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8-走堂

Amos不明所以,問佩珊:「你說『好險』,是指什麼?」佩珊一聽,卻是愕然:「吓?原來你不知道?」想了半刻,再說:「現在沒時間解釋,先離開這裡再講吧!」

「什麼?現在?妳待會不是還要彈散會詩嗎?」

「這很容易解決,Send個短訊叫李傳道或者子健頂替就行,現在先離開這裡要緊。」

Amos大惑不解。為何自己被棟篤牧師問候幾句之後,佩珊便急著要拉自己離開,連司琴工作也拋諸腦後。他又想,佩珊一向做事都有交帶,現在竟然拋下事奉工作,也許有什麼原因也說不定。思緒混亂間,佩珊已拉著自己的手,叫道:「還等什麼?要起行了!」

「這……走吧!」Amos還在呆著,除了因為思緒混亂,亦因為在佩珊拖著他的手時,手裡竟傳來觸電的感覺。

尖東 茶餐廳

現在還是教會的崇拜時間,Amos和佩珊二人,卻身在尖東百周年記念公園附近的茶餐廳,面對面坐著。佩珊剛按完手機,然後將手機展示給Amos,說道︰「你看?是不是沒問題呢?」

那是WhatsApp輸入訊息的介面。他看到佩珊剛剛打完的訊息︰

Sandy Yip︰對不起,因突然有要事,我要先行離開。散會詩可否由李傳道或者子健代彈?對大家造成不便,不好意思。

同一時間,Amos的手機也響起一下鈴聲。一看,是佩珊剛剛展示給Amos的同一句訊息。

「妳是在Send WhatsApp給敬拜隊群組嗎…….?」

隨即,兩人的手機同時又響起鈴聲。一望,果然是敬拜隊回覆︰

Ka Yiu Sham︰發生了什麼事?妳沒大礙吧?

凌子健︰放心好了,彈琴就交給我吧。願主祝福妳。

…………….

「你看?沒問題了是吧?」佩珊看完訊息後,對Amos說道。

「妳也真行!但我認識妳以來,妳好像也未曾試過突然離開事奉崗位…….」

「特事特辦嘛!」佩珊連連搖頭,說道。

「特事特辦?」

「你真的不知道嗎?」

Amos搖頭。

佩珊只好說道︰「這應該從何說起呢?嗯……….呀!對了,我要先問你,這個月來你在做什麼了?不聽電話,又不覆短訊,如果不是我打電話給你家人,我們都以為你已經死了!還有,剛才你來教會崇拜,怎麼又突然走了?」

「這……….對不起…………..我……..我…………..」

「算了吧,今日見到你,我總算放心了!」佩珊一看便知Amos有心事,不便再責怪下去。她轉了個溫柔的語氣問道:「可否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餐廳侍應走到兩人的餐桌前:「沙爹牛肉麵和火腿通粉!」,之後放下兩碟食物。

Amos心想,食物來得正好,這樣一來便可先進食,暫時不用回答佩珊的問題。但謝飯禱告後,Amos正要拿起餐具,佩珊卻以奇怪的表情望著他,掩嘴笑道:「嘻嘻,你的口罩…….不用脫下來嗎?」

如此失魂,Amos亦不禁失笑。但正要脫下口罩,他才記起口罩正遮蓋著臉上疤痕,於是手又再僵直。但不脫下口罩,又怎樣進食呢?Amos猶豫著,身體簡直僵如冰封。

佩珊見狀,不禁笑道:「Amos你真有趣,難道你想隔著口罩進食嗎?不如讓我來幫你?」說罷,竟一手伸到Amos面前,想要奪其口罩。佩珊雖一向斯文,但有時亦會鬥嘴,也會做些推撞、搶別人手上東西的動作,但都是開玩笑居多,不會惹來反感之餘,有時更會增加親切感。但口罩畢竟乃個人衛生物品,Amos又哪料到她會冒被傳染之險,來伸手奪之?來不及反應之下,口罩迅即被佩珊脫下。

口罩被奪,Amos反應是羞愧:「妳……..妳在做什麼?」,同時兩手掩臉。但他看到佩珊呆著的表情,便知已經太遲。

殺人的標記暴露了。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佩珊見到Amos臉上疤痕,便知玩笑開得太大,連忙向Amos道歉。

Amos手還是掩著臉。過了幾秒,他總算冷靜過來,想到疤痕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而且佩珊也已經看見了,再掩藏也無補於事,才慢慢拿開雙手,正面望著佩珊。

「呀…..對不起……..但原來你戴口罩…..是用來遮著那……..」

Amos點頭。

佩珊返回座位坐下,對Amos說道︰「那是….在花園街大戰時弄傷的?」

Amos點頭,回應道:「果然……..已是眾所周知了嗎?」

佩珊沒有直接回應,卻伸手摸著Amos臉上的疤痕,道:「呀………真慘……………」當佩珊的手接觸到Amos的傷口,Amos又再感到觸電,本能地將臉縮後。佩珊見狀,只好收手說道:「對……對不起!」

Amos見佩珊不好意思的樣子,慌忙道:「對不起…….我並不是介意,只是……….」

兩人靜默了半分鐘。

「其實……那度疤痕,是在花園街大戰時,被一個高手弄傷的。」Amos掙扎一輪,終於決定將疤痕的事和盤托出。

「哦,原來是這樣……..但你又不是女孩子,被人弄傷一點,不用那麼不開心吧?」佩珊回應道。

「不!不是這樣!」Amos深呼吸一口氣,再說:「其實…………其實…………那個給我疤痕的人,已給我…………用………..『紅海分開』…………劈…………劈…………..死……………」

佩珊呆了。

差不多一分鐘,她才能再開口:「Amos,你………剛才說的………是……….是開玩笑吧?」她當然希望Amos只是開玩笑,但見Amos神色凝重,佩珊便知道他是絕對認真了。

「不,我所說的都是事實。我的確…….是個殺人犯,沒有資格返教會的人。」

佩珊感到難以置信,思想頓然空白。她怎會想得到,平時斯斯文文,平易近人的Amos,竟然會是殺人兇手?再呆了幾分鐘,她才稍為平伏一點,說道:「不…….不可能,我以為…….你在那大戰中……只是在醫治他人,想不到………你還有份參戰,還…………」

Amos低著頭,完全不敢正視佩珊。

佩珊沒有把說話講完。兩人又沉默了好一會。之後,佩珊開始拿起餐具,低頭吃著她的早餐。而Amos見狀,亦拿起刀叉進餐。期間,兩人再沒有講過半句話。

………………………………………….

又過了十分鐘。佩珊吃完早餐,放下餐具,抹過嘴後,終於再度開口:「對了,魏傳道………..現在可好嗎?」

「他應該很好吧……等等,妳……認識他?」

「你可以帶我去見他嗎?」

「什…….什麼?」

0 comments on “[小說]2-8-走堂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