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19-蘇州過後無艇搭

Nick正與關正義打得難分難解,但半途卻殺出個Amos。

關正義笑道:「這樣,你們打算二對一,人多蝦人少嗎?」Nick得Amos相助,卻是心裡不忿,更伸手將他攔開:「耶能你別阻住,這裡沒你的事!」

「但你….」

「我剛才的計中計差點便成功,多得你搞砸了!」Nick咧嘴道:「就算你要插手,也得等我戰敗之後。只是,你不會有這機會……」

關正義聽見,隨即興奮地叫道:「死頭臨頭還不認輸?你破不了我的『不要驚動愛情』,就只有戰敗的份!」

「嘻,等著瞧!」Nick回以一句,再對Amos說:「還不死開?」Nick如此堅持,Amos亦只好死開,碰巧走到正在觀戰的Steve身邊。Steve見Amos走近,便對他說:「……我就知不會看錯人,你果然有資格做我朋友。」

「但Nick他……」

「放心吧,他不會輸給那種傢伙的!」

回望戰場,關正義已重新啟動『不要驚動愛情』,圍住Nick遊走。Nick左望右望,始終找不到破綻。過了約半分鐘,關正義突然出擊,右拳一出,擦中Nick左肩。Nick提腿還擊,但關正義又已退到老遠。如是者重覆了五六次,Nick始終未能動關正義半條頭髮。

「哈哈,說得好聽,結果還不是一樣?」關正義得意笑道。但他再望望Nick時,卻只見他雙手垂下,站著不動,處於無防備狀態。於是他大喝一聲:「已經放棄了嗎?那我就來了結你吧!」但以防Nick有詐,他還是先繞到Nick身後,輕輕一拳轟中其背脊,然後退後三步,只見他還是沒有任何郁動。

「怎麼了?我不反抗,你還是不敢過來嗎?像你這樣追女仔,大概一世也追不到了!」Nick背著關正義說道。

「還口硬!看我的!」關正義這次繞到Nick左右兩側,兩拳先後打中Nick雙臂,之後又再退開。Nick還是絲毫沒有動作。

「你…….你竟敢…..小看我?」處於優勢的關正義,心裡竟出現一絲寒意。

「如果這是一場拳賽,你已經點數取勝。但追女仔可不同,招數再多再花巧,最後還是要『表白』,才能把女仔追到手啊!」

「想說廢話拖延時間?休想!」關正義怒道。他身為『不要驚動愛情』的創招者,卻不明白Nick的比喻。再遊走幾秒,關正義又再出招—-他這拳稍稍重一點了,但Nick還是不閃不避,腹部中拳,即時嘔出鮮血。

「都嘔血了,還死撐?」關正義這拳效果不錯,心裡大喜。

「還是不肯表白嗎?沒膽鬼!」Nick嘴裡竟露出一絲笑意,令關正義更加不寒而慄:「表…….表白…….你是說…….」話未說完,Nick卻突然由靜轉動,右腳朝關正義左膝踢去。關正義冷不防下,左膝中招,連退幾步。但他『救恩的全副軍裝』護身勁了得,左腳所傷不重。

Nick終於首次擊中關正義,但卻沒有得到想要的碎骨聲。

「呀!」關正義痛得連連大叫,但檢查過膝蓋,知道並無大礙,才總算鬆一口氣:「真可惜呀,如果踢斷我的膝蓋,我就無法再用『不要驚動愛情』了。」

Nick回應道:「是有點可惜,但這已經足夠。而我奉勸你一句,要表白就趁早,否則就蘇州過後無艇搭了!」關正義有理沒理,回以一句:「廢話不絕,只証明你無法破我絕招!」立即又再啟動『不要驚動愛情』。Nick依舊站著不動,毫無防備。

「那不是像之前一樣嗎?」在觀戰的Amos叫道。

「不,勝負已分。你的教友只要再出招,死期便臨到他身上。你及早為他祈禱吧!」Steve表現冷靜,看來是對Nick充滿信心。

關正義繞著Nick,又跑了十數個圈—在『十架恩典』推動下,他彷彿就有用不完的氣力。但怎樣跑也好,始終還是要出擊的。跑到第十八個圈時,他再次繞到Nick身後,重施故技。

只是這次Nick卻有所反應。他腳向後一蹬,高速以背向姿態迎近。「什麼?忍不住出擊了嗎?」關正義一愕。他雖料到Nick可能會反客為主,但當事情真的發生時,還是為之一窒。

Nick突然出擊,關正義的反應是:「正中下懷!」他的『不要驚動愛情』厲害之處,是對手若不行動,就會被慢慢削弱,輸part都輸死;若對手忍不住還手,他亦可以乘其空隙,一舉擊殺之。Nick之前曾試過出擊,但差點就裁在關正義手上。現在Nick更中了他幾十拳,受傷之下,露出破綻的機會便更大。

現在,只要像剛才一樣往側一閃,避開Nick來勢,然後給予致命一擊,勝利便屬於他了。

關正義依照計劃,往左邊一閃。但在這關鍵時刻,他剛中招的左膝竟突然劇痛,痛得他哇哇大叫,在瞬間失去平衡。

「糟!快逃!」關正義忍住劇痛,竭力避開Nick來勢。但他才勉強起步,右腳卻撞著什麼東西,將他整個人絆倒。形勢突變,關正義立時驚惶失措,大叫:「什麼東西?」

他發現自己正壓在一團物體上面。一看,只見他壓著的,竟是睡死的全裸雞泡魚。「嘩!該死!」關正義大叫嘔心,想要快快起身,左手又碰著什麼,一看,竟然是雞泡魚那竪立著的小弟弟。

「…….難道…….我是被那東西…….怎可能…….」關正義差點要嘔出來,失聲叫道。被雞泡魚的小弟弟絆倒的打擊,比戰敗可要大三倍。

「那是巴別塔呀傻仔。你以為我剛才那一腳是白踢的嗎?」關正義錯愕間,才驚覺Nick已經走到身後。關正義始知大事不妙,哀叫道:「什……什麼?你是…..為了……令我的步法失效,才……..」

「蘇州已過,無艇搭了。但我們會給你安慰獎,算是待你不薄吧?」Nick說道。

「什……..什麼?安慰奬……..難道是……….」

「真聰明。你就和親愛的猛男親熱吧!」

「什…..什麼?No~~~~~~~!」No也沒用,Nick右腳已瘋狂猛踩關正義。那是Nick的最強絕技:

『最低工資法 三十三層天 地區直選拳』!

「嗚呀!〜〜〜〜〜〜〜〜〜〜〜」

0 comments on “[小說]2-19-蘇州過後無艇搭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