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5-疤痕

Amos爬起身,關掉手機鬧鐘,再看看手機上的日期時間:

07 : 30 5月 X 日 星期日

花園街決戰後一個月的星期日早上,手機鬧鐘和往常一樣吵醒了Amos。他步出睡房,和往常一樣走入廁所梳洗,只是動作卻不急速。

因為他今日不用在教會崇拜中打鼓,所以不需趕時間,只需在八時三十分前到達教會便可,必要時就算遲到少許,也沒大礙。

刷牙之後便是洗臉。但他望著鏡中自己的臉時,卻是極度不安。

因為他的臉上,多了一樣東西。

疤痕。

鏡中那個自己的右臉,也就是自己的左臉,多了一道闊約一寸的疤痕,自左眼劃到下巴。這度疤痕令他原本的斯文小白臉,一下子變成能征慣戰的古惑仔。

大約一個月前的早上,Amos第一次看到這度傷疤。當時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雙眼,只在鏡前發呆。呆了不知多久,胸口突然一下痛楚,才令他腦筋清醒。他在想,剛才胸口那一下痛楚,表示他根本未完全康復。雖然他不能用『醫治的大能』來醫自己,但憑『十架恩典』武功中的自癒功能,假以時日,臉上疤痕和身上的傷也會一併康復,如同以前一樣。

但現在已過了一個月,身上的傷都已醫好,左臉的傷雖亦已癒合,但疤痕卻依然存在。今天早上,Amos站在鏡前,開始感到不安了。

「難不成…….這傷痕……..永遠也會這樣?」Amos暗自驚嘆︰「臉上這樣子,怎去教會見人了?」

因為身上的傷,Amos已經有一個月沒返過教會,期間他在敬拜隊打鼓的事奉,亦暫託別人代勞。他想過今天不妨再缺席一次,反正自信主以來,每個星期日的教會崇拜和主日學,和星期六的團契,他幾乎都未缺席過。這還未計星期日下午的敬拜隊練習,和星期四晚上的教會武術課程………算起來,他放在教會的時間原來也不少。

「稍為歇一歇也可以吧?」這個月來,Amos心中一直就有股阻力,想要阻止他回到教會。而每次這種念頭一起,一句聖經經文就會在他心裡浮現︰

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聖經 希伯來書 第十章25節)

可是聖經卻未嬴過一次。即使今天他已痊癒,心裡阻力還是如巨牆攔路,令他踝足不前。

是什麼東西形成這股阻力,Amos其實心裡有數。只是他亦知道,今天已再無藉口推搪,要戰勝這股阻力,回到神的身邊。

這一次,Amos終於戰勝了阻力。梳洗過後,他跑回房間,換了衣服。正步出門口,他又心生一念,轉身打開鞋櫃上的抽屜,抽出一個口罩—自零三年沙士以後,Amos家就和很多家庭一樣,都常備這種醫護用口罩。

Amos戴上口罩,關上門便走。

戴口罩的文化是在零三年沙士時興起,起初作用是防止自己感染沙士,沙士後則是防止別人感染疾病,再之後就是在犯案時遮住樣貌,以防別人認出。

Amos此刻的心態,就像個罪犯一樣。

0 comments on “[小說]2-5-疤痕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