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戰後(第一章完)

玄牛、眾畜牲,還有背叛的花園街街坊已經逃去無蹤,花園街保衛隊宣告勝利。

只不過,保衛隊成員的工作還未完,他們要想辦法救熄排檔大火,和拯救受傷的同伴。幸而排檔間的空檔比年前大得多,火燒連橫檔已不再復見,被牽連的大廈也為數不多。

這當然也是保衛隊員早有準備,及早救火的結果。

另一邊,阿魏憑他過人修為,終於衝破了『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的枷鎖。恢復活動能力後,阿魏第一件事,就是衝去救治重傷的Amos和Nick。兩人倒地的位置不遠,阿魏可以同時伸手觀察兩人傷勢。檢查過後,他訝異道:「嘩!竟然傷得這麼厲害!」

「那……..那麼…….他們有得救嗎?」Steve焦急地問阿魏。

「如果我有足夠功力的話…….」阿魏搖頭道。

「什…….什麼?你這是說……..他們……….」

阿魏再搖一搖頭,嘆氣道:「如果雞泡魚能傳一點功力給我的話,救多幾個人都沒問題。但你看他……..」雞泡魚卻說:「這唔X係問題呀,只要有得食就乜X問題都無,任伯你說是吧?」

任伯立即明白雞泡魚用意,笑道:「哈哈!沒錯沒錯!任某懂得如何做!」接著隨口叫個保衛隊員過來,對他說:「麻煩你去叫幾個人,盡量找些食物回來,有幾多要幾多,快!」

在食物到達之前,阿魏只好先用身上剩餘功力救治兩人。過了幾分鐘,第一個保衛隊隊員,已拖著幾杯已加了熱水的杯麵回來。

這當然不足以餵飽雞泡魚的肚,是以雞泡魚不滿叫道:「X你老母,得咁少?」雞泡魚毫不禮貌,Steve自然看不過眼,一拳打在雞泡魚頭上:「人家給你食物,你還給人看臉色?真過份!」雞泡魚抱頭叫道:「你也不用打人吧?好X痛呀師父!」

保衛隊員說:「效心吧雞生,任伯吩咐,食物陸續有來,多多都有!你就先吃完這將杯杯麵吧!」說完,又有一個隊員拿著兩大袋食物過來,雞泡魚隨即大喜。

「雞生慢慢吃,我們再找多點食物過來!」保衛隊員說完,轉身就離開。但走了幾步,他又回頭問任伯︰「有幾個背叛者被我們捉住了,應該如何處置?」

任伯回應道︰「待會我會處理…….記住,大家一場街坊,對他們好一點。」保衛隊員聽過指示,便離開了。

不久,果然如保衛隊員所說,不斷有食物送過來。雞泡魚不斷吃呀,吃呀,體重迅速增加至二百八十五磅。旁人看著,無不咄咄稱奇。

「好了,暫時別吃,先傳功給我!」阿魏對雞泡魚叫道。

「X你老母都要等消化好才行吧!」雞泡魚不耐煩地回應。

雞泡魚運起了他改良了的『襌食法』,運了七個周天,將體內的食物消化得七七八八,再對阿魏說:「X你老味我來了!」阿魏回以一句:「快點!別囉嗦!」

於是,雞泡魚雙掌按在阿魏背部,將功力全部傳給阿魏。傳完功,雞泡魚又轉頭再吃,而阿魏則繼續救人。

如此過了十數分鐘,阿魏站了起身。

「喂,他們還未醒來啊,你這就走啦?」Steve見狀,於是問阿魏。

「他們沒事的了,我還要去救其他人嘛!」阿魏回應道。

「那你何不救醒Amos,讓他幫手救人?」

「嗯…….我也有想過,但…….讓他們休息一下吧。」

「你對他們還真有優惠…….對了,你打算叫他正式加入我們嗎?」

阿魏想了想,嘆口氣,卻是無言。Steve欲再追問,怎料阿魏又岔開話題︰「等等,你還不快去,看看周圍有沒有事幫忙?」說完,就走去別處醫治傷者。

Steve「超!」了父親一聲,但心想待在這裡確是無事可做,於是望了Amos和Nick一眼,便轉身離開。

才剛起步,他看見鐵頭勇者和高達的死屍在地上,便嘆氣道︰「想不到請他們幫手,他們這就死了,真是太對不起他們…….」

「啪裂!」

突然,有聲音從兩條死屍身上發出,吸引了Steve注意。回頭一看,兩條死屍竟然像殭屍般彈起身,還若無其事地潑走身上污垢。

「嘩!屍變呀!」兩人竟然未死,嚇得Steve差點跌倒。但他定過神來,冷靜想想,便知這是之前見識過,白鴿派的『詐死』絕技。

Steve上前,向兩人道︰「你們詐死的功夫可真到家啊!不單止我們,就連玄牛也給你們騙倒!」

高達不忿回應︰「我們這不是詐死!抱觀望態度,待適當時機再出擊,是冷靜的表現!」鐵頭勇者跟著說︰「再說,我們也打倒了兩個強拍戰士,無功都有勞!」

「唔,你們也說得對,先在此謝過!」Steve懶得再和他們糾纏,說句多謝後便走了。

Steve又見到三個皇家警察︰臭口全、插水王和貨櫃強。他們雖然都中了玄牛的『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但幸有『法治精神』,他們沒有被封住動作。經一番調息後,已能站立起來。

「三位警察先生,辛苦你們了!」Steve上前問候他們。

「喂!你看見了嗎?那個用回力鏢斬斷玄牛雙臂的高手!他究竟是什麼人?」插水王回應道。

「我也看到,但未看得清楚,他便已不見了。」

「哦….是嗎?真可惜未能宰掉玄牛…..」

「哈哈!你能撿回性命已是萬幸了,還想和人打?」臭口全插嘴道。

寒喧了幾句,三個皇家警察說要找回其他同伴。道別後,Steve又繼續走往別處。

走不了幾步,Steve又看到地上有一大灘血漿,和人體的殘肢——那是泓景……柴叔爆體而亡後剩下來的。這種恐佈場面和濃濃血腥,任誰見到也會忍不住作嘔。

「嘩!好嘔心!」Steve嘔完,稍為舒服了一點,又聽到有人談論死去的泓景︰「真想不到,原來副隊長竟是內鬼!」另外一人則指住地上的血漿道︰「死二五仔,我們還差點裁在他手上,他真是死有餘辜!」

Steve聽著他們對話,心中滿是疑問。

「柴叔和其他所謂背叛者,賣了自己物業,換取金錢和更強的力量,讓自己過幸福一點的生活,其實又有什麼錯?」

「他的錯是在攻擊昔日街坊,還有……過分追求力量,導致爆煲吧?」

「但在這超武鬥組的年代,不追求力量…..還可以自保嗎?」

「像我這樣不練武、只想玩音樂的人,遲早都會被社會淘汰吧?為何人人都被逼盲目追求力量,不能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追求自己的夢想?」

「要是沒有超武鬥組,人人就可以做喜歡做的事,追求自己的夢想。超武鬥組……..終有一日,會在香港消失嗎?」

一切問題,Steve都找不到答案,只好將視線轉到神秘人出現的天台處。但新的問題又在他腦裡浮出︰

「那個一擊就扭轉局勢的神秘人,究竟是誰?」

第一章 完

1-77-神秘高手

眾人環顧四周,只見玄牛和兩三個手下,被十多個花園街保衛隊員包圍。人數上,保衛隊已佔盡優勢,但卻無一個敢上前攻擊。

因為,畜牲集團的首領——玄牛實力是多麼的強橫,多麼的霸道。他先後擊倒狀態大減的阿魏、三個皇家警察、還有兩個白鴿派戰士。眾保衛隊員眼見玄牛之強橫,哪敢胡亂進攻?

玄牛再望向阿魏,繼續以低沉的聲音說道︰「眾人中,我唯一在意的是魏生你。」

阿魏竭力運功逼出體內『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內勁,一邊說道︰「真俾面啊。」

一直目無表情的玄牛,嘴角不禁竊笑︰「可惜,你竟為了那任老頭而白白浪費功力。你可有想過,你這愚蠢的行為不單救不了他,更連累大家一同陪葬?」

阿魏無言。他的確沒想到那麼多。身為教徒,他深信有需要的人在面前,你便應該去幫助。救人之後會產生的後果,他是不會去計算。

阿魏說道︰「多謝玄牛兄對小弟賞識。經玄牛兄一語,小弟彷如茅塞頓開。畜牲集團此戰損失不少,應該有需要吸納新血吧?」

玄牛聽見,亦為之一愕︰「你這樣說,是想加入我們?」

任伯聽見,即對阿魏叫道︰「什麼?連你也……..想……..」Steve也對阿魏罵道︰「爸爸,你!……..」可是他一看到父親表情,便沒再說下去。

玄牛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立時就明白了︰「原來想拖延時間。」他隨即大喝一聲︰「休想!~~~~~」說罷,立即衝前撲向阿魏。

阿魏自言自語地說︰「給他識穿了!」

任伯一聽,才知道怪錯好人︰「原來你是想假投降,然後乘機發難?」只是玄牛將至,阿魏沒空回應。於是Steve搶白道︰「可是給他識穿了!」

玄牛一邊大叫︰「你們就齊齊給我收購吧!」雙拳泛起紅色閃光,絕招『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如無數紅色光線向眾人齊射。玄牛攻勢凌厲,眾人眼見束手無策。阿魏未來得及衝破枷鎖,只得向天上的神祈禱︰「神呀!救我們!」

…………………..

幸運之神再度降臨。

紅色光線將要射到眾人身上,忽然有一度金光從天而降,將紅色光線全部擊散。

眾人無不嘩然。

阿魏望著那度光,自言自語道︰「神….真的聽禱告啊!感謝主!」

Steve叫道︰「嘩!爸爸…..這真是…..你的神……顯靈了嗎?」

阿魏連連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狀況有異,玄牛亦不禁一愕。他望見金光擊潰自己的絕招後,竟轉頭返回天上,飛到附近一座五層高的大廈天台,然後消失不見。

「那是!…….」玄牛驚訝道。他看見金光消失之處,竟站著一個人。

「你們看!那裡有人!」Joe亦望到那人,驚訝道。

「真的有人!他是誰?」Steve叫道。

「黑過X頭,睇唔X到呀!」雞泡魚回應道。

阿魏還是動彈不得,無法回頭看,只得靠任伯幫手移動身軀。弄到合適角度,阿魏終於看得見了︰「那個神秘人………是誰呢?」

另一邊,玄牛也對神秘人叫道︰「來者何人?有膽就別躲在那裡,下來和我一戰!」

神秘人卻沒有回應,只雙目緊盯玄牛。只見他右手拿著一大柄約半米長、V字型的物體。三秒後,神秘人雙目閃出駭人紅光,手上V字物體亦隨即泛出閃閃金光。

「那是……回力鏢!」玄牛驚叫。

金光瞬即變得耀眼如太陽,強如玄牛也要掩目擋光。就在這瞬間,神秘人右手一揮,回力鏢隨即脫手而出,直瞄玄牛而飛。回力鏢所經之處,畫出了一度金黃色亮光。玄牛錯愕叫道︰「呀!」不用想也知道,剛才神秘人用來攻擊他的,肯定就是這回力鏢。

金光自屋頂飛射下來,玄牛本能地舉手擋架。但回力鏢光芒劃過玄牛雙臂,竟一舉將之斬下,鮮血隨即自玄牛雙臂亂噴。玄牛不料他強勁雙臂,竟然擋不住一記回力鏢。呆了半响,劇痛自雙手而至,他才曉得雙手已斷︰「呀!~~~~~我的手呀~~~~~~~」

斷開的雙手,隨著玄牛痛苦狂叫,連同鮮血一同散落在地。

金光再飛回神秘人身邊,神秘人一手接住,之後就再沒有動作,只是站著不動。

看著這情景的眾人,無一不感到驚訝。Joe叫道︰「連阿魏也不敵的傢伙,竟然一招就俾人收皮?」Steve亦不禁叫道︰「絕世高手!」

回說玄牛。失去雙手臂的他正痛苦地掙扎,他望向遠處的神秘人,自言自語地說︰「沒…..沒可能!……..我已經穩操勝劵………為何……..會殺出……個……..高手………..」戰果大出意料,玄牛方寸已失。再打嗎?沒有雙手,還能打得成嗎?逃走嗎?那籌備多時的奪取花園街計劃,就要化為烏有。

苦思了半分鐘,玄牛還是不知所措。但當他望到神秘人那雙紅如魔鬼的眼睛,終於有了明智決定︰「留……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今日……暫且……..撤退…….他……..日…….捲土重來………」

既有決定,玄牛轉身就走,話也不留半句。剩下幾個手下呆了半刻,之後也相繼逃去。

畜牲集團逃走後,一個保衛隊員大聲叫道︰「嬴了!我們嬴了啦!」眾隊員也跟著歡呼。

這場花園街大戰,出現了戲劇性結局,勝利者是花園街保衛隊。

「終…..終於…..完了嗎?」Steve在阿魏身邊道。

「是….是吧。」阿魏回應道。他再望向天台,但那裡已再無一人。

神秘人已經離開。

1-76-玄牛

幾經艱辛,Amos和Nick終於將二五仔泓景擊殺,但二人亦告力盡暈倒。

阿魏當然想上前醫治他們,但他同時也要顧著他的病人,任伯的性命。

任伯中了強拍戰士林生的『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動彈不得,而且拖延三小時以上的話,性命隨時不保。要醫治這種症狀,只能以強大功力貫注其身,將其身上封鎖衝破。經十數分鐘的治療,任伯身上『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字樣已然消失,他總算從鬼門關口回來了。

剛治好的任伯對阿魏道︰「真不知要怎樣多謝你。你去看看那兩個孩子吧!」阿魏自然第一時間上前,希望第一時間治療他們。

但阿魏才上前幾步,就發覺身前有股極強的氣向:「X,玄牛!」阿魏身為教徒,也不禁說了句粗話。極強的氣的主人,便只會是畜牲集團的首領——玄牛。

一直沒有出手的玄牛,現在終於要出手了。他右拳以閃電一樣的速度擊出『截電拳』,幸虧阿魏反應快,急停,退後步避開。

「終於出手了嗎?玄牛!」阿魏叫道。

「對!受刑吧!」說罷,玄牛左手又揮出『截電拳』。近距離發拳還是難不到阿魏,一個側身就避開。乘此機會,阿魏運起『十架恩典』武功,打出絕技︰

『天父創世拳』!

『天父創世拳』名字聽來像是『十架恩典』的招式,其實不然。此招其實是雞泡魚看過本地著名漫畫『海虎』之後,再教授阿魏的。『天父創世拳』共有七式,但漫畫中除了第一式『創光』和七式合一的『創世』之外,其餘六式都沒有記載,要靠雞泡魚領悟過後,再教阿魏。

面對玄牛,阿魏毫不保留,一出手就是七式合一的『創世』。此舉確實大出玄牛意料,來不及反應下,七擊全部命中玄牛左胸、左腰、和左腳大腿。

一擊得手,但阿魏卻絲毫沒有滿意的神色︰「不妙!剛才醫治任伯消耗巨大,現在只剩廿二章功力!先退為妙!」他已第一時間退後,但還是太遲了。

玄牛身中多招,卻好像若無其事一樣︰「聞說你是很厲害的,但看來是言過其實了。」只見玄牛雙拳已閃出紅光。

「這……..這是?」阿魏驚叫。

「沒錯,本集團最強奧義『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現在輪到你來嘗嘗吧!」說罷,連橫不知幾多拳快拳,全數轟中阿魏。阿魏雖知此招中不得,已有所防備,但玄牛速度實在太快,強如阿魏亦避不開,照單全收之後,彈個老遠倒地。

倒地後,阿魏想要站起身,奈何已動彈不得,身上更傀來一陣劇痛。他拚盡力低頭望,果然見到身上已烙上『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字眼︰「這傢伙…竟然進步了這麼多!至少有九成…..不!只會是『十成併購』功力!」

若先有插水王貫注『法治精神』,阿魏下場就不會如任伯一樣,受盡『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折磨。但阿魏之前正救治任伯,不便接受外來功力,亦是非戰之罪。

阿魏暗忖︰「只好盡力運功逼出體內的奇怪內勁了。以我修為,可以自行將內功逼出,但到時我的功力還剩下多少……..再者,他會給我那時間嗎?」

當然不會!玄牛已一躍而上,準備乘勝追擊。只是,玄牛不給阿魏時間,也會有人替他拖延。只見皇家警察同盟的臭口全、插水王和貨櫃強,已解決了各自的對手,第一時間趕到增援。

插水王大叫︰「玄牛,給我受死吧!」有人幫拖,阿魏本應大喜,但他的反應卻是大驚︰「不要!你們不是他的對手!」

「蟻螻!」功力最高的阿魏亦受制,何況是層次較低的三個皇家警察?玄牛照樣打出『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拳如激光一樣向三人亂槍亂射。只一招,三人已被擊個潰不成軍。

三人全被擊倒,只有插水王能勉強站起︰「我們有…….『法治精神』內勁,不…….不怕你…..的……旁門左道…….」玄牛一望三人,他們果然未被烙上『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字眼。但……..未站起身,插水王卻喉頭一甜,吐出一大口鮮血,雙腿隨即發軟倒下︰「What…….the……hell,屈機的!屈……」

「沒有刻上字嗎……但單憑我的拳力,已叫你們吃不消了。」玄牛道。

三個警察一擊就敗退,阿魏頓感無奈。

其後,玄牛再回望阿魏︰「來吧。」但正想出手,又有兩個人攔路。他們是白鴿派的鐵頭勇者和高達。他們擊殺了嚴生和史生,現在再來挑戰玄牛。

「嗯?是白鴿派?好像有點看頭啊!」玄牛道。

「鐵頭勇者現在向你宣戰!」鐵頭勇者大叫道,顯得百面威風。

「加我一份!」高達跟著叫道。

「歡迎之至。」玄牛回應道,卻是一如之前的冷淡。

大戰隨即展開。一時間,三人打得難分難解。

另一邊廂,剛才被阿魏所救的任伯上前,扶起阿魏說︰「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別說這個了。情況怎樣?」阿魏回應說。

「雖然死傷不少,但我們總算控制了大局。」

阿魏環顧四周,情況果然如任伯所言。站著的人雖然不多,但多數是保衛隊員,剩下有部分畜牲集團戰士已經逃走,有些已被捉住。

這時,Steve和Joe亦已趕到。Steve一見父親慘況,便大叫:「爸爸!」立即走上前抱著倒地的父親。

「爸爸怎樣了?他身上的文字……」Steve問阿魏身邊的任伯。

「Steve,你爸爸他…..為了救我而損耗功力,剛中了玄牛的『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任伯羞愧地回應道。

「別說這個…..雞泡魚呢?」阿魏發現還少了一個人,問道。

「我在這裡!」

阿魏回頭一望,只見雞泡魚全身赤裸、瘦得如人乾一樣。之前還是死肥仔的他,現在竟要右手依著拐杖,才能勉強站立。

「喂!雞泡魚?你幹嗎搞成這樣子?」阿魏大驚。

「咦?你…….是…….那個……一口氣吃了四碗沙爹牛肉麵、五十個波蘿油和近百個蛋撻的肥仔?」任伯對雞泡魚印象深刻,此刻見他骨瘦如柴,差點認不得他。

「無X錯,不過脂肪已燒X晒了!你會再請我吃大餐補充的吧?」

「呀!………這…..當然會!當然會啦!哈哈哈……」任伯起初還為了連累阿魏而內疚,但雞泡魚的說話,令任伯稍為放鬆。

「你看來好高興啊,打倒多少人了?」阿魏轉個話題問道。雞泡魚聽完,竟豎起雙手數手指,自言自語道︰「唔唔…….強拍戰士……..三、四、五、六……..普通戰士……………唔X好叫我數吧?」

「死變態佬!竟以一人之力宰掉了三分一畜牲!」Steve插嘴道。

「但…..看你瘦成這樣,也不能叫你再打了吧?」阿魏道。

忽然,眾人聽到兩下「啪,啪!」的聲音。

眾人一望,只見鐵頭勇者和高達二人倒在地上,雙眼反白,看來已經死亡。剛剛擊敗他們的玄牛站在不遠處,雖然看來也受了點傷,但他的從容淡定,彷如未傷一樣。

「什…..什麼?那兩個傢伙……這麼快便….敗陣了?」任伯大驚。

「難道……即使只剩下玄牛一人,我們還是…..嬴不了?」阿魏呆道。

1-75-爆煲#2

正當泓景想要了結Nick,Nick卻看到Amos在泓景身後,正要施展攻擊︰「停手呀~~~~~~~~!」

此刻的Amos,身上散發著一種無形威勢。他的力量沒有增加,但感覺卻似強了幾倍。

「你!你還未死嗎?」泓景匆匆回望,只見Amos合上雙手,手刀從上而下一劈。來招強猛非常,泓景想要避開。但Amos身上的威勢,竟掀起周遭氣流,窒礙了泓景動作。窒礙雖只有一剎,但已足夠令他乖乖挨招。既避不得,泓景只好逆著氣流,強行出拳。而受氣流所影響,他只能打出『一按拳』迎擊。但他心想:「以小子現在狀態,中這一拳,應該死定了吧?」

「哇哇哇哇哇!」Amos大叫,雙手的手刀從泓景頭上,往下直劈。只見手刀所到之處,即血如泉湧。與此同時,泓景的『一按拳』亦劃過Amos左邊臉,鮮血亦自傷口四射。

泓景的『一按拳』打空氣,只僅僅擦過Amos左臉—若非Amos的『紅海分開』先擊中泓景,結果絕對大大不同。

「這種氣勢,難道是……『紅海分開』?Amos那小子……要替天行道了嗎?」阿魏暗忖:「泓景剛才說過:『你的神那麼正義,為什麼不出來主持公道?……….若祂存在的話,就他媽的來懲罰我吧!』也許這個,就是泓景想要的答案!」

手刀在泓景身上,畫下一條血紅色直線。鮮血不斷自血線流出,果真是『紅海分開』啊。

『紅海分開』是『十架恩典』中殺招之一,威力就只會比『洪水滅世』更強更猛。『洪水滅世』招意是給對手留一線,所以往往都不致命。但『紅海分開』則是毫無保留,將全身所有力量都集中在一招,不將敵人擊殺,誓不罷休。

因為此招威力太恐怖,所以即使在決鬥時,基督徒都會避免使用此招,以免無謂的殺戮。而在很多教會的比賽,『紅海分開』更是禁招之一,一旦使用,立即取消比賽資格。但為了以防萬一,教會還是會教授信徒此招,以在必要時防身。

而此刻,正是那必要的時候。為了防Nick快要被泓景殺掉的身,他只好破戒。

「好傢伙,竟然還留有一手!」Nick訝異道。

「怎可能的?教徒!你……..!…..你是………」泓景料想不到會出現這種結局。他望著剛收式的Amos,竟然被嚇得退後幾步,驚慌地叫道︰「你………..是………….誰?……………不!……..不可能……..不………….可………能………………」

說著莫名奇妙的話,鮮血不斷在從泓景體內流出。其中一大灘血濺到自己臉上,令他原本驚恐的表情更加嚇人。看著泓景落得如斯失態,誰也曉得,泓景已經敗陣。

「不…..不可能!我……….我…….不……不可以死………我還有……..很多…….事…….未做………怎可以……..死………」

雖然泓景是個二五仔,但Nick看著多年親友之敗相,亦不禁神傷。

「我……還未…….敗………還未敗………加……….按……….加按……….」泓景似乎仍未肯放棄。他像喪屍一樣狂吼,身上力量竟還有上升之勢。距離較近的Nick,首先感受到這股氣︰「不……不是吧?……九成半…….按揭…….之後……豈不是……..」

阿魏也感受到這股氣,反應和Nick一樣震憾︰「難道……這是…….傳說中的………但怎可能?…………」

泓景邊叫道︰「加按!加按!……..」身上的氣不斷增加。要是『加按』完成的話,他的實力將會是前所未有。

但……..

「怎…..怎麼會…….呀!……不要呀~~~~~~~~」突然,泓景轉了對白,表情突變為驚恐,全身上下隨即裂開,不到半秒,「砰!」一聲,整個人竟像氣球般爆開,鮮血隨著內臟和肢體一同散落在地。兩秒前還擁有『九成半按揭』力量的泓景,現在已屍骨無存,變成一無所有。

「還是….走火入魔,爆…….爆煲了嗎?」阿魏道。

Nick和Amos逃過一劫,總算鬆一口氣,不支暈倒。

1-74-爆煲

泓景突然感到不安。但不安的原因,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可以肯定,那種感覺是來自Amos︰「這教徒……..有古怪!」回頭一看,卻不見了Amos蹤影。

「上面!」

泓景往上一看,果然見到Amos已跳到頭上,合掌打出絕技『洪水滅世』。再細心觀察,Amos和之前並沒有分別,力量和招式也和之前一X樣的悶。只是那種不安的感覺仍在泓景心中,一直揮之不去。

「你媽的……果然留不得!」要驅除不安的感覺,最直接就是將來源消滅。於是他運起最高功力,務求一舉擊殺Amos。Amos本已傷重,再中一招『P按拳x二按拳』,自然傷上加傷。但同一時間,Amos雙掌亦如打摏一樣,結實地印在泓景臉上。

「小子……看你挨得幾多拳!」泓景越感不安,也理不得自己傷勢,一於再加把勁,右拳再來『P按拳x二按拳』,擊中Amos腰側,痛得Amos叫苦連天。『P按拳x二按拳』威力本已極大,再加上其打在Amos身上的『罰息』勁力連橫爆發,終於將他擊倒。

「應該已…..殺了他吧?」泓景見Amos倒地不起,不安感頓時消退不少。但他自然不會見好就收,一於左拳再來一記,好替Amos埋單。只是拳未打出,Nick又已殺到,『一人兩票』雙飛腿踢中泓景背部︰「廢柴,你的對手是我!」

「又是你!你配嗎?」泓景吼叫道。但他背對Nick,未及轉身,又中一腳。Nick「哇,哇,哇…….」的咆吼,一腳、兩腳……..泓景瞬間便已中了不知幾多腳。

這是Nick剛才未踢完的『地區直選拳』。泓景中了十腳,整個人被釘死在地面,完全無法逃走。Nick趁此機會,一口氣將其餘十腳踢出去,泓景一樣照單全收,苦不堪言。

超越Nick極限的『分區直選拳』三十腳分兩段全部踢出。殺招使畢,Nick體力亦告用盡,雙腳發軟,非坐著調息不可。他看著泓景倒在地上,動也不動,暗忖︰「應該…..已殺掉他了吧?」他對自己的絕招充滿信心,中全套三十腳而不死之人是絕無僅有。

只有這一次,他總是不太放心。

這時,他看見Amos又再站起,緩緩地向前走。於是他對Amos叫道︰「耶能!快了結他!快!」Amos不禁愕然︰「什……什麼?了結他…….即是要…..殺……了他嗎?」他從未想過要給已無力反抗的人最後一擊。從未殺人的他,也沒想到要像個冷血殺手,非置人於死地不可。

所以,他停住了,沒有再前進一步。

Nick見狀,只得連加催促︰「你這仆街幹什麼了?快宰掉他!沒時間了!」但怎樣叫也沒用,Amos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

在接受治療的任伯,見到Nick的反應,不禁說道︰「Nick…..不要…..今日留一線…….」正施以治療的阿魏亦覺奇怪︰「泓景雖是二五仔,好歹也曾是花園街的親友。Nick雖報仇心切,也不至於連親友也不放過吧?…………但是……..『沒時間了』………等等!大事不妙!」想到這裡,他也感覺到不妥,於是對Amos大叫:「Amos!快殺掉他!快!」

Amos望著阿魏,第一個反應是:「要我殺人?怎麼連你都…….」但阿魏不斷重覆叫道:「快!沒時間了!」Amos亦不得不去想,阿魏叫他這樣做,或許有什麼原因也說不定。想到這裡,他開始將視線轉向倒地的泓景。

但Amos望到泓景,卻是大吃一驚︰「什….什麼?」

只見應該倒地不起的泓景,竟又再彎著腰站著。他僵硬地伸直腰,雙目盯緊Amos。他無疑已傷重,面容亦已扭曲。而在這種狀態下竟仍能站立走路的,大概就只有生化危機中的喪屍而已。沒錯,泓景走路時的姿態,和喪屍簡直一模一樣。

這姿態,令Amos想起之前交過手的終極港鐵俠。

「沒…..沒可能…….他中了Nick全套『地區直選拳』,怎….怎可能……」Amos還未來得及反應,胸部已中了泓景兩擊——這是泓景一拳兩擊的絕招『二按拳』。Amos中拳,彈開五呎倒地。

泓景欲上前追擊,但Nick的聲音又令他停住︰「你!…..果然….又再加按…….」泓景回望,只見他仍在苦苦掙扎,但既已力盡,始終無法站起。

「你…..透過中途加按,陣前提升力量嗎?」遠處阿魏驚訝道。

「沒錯,原本我也以為必死。但求生意志令我功力再度突破,到達『九成半按揭』的境界了!多得這力量,我心裡的不安已經全消!哈哈哈哈哈哈………」

「你…..瘋了嗎?你瘋狂加按,不怕走火入魔嗎?」Nick大叫。

「哈哈,我也未怕,你就怕了嗎?」泓景以沙啞的聲音譏笑道。他緩緩走向Nick,對他說道︰「現在就由你來試試,『九成半按揭』的力量吧!」九成半按揭狀態的泓景,已不再對Nick留情。說罷,便舉起右拳,準備替Nick埋單。

Nick見狀,哪能不驚?但他的震驚,並非來自泓景。

而是來自他背後。

「什….什麼?」泓景再次感到不安,而且比之前更加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