輕鬆走入餐廳的他,離開時卻被大門卡住,幾乎擠不出門口。柴叔問雞泡魚︰「哈哈,你吃這麼多波蘿油,不怕膽固醇過高嗎?」雞泡魚笑著回應︰「X你老母我可以將膽固醇化為能量,X你老味好X過癮架哈哈哈………」任伯對柴叔笑道︰「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呀!花園街有救了,哈哈!」柴叔一望雞泡魚,也跟著哈哈大笑。

一行人離開了餐廳,再回到花園街。

一行人到了一座唐樓前。這座唐樓,正是去年大火中燒得最嚴重的那一棟,被薰黑的痕跡仍清晰可見。

任伯指住旁邊的唐樓大門,說:「這邊。」

一行人便逐個穿過唐樓大門,只是輪到雞泡魚時,他卻踝足不前,眼光光望著大門口。

「喂!死肥仔,你呆站幹什麼了?」阿魏叫道。雞泡魚呆站兩秒後,說道︰「我…….入唔X到啊!」

眾人隨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人了!」Steve也禁不住開玩笑︰「哈哈!任伯你真是靠害,給這死肥仔吃這麼多,你看他現在身形,擠不進這窄門了!」

「窄門!……」Amos一聽這詞,又有一番聯想。

阿魏也加入譏笑的行列︰「哈哈哈!都叫你別吃那麼多了,你看我的身形,就剛剛好能穿過去。」雞泡魚無奈抓頭︰「X你老母,你還不是夾硬擠才擠得進去?我只要打出一次龜波氣功,立即就fit到漏油!」

任伯即連忙阻止道︰「千萬不要!你的能量是很重要的,萬請雞生一定要將能量留給畜牲集團呀!」Steve聽到『雞生』一詞,不禁竊笑。

雞泡魚笑道︰「講笑啫。但我入唔X到,想上去都無辦法,我去聯合打機好過!」Joe隨即附和雞泡魚建議。

任伯以為雞泡魚在耍架子,連忙打圓場道︰「這…….雞生……」阿魏笑著對任伯說:「你就放過他們吧。尤其是這死肥仔,你叫他上去開會,等於叫他去死。不如讓大家在附近玩玩,待會開完會後我再將作戰計劃告訴他們,好嗎?」

任伯縱無奈,也只好聽從阿魏︰「這…..好吧!反正裡面地方淺窄,根本容不下多少人。」然後再問Steve、Nick和Amos︰「那你們怎樣?想去逛一逛還是跟我們上去?」

Steve想了一想後,對阿魏說︰「我上去!」Amos跟著也說道︰「我….也上去。」

「那你呢Nick?」

「免了,我上天台練功。」

於是雞泡魚和Joe一同離開。同一時間,Nick運勁,先跳到排檔上面,借力跳到樓宇間的間隙,沿著兩邊牆彈跳,如忍者般彈上了天台。

「嘩哈哈!Nick這小子,好身手!阿柴,他的功力似乎比我倆更高呢!真不負友山嚴格教導!」任伯看著Nick從視線上消失,感嘆道︰「只是死得太冤枉了。」

柴叔看著Nick,卻似是另有所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