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6-悔恨

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 地下大堂

Amos到達教會大堂,時間是上午八時三十四分。

「遲了幾分鐘,崇拜應該已開始了!」Amos本來可以早一點到達,只是他心中那股阻止他返教會的無形力量,令他每一步也走得甚艱難,有如在泥沼中行走。

好不容易到達教會,Amos沿著樓梯,上去一樓禮堂。

未上到半層樓梯,Amos便已隱約聽到澎湃的音樂,和敬拜隊唱詩的聲音—崇拜沒錯已經開始了。

穿過門口,就是禮堂的後排,音樂也能聽得更清楚。Amos先聽到一段快速的連續Rolling擊鼓,雖然有點甩拍,但鼓聲卻是無比快速,而且力量雄渾。相比之下,Amos的鼓擊會給人猶豫的感覺,令人無法安心。

「這種鼓擊………難道是………?」Amos平日很留意教友打鼓,看得多了,更能單憑鼓聲就知道鼓手是誰,如同海洋公園的訓練員,能分辨每條海豚的名字一樣。

現在響起的鼓聲,Amos雖沒在教會聽過。但仍能估到鼓手是誰。對於鼓擊的好奇心,竟抵消了阻止Amos返教會的阻力,令他如屨輕煙。身一轉,只見敬拜隊在台上,帶領著在場會眾唱詩。領詩的是沈嘉瑤,身旁有梁浩峰和另外三個隊員。嘉瑤領詩時,雙眼卻不是望向會眾,而是經常望向右邊。

Amos隨著嘉瑤視線,看到鼓手打得興高采烈,心裡叫道︰「子健!果然是他!」

今日的鼓手,正是又英俊又有才能的凌子健。他不單也懂得打鼓,而且鼓技絕不比Amos遜色。只不過他實在太多才多藝,也有極多的事奉崗位,平日才無法分身打鼓而已。現在Amos休假,他順理成章地暫頂Amos的崗位。

快速打擊過後,子健望向左面的鋼琴處。只見葉佩珊坐在琴前,左手彈琴,右手正向後方做著手勢。雖然距離很遠,但Amos也能看得出,那是叫鼓手打得輕力點的手勢—–對於子健賣力的鼓擊,佩珊看來並不受落,而且還有點吃不消。

「哈哈!那傢伙就是這麼愛出風頭!」Amos心裡想。

由於前排已滿,Amos在後排找了個位置坐下。才剛坐好,卻感到身旁的教友,在以奇怪的眼光望著他。他本能地撫摸左臉上的疤痕,才記起自己戴著口罩︰「呀….是我太多心了嗎?身邊有人坐下,望一望也很平常吧?」

因為這一小插曲,令Amos再次想起花園街決戰時的片段。

Amos憶起和泓景決戰的情景。當時泓景憑著地產界的『樓按神功』,所向披靡,即使他和Nick合力應戰,也差點雙雙敗陣。最後他使出基督教禁招『紅海分開』劈中泓景,同一時間泓景亦回以『一按拳』,幸好只擦中他的臉。

他臉上的傷,就是那一招『一按拳』造成的。

只是,Amos沒有因這傷痕而感到怨恨,反而為此感恩︰「如果那一招擊中我的話,我就要完蛋了!之不過柴叔…….就這樣……..」

Amos暈倒前最後見到的,是泓景身體爆破,血濺滿地的畫面:「不!他………是被我殺死的!……….我……….殺了人…………我殺了人!神阿,我怎麼還有面目來這裡…….我怎麼還有面目見你了?」

一直以來,基督教都以正義為名,做盡殺人和等同殺人的勾當。而在超武鬥組的年代,殺人或者被殺已是家常便飯。好像早前和Steve等人去屯門找白鴿派途中,他亦有份殺死終極港鐵俠。但那次殺招並非由自己出手,而且終極港鐵俠又像怪物多過像人,Amos那時只覺得像卡通片中的超人打怪物一樣,並沒有太大感覺。

只是泓景之死卻令他很不安。泓景雖是個叛徒,危害花園街的人,但他其實也只想過更舒適生活,是個活生生的普通人而已。他的所作所為,極其量也是受超人的控制而已。

但泓景就死在自己和Nick手中。

他想起了聖經十誡中的第六誡『不可殺人』,還有『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生存在他裡面。』的經文。聖經對罪的定義甚嚴格,令Amos無法想出任何藉口為自己脫罪。

「請大家站立,願我們以熱烈的歌聲讚美神!」台上領詩的嘉瑤對著咪叫道。會眾隨即站立,一邊晃動身體,一邊歡喜地唱詩。眾人中,就只有Amos仍坐在座位,連抬起頭也不敢,只能低頭抽搐。

他感到教堂的歡樂已不再屬於自己。未幾,他站起身,黯然在人群中離開。

在一片敬拜的氣氛中,沒有人留意到Amos的奇怪舉動。

除了佩珊一個。

她無意中望到正離開的Amos,心裡疑惑︰「咦?那不是Amos嗎?他已回來了嗎?」

Amos已消失於會眾之中。

0 comments on “[小說]2-6-悔恨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