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1-73-生存為何

泓景看著重傷倒地的Nick和Amos,開始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ick眼白白看著二五仔洋洋得意,心裡實在不甘。附近的Amos也是一樣—他雖然有『醫治的大能』,但不能用來醫治自己,唯一可以做的是,竭力接近Nick,將他醫好。但問題是,泓景不會給他這樣的機會。Amos才剛勉強站起,泓景便在他背後狠狠踩一腳,令他又再趴在地上。

「小子,你的武功雖然不值一晒,但你的醫術始終會令我們很麻煩,不能放著不管。小子,別怪我心狠手辣了!」說罷,雙拳準備打出『P按拳x二按拳』,一口氣了結Amos。

但泓景正要下手,忽然感到身旁有股極大的熱力。轉頭一看,果然,有一個大火球正向他狂飆。

「這……快閃!」泓景極力退避,總算避過熊熊烈火,但上衣被火舌沾上少許,竟立即整件燃燒。泓景見狀,氣急敗壞撕開上衣,棄之。上衣剛脫手,竟在瞬間燒成灰燼。同一時間,泓景胸口突然隱隱灼痛,一看,原來已被灼傷。

「好霸道的火球!是誰?」泓景又撿回一命,失聲叫道。幸好他拳未打出,否則必定避不開火球,被燒成灰了。

但泓景的問題實在多餘。是誰使出火球,他其實心裡有數。

他朝火球的方向一望。果然,視線內有垂死的任伯,和……正為他施救的阿魏。阿魏右手按著任伯,左手舉掌對準泓景,掌心散發著餘煙。他剛使出了『十架恩典』絕技『復興之火』——這一招教會中的凌子健也懂得,但威力自然和阿魏相去甚遠了。

阿魏怒目對泓景說:「你膽敢動他一條毛,我不和你客氣!」

泓景心知阿魏惹不得,但仍要不輸氣勢。他撥撥身上灰塵,說︰「差點忘了,這裡還有個絕世高手!怎樣?你要來打我嗎?但那老頭…….」

泓景明言挑釁,實則要制止阿魏出手。阿魏也深明泓景意圖,出手的話,任伯就死定;但若不出手,死的便會是Amos和Nick。此刻,他猶豫了。

任伯當然也知道形勢,便對阿魏說︰「快…..快去吧!我……..已…….一把年紀……死……就一世……..唔死…….大半世……..但他們…….他們………還………年青……..」

阿魏思索良久,終於有所決定︰「任伯,你保重,我很快便回來。」於是將視線轉向泓景。但準備起身,旁邊卻有聲音說︰「你不是說…..交給我們……應付嗎?你身為耶能,別出爾反爾啊!」

阿魏一看,只見Nick又再苦苦撐起,問泓景道︰「廢柴!……你……背叛……大家……難道…..就是為了『樓按神功』?」

「你也可以這樣說!」

「為….為什麼?」

「你好煩呀!你道現在是什麼年代?現在可是超武鬥組肆虐的年代呀!我們為了生存,不得不這樣做!」

「所以便要做畜牲集團的奴隸?」

「嚴格來說,我們並不是歸順畜牲集團,我們是……」

「我知道,是地產界吧?」阿魏插嘴說道。

「地產界……?」Nick疑惑問道。

阿魏答道︰「『樓按神功』是地產界武功,你沒理由不知道吧?Nick,你所憎恨的畜牲集團,其實只算是地產界的分支而已。」

泓景接著說道︰「你說得沒錯。你們也聽過地產界的超人吧?他的實力可是全香港…不,是全亞洲第一啊!我的新名字—泓景,也是他賜給我的!你們連我也打不過,要怎樣挑戰畜牲集團、甚至他們背後的地產界呀?」

「所以…….你就連自己『柴叔』這名號也放棄,歸附他們了?」Nick問道。

「為了在這亂世生存,我們不得不這樣做。」泓景再道︰「Nick啊,其實你明白,你父親為何會被殺嗎?」

「這還用問?他是被你們投靠的畜牲集團殺死的!我現在便要為他報仇。如果你硬要阻頭阻勢,我連你也殺掉。」對Nick的答案,泓景卻是連連搖頭︰「錯錯錯!你什麼都不明白。你父親被殺的唯一一個原因,就是……他不夠強。」

Nick無言。他絕對想不到泓景竟會這樣回答。

泓景再道︰「你父親和任老頭一樣頑固,有更強的武功不練,偏偏只練低賤的什麼『退休保障法』……」之後他指住任伯,叫道︰「你看那任老鬼,連一個強拍戰士都打不過,你看他像什麼樣?」

任伯被泓景一氣,口裡又吐出一口血︰「你…….你才不明白!在這個世界生存,並不是只能靠力量的!」原本已沒有麼力氣的他,聲線竟是那麼響亮,而且也不再氣促。

任伯高聲叫道︰「最重要的是行得正,企得正!你已經忘記了嗎?」

對於任伯的話,泓景自是十分不屑。他吐了一口口水,回應道︰「呸!廢話!你那麼正義,但正義可以當飯食嗎?可以令你打得嬴玄牛,還有比他厲害不知幾多倍的超人嗎?你們別那麼天真好嗎?」

「天真?」

眾人一望,說話的原來是Nick︰「你說得對…我們也許真的太天真…..」

「Nick…..你終於明白了嗎?….」

「不,我再說一次,我不明白。」

泓景愕然。

「如你所說,我實在太天真。而天真的我卻只明白一件事,就是他們殺了我爸爸。如果要我向殺父仇人卑躬屈膝,那做人又有什麼意義?」

泓景呆了。

「我就是那麼的天真。你這麼有大志,有種就來試試,能否打低天真的我吧。」說完,一步一步走向泓景。

泓景呆著。他心想:「這班人竟多像頑石一樣,竟連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面前這麼天真的人,他完全不懂得如何應對。

這時,Amos亦在他身後苦苦撐起︰「任伯說得沒錯。正如聖經也有講︰『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們不應盲目追求力量和財富,這些都總會過去,唯有遵行神的話,才是永恆。」

「聽你口氣…..你是個教徒吧?我想問你,希特拉屠殺猶太人的時候、文革批鬥的時候、在天災人禍連連、在戰爭不斷的時候,你的神去了哪裡?你的神那麼正義,為什麼不出來主持公道?我告訴你!神根本就不存在……..若祂存在的話,就他媽的來懲罰我吧!」

Amos沒有回應——泓景也早料到這樣。他的問題,大部分基督徒都不懂答,即使你去問天主教的教宗,也不會得到答案。

只是,泓景突然感到不安。

0 comments on “[小說]1-73-生存為何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