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55-縱火#2

縱火徒看著排檔著火,確定任務已了,而下一件最重要的事便是……

「走!」

縱火徒三幾步便鑽入冷巷。看其步法清脆利落,便知他武功不俗。但他驚惶失措的樣子,卻無半點高手風範。此刻他腦海裡除了逃跑之外,便只有地上自己那戰慄的影子。

突然,縱火徒發現自己那戰慄的影子,被另一個影子重疊。

「糟!被發現了!」縱火徒心知不妙,回頭一看,果然見到Nick已在自己上面,正凌空向自己飛撲。

縱火徒大驚,立即運起『併購神功 兩成併購』迎戰。但運功未夠一周天,Nick已運足『最低工資法 三十一層天』,『一人兩票』雙飛腿已狠狠踢中他的頭。縱火徒只中一腳,頭部即被踢爆,殘渣散落在冷巷地上。

Nick一擊殺敵,安然著地。只是縱火徒被秒殺,連他自己也感到意外︰「咦?這麼弱的?」

這時,Nick感到身後有股熱流。「糟!排檔…..」他這才記起排檔已經起火,急忙回頭走出冷巷。剛走出去,卻見一陣雨從天而降,瞬間便將火淋熄。

Nick見狀,心裡大喜:「真幸運,老天竟來一場過雲雨!但…….為何會這麼神奇的?火熄滅後便立即停雨?」再察看地面,只見被雨淋濕的地方,竟然就只得起火的排檔,周遭的地面都是乾的,令他更是疑惑:「這是……什麼雨?竟只落在排檔這裡?」抬頭一看,又見Amos站在排檔旁邊,拍拍雙手說︰「感謝神,總算趕得及!」,便上前問道︰「這是你搞的鬼?」Amos笑著回答︰「嗯!這是我剛剛學成的絕技,叫做『四十晝夜之雨』。」

「你…..還真能呼風喚雨啊!」

「還遠遠不是。這招雖然叫四十晝夜,但其實我只能下七秒的雨,如果火勢再大點,我也無能為力了。」

『四十晝夜之雨』和『復興之火』一樣,都是『十架恩典 第十五章』功力以上才可以使出的絕招。只是兩招屬性一水一火,互走極端。是以很少人能在同一時期學懂兩招,必然是先學會一招,再學會另一招。子健先學會了『復興之火』,Amos則先學成了『四十晝夜之雨』。

對談間,Nick突然醒起,也許還有其他敵人在附近,於是對Amos說︰「等等!不能大意!肯定還有其他敵人!」

於是,兩人分別往花園街兩邊跑。Amos跑往旺角道方向,不久便看到排檔後面有一條人影。

這個人身上發出微微火光。細看之下,那個人也是一手拿著玻璃樽,一手拿著打火機:「那是…..敵人!」原來又是縱火徒,Amos於是立即飛身撲去。縱火徒一見Amos,瞬即逃到排檔後面。Amos繞過排檔,見那人已經點著玻璃樽,一旦拋出,排檔就必定著火。Amos離縱火徒六米之遠,任他身法多快,也難以阻止他放火。

縱火徒快要拋出玻璃樽,又有一條人影在其身邊閃過,一個擒拿手,殊即掐住縱火徒拿著玻璃樽的手。

「誰?」

「警察。」

原來那人正正是插水王。他大喝一聲︰

「『反黑‧先鋒拳』!」

絕招猛然擊中縱火徒背部。縱火徒還未知道發生什麼事,已噴血暈倒,脫手的玻璃樽亦由插水王接住,才不致燒到排檔。

這時,Amos亦已趕到:「原來是插水王。」插水王一見Amos,就回應︰「Hi,你好!」同時拿出了一個手銬,將縱火徒雙手鎖住。

「咦?你已不是警察,還在用手銬鎖人…….」

「哈哈,你錯了!現在的我,才是真正的皇家警察!」

「啊…..」

「對了,還有其他敵人嗎?」

「太子道那邊也有一個。但Nick一腳就解決了他,火亦已被救熄。」

「Great!喂!我們去那邊,說不定有其他敵人!」

兩人拿住暈倒的縱火徒,繼續向旺角道走。一路上,除了見到保衛隊的人在戒備之外,就再沒有其他異動。差不多走到旺角道,他們又看到幾個保衛隊的手足,正在街口圍住一個倒地的人。

其中一個是柴叔。他感到Amos和插水王走近,就回頭道︰「呀!原來是你們!」他看到兩人挾住縱火徒,便問︰「咦?這個是……」

插水王答道︰「這個是放火狂徒,正想放火時,被我們捉住了!」然後指著倒地的人問︰「那個….也是來縱火的嗎?」

柴叔回應道︰「沒錯,他是畜牲集團的人,正想放火時被手足發現,之後被我們轟斃了。」

「果然….有其他敵人!」Amos看著眼前死屍,說道。

「But…..從街頭到街尾,都只得三個敵人,會不會有點奇怪?」插水王卻是疑惑。

「唔…..他們也未免太弱了,有古怪。」柴叔想了一想,忽然想到了什麼︰「說不定……他們刻意派幾個蛋散來,只是想試探我們的實力,然後再伺機出擊?」

插水王答道︰「大叔,瞎猜又有何用?我們大可以問問這個人,就什麼都知道了!」一邊說,一邊搖動被他們擒住的縱火徒。

其中一個人問︰「你的意思是……..對他嚴刑逼供?」

插水王道︰「聰明!」

柴叔聽到『拷問』二字,面色突然一沉。但不到十分一秒,表情又回復正常。然而,這一瞬間的變化,還是逃不過插水王雙目︰「你…沒事吧?你的面色……」

「沒…沒什麼。只是我連兒子也不捨得打,要我拷問人的話……」柴叔道。

「不用大叔你親自出手,我是皇家警察,拷問這種事我最在行了。」插水王揪起縱火徒,叫道︰「喂!Wake up! 我們有事問你!」一邊在縱火徒臉上狂打。

縱火徒被打幾十巴掌,逐漸清醒過來。他發現自己雙手被鎖,還被一群人圍住,立即發狂亂吼,瘋狂掙脫插水王。但插水王看來是拷問專家,面容不改之餘,手更添兩分力,縱火徒飛天也無法逃脫。「嘻,想走?」插水王正洋洋得意,卻感到一股極大震盪,從縱火徒身上發出。

「What?」插水王為之一愕。只見原本正掙扎得厲害的縱火徒,已經不再郁動,全身乏力下墜。插水王驚魂未定,縱火徒更一口血吐在自己臉上,以沙啞的聲音叫道︰「呀……..」

「Shit!」插水王一邊爆粗,一邊抹去臉上的血。細看之下,驚覺原來有一個拳頭貫穿了縱火徒的身體。插水王本能地推開縱火徒,縱火徒立即倒地,流血不斷。

「What…….What happened??」插水王失聲叫道。但他畢竟是皇家警察,立即就曉得應對,於是對Amos叫道︰「對了…..聽說你懂得醫術?快醫治他!快!」Amos被眼前景象嚇呆,經插水王一叫,才有所反應︰「對對對,『醫治的大能』!」

Amos手按縱火徒身上,手隨即發出了亮光,只是過了一分鐘,縱火徒仍沒有一絲反應。插水王見Amos皺眉,已知不會有好結果。

一分鐘後,Amos站起身,搖頭說道︰「對不起…….他…..已經死了,沒法子救回。」插水王無奈道︰「果然….已死了嗎?」

縱火徒己死,再勉強也無用。此刻插水王需要處理另外一個問題,於是他回頭對柴叔叫道︰「你……你為何要……殺掉他?」

只見柴叔右手滿是鮮血。一看便知,剛才一拳轟穿縱火徒身體的就是他︰「你感覺不到他一直想伺機攻擊你嗎?要不是我及時阻止,你早就已歸西了。」

「你…..在說什麼?」插水王疑惑。以他專業拷問水準,若縱火徒有任何異動,他斷沒可能感覺不到。再者,他之前中了一記『反黑先鋒拳』,應該早已無法反抗。

Amos也一樣疑惑,問道︰「這就….要殺掉他了嗎?」

「對不起,剛才我只考慮到要救這警察,情急之下,錯手殺了他而已。」柴叔道。

插水王疑惑未解,但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先道謝︰「不……我應該謝謝你救了我才對,剛才失言,Sorry.」Amos見狀,亦隨即說道︰「錯怪了你,我也要說聲對不起。」

「你們沒怪我就好了。唉!戰場上拳腳無眼,又怎能顧累那麼多?而且這隻畜牲膽敢來放火,實在死有餘辜!」柴叔說完,再對眾人說道︰「我們不能就此鬆懈。大家快回去自己的地方戒備!」說罷,眾人迅即散開,回到自己負責的地方。

過了一整晚,都再沒有其他敵人出現。

0 comments on “[小說]1-55-縱火#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