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28-民主神功#2

猶豫了好一會,Nick吞了幾口口水,始終都沒有吐出半個字—–即使不是真的要開口說話。這時,他又聽到咖喱飯說道:

「看來你聽到體內的民意了!好,現在試試回應他們吧,不用怕!」

咖喱飯的聲音比他的細胞溫和,而且是從外面傳來,自然不難分辨。但Nick還是無法理解,什麼民意聲音,和練武究竟有什麼關係,只好答道:「什麼….回應他們?」

「沒錯!就像平時和人說話一樣,這該沒什麼難度吧?」咖喱飯說道。

「是……是的!」Nick無奈回應。因為被咖喱飯打斷,Nick需要再花點時間,再次靜心感受體內每個細胞。又過了約三分鐘,他終於再聽到心臟某個細胞的咆哮:

「終於回來了嗎?還以為你半途鬆人了?」

Nick還是未敢回應,因為平時他已不常說話,現在再和自己的器官對話,會不會太像個自言自語的白痴仔一樣…..最後他卻不自禁地大叫一句:「不!那種白痴的事,我才不會做!」

「嘻,那才像樣。剛才說到哪裡了呢?…..沒錯,就是你對我們太刻薄了。你每日不是修練就是踢人,或者被人踢,我們有幾個兄弟已開始不支了。我們的痛楚,你能感受到嗎?」

「什…..什麼?」Nick話未問完,頭頂、胸口、腰間、手臂、膝頭和大腿,竟同時傳來針刺一樣的劇痛,痛得Nick死去活來。即使在地上死滾爛滾,也無法消減半點痛楚。半分鐘過後,痛楚稍減,Nick才能勉強說話:「這…..這是……」

「這就是你過分勞動身軀造成的傷害了。但平日你竟然完全感覺不到,你不怕痛,我們也會破損的啊!昨日你還不自量力,去挑戰領野霸王,中他重招,觸動你的新傷舊患,連內力也被轟散!」

Nick倒在地上,失聲叫道:「我……我的…….新傷舊…….舊………患?」因為心臟細胞的投訴,Nick開始憶起被領野霸王打敗的一刻,再回帶到自己為了學習『民主神功』而到屯門,之前是擊敗來自教會的關正義,救助Amos和他的朋友,擊敗幾個地產派戰士……沒錯,他之所要學『民主神功』,是為了守護好朋友Steve的音樂室、應付將會來襲的地產界強手。

「地產界…….柴叔!」

想起地產界,Nick立即就聯想到昔日的花園街坊柴叔,他背叛一眾街坊,加入地產界,和畜牲集團一起對付他們,最終死在自己和Amos手上。

「該死的畜牲集團!」Nick不禁開口叫道。為了收購舊樓,畜牲集團可謂無所不用其極,而且首領玄牛更殺了他的父親,是以Nick對畜牲集團恨之入骨。為報父仇,Nick每日都進行比嚴父教導更苛刻的修練,毫不理會過分催谷導致身體的損傷。

「要不是聽到身體細胞的投訴,我也不知道身體原來已超出負荷………但!這樣又如何?只要能消滅世間畜牲,為父報仇,即使代價是死,也絕對值得!」

「不,不是這樣!」這次換了腦部細胞回應:「我們是你的一部分,當然很明白你的想法,而我們也很想助你除奸逐妖,但如果我們都五勞七傷,殘缺不全,即使想幫你,也是無能為力。」

Nick無言。腦部細胞便繼續說:「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斬更多的妖魔。主人啊,你還有很遠的路要走,未到戰爭,決不輕言戰爭;未到犧牲,決不輕言犧牲。這一點希望你明白。」

Nick讀書成績不好,不懂得這是蔣介石的名言,更不曉得為何自己的細胞會如此知書識禮。他反覆思想了好一會,才總算明白腦部細胞所言:「只要有休息…..和營養,你……你們…..就會…….繼續和我一起戰鬥?」

「你搞錯了。無論你怎樣對待我們,我們都會盡力幫助你,反正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只是有足夠營養和休息,我們幫助你時便更加有力。」

「呀……好,我明白了。」Nick心中說道。就在這一刻,他感到身體各處……不,每個細胞都湧出氣勁。他原本已無內力的身軀,瞬間再度充滿力量。

在旁觀看著的咖喱飯十分訝異。這時,他身後忽然出現了一條人影。來人似乎功力奇高,是以走到咖喱飯身後不到兩呎距離,也沒被發現。來人望著剛神功大成的Nick,不禁讚嘆道:「厲害!竟然這麼快便能引發『民主神功』……」

咖喱飯這才發現身後有人,但他並沒有任何防範,因為根本就沒這必要。他需要做的是,回頭給這人一個恭敬的問候:

「師父,你回來了!」

0 comments on “[小說]2-28-民主神功#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