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27-民主神功

大埔 民主男神辦公室門外

Nick環望四周,只見自己身在公共屋邨的樓宇,樓下是一個籃球場,遠處是港鐵火車站,上面寫著『太和』二字。

「這裡……果真是大埔!」Nick望著火車站,說道。

「怎樣?這裡空氣還算清新吧?」咖喱飯問Nick。

Nick沒有回答,只深呼吸一口,似是在感受大埔的空氣。吸了幾口氣,Nick感到內息尚算暢順,之後更試試運功。但一運功,Nick卻驚覺身體有異:「我的內功……完全沒有了?」再試多幾次,還是無法運起半點功力。Nick抓頭叫道:「怎會…….怎會這樣的?難道是……..」功力全失,對練武之人可說是極大打擊,Nick再堅強,也無法接受事實,失聲狂叫:「呀!〜〜〜〜我的功力…….沒有了〜〜〜〜」

Nick表現失措,咖喱飯卻依然冷靜—他顯然早就知道Nick武功全失。他對Nick說:「你先冷靜,沒事的。」但Nick哪裡還能冷靜?他發了狂般在地上狂顫,什麼說話也聽不進耳。

咖喱飯見狀,只好再深呼吸一口,運起白鴿派武功『民主神功』。咖喱飯雖只是個助手,但畢竟也是白鴿派一員,懂得『民主神功』自不是什麼奇事。而這位助手內力更一點也不低,大喝一聲:「冷靜點!」聲音中貫注其強大功力,震得Nick差點要耳聾,即使雙手掩耳,也是極為難受。

幾秒後,聲音威力已過,Nick才敢放開雙手。咖喱飯這一叫,總算令Nick冷靜過來。他呆呆望著咖喱飯,道:「這傢伙…..功力好高!」

咖喱飯收式,呼口氣後再道:「得罪了。昨日鐵頭他們將你送過來時,說你被領野霸王轟散了內力,而且性命垂危。幸虧師父不惜耗費內力,將『民主神功』內功貫注在你身上,花了大半日才將你救活。」

Nick聽完,問道:「原來…….我的內力…..被打散了嗎?」

「嗯…..但嚴格來說也不是。師父為你貫注的『民主神功』內力應該還有一點在你身上。」咖喱飯道。

「什…….什麼?」Nick驚訝道:「但我剛才嘗試運功,卻感覺不到有半點功力在我體內…..」

咖喱飯略帶微笑道:「『民主神功』內功和一般神功不同,你需要用心感受,才能感知它的存在。」他說話時的語氣,就像個和善的私人補習老師一樣:「好,現在你就靜下來,試試感受它。它就存在於你每個穴道…..不,是每個細胞之中。」

「每……每個細胞之中?」Nick對咖喱飯的說話大感困惑,發問道。

「嗯。你要留心聽他們的說話,了解他們的感受,他們有很多說話想對你說!」咖喱飯以親切的微笑答道。

Nick一臉愕然。他心裡質疑咖喱飯的話,但想到反正內力已失,一試也無妨,最糟也是一死而已。他就地坐好,然後深呼吸,照著咖喱飯的說話去做。

「不,不用深呼吸的,一切都要自然,不用太刻意去做。太刻意的話,細胞便不會說話了。」

Nick聽完,卻是一呆,待咖喱飯問道:「咦?有什麼不妥嗎?」他才曉得回應:「沒……沒什麼。」然後又照著咖喱飯的說話做。受慣父親嚴厲教導的他,對咖喱飯的循循善誘自然不太習慣。他見咖喱飯外貌英偉,心裡又想,這傢伙雖是白鴿派,卻又和鐵頭勇者和高達截然不同,能給予人好感。如果他也是同志的話,應該會和Steve很夾,如果他日能介紹咖喱飯給Steve認識,應該會很不錯吧。

Nick正想得入神,咖喱飯又再打斷他的思緒:「不行,你心裡太多雜念。專心,別想其他的事!」Nick暗忖:「他竟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不,他大概只知道我不專心,並不知道我在想什麼的。」Nick並不是個懶人,經咖喱飯提醒後,便專心地修練。而他早就從父親身上學得靜心和專注的功夫,是以心無雜念對Nick來說,並非什麼難事。

還未夠一分鐘,Nick就聽到了一把來自他左腳的聲音:

「你呀!終於肯聽聽我們的心聲了嗎?」

Nick訝異之隙,又聽到另一把聲音自右腳傳出:

「你想累死我們不是?我們已經滿是傷痕,你竟還不好好休息,每日都用我們踢人!」

右腳才剛說完話,胃部又有話要說:

「就是嘛!每日除了睡覺就是修練和戰鬥,但你又不吃多點食物給我消化,我們這些細胞兄弟們怎有足夠營養?」

之後,心臟、手、肺等器官的細胞,都對Nick說出類似的悔氣話,情景就像林保怡盤問別人器官的電視節目一樣。Nick僅僅在花園街親友家裡看過半集,只覺甚是滑稽。他沒想像過這種怪異情節會發生在他身上,更料不到細胞們會諸多埋怨。他猶豫,應該加入這怪異的對話,學林保怡一樣對器官說:「Thank you for your co-operation.」嗎?

0 comments on “[小說]2-27-民主神功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