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7-棟篤牧師

Amos步出禮堂,想要找個無人的地方靜一下。他不知道哪裡可以令自己安靜,只肯定那地方不在教會裡面。

他走到地面層的教會大堂,正要步出大門,卻被一把聲音叫住︰「允諾弟兄!」Amos為免失態,用五秒時間去冷靜自己,才慢慢轉頭回應:「林…..林牧師!你…….不是應該在禮堂裡的嗎?」

站在Amos面前的林牧師,是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的牧師之一。這位林牧師外表平凡不過,實則一點也不普通。他除了武功了得,講笑話也很在行。十年前,他開創了基督教棟篤笑的先河,舉行多次棟篤笑佈道會,自此得到『棟篤牧師』一名,更開始成為城中名人。

但棟篤牧師此刻卻沒打算講棟篤笑,他反問Amos:「你今天好像不太精神…….沒大礙吧?」他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他看到Amos戴著口罩。

一句簡單問候,卻令Amos不知所措。他戴上口罩並非因為感冒,而是為了掩飾臉上疤痕。猶豫了好幾秒,他決定對棟篤牧師說謊:「呀!沒…..沒什麼,只是有點感冒而已。」雖然他自認為罪孽深重,但還未想到要向棟篤牧師告解—更何況基督教中,是沒有告解這回事。

棟篤牧師再道:「哦?是嗎?嘻,即使練成『十架恩典』,也要小心身體,免得病菌入侵啊!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一句簡單問候,棟篤牧師卻要加一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Amos一聽便知是話中有話。Amos望著他那看穿一切的眼神,就更加肯定這一點。是以,他不知道要怎樣回應,只好繼續扮傻道︰「明…..明白!」

棟篤牧師聽罷,卻是搖頭嘆氣道︰「允諾弟兄,你還是不明白。其實你的事,在教會已是眾所周知。」

Amos當堂一呆。他說的『你的事』,大概是指花園街大戰吧?但他又怎會料得到,竟然會有人知道自己參加過花園街大戰,而且更是『眾所周知』?他呆了很久,才勉強吐出了幾隻字︰「這……你…..說……什麼……….」卻見棟篤牧師拿出一部手機,將螢幕展示給Amos。Amos一看,比之前更呆了。

「這是…….大火時的花園街?」Amos一看,便知自己沒猜錯。

棟篤牧師點頭。

手機展示著花園街起火的相片,畫面中有很多人混在一團:有在打鬥的,有受傷倒下的,也有死屍。

「看看這張?」棟篤牧師手機螢幕上狂掃,畫面換了不知幾多張相,到廿幾張後,棟篤牧師終於停手,遞給Amos看。

那是一張從高處拍下的近鏡,Amos一看,第三度被嚇呆了:「這是……」

照片中間是一個人—那並不是別人,是Amos自己。

「你……..你……..怎會有………」Amos感覺自己像赤裸身體一樣,不單口罩,就連衣服都被脫清光,如同阿當知道自己赤身露體之後,想要找個地方躲藏一樣。

「很出奇吧?最初是某弟兄在Facebook看到這些相,然後一傳十,十傳百,最後就傳到我這裡了。唉!現在網絡霸權真恐怖,只要你做錯少許事,就會被人擺上網,大肆宣傳開去…….好像我最近曾在Facebook發言,立即就被網民大插特插了!唉!今日真正嚴重影響及入侵教會的世俗化,莫過於這些『鬧爆文化』了!」棟篤牧師一邊笑,一邊說著離題的話。

Amos再細看相片,看見相中的自己坐在倒地的人旁邊,雙手發光——那是他正在用『醫治的大能』醫治傷者的情景。他回望棟篤牧師,想問他什麼,只是還未開口,棟篤牧師又再道:「我不是說你做錯了什麼,只是想提醒你,幫人的時候,也得有個量度。否則信錯了人,反而令自己跌倒,就不好了。」

Amos面色一沉。他心想,如果棟篤牧師知道他殺了人的話,語氣還會不會如此輕鬆。

基督徒也是人,偶爾也會犯動怒、貪心等等的罪,但Amos犯了的,是殺人大罪啊。這在法律中已是大罪,何況在聖經中?

「看來你還是不太明白,先看這一張又如何?」棟篤牧師又再掃過了十幾張相,在一張相前停下。Amos即使早有心理準備,但看到這張相時,還不免第四次驚訝。

這張相也是一個近鏡,影著一個身形略肥的人。

「Amos弟兄你認識這個人嗎?這個人是本教會的前傳道人,也在花園街大火中活躍……」棟篤牧師問道。

「阿魏!」Amos暗忖。『阿魏』二字差點要脫口而出,但直覺告訴他不要說出口,才不至說漏嘴。只是Amos一秒間的表情變化,棟篤牧師都已看在眼裡。正要追問,卻聽到身邊傳來一把聲音說︰「林牧師!」

Amos和棟篤牧師一同轉頭,原來是葉佩珊走近︰「早晨!你們興高采列地在談什麼呢?」教友打招呼,棟篤牧師第一個反應是收起手機,回應說︰「是佩珊姊妹!咦?妳不是正在崇拜彈琴的嗎?」

「是呀!只是人有三急,趁歌頌時間完了,想去一去洗手間而已。」

「哦!但…….洗手間不是在那邊嗎?」

「呀……..」佩珊呆了半刻,再道:「剛去完洗手間,突然又覺得口喝,想要找飲水機,便經過這裡了。」

「哈哈,原來是這樣。」

「嘻,說起來,你們在談什麼呢?」

棟篤牧師停住了。他本想再追問Amos關於阿魏的事,但佩珊似乎無意離開,故不便再糾纏下去。再者,他最想知道的答案,亦已從Amos表情的變化中得知。衡量過後,他開口說道:「只是寒喧一下而已………呀!我要去預備午堂崇拜的講道,失陪了!」說罷,隨即沿著樓梯上去。

棟篤牧師離開後,Amos回頭望向佩珊,只見她深呼吸一口氣,說道:「好……好險!」

0 comments on “[小說]2-7-棟篤牧師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