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生存為何

泓景看著重傷倒地的Nick和Amos,開始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ick眼白白看著二五仔洋洋得意,心裡實在不甘。附近的Amos也是一樣—他雖然有『醫治的大能』,但不能用來醫治自己,唯一可以做的是,竭力接近Nick,將他醫好。但問題是,泓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Amos才剛勉強站起,泓景便在他背後狠狠踩一腳,令他又再趴在地上。

「小子,你的武功雖然不值一晒,但你的醫術始終會令我們很麻煩,不能放著不管。小子,別怪我心狠手辣了!」說罷,雙拳準備打出『P按拳x二按拳』,一口氣了結Amos。

但泓景正要下手,忽然感到身旁有股極大的熱力。轉頭一看,果然,有一個大火球正向他狂飆。

「這……快閃!」泓景極力退避,總算避過熊熊烈火,但上衣被火舌沾上少許,竟立即整件燃燒。泓景見狀,氣急敗壞撕開上衣,棄之。上衣剛脫手,竟在瞬間燒成灰燼。同一時間,泓景胸口突然隱隱灼痛,一看,原來已被灼傷。

「好霸道的火球!是誰?」泓景又撿回一命,失聲叫道。幸好他拳未打出,否則必定避不開火球,被燒成灰了。

但泓景的問題實在多餘。是誰使出火球,他其實心裡有數。

他朝火球的方向一望。果然,視線內有垂死的任伯,和……正為他施救的阿魏。阿魏右手按著任伯,左手舉掌對準泓景,掌心散發著餘煙。他剛使出了『十架恩典』絕技『復興之火』——這一招教會中的凌子健也懂得,但威力自然和阿魏相去甚遠了。

阿魏怒目對泓景說:「你膽敢動他一條毛,我不和你客氣!」

泓景心知阿魏惹不得,但仍要不輸氣勢。他撥撥身上灰塵,說︰「差點忘了,這裡還有個絕世高手!怎樣?你要來打我嗎?但那老頭…….」

泓景明言挑釁,實則要制止阿魏出手。阿魏也深明泓景意圖,出手的話,任伯就死定;但若不出手,死的便會是Amos和Nick。此刻,他猶豫了。

任伯當然也知道形勢,便對阿魏說︰「快…..快去吧!我……..已…….一把年紀……死……就一世……..唔死…….大半世……..但他們…….他們………還………年青……..」

阿魏思索良久,終於有所決定︰「任伯,你保重,我很快便回來。」於是將視線轉向泓景。但準備起身,旁邊卻有聲音說︰「你不是說…..交給我們……應付嗎?你身為耶能,別出爾反爾啊!」

阿魏一看,只見Nick又再苦苦撐起,問泓景道︰「廢柴!……你……背叛……大家……難道…..就是為了『樓按神功』?」

「你也可以這樣說!」

「為….為什麼?」

「你好煩呀!你道現在是什麼年代?現在可是超武鬥組肆虐的年代呀!我們為了生存,不得不這樣做!」

「所以便要做畜牲集團的奴隸?」

「嚴格來說,我們並不是歸順畜牲集團,我們是……」

「我知道,是地產界吧?」阿魏插嘴說道。

「地產界……?」Nick疑惑問道。

阿魏答道︰「『樓按神功』是地產界武功,你沒理由不知道吧?Nick,你所憎恨的畜牲集團,其實只算是地產界的分支而已。」

泓景接著說道︰「你說得沒錯。你們也聽過地產界的超人吧?他的實力可是全香港…不,是全亞洲第一啊!我的新名字—泓景,也是他賜給我的!你們連我也打不過,要怎樣挑戰畜牲集團、甚至他們背後的地產界呀?」

「所以…….你就連自己『柴叔』這名號也放棄,歸附他們了?」Nick問道。

「為了在這亂世生存,我們不得不這樣做。」泓景再道︰「Nick啊,其實你明白,你父親為何會被殺嗎?」

「這還用問?他是被你們投靠的畜牲集團殺死的!我現在便要為他報仇。如果你硬要阻頭阻勢,我連你也殺掉。」對Nick的答案,泓景卻是連連搖頭︰「錯錯錯!你什麼都不明白。你父親被殺的唯一一個原因,就是……他不夠強。」

Nick無言。他絕對想不到泓景竟會這樣回答。

泓景再道︰「你父親和任老頭一樣頑固,有更強的武功不練,偏偏只練低賤的什麼『退休保障法』……」之後他指住任伯,叫道︰「你看那任老鬼,連一個強拍戰士都打不過,你看他像什麼樣?」

任伯被泓景一氣,口裡又吐出一口血︰「你…….你才不明白!在這個世界生存,並不是只能靠力量的!」原本已沒有麼力氣的他,聲線竟是那麼響亮,而且也不再氣促。

任伯高聲叫道︰「最重要的是行得正,企得正!你已經忘記了嗎?」

對於任伯的話,泓景自是十分不屑。他吐了一口口水,回應道︰「呸!廢話!你那麼正義,但正義可以當飯食嗎?可以令你打得嬴玄牛,還有比他厲害不知幾多倍的超人嗎?你們別那麼天真好嗎?」

「天真?」

眾人一望,說話的原來是Nick︰「你說得對…我們也許真的太天真…..」

「Nick…..你終於明白了嗎?….」

「不,我再說一次,我不明白。」

泓景愕然。

「如你所說,我實在太天真。而天真的我卻只明白一件事,就是他們殺了我爸爸。如果要我向殺父仇人卑躬屈膝,那做人又有什麼意義?」

泓景呆了。

「我就是那麼的天真。你這麼有大志,有種就來試試,能否打低天真的我吧。」說完,一步一步走向泓景。

泓景呆著。他心想:「這班人竟多像頑石一樣,竟連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面前這麼天真的人,他完全不懂得如何應對。

這時,Amos亦在他身後苦苦撐起︰「任伯說得沒錯。正如聖經也有講︰『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們不應盲目追求力量和財富,這些都總會過去,唯有遵行神的話,才是永恆。」

「聽你口氣…..你是個教徒吧?我想問你,希特拉屠殺猶太人的時候、文革批鬥的時候、在天災人禍連連、在戰爭不斷的時候,你的神去了哪裡?你的神那麼正義,為什麼不出來主持公道?我告訴你!神根本就不存在……..若祂存在的話,就他媽的來懲罰我吧!」

Amos沒有回應——泓景也早料到這樣。他的問題,大部分基督徒都不懂答,即使你去問天主教的教宗,也不會得到答案。

只是,泓景突然感到不安。

跳躍吧!熊鬥士

 中國果然是個百獸之邦,除了會在紅日中天變身的紅日狼之外,也有蝗蟲人、華南虎霸王、還有這隻熊鬥士。

熊鬥士本為少林武僧,名為夢遺大師。他在情緒激動時便會變身成為熊,戰鬥力增加幾倍之餘,打鬥風格亦會轉變為摔角。

熊鬥士身為摔角手,飛身壓等摔角絕招自然難不到他。而以熊鬥士鋼鐵一樣的身軀,使出的飛身壓當然不同凡響。熊鬥士更自誇,若由國金二期頂樓跳下使出此招,威力絕對無人能擋,連超人的地產霸拳亦不能呀!但若真的由國金二期頂樓跳下出招,相信連熊鬥士自己也會粉身碎骨。

但為了對出賣自己的紅日狼報復,熊鬥士要豁出去,一死以謝天下了!

1-72-九成按揭

泓景突然加速快衝︰「看招!」,『二按拳』雙拳齊發,一次過打出四擊!

攻勢凌厲,Amos和Nick縱早有準備,反應還是慢了半拍。泓景給兩人各一記『二按拳』,幸虧兩人已知此招奧秘,才勉強抵擋得住。

「嗚!」Amos縱有『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也差點被硬生生轟破。另一邊,Nick也連連吐血︰「很重的拳!」他的護身勁不及Amos,為免硬食『二按拳』的雙重勁力,他只能借勢飛退,好盡量卸掉拳勁。

如此一來,距離泓景較近的,就只有Amos一人。單獨面對泓景,即使只是一瞬間,也是極之危險。泓景吸一口氣,再次轟出雙重『二按拳』。單拳的『二按拳』已極難抵擋,更何況是雙拳?Amos很勉強才擋到第一套四拳,但防守亦告崩潰。再來一套四擊,Amos已是無法招架,一拳、兩拳、三拳,全數轟中Amos胸口和腹部。連中三拳,Amos不得不傷重吐血。

但攻勢還未完結,還有第四擊。但第四擊擊中Amos的瞬間,泓景的眼前忽然一片空白。

「這是!….」泓景驚叫道。

「是…….那招反擊!」Nick見識過Amos這招『以眼還眼』,但泓景不熟基督教絕技,又豈知大難將至?就在第四拳轟中Amos的同時,泓景忽然感到胸部和腹部同時中招︰胸口兩拳,腹部兩拳,一共四拳。好個泓景,還能第一時間搞清楚情況,知道一共中了四拳,不禁大驚︰「這四拳……他是什麼時候打出的?」

大好時機卻連中四拳,強如泓景亦不能不傷。定過神來,他再望向周圍,心裡說︰「咦?那傢伙呢?…呀!在那裡!」原來,Amos已在他面前七米左右倒下。他在努力掙扎,卻始終未爬得起身。

他中了泓景四擊『二按拳』,重傷倒地,傷勢只會比泓景更重。

「好小子,嚇得我…..原來只是垂死掙扎!」泓景搞清楚形勢,總算鬆一口氣。現在,他只需幾秒時間回氣,之後便能替Amos埋單。

但這裡還有個Nick。他對Amos叫道:「做得好!」然後一躍而上,半空使出『用腳投票』邊踢邊埋身。泓景中了四拳『以眼還眼』,動作窒礙下,無法擋住Nick連踢,頭、胸、腹各中一腳。

「嘻,你的腿招就只得這樣嗎?」泓景身中多招仍能說話,可見『用腳投票』對他威脅不大。泓景叫道︰「我已看穿你的腳法,看我的!」但他的『二按拳』未打出,嘴角又吃多一腳。

「收了你的臭口!」Nick邊說邊變招,乘勢使出『民主三步曲』︰『和平』、『理性』、『非暴力』追擊。三腳全數命中泓景,但泓景卻好像若無其事一樣。

「你沒吃飯嗎?這三腳比剛才更弱雞啊?」泓景擋住三腳後,輕易取回主導權,左拳還以一記『二按拳』。Nick雖錯愕,但仍能保持冷靜,一個退後步,總算避開一拳兩擊。

暫時拉開了距離,Nick要花點時間反思︰「我太大意了!那套什麼『和平』、『理性』、『非暴力』,我竟完全無法掌握,只有其形,不得其實,踢起來完全沒有力量……」

反思間,泓景又再向Nick打出『二按拳』︰「讓叔叔來教你,什麼是有力量的拳吧!」但『二按拳』已被看穿,Nick避得一次比一次輕鬆。

「看你能逃到何時?」泓景拳頭一再落空,開始感到不忿。他欲快馬加鞭,但被Amos打中的傷口卻突然劇痛。Nick趁泓景身形一窒,再用腳踢出『民主三步曲』︰『簽名』、『遊行』、『絕食』,其中『簽名』、『遊行』兩擊轟中泓景膊頭和大腿。但要擊倒泓景,似乎還是不足夠。

「豈有此理!加上這一腳又如何?」Nick勢成騎虎,只好繼續打出第三擊『絕食』,希望可以再有斬獲。第三腳『絕食』直轟向泓景口部,但當疾風一腳到達泓景面前五寸距離,卻被泓景一手捉住。

泓景笑道︰「還不捉到你?這次看你怎樣逃?」左手抓緊Nick一腳,右拳儲足勁力,打出『樓按神功』另一絕技︰『優惠利率拳』!

『樓按神功』除了『一按拳』和『二按拳』之外,還有另外兩招︰『優惠利率拳』和『同業拆息拳』。『優惠利率拳』又稱『P按拳』,『同業拆息拳』又稱『H按拳』。兩者本質大同小異,除了本身拳勁之外,打在對手身上的『罰息』勁力會逐次爆發,進一步傷害對手。雖然每次爆發的威力都不大,但時間一長,後果絕不是說笑。兩者的不同之處,在於『P按拳』罰息威力輸出會較穩定,而『H按拳』罰息的威力則較受天地靈氣影響。

更厲害的地方,是『P按拳』和『H按拳』都可以和『二按拳』混合,成為一拳兩擊的凌厲招式。泓景這一拳,正正是『P按拳x二按拳』的混合拳。

Nick單憑感覺,便已知此招威猛絕倫。但他的腳被捉住,想避也不能。但既避無可避,唯有………用絕招硬拚!

『地區直選拳』!!

「好傢伙,竟然和我硬碰?」泓景驚訝道。

「廢柴,後悔了嗎?」Nick叫道。

「不知好歹!」

Nick連橫腿後發先至,竟然比泓景的『P按拳x二按拳』更快。泓景話未說完,就已中五、六腳。還未搞清楚六腳的先後次序,又再連中四腳。

只不過,這並不等於Nick已經嬴了。在連橫腳命中泓景之際,泓景的『P按拳x二按拳』亦同時打中Nick胸部。『P按拳x二按拳』果真厲害之極,兩擊威力已等同Nick十幾腳,打得Nick五臟翻騰,彈飛十餘呎後倒地。Nick的『地區直選拳』只踢出了十腳,其餘攻勢慘被瓦解。

倒算Nick硬淨,中了強猛的『P按拳x二按拳』,還想要站起身。但一動,五臟即劇痛,鮮血立即狂嘔。他只好先坐著調息,但傷勢才剛控制下來,體內一種奇怪的內勁又爆發,令Nick又再吐血。

「嗚?搞什麼…….這內勁好古怪?」Nick掩著嘴道。

這是『P按拳』的『罰息』內勁。這煩人的內勁每隔十數秒便在Nick體內爆發一次,令Nick苦不堪言。即使他體內有插水王貫注的『法治精神』內勁,還是無補於事。顯然,『罰息』內勁並不是『法治精神』能防禦的範圍。

另邊廂,泓景也不見得很好過。他中了Nick十腳,一樣叫苦連天。大難不死的他不禁抹一把汗︰「果真虎父無犬子,幸好我的『P按拳』及時擊潰他的攻勢,否則只要再慢十分一秒,我就凶多吉少…….」泓景身中多招,也得站立調息療傷。他將『樓按神功』運個七大周天,總算調整好內息。之後,他看著還未站得起身的Amos,和剛受重傷的Nick,就能確認一件事︰

「我嬴了。」

1-71-二按拳

Nick的『用腳投票』快如閃電,但在泓景眼中,卻彷如慢動作一樣,手一揚就輕鬆擋下。

泓景功力之高超,令Nick大感意外︰「幾個月不見,你竟強了這麼多?」泓景笑了幾聲,得意回應道︰「這便是識時務的成果了,知驚未?」他趁Nick攻勢已老,立即還以『一按拳』。Amos見狀,對Nick叫道︰「小心!他的拳法很古怪!」

Nick亦深明這一點,是以亦得先避其鋒,看清楚再說。Nick速度快,輕易避開一拳。但「砰!」一聲,左臉卻又無端端中拳,情形和之前Amos一模一樣。

「這是…….!」Nick已經極之謹慎,但還是防不了一拳,不禁大感困惑︰「沒可能!明明已經避開了,但…..」未及思考,泓景拳又殺到。Nick於是仰後閃避,拳風僅僅在胸膛上方劃過。Nick心想︰「這次應該避開了吧?」但腹部又中一拳:「又中?怎可能?」繼續不明不白地中拳,實在不妙。在未了解對手底蘊前,Nick只好和Amos一樣,先退為妙。

泓景先後擊退Amos和Nick,感到實在很有快感。只是他亦沒有急著追擊,而是希望說服Nick︰「德力,你畢竟是雷兄的兒子,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和你交手。」

Nick抹抹嘴角的汗,以鄙視的態度回應︰「廢話,想拖延時間嗎?」說畢,再度躍前,以雙飛腿『一人兩票』進攻。

『一人兩票』力度非同小可,泓景也不願硬碰,身一閃,僅僅避開。泓然後趁Nick背門大開,轉身打出『一按拳』反擊。不料Nick背對泓景,仍能向後蹬兩腳還擊。泓景冷不防之下,臉、胸連中兩腳,臉上更被刮出一條血絲。

只是泓景好像若無其事一樣,抹去臉上血絲,叫道︰「無大無細,你爸爸教你這樣對長輩的嗎?」說完,又向Nick揮拳。

「對不起,家父只教我:做人要正直,打二五仔唔駛留力!」Nick說罷,再打出高達的『民主三步曲』回敬。但Nick速度雖快,卻還比不上擁有『樓按神功』的泓景。泓景『一按拳』先轟中Nick胸膛,順道瓦解其攻勢。

「嗚!…..這是…..!」Nick中重招吐血,驚訝叫道。拳頭力度固然雄猛,但Nick之所以驚訝,卻是另有原因。「現在才看得出嗎?太遲了!」泓景得勢不饒人,左拳準備再打出『一按拳』。Nick避無可避,勢必再硬挨一記。

但在場還有個Amos︰「Nick!小心!」,飛身擋在Nick面前,以絕招『洪水滅世』迎架。同一時間,Nick也使出『一人兩票』迎擊。

『洪水滅世』和『一人兩票』同時與泓景的『一按拳』對撼,造成一聲巨響,三人互被震飛十餘呎。

硬拚結果,是平手。

「我們兩人聯手,竟然才和他打成平手,難道他…..一直都未盡全力?」Amos驚訝道。

Nick無言。他心裡也明白,泓景實力絕不比強拍戰士遜色。再加上泓景絕招的底蘊不明,他絕對比強拍戰士更難應付。

正接受阿魏醫治的任伯看著,不禁激動得咳出連連血絲。阿魏見狀,即對任伯道︰「不要激動,會礙了傷勢的!」任伯卻沒有理會,繼續說︰「那…..傢伙……竟然…….修練…..地產界的……..樓……按……神功……還……練成了……..」

阿魏再喝住任伯說︰「別說話!專心接受治療!」

任伯還是沒聽阿魏的話,再道︰「那…..那…..傢伙…..不…..易……對付…….魏兄……..你……..不用……….理我…….怏……去…..幫……他們…….」

阿魏沒回話,只望著Amos和Nick兩人。他比任何人都想想出手,但如此一來,任伯性命就危矣。看了幾秒鐘,還是決定不上前,回頭對任伯說道︰「放心吧!那兩個小子應付得來的!」

「真….真的….沒問題?」

「放心,沒問題!」

阿魏又回望Amos和Nick。他推算兩人實力,應該是可以打得過泓景,只是需要一點忠告而已︰「你們兩個!小心他的拳法!他的拳不是『一按拳』,是『二按拳』!拳中有拳,一拳等於兩拳!」

「『二按拳』?」兩人同時叫道。Amos表情愕然,看來並不知道什麼是『二按拳』,Nick卻是恍然大悟:「果然是這樣!但要打出『二按拳』,必先練成『樓按神功』的『八成按揭』以上!這傢伙功力,至少有『八成按揭』以上!」

「『八成按揭』!」Amos叫道。

泓景的底牌被揭,卻還是不以為然︰「『八成按揭』?你會不會太小看我了?」泓景一言,阿魏一聽就明,但還是感到不可思議︰「什….什麼?難道……」

泓景踏前幾步,說道︰「給你們見識一下我的真正實力!」然後開始催運功力。運勁的時候,他不斷唸著︰「加按,加按,加按……..」氣勢亦越加逼人,要不是Amos和Nick兩人功力不錯,必會被氣勁捲得人仰馬翻。

「這氣勁…..難道是……..『九成按揭』?」Nick掩面,驚訝叫道。

「倒算你有點見識!」泓景說完,運勁過程同告結束。『九成按揭』的他上前,預備下一輪攻勢。

面對如此高手,Amos和Nick不禁心想:「這傢伙…….我們贏得了嗎?」

一滴香 瀨一滴即香

在武俠的時代,除了用武功擊殺對手之外,也可以用毒,在超武鬥組的年代也是一樣。

傳統的上乘毒藥都是無色無味,令人難以察覺,可是一滴香卻反其道而行,只需一滴,便能將一鍋開水變成濃湯,比味精更能引發食物香味。這種味道確是很吸引,但只需淺嘗一滴,五贓六腑便立即潰爛,細胞異變成癌,中毒者必然痛苦死亡,果真是名符其實的『一滴香』。

一滴香毒藥由用毒文化深厚的中國內地生產,與地溝油,和毒奶粉合稱『中國三大奇毒』,每一種都極具殺傷力。而除了毒奶粉未在香港出現之外,另外兩種毒藥早已流入香港,並為各大高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