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16-三年前的魏氏父子#2

教會 地面大堂

剛才在崇拜中爆粗的Steve怒氣沖沖,急步從樓梯跑往地面大堂。途中有兩個人正從樓梯走上,見到Steve時,不約而同地都將身體靠開。

到了大堂,Steve聽到從後追上的的魏傳道大喝:「Steve!站住!」但Steve不單沒有理會,而且更加速,由快步變為奔跑。

魏傳道見狀,隨即飛快繞到Steve身前攔住。雖則三年前還未有超武鬥組,但這並不代表『十架恩典』等各樣神功不能存在。魏傳道稍稍運力,一個箭步,已追上不懂武功的Steve。

「你要走去哪裡?爸爸叫你也不聽嗎?」

「不走,難道留在這裡聽你們的十九牧師講廢話?呀……我明白了,你故意叫我拿鎖匙給你,難道就是想引我來聽他亂吠,然後拗直我嗎?」

「我也只是……只想你重回正軌…….」

「不,嚴格來說我只是未分清楚我的性取向。但如果我因為你和教會的壓力便否認,那便等於承認同性戀是錯,也等於在同志頭上踩一腳!」

「但,同性戀始終是罪,是聖經不容許的…….」

「你們的聖經關我叉事?你那麼喜歡將自己的標準強加別人身上,又不見你們叫貪財特首下台,或者反抗地產霸權?為什麼只針對同志?還不是因為你們欺善怕惡?」

兒子一席話,令魏傳道為之一窒。他雖不想承認,但兒子所講的,卻都是事實。

魏傳道猶豫間,Steve已跑出教會門口。魏傳道這才意識到要追回兒子:「Steve!」但剛起步,前面竟殺出一條人影,向他舉腳進攻。

「什麼?」魏傳道雖然驚訝,但以他不錯的武功,還是能輕易擋住。那人沒有再進攻,卻是轉頭拉著Steve:「別理他,我們走吧!」,兩人便一同離開。魏傳道正要追上去,但當他看到那出腳的人的身影,便知道不用再追。

「那個人,難道是……..」魏傳道暗忖。

兩週後 太子 花園街 劏房

Steve和那帶他離開教會的那人,還有兩個中年男子,正圍著桌子吃飯。只是Steve卻沒有任何吃飯的動作,只呆望著飯碗。

「Steve,你還是沒胃口嗎?你兩星期來都沒吃多少東西了……來,再沒胃口也吃一點點吧!」其中一個男子一邊說,一邊夾一塊雞肉給Steve。

Steve還是沒有反應。過了兩秒,其中一個男子突然叫道:「喂!任伯夾餸給你,你連多謝也不說?」說完,隨即揮動筷子打在Steve手上,幸得夾餸的任伯一手截住:「算了吧雷弟,他現在心情不好,你就由得他吧!」

這位任伯,正是三年後的花園街保衛隊隊長。而想用筷子打Steve的,名叫雷友山。

而帶Steve離開教會的人,是雷友山的兒子,雷德力,Nick。

「心情不好就可以任性嗎?父母有哪個想子女壞的?再嚴厲也好,都是想子女好吧。你可知道你這麼任性,你父親會很擔心你的?」雷友山對Steve叫道。

Steve仍是低著頭,倒是Nick反應大:「擔心?要是他擔心,就不會兒子失蹤兩星期,他都沒來找人,連電話都沒打一個吧?」雖然Nick很尊敬父親,但亦非完全順服,更不時會和父親吵架。

「小子你懂什麼?父親花在子女的心思,你又明白多少?」

「我不明白。而我就只知道,Steve的爸爸每日只專心在教會裡,有什麼時候理會過兒子?兒子的內心世界、性……取向,他又何時有了解過了?」

「什麼?搞基也要人諒解?想起來,你們兩個搞在一起,我也未炮製你!」雷友山的傳統觀念甚深,稍為駁嘴,他已覺得是政變了。

「什…..什麼?你以為我……等等!雖然我不抗拒同性戀,但我可不是……」

就在雷氏父子吵架之際,Steve卻突然彈起身,拍席叫道:「收聲!」眾人料不到Steve反應會如此激烈,竟一下子都沉靜下來。之後,Steve又再以低沉的聲音說道:「你們可以……給我靜一下嗎?」說完,就慢慢離開飯桌,往劏房門口走去。

Nick跟上去問道:「Steve,你…..要去叫哪裡?」友山留在飯桌旁邊,暗暗唸道:「現在的青少年,真沒家教!」

Steve打開門口,卻見有一人正站在面前。

「爸…..爸?」Steve訝異道。

站著的人是魏傳道。他望著Steve,不語。良久,他才開口說話:「兒子,來,跟我走吧!」

魏傳道一言,令Steve情緒再度發作:「你兩星期沒找過我,一來到,又想我跟你去你那間壞鬼教會嗎?休想!」

魏傳道呼了口氣,回應道:「不,我已辭去教會的工作,不會再回那裡了。」

Steve當堂一呆。父親會辭去教會的工作,簡直是天方夜譚:「不…..不可能,你哪會捨得教會的工作?我……知道了,你…..是…….被教會炒魷魚了吧……」話未說完,魏傳道卻已踏前一步,兩手攤開,將Steve整個人收入懷中。在後面的Nick以為魏傳道要對Steve不利,但因劏房空間狹窄,不利跑動,上前阻止已經太遲。

父親突如其來的擁抱,Steve自懂性以來幾乎完全未嘗過。他失措地問:「爸爸,你在……」

「兒子,對不起。一直以來,我就沒花多少時間陪伴你,也沒有理會你的感受。」

Nick這才曉得魏傳道並無惡意,於是收起架式,從後看著魏傳道父子擁抱。這時,友山亦拍拍Nick膊頭說:「我就說了,父親哪有不對兒子好的?」

Nick沒回應父親,只在流淚。

前事完

0 comments on “[小說]2-16-三年前的魏氏父子#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