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花園街

花園街

星期六 中午 太子花園街

Amos站在花園街與太子道西交界,一個生果檔的旁邊。

花園街是香港油尖旺區的一條著名道路,位於旺角東部,北至界限街,南至登打士街。位於亞皆老街以南的一段是『波鞋街』,有五十多間售賣運動鞋和運動用品的店舖;而旺角道至太子道西一段則是排檔區,專門售賣成衣、蔬菜和水果等。

這裡曾經發生過至少五次縱火案,而最近一次縱火案的背後,卻是畜牲集團的超武鬥組大舉出擊。花園街街坊與畜牲集團的決戰一觸即發,雙方死傷無數。而Nick的父親,也在這場決戰中喪命。

現在,最後一場決戰即將來臨。這一戰的結果,將決定花園街排檔的命運。

「嗨!Amos!」有一把聲音將Amos從沉思中拉回現實。一望,原來是阿魏一行人:「對不起遲了少許,我們現在在這裡等隊長來吧!」

「隊長?」Amos好奇問道。

阿魏笑著說:「嘻嘻,上次大火之後,花園街居民成立了他們的超武鬥組,希望令防守更有系統。他們稱自己為『花園街保衛隊』!」

Amos聽著阿魏講解,Nick卻沒有理會,只將視線移往內街。

只見兩排排檔佇列在花園街兩邊。這個地方,他實在太熟悉,因為這裡是他長大的地方,這裡勾起了他不少童年回憶。

但這地方同時又有點陌生——以前排檔與排檔中間,只有僅僅足夠人走過的空隙,現在即使四百磅的雞泡魚走過,空間也足夠有餘。

去年大火後,社會將後果歸咎於排檔空間狹窄,只要哪處起火,便如火燒連橫船一樣,將周圍都一起燒盡。於是食環署嚴格執法,迫使檔主將排檔嚴格維持在三呎乘四呎的標準,稍有出界都會被嚴加票控。所以,現在排檔中間多出了很多空間,人走起來也格外鬆動。

但這就能杜絕花園街縱火了嗎?不!要放火的,還是會放火;要殺戳的,還是會大開殺戒。

只有消滅罪惡根源,才能阻止邪惡蔓延。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

不久,又有兩個人向著眾人前來。阿魏見到他們,即上前和他們握手打招呼︰「你們好!」兩人也回以感謝幫忙的說話。只見他們身型都非常健碩,其中一個年約六十,身高六呎,短髮,氣宇軒昂;另一個年約五十幾,長髮,雖然比他矮三寸,但也不失英雄氣慨。

Nick望見兩人,即叫道︰「是….任伯….和…..柴叔!」

較年老的任伯一見Nick,竟感動得淚水溢出︰「是….是你!Nick!」較年輕的柴叔也激動地說道︰「太好了,你平安回來就好了!」Nick一見故人,眼淚即不住湧出,三人立即攬成一團。

擁抱過後,任伯問Nick︰「這段日子你去哪裡了?」

Nick在上次大火後,就再沒有回去花園街。為了報殺父之仇,他離開了花園街,決意將畜牲集團的人逐個暗殺。但Nick似乎並不想將實情說出,只支吾以對回應︰「對不起,我……..」任伯見狀,便拍拍Nick膊頭,說道︰「算了,你能回來就好。」

任伯再對眾人說︰「大家好,小姓伯,大家都叫我任伯,是『花園街保衛隊』隊長。大家肯幫手守護花園街,任伯不勝感激。身邊這位叫柴叔,是副隊長。」柴叔也揮手向大家打招呼。

同一時間,柴叔望到阿魏一行人中的Steve,說︰「咦?你不就是……Nick的朋友嗎?原來都長大了!」阿魏拍拍Steve膊頭,回應道︰「哪裡。現在的年青人都很難教的,唉!」Steve只見過柴叔一兩次,如今再見,已完全不認得。只是柴叔好記性,仍記得住Nick朋友的樣子。

眾人互相介紹後,任伯對大家說︰「我不知要怎樣感謝大家才好,唯有請大家去食餐勁的,為大家補充能量後,再商討作戰計劃!」二百九十磅的雞泡魚一聽到『食』字,立時大大興奮:「真的食餐勁?你唔好X反口啊!」阿魏隨即一拳轟在雞泡魚頭上,叫道︰「別在長輩前講粗口!」

雞泡魚叫痛道︰「好X痛呀師父~~~」任伯卻微笑以對︰「不要緊,我以前都好爛口的。」

Steve對任伯說:「你可別後悔呀。如果你知道這傢伙的食量的話,大概不會這麼口響了!」任伯笑了兩聲,回應:「哈哈哈哈!雞生你放心!阿魏已對我提過你的威水史,還千叮萬囑,叫我一定要餵飽你!你便隨便吃,吃幾多餐都可以!」

雞泡魚一聽,即越發興奮:「真的任我食?你唔好X反口啊!」任伯說:「哈哈!任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Steve在旁,卻是嘆氣:「無眼睇!」

任伯興奮過後,突然又一臉感慨:「唉!我已一把年紀,錢再多又如何?家園保不住,還不是一頭空?倒不如用來請你們食大餐好過!」說完,又再嘆一口氣:「好!別講喪氣話了,跟我來!這裡有間餐廳的食物很美味的,保証你們滿意!」

於是,眾人在一片歡樂的聲音中,往花園街的內街走進去。

在一眾人後面約三十米左右,有兩個人正監視著他們。

這兩個人,正是畜牲集團的陳生和李生。

李生對陳生說︰「這班傢伙……不就是觀塘工廈的那班人?他們來這裡幹什麼?」陳生回應︰「還用問?不是要和我們作對,還能有什麼目的?」

李生一愕,因為他們兩個曾在觀塘,吃過這班人不少苦頭︰「這班人…….竟然走到這裡來對付我們?不!要快些通知玄牛大人才行!」

陳生對李生的驚惶,卻不以為然︰「你怕什麼?你忘了我們也有超越強拍門檻的戰士,還有首領玄牛大人御駕親征嗎?這班人之中,除了首領強一點之外,其他人能夠面對我們的精英嗎?他們要淪落到找這些小子幫手,証明他們已山窮水盡!」

李生聽完,「說的也是。有強拍戰士和玄牛大人,我看他們能夠怎麼樣?」

陳生道︰「不過,循例也要通知玄牛大人的。走吧!」

說畢,兩人離開了花園街。

1-48-決戰來臨

Rock Church的門自己打開,原來是阿魏回來︰「舒服晒!」

Amos和Steve也往門口走去。Steve問道︰「爸爸你去哪裡了?」阿魏回應道︰「嘻嘻,辦大事也不行嗎?」一邊將手上的一卷廁紙遞給Steve看。

「噫!拿開!」Steve揮手擋住廁紙。阿魏見到Amos,愕然道:「咦?你也來了啊!但你搞什麼全身都是傷?」再看Nick也是一樣,又問:「嘩!你也一樣啊,你又搞什麼鬼?」

Amos和Nick都沒有回答。Steve見狀,連忙上前為他們說項:「他們剛才做了一次非常認真的武術交流,而這一次交流之中,他們兩人,和我們這些觀眾,都得到……」

阿魏搶白道:「即是打架了是吧?唉!你們打還打,別要我太忙了嘛!」他伸出雙手,分別摸在Amos和Nick的心口,雙手就發出亮光,之後兩人傷勢就慢慢痊癒。

醫好兩人之後,Amos對阿魏說:「謝謝你!」Nick也跟著說:「唔……謝謝。」

阿魏隨即望向舞台,叫道︰「各位!決戰的時刻來了!快到電腦那邊!」

在場中間Joe,指住還在睡夢中的雞泡魚,對阿魏說︰「可是那傢伙……」

「這死肥仔……好!讓我來!」阿魏說罷,瞬即飛到雞泡魚身邊,重拳轟中雞泡魚的大肚腩。普通一拳由阿魏打出,卻絕不是說笑,巨龍如雞泡魚也痛得立即醒來︰「XX老母!邊X個?」一邊以手鎚還擊,只是阿魏早已飛身退開。

雞泡魚還半夢半醒,抱怨道︰「搞什麼X了?」

阿魏道︰「過來吧!有大事商討啊!」

雞泡魚摸著他中拳的肚腩,怒道:「那也不用出手打人吧?好X痛呀師父!」

Nick、Joe和雞泡魚隨即走去電腦角。Amos還不算是他們一分子,心裡猶豫之際,Steve卻對他說:「你也跟著來吧。」

眾人聚集在電腦角。

阿魏說道︰「我剛才辦大事時收到花園街通知,說他們收到畜牲集團的戰書,如果三日內不賣出舊樓單位,他們便絕不客氣!」Nick聽見,即大力拍席叫道︰「豈有此理!看看誰對誰不客氣!」Steve隨即附和︰「沒錯!就趁這次機會決一死戰吧!」

「好!」阿魏吞了一啖口水,再道:「正因為他們傾巢而出,如果這次能將他們打跨,畜牲集團將永無翻身之日!」Nick聽到『畜牲集團將永無翻身之日』這句,心裡不禁大喜:「真的…….可以將畜牲……一次過消滅?」

「這要看大家表現如何了。」阿魏答道。

Nick不禁心裡興奮:「這樣…..爸爸的大仇就可得報,花園街也可以守住了!」Steve上前拍拍他膊頭,道:「沒錯!」

眾人齊聲叫好,場內氣氛立時變得很高漲。

阿魏見狀,揮手說道︰「各位冷靜點。如之前所講,畜牲集團這一次會傾巢而出,所以這一仗將會十分兇險。現在是最後機會,有誰想退出,就趁現在,有沒有人想退出?」

眾人現在正興奮,又怎會有人想退出?

然後,Steve舉手提問:「我提議讓Amos加入。」阿魏一聽,即大喜:「咦?兒子,你不是很憎恨教徒的嗎?你不怕…….」

「他救了Nick,醫好我們的傷,我沒有恨他的理由。」

「哦~~~~~~是嗎,對了,Amos學懂了使用『醫治的大能』了啊!真厲害!」阿魏再道:「有多一個醫生,可以救助受傷的兄弟,對戰情會很有幫助。只是,也得Amos本人同意才行。」於是,阿魏轉頭問Amos:「Amos,這次來真的了。你要不要參加?」

未等阿魏問完,Amos已答道:「其實,我今日來,就是為了想問……..我可以參加你們的事奉嗎?」

「呀?已經決定了啊?」

「多得上次去屯門,我才真正感受得到,香港已變了很多,只要踏出家門,就隨時都會送命。這次事奉,其實最獲益的是我自己。除了見識多了之外,更從阿魏身上學得『醫治的大能』。神要我學得醫術,大概是想我踏出去,幫助有需要的人。」

「很好,謝謝你的參與。而你懂得醫術,大概會專注後方,不必親身戰鬥。只是我需要提醒你,即使這樣,正所謂『戰場上沒有觀眾席』,你仍有一定的性命風險,明白嗎?」

「我明白。」

「好,有沒有異譏?」

眾人互相對望,然後逐個表態︰

「他好歹救我一命,我沒異議…..只要不拖累我就行。」Nick道。

「我沒所謂。」Joe道。

「梗X係無問題!有你在,就可以醫治我的這裡,和這裡了!哈哈!」雞泡魚先後指住自己的要害和肛門。但才剛說完,又被阿魏狠狠轟了一下,痛得他大叫救命︰「好X痛呀師父!」

「好!我們明天中午便到花園街集合,和街坊一同佈防!大家好好準備,明天開始作戰計劃!」

阿魏再對Steve說:「Steve你打電話給白鴿派,叫他們過來幫手!」Steve點頭,從Joe手上接過iBelt手機,便開始打電話給鐵頭勇者,可是「嘟,嘟,嘟……..」響了八下之後,得到的回應是「你所打嘅號碼現在未能接通,請喺『咇』一聲之後留低你嘅口訊。」

再打電話給高達,結果也是一樣。阿魏只好對Steve說:「可能現在太夜了,那明天再打吧!現在便好好休息,明天便要辛苦了!散會!」

於是眾人再回到各自的位置。Joe上前問Steve:「Steve,可否再借借iBelt給我?我想再和賓達試試iArmor的性能!」

Steve沒有回應,只是望著他那剛才打不通的手機。

他再憶起了上次和白鴿派見面時,那種莫名其妙的不安感。

「那兩個傢伙…….該不會失約吧?」Steve暗忖。

1-47-兩雄對招#2

另邊廂,變身成iSoldier的Joe繼續練習。遠處忽然飛來一團巨大的物體,將他撞得人仰馬翻。Joe怒道︰「嗚!搞什麼鬼?」站起身,才發現那團東西是Nick和Amos。他們兩人正在扭成一團,打得難分難解。

「Nick,你……..不肯和我打,卻和這耶能…….大打出手?」Joe怪叫。

這一撞,也驚動了正在彈結他的Steve:「他們兩個……為什麼會打起來?」他欲上前阻止二人打鬥,但未及埋身,便已被二人氣勁震退。

即使Steve變成了iSoldier,也未必可以介入戰鬥,何況他現在只有血肉之軀?他環視四周,卻不見阿魏:「爸爸…..去了哪裡?」於是他只好寄望變了身的Joe:「快!快阻止他們!」

但Joe看著戰鬥的情景,也嚇得目定口呆:「不……不是吧?你看他們就像龍捲風一樣,被捲進去,渣都無得剩呀!」

二人束手無策,而阿魏又不知道去了哪裡,雞泡魚又睡如死豬,想叫也叫不醒。二人最終還只得眼白白看著他們對打。只是兩人看著他們激烈打鬥,卻越看越入神。

兩個實力對等的人全力對打,永遠都是那麼精彩絕倫。

過了十分鐘,戰鬥終於完結。

Amos和Nick兩人互拚一招後,雙雙倒地,無法再戰。

這場戰鬥,最終打成平手。

「好傢伙!…….我練成『三十三層天』………也只能和你打成平手!」Nick勉強撐起,說道。

「『三十三層天』……怪不得比上次更難應付!」Amos跟著站起,說道。

「你……和『三十三層天』的我…….打成平手,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什麼?」Amos疑惑道。

「你實力不比那耶能差,但你昨晚卻處處鬆章給他。你的所謂禮讓,實在令人作嘔!」

「禮讓?我沒有……」

「還裝傻?你的功力和那傢伙一樣,但昨晚你卻只使出八成力,不是鬆章是什麼?」

「這…….說起來,我…….功力和子健一樣…….難道……我使出了十五章功力?」Amos一邊說,一邊看著自己雙手。

「什麼?難道你…….不知道…..自己功力大進了?」

「這…..」

這也難怪Amos。他自學得『醫治的大能』後,大部分時間都在修練這新學的醫術,幾乎沒有修練過功力,是以,他根本沒有期望過自己功力會有進步。昨晚和子健對打時,他的功力雖已有上升的趨勢,但始終未能突破關口。

今晚,他卻在無意中突破了。至於他的進步,是來自最近一連串的戰鬥,還是因為學習『醫治的大能』所得,恐怕只有他的天父上帝知道了。

這種無緣無故增強功力的現象,是『十架恩典』武功的特色之一。大體上,修練『十架恩典』和修練其他武功一樣,都需要不斷努力和付出,但部分信徒練到某層次後會碰到樽頸,即使怎樣努力也是無法突破,甚至有下降之勢;也有信徒沒有刻意苦練,功力卻會大增。

這些現象屢見不鮮,於是宗教領袖、神學家等,都很想解構這些現象出現的原因和規則。他們嘗試將現象歸類,例如:

主日崇拜、主日學、團契的出席率?

每日讀了幾多節聖經?

每日祈多少次禱?每次用幾多時間?

有沒有十一奉獻?

有沒有事奉岡位?

拉了多少人返教會、帶領幾多人歸主?

有沒有遵從聖經教導?

有沒有受洗、受浸?

……………………………..

……………………………..

……………………………..

……………………………..

但過了廿個世紀,他們始終都不得要領,最終只得出一個耐人尋味的答案:

因為勝敗不在乎你們,乃在乎神。(出自聖經 歷代志下 第二十章 15節)

意思是,神要給誰,就給誰,這是要叫人懂得謙卑,懂得依靠神。

也許這就是『十架恩典』名稱的由來。

Amos再問:「難道…….你以為我不盡全力,所以覺得很氣憤?」

Nick答道:「不是以為,是事實。現在超武鬥組橫行,你們這些耶能練武竟還像玩泥沙一樣。你們這種態度,面對世間的挑戰,必死無疑!」

Amos無言,心想:「這傢伙……為何會那麼在意我們教徒的事…….」

未等Amos思考完,Nick再道:「尤其是那個什麼子健,空有功力,但驕傲自大,又粗心大意。他之所以輸,全是輕敵之過!」

「所以……你就用殺招打他來洩憤?」

「不!其實……………………還是算了吧!」

「什麼算了?請你解釋清楚!」

Nick似乎沒有打算解釋,轉身就向門口走去。Amos想上前阻止,卻被Steve從後攔住:「由得他吧。」Amos只好停住腳步,由得Nick離去。

「告訴你一件事吧。其實………Nick以前是有返過教會的….和我和我爸一起。」Steve對Amos說。

「呀?」

「但他只返過教會兩次,便說教徒太討厭,沒再去了。」

「那…….為什麼他昨晚又要跟著我…….」

「唔……..他雖然沒對我提過,但我估計,他是在見過你之後,對耶教徒有點改觀。」

「所以……他就跟著我,去教會的武術課程?」

「這算是重遊舊地吧。但結果似乎令他再次失望。而Nick昨晚來到時,整隻右手都燒焦了。於是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你估他怎樣講?」

「他怎樣講?」Amos疑惑。

「他說……不知為何,看見你被那個耶能擊倒,心裡便覺得很氣憤,很想教訓他一頓。」

Amos很驚訝,任他怎樣有想像力,也絕不會想到Nick打子健,竟然是因為自己。正想轉頭追回Nick,卻見他正步到門口那處,門卻自己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