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變節

變節

「阿魏!」Amos叫道。

來人正正是阿魏。他對Amos說︰「麻煩你….我受傷不少,想要你給我醫治……」但他望著Amos雙手時,便大吃一驚︰「你的手….怎樣了?」

Amos道︰「剛才遇上了『突破強拍門檻』的戰士,我為了擊退他…….」

阿魏沒有等Amos講完,便搶白叫道︰「擊退他?…….柴叔不是叫你避免直接參戰嗎?你沒了雙手,叫其他等著你去醫的人怎樣?」阿魏氣憤地對Amos叫道。Amos沒想到會挨罵,一時間完全呆著。

但結果已定,多罵也無用,阿魏只好對Amos說︰「算了!………來,給我看看你的手!」

Amos雙手已廢,無法提起。阿魏見狀,只好自己蹲下探查︰「幸好…….這程度的傷還難不到我,要是再爛一點,就神仙都難救!」一邊說,他雙手分別按在Amos手上。未過一分鐘,破爛不堪的一對手,已神奇地回復原狀。

若非Amos剛才一拚時全力貫注雙手,他的手必定會傷得更嚴重,甚至全手粉碎。

待Amos雙手復完,就輪到Amos幫阿魏醫治。

這時,附近有人聲說道︰「你……..不要……怪……他……….」

「任伯!」兩人回頭一看,只見任伯由兩個保衛隊的手足扶住,說道︰「這…….孩子………是……….為了………..保…….護我……….才……..」

「任伯?你怎樣了?」阿魏問。

「他…….替我……擋………住…….那……..畜牲……….」任伯答道。

阿魏見任伯狀態不妥,便說︰「你別說話。讓我看,你怎樣了?」

兩人查看任伯傷勢。阿魏觀察著任伯身上被烙印的文字,道︰「搞什麼?誰個在你身上寫那麼多大字?」Amos答︰「那個『強拍戰士』在他身上打出那個什麼『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的拳術,除非有強大功力為他解鎖,否則三小時內就會因內贓衰竭而死!」

「嗯,我看得到,都寫在他身上了。」阿魏再觀察任伯,說︰「看來要我運功一輪才能醫得好他,這段期間…..你們三個來幫我護法!」Amos點頭道︰「我明白了。」兩個保衛隊員也回應︰「放心,交給我們吧!」

阿魏再對Amos說︰「Amos,對不起,我錯怪了你。」

Amos說道︰「不,你說得對,我確是太魯莽了。」

阿魏再對兩個保衛隊員道︰「你們兩個….可以使他坐下嗎?」兩人小心翼翼使任伯安坐,阿魏便坐在他後面,兩手按在任伯背部,源源輸出內力,就像武俠片中的傳功一樣。

未幾,又有三人在火海中出現。他們是畜生集團的螻囉︰「看到嗎?那個是他們的首領,趁他重傷,快宰了他領功!」但三人未埋任伯身,遠處又飛來兩人,將三個螻囉全數擊敗。

眾人一看,他們原來是Nick和插水王。Nick一見任伯重傷,甚是擔憂:「任伯!任伯!你沒事吧?」正在醫治他的阿魏回應:「他暫時沒事,但如果他再被攻擊……..」

Nick一聽,立即就明白:「放心!我會誓死保護你的!」

任伯沒氣地說:「乖…….乖孩子……..小心…….」

未幾,又來了近十個螻囉。

插水王叫道:「怎麼又是敵人?我們的人都死光了嗎?」同一時間,又有一團巨大的東西從插水理身邊經過,這團東西竟在開口說話:「同伴?X你老母這裡就有一個!」

插水王一望,原來是雞泡魚像陀螺一樣狂轉,於是問道:「就只得你一pet野嗎?」雞泡魚正在旋轉,卻還能對答如流:「有我一pet,鑽X爆千萬畜牲!」說完,就繼續轉向十個螻囉,螻囉無不被撞得人仰馬翻,大叫救命。

到十個螻囉都不知飛到哪裡,雞泡魚終於停止自轉。

插水王見此奇觀,嘩然:「……你這招叫做……..」雞泡魚滿意地說:「這招叫『爆旋陀螺』,鑽X爆你老母,想學嗎?」插水王卻是連連搖頭,雞泡魚只得無奈說道:「唔X想學嗎?真可惜!」

Amos好奇地問:「你……..你是……..由剛才……..一直轉到現在?」雞泡魚點頭笑道:「大概鑽X死…….有一百人吧?」

Amos愕然道:「一……一百個?」插水王更是『O』嘴:「一百個?那你為什麼不繼續轉下去?」雞泡魚怒道:「X你老母你自己試試,會暈的!」說完,竟真的暈得眼冒金星,倒地了。

Nick看著,額上冒出一滴大汗:「痴…….痴孖筋!」

一下子變得人才濟濟,任伯暫時安全了。

此時,又有三個人冒出,他們是柴叔和兩個保衛隊隊員。

「柴叔!」Nick叫道。

柴叔飛身走到任伯身邊,對他說︰「老鬼!」又多一個同伴,眾人本應更加放心。但任伯卻感到心寒:「阿柴…..」

因為,柴叔平時是稱呼自己做『任兄』或者『阿任』,但今日,他竟然改口叫自己做『老鬼』。再看柴叔冷冰一樣的表情,任伯立時恍然大悟︰「阿……阿柴…….果…….然……真…….真的….是你………」

只見柴叔嘴角露出咧笑,笑了近半分鐘,他才開口說道︰「沒錯,是我!現在你便受死吧!」重拳直轟任伯。

柴叔向自己揮拳,任伯既怒且驚︰「你這叛徒!」醫治他的阿魏更大為驚訝︰「什麼?」卻因為正在行醫,無法及時撒手擋架。負責護衛的兩個保衛隊員,也料不到如此狀況,根本反應不及。

眼見拳頭離任伯只餘一呎,任伯就只得眼白白中招?

1-65-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

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

Amos和林生正在對恃。

Amos難得才回復狀態,若不慎再中『截電拳』或『截水拳』,就再難有翻身機會。是以,他沒有採取主動,只盡量閃避林生攻勢。

「怎樣了,小子?看你能避多久?」林生笑道。但Amos不受挑釁,只盡量回避,尋找空隙再攻之。

奈何林生速度實在奇快,不消幾步,已將Amos逼至牆邊。林生見時機成熟,又來個『截水截電拳』,務求一舉替Amos埋單。

這時,任伯又飛身到林生背後,大喝︰「你的對手是我!」,將『退休保障法 三大支柱』內力融匯貫通,轟出…………

「死老野,別阻住晒!」任伯谷盡內力,林生還是不屑一顧,手一揚就破了任伯攻勢︰「你的什麼三大支柱殘缺不堪,怎和我對抗?怎·和·我·對·抗?」說完,林生收起『截水截電』架式,雙拳卻閃出紅光,連橫不知幾多拳快拳,全數轟中任伯。

「這…..這是……什麼拳法?」任伯狀態只得七成,再中如此快拳,傷上加傷。倒地後,任伯只感到全身劇痛,想低頭觀察,卻發現全無法動彈:「怎麼了?我的身體…..」

Amos急忙跑到任伯身前,只見他身體由上而下地被烙有上十一隻血紅色的字,寫道︰「此…..單……位……已……由…….畜………」

「嘻,我這招『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如何呢?」

「什麼?」Amos回頭問道。

林生續道︰「此乃本集團最強奧義,名字你已讀了大半,正正就是『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中此拳者動作大受限制。死老鬼功力太弱,基本上已完全不能動。除非有強大外力衝破封鎖,吾則死老鬼三小時之內,必五贓衰竭而死!」

「你……好狠毒!」Amos叫罵道。

「狠毒?嘿,不狠毒,又怎能稱為畜牲了?」

少了任伯,Amos只得單對單對林生︰「照目前形勢來看,我的勝算大概不足三成,應該要….怎樣做才好?」

「不!我還有三成勝算!不能放棄!」

有了樂觀思想,人才有起碼的勝算。Amos精神一振,將什麼勝算都拋諸腦後,只管盡全力去打!

林生感到Amos鬥志激昂,亦不禁一愕︰「你好像很有信心啊!但你還是忌憚我的『截水截電拳』,我可以硬挨你兩三記重擊,相反,你只要一中我『截水截電拳』任何一拳,就等於已經輸了!」

Amos無言。他心裡道︰「他說得對。要贏,就必須封住那傢伙的『截電拳』和『截水拳』,還有那名字長得無法記得住的什麼『已被畜牲收購』,應該怎樣做……..只有這樣!機會只得一次!」

擬定戰略,Amos沒有退縮,反而再上前兩步,慢慢逼近林生。

「咦?這麼大膽?你不是已經放棄了吧?」林生笑道,雙拳運足勁力,全力出擊!

林生速度奇快,但Amos也不慢—–Amos功力不差,只輸在作戰經驗不足。是以面對『突破強拍門檻』的戰士時,開首會被嚇得驚惶失措。但經歷幾番戰鬥,Amos總算適應了『突破強拍門檻』的速度,只要不做無謂動作,靠他的『恩典之路』身法,應可避得一陣。

林生見Amos依舊走避,便譏笑道︰「哈哈哈!幹什麼了?還以為你有什麼鬥志,原來還不是一味逃跑?」

論實力,始終是林生高一籌。Amos拚盡力閃避,避不了廿步,還是被逼到牆角。大好機會,林生殺招出擊!左手『截電』,右手『截水』,封死Amos左右兩邊生路,加上地鋪門口封住後路,Amos無路可走,大概註定被屈死了。

不,這正是Amos等待的唯一機會。Amos孤注一擲,全身內力貫注雙臂,和林生一樣雙拳出擊︰

『以眼還眼x2』!

「什….什麼?」林生雙拳揮到半途,眼前卻變得一片空白。林生知道Amos想要硬拚,但自信功力無敵,一於奉陪到底!

轟隆!

………

………

………

四拳相拚,巨響一聲後,兩人雙雙彈開,林生飛離十呎後倒地,Amos則撞在地鋪大閘,整個人陷入地鋪裡面。

之後,兩人都沒有動作。

…………………………

過了大約一分鐘,林生首先有所郁動。

但他想要起身,雙手卻毫無知覺︰「搞…搞什麼鬼?」一看,才發覺雙手不斷流血:「我的手……..搞什麼鬼?不能動的?…..搞什麼鬼了?……………..我的手………快動,快動呀~~~~~~~~~~!」林生仰天哀叫,但雙手已全無反應,彷彿已不再屬於他。

林生的一雙手,在剛才一拚中已被廢掉。

這時,他在正在打鬥的人群中,看到Amos從地鋪中走出。

「小子……..你!」林生聲嘶力竭地叫道。

Amos步出地鋪,雙手垂下,血流不斷。

「你…..你……犧牲………自己雙手…..來廢掉……..我雙手………..?」林生愕然道。

「是的。現在,我們再來吧!」

「再……..來……..你…….認真的嗎?」林生驚叫道︰「你……..雙手……..和我一樣……都廢…….了啊!」

「我們……不是….還……有……..雙腳嗎…….有…..有什麼…..問……問題了?」Amos叫道。

林生看著Amos銳利的眼神,當堂為之一慄︰「沒有了雙手,所有絕招都不能用,這………」林生為人果斷,猶豫了幾秒鐘,便有了決定︰

撤退!

「有賭未為輸,用不著和這小子鬥瘋!」林生心想。他話也不留半句,便急急逃走。

其實若繼續硬拚,林生未必會輸給Amos,只是林生盤算過後,覺得代價實在太大,『止蝕』才是上策。

看著林生逃去無蹤,Amos終告鬆一口氣︰「任伯……..任伯呢?」往四周望了一圈,始終未找到任伯,卻又感覺到有人從火海中冒出。

[雜文]香港演義 第四十二回:梁國雄大鬧畢打街,689敗走中環

香港演義 第四十二回:梁國雄大鬧畢打街,689敗走中環

卻說689引軍追至畢打街,只見長毛倒豎長髮,圓睜環眼,手無一物,立馬路上;便疑有伏兵,勒住盾牌不敢近前。

俄而眾警等都至。見毛怒目橫矛,立馬於路上,又恐是大舊之計,都不敢近前,紮住陣腳,一字兒擺在兩側。毛乃厲聲大喝曰:「我乃港人梁國雄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聲如巨雷。眾警聞之,盡皆股栗。689急令去其傘蓋,回顧左右曰:「我向曾聞林鄭言,長毛於百萬軍中,取特首之7,如探囊取物。今日相逢,不可輕敵。」

言未已,長毛睜目又喝曰:「港人梁國雄在此!誰敢來決死戰?」689見長毛如此氣概,頗有退心。毛望見689後軍陣腳移動,又喝曰:「戰又不戰,退又不退,卻是何故!」

喊聲未絕,689身邊禿鷹驚得肝膽碎裂,倒撞於車下。689便回馬而走。於是諸軍眾將一齊望西逃奔。正是:黃口孺子,怎聞霹靂之聲;病體樵夫,難聽虎豹之吼。一時棄棍落盾者,不計其數。人如潮湧,車似山崩,自相踐踏。後人有詩曰:

畢打街頭殺氣生,長毛立馬眼圓睜。一聲好似轟雷震,獨退六百八九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