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51-花園街的劏房

任伯一行人沿著樓梯上了二樓。之後任伯轉個左彎,到了一個單位門口。

這裡通道狹窄焗熱,所以只上了兩層樓,沒有練武的Steve已一身熱汗夾氣喘。

任伯拿出鎖匙,對Steve說︰「嘻嘻,後生仔,走幾步就氣喘了?」Steve好不容易才抖順氣,勉強開口回應︰「你們食過夜粥,當然有氣有力啦!」

任伯打開門,但門只開了七十度左右,就被什麼東西卡住。「這單位被分成四個劏房,裡面走廊窄,卡住了這度門,大家請勿見怪。」任伯說完,一眾人小心翼翼走過門隙。阿魏身形雖不及雞泡魚肥大,但要過這度門,難度還是極高。即使小心翼翼,但也幾乎撞脫那度日久失修,原本已有點鬆的門。

「窄門!……」阿魏過門的情景,再次引發Amos的聯想。

「哈哈,總算過關!」阿魏語氣就像打了大勝仗一樣。但才剛站定,他又看見兒子Steve正拿手機瞄著他。

「你不是吧?…..父親有難,你竟然不拔刀相助,而是用手機將我的狼狽相拍下,然後放上網任人睇?」

「不,我只會給雞泡魚看,給他一個取笑你的機會。」

「別放上網才好呀!」

門後是一條長又窄的走廊。走廊兩邊有五度門——它們都是劏房的門。牆上掛上幾個電箱,以供電給劏房單位。它們的存在,令原本已經很窄的走廊,變得更難通過。

阿魏在任伯和柴叔之後,側身左閃右縮地前進,Amos和Steve跟在阿魏後面。走不到幾多步,阿魏突左腳被什麼絆著,幸好及時扶住兩邊牆,才不致仆街。往下一看,才知道地面有一條近一呎高的橫陣。

阿魏指住地面橫陣,對後面的Amos和Steve說︰「小心這裡!」之後回望問任伯︰「這是什麼東西?差點絆死人!」

任伯笑說︰「這裡面收藏了喉管,給單位的廁所排水的。」

Amos和Steve小心翼翼地渡過橫陣,跟一行人走進最深處的劏房。

劏房面積約二百尺,裡面幾乎空無一物,只放了幾張膠凳,和花生的包裝袋、汽水罐之類的物體。劏房一角有個小房間,地台升高,上面有坐廁和洗手盤—-原來那是洗手間。

任伯著一眾人坐下。只是人有五個,膠凳卻只有三張,於是任伯便叫阿魏三人坐下。但阿魏和Amos身為教徒,怎可以要任伯和柴叔兩個老人乾站,自己卻像坐上膠凳?於是同聲說道︰「你們坐吧!我們後生,站一會沒問題的!」

同一時間,Steve卻已經安坐在其中一張膠凳上。兩人望著他的時候,他回應道︰「就算任伯他們坐了兩張椅,還剩下一張是吧?當然要讓給不懂武功的我,是吧?」說完,已拿起紙巾抹汗。

「那你就該勤力學武吧!要老人家讓位你坐,你知道醜字怎樣寫嗎?」

Steve沒有回應。其後,阿魏和Amos再三推讓下,剩下的兩張椅,仍是由任伯和柴叔來坐。剛坐好,阿魏再向四周打量,問︰「這裡像個迷宮一樣,如果有火災,我看也很難逃生。」

任伯嘆氣道︰「唉!沒法子了!你也該知道現在樓價有多貴吧。就算像這裡分分拆成四個劏房,每個單位也要租四千元。原本住在這裡的巴藉人士也捱不住貴租,剛剛搬走了。」

「說的也是。就算有最低工資,基層人士的大半人工都用來交租了,你叫人怎樣維生?」

「你說這犯法也好,至少也叫基層有個地方住。政府不理他們,他們只好自生自滅了。」

「這也是地產霸權下的惡果呢!」

Amos聽著他們對白,再望望周圍的環境,不禁嘆息。

他和很多教友一樣,都生於中產家庭。他的家雖然只是大角嘴一座只有七成實用率的『豪宅』,但裡面好歹也有保齡球場、羽毛球場、公園、健身室、泳池等設施,而且環境清靜,從窗外也能望到一點維港景色。相比附近的舊樓,他的家絕對是名符其實的『豪宅』。

雖然他常常會經過大角嘴的舊區,也聽過『貧富懸殊』字眼不下百次;雖然他看過不少新聞提及劏房居民的慘況,但親身在這焗促的劏房中,那種壓逼感,絕非看報紙、電視或者電腦可以相比。

突然,他又聯想到什麼,於是開口問任伯︰「Nick……是否自小就住在…..這個地方?」

任伯笑道︰「他的家在街口那棟樓。那裡好一點,只是一開二而已,多年來都沒變。」

Amos道︰「是嗎?……」他再望望這裡,覺得自己簡直身在福中不知福,除了感恩之外,他也心想,Nick和Steve之所以討厭基督徒,會否是因為他們不知民間疾苦,卻又以為自己手持真理,就如聖經中的法利賽人一樣?

這時,Steve在他耳邊微聲問道:「你沒事吧?好像心神恍惚似的?是不是這裡太熱了?」,打斷了Amos思緒。

「不!我沒什麼!」

「哦?是嗎?但我覺得快要熱死了…..」

說時遲那時快,兩人已聽到「咇」一聲。只見柴叔拿著一個搖控器:「我們在日頭很少開冷氣的,但現在人多,不開一下真的會死人的。」

「聽你這樣說,還有其他人未到嗎?」阿魏問。

「沒錯,還差幾個。」柴叔回應道。

0 comments on “[小說]1-51-花園街的劏房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