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15-三年前的魏氏父子

三年前 香港基督教會 尖沙嘴堂 禮堂

現在是講道時間,禮堂中坐滿了會眾。這間教會雖是大教會,然而這日禮堂滿座,原因就只有一個。

這日講道的人是林牧師,他又被稱為棟篤牧師。

這位人稱棟篤牧師的牧師,講道中加插不少搞笑Gag自然不在話下。他的笑話雖然遠不及黃子華先生,但在宗教界中已是極之前衛。是以,棟篤牧師的講道風格雖惹人非議,但同時亦吸引了不少年青群眾,後來更成為教內人士的仿效對象。而他自己也成為基督教界明星,不斷在棟篤笑、電視節目、網上媒體中亮相。

棟篤牧師此刻正高聲講道:「………..大家不要忘記,無論同性戀、吸毒、毒癮等,我們都應該一視同仁,所有罪行並無大小之分。有人說同性戀乃是天生……..但至今醫學仍未有十足證據說100個同性戀,100個都是天生,而就算是天生也好,天生也不是藉口,難道天生殺人狂就不用坐監?如果你患有遺傳的癌症,你會不去求醫嗎?如果我們因為同性戀屬天生,就認為這樣就合法的話,這就等如癌症是合法存在,那為什麼要醫治癌症?所以,你望望坐在你身邊的弟兄姊妹,如果他是專門『老爆』的,我們都歡迎他來到聚會,但最好還是先自首。我會告訴大家,『老爆』這種行為並不為法所接受,愛心是一回事,法律卻是另一回事……….」

雖則棟篤牧師言行出位,但在同性戀的立場卻和保守教徒無異:我們愛你,包容你,但不包容你的同性戀行為;不容許立法令你們免受歧視,連諮詢也不可以;寧願我們歧視你,也不能被你逆向歧視,誠如曹操的人生格言:『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棟篤牧師講道的時候,會眾都暗暗在點頭,以示贊同,有些又口裡唸唸有詞,像是說:「講得好!」有一兩個更忍不住拍手叫好,只因教會氣氛莊嚴,未有人附和而已。

在這樣的氣氛下,就算有人不同意棟篤牧師的講法,也不可能會表現出來。更何況在禮堂的數百會眾中,不同意的人數,或許十隻手指就數得完。

這些人之中的其中一個,正在禮堂後排座位上坐著。這個長髮少年受不了棟篤牧師的道,想要離開禮堂。臨走之前,他嘴裡吐出了三個英文字:「What the Fxxk!」

爆粗人雖然講得細聲,但還是引來了訝異的目光。這使爆粗人更是不悅:「望什麼?我Fxxk得有錯嗎?竟將同性戀跟吸毒生癌和爆竊相提並論,這是什麼道理?你們這些耶能,別的罪惡你們不聞不問,偏偏專搞同志,這又是什麼道理?你們別稱自己做基督教,乾脆改名叫『篤基教』好了!」說完,左手豎起中指,就離開了禮堂。

會眾看著爆粗人離開了禮堂,便暗裡熱烈地討論:

「這傢伙究竟是誰?竟然說出這狂莽的話!」

「你不知道嗎?那人是魏文進魏傳道的兒子呀!」

「什……什麼?魏傳道的兒子?魏傳道那麼熱心愛主,竟然有個爆粗兒子?」

「你有所不知了。他之所以爆粗,聽說是因為……..他自己也是個同志呀!」

「吓?不是吧?那魏傳道豈不是會………很傷心………」

「就是嘛!魏傳道原本在教會地位已很不穩陣,還有個同性戀兒子的話,教會一定會對他施加壓力,要他辭職。」

「什麼?地位不穩?他不是快要升格為牧師的了嗎?」

「哈,你以為以林牧師、蘇牧師為首的一派會那麼容易給他上位,威脅他們的地位嗎?對他們來說,魏傳就可是一口極尖銳的眼中釘啊。」

「你說的也是。魏傳道經常暗批林蘇只在乎得救、返教會的人數,沒有好好教導信徒結聖靈果子,又批評他們的『順服地上掌權者』論,最近就有個主日學老師叫學生憫憫貪財特首,被魏傳道當面指責,不知令他多尷尬。」

「呀,說起來,他的確經常當面指責林蘇等許多人的呢!」

「所以你說,換了公司有這麼惹火的同事,也必除之而後快吧。你也記得,這兩年來教會已有一位牧師辭職、另外一位被調去坪州,兩位傳道人和幾位與林蘇立場不同的同工,也先後辭職了。將魏傳道這口眼中釘也一併剷除,那教會內部勢力大致就統一了。」

「呀!怪不得!我就覺得奇怪,為何教會這麼缺人,還是不斷有人辭職,主任牧師的位置更連續空置兩年多,即使去年曾找到一個,做了幾個月,又辭職不幹了。」

「現在才知道嗎?你別以為教會就沒有政治。教會雖說是敬拜神的地方,但畢竟也是由人組成,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人家說堂會是一間有限公司,真是一點沒錯!」

「噫!真是黑暗……..呀!別說了,魏傳道正走過來!」

兩只見魏傳道向他們走近。無論怎樣,不懂看眉頭眼額的人,都會看得到他正滿懷悲傷和忿怒。

「糟了,一定是給他聽到我們在背後講他是非,前來教訓我們……」但話未說完,魏傳道卻在兩人身邊經過,從禮堂後門離開。

「呀!好險!」兩人總算鬆一口氣。其中一人說:「原來不是來罵我們,大概是要追回兒子吧!」

「唉!自己一生事奉主,兒子卻這麼反叛,而且還要是基的,在教會還要怎樣立足了?魏傳道可真慘了!」

0 comments on “[小說]2-15-三年前的魏氏父子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