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32-喪屍教打鼓

Amos看見房間深處擺放著一套鼓。本身都是鼓手的他,竟也看得目定口呆。

「很厲害是吧?」律政屍以自誇的口吻問Amos。

「的確….很厲害!」Amos好像發現新事物一樣,興奮地回答。

他之所以表現興奮,是因為他面前的這套鼓,和平常見到的很不同。一般來說,一套搖滾鼓或爵士鼓的基本組合包括大鼓(bass drum)、小軍鼓(snare drum)、兩個筒鼓(tom-tom)、一個落地鼓(floor tom)、腳踏鈸(hi-hat)和兩片銅鈸(cymbal)。但Amos面前的這一套絕對宏偉得多:座位前左右三個方向,都掛著四至五個不同系列的筒鼓;大鼓也有左右兩個;銅鈸方面更是金光閃爍,碎音鈸(crash cymbal)、曡音鈸(ride cymbal)、中國鈸(Chinese cymbal)、水鈸(splash cymbal)和crash ride(crash/ride cymbal)等樣樣俱全,加起來竟有十二塊之多!

Amos只在YouTube片段中見過如此宏偉的套鼓,如今在現實中看到,哪能不嘆為觀止?

「這你先坐上去玩玩,我去廁所卸妝回來。」律政屍說完,又從房門離開。

「卸妝?」Amos疑惑間,律政屍已經離開。趁這裡空無一人,Amos大可乘機逃離魔鬼的房間。但出於好奇之下,Amos不單沒有逃跑,更應律政屍之邀,坐上了套鼓的座位。

「砌這一套鼓,究竟要用多少錢?」Amos沒有立即拿棍打鼓,卻在觀察套鼓的細節。他發現當中很多鼓都很破舊,有的鼓面更穿了個破口;銅鈸也好不了多少,多有破口之餘,有兩塊更是只剩下半塊。Amos最初以為是同一塊分開兩半,但細看它們斷開之處,又好像不太吻合。

Amos遲遲未下手打鼓,是因為套鼓實在太宏偉,要打亦不知從何入手。一會,他看見身旁地鼓上掛著一袋鼓棍,便順手拿起其中兩枝,試試敲打面前的小軍鼓和筒鼓。因為鼓已舊,打出來的聲音並不太清脆…….但這並不要緊,能打就可以了。他的打鼓恩師很重視基本功,亦曾教過他不少基礎技術,是以Amos面對宏偉的套鼓,也不至於無法上手。適應一番後,總算能打出很基本,很基本的節奏。但打到一分鐘左右,想要轉轉打法時,左手鼓棍卻不慎脫手,飛到房門那邊。

「呀!」Amos叫道。想要起身拾回鼓棍,卻無意中看到鼓棍袋裡,有些奇怪的東西。

他發現鼓袋中除了十幾支鼓棍外,另外還有兩支黑色、比鼓棍粗很多的棍。他好奇地拿起兩支黑棍,只覺它們極重,如非有武功底子,根本無法靈活揮動。試試對空氣揮兩下:「這對不就是…….喪屍剛才用來打地產界的棍嗎?」

「別用那對棍來打鼓啊!它們叫做人棍,是用來打人的!至於打神的,便是……..神棍了!哈哈哈哈………」突然從房門傳來人聲,Amos抬頭一看,便知是律政屍卸妝後回來:「你…..回來啦?」

律政屍笑著回應:「怎麼了?我剛才喪屍的樣子,你感到奇怪,現在我的人樣,你也要覺得奇怪嗎?」卸裝回來的律政屍,除了一頭金髮外,樣子四四方方,和別人並沒什麼不同,雖還不太英俊,但求偶倒是沒問題。不單這樣,就連說話的腔調也一樣變得像常人一樣,不再像隻喪屍了。若非Amos知道他卸妝,大概也無法認出,這人竟然就是剛才的喪屍。

律政屍道:「怎麼了?我在外面聽你打鼓無氣無力的,未吃飯嗎?死開!我來告訴你什麼是打鼓!」說完,便繞到Amos身邊,揮手示意他離座。Amos將手上鼓棍交給律政屍後,便讓座給律政屍。

律政屍接過鼓棍,坐好,起手就揮棍狂打。卸妝後的律政屍,鼓擊依然氣勢澎湃,鼓聲密集快速,卻又節奏分明;雖然震耳欲聾,卻又有章有法,毫不雜亂。Amos並不喜歡這類嘈吵的重金屬聲音,但那種如心臟律動的重低音,仍不禁令他心跳加速,內勁疾走,狀態立時提高兩成。

「我的功力…….突然加強了!好像上次一樣…….」Amos暗忖。上次在Rock Church對畜牲集團的戰士時,律政屍也用同樣手法加強同伴的戰鬥力,就有如古代戰爭時的戰鼓。

澎湃的鼓擊維持了分半鐘,突然被一下『啪裂!』聲音打斷。律政屍於是停止鼓擊,望著手上鼓棍,嘆道:「Oh!斷了!這棍的壽命真短……」原來是右手鼓棍已斷,剩下半枝。正欲再拿另一支棍,但想了想,又打消了念頭:「打鼓應該要這樣,明白嗎?」說完,又補上一個喪屍式咆吼。

「這……應該怎樣說呢?……..雖然你是很強,但………我還是不太喜歡嘈吵的音樂。對我來說,還是爵士樂比較溫和,舒服……」

「爵士樂?嘿嘿…….」律政屍咧嘴笑道。

「你不要少看爵士……」

Amos話未說完,律政屍已棄掉手上一支半鼓棍,再從鼓袋取出另外兩枝,舞動它們轉幾個圈,便說:「你是指這個吧?」,同時雙棍便敲打鼓面。

「!…..」Amos驚訝得無法叫出聲。

律政屍的鼓擊竟和之前的完全迥異:雖然鼓聲依舊密集,但再不是硬橋硬馬,而是有疏有密,像幼絲般細緻;之前鼓聲嘈吵,現在卻靜如安眠曲,但間中又夾集著一兩下重擊,輕重擊間的對比,再加上粗中帶細的節奏感,簡直就是人生的悲歡離合,高低起伏。

「這是……爵士樂?怎可能……」Amos終於能叫出聲。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一直追求的音樂境界,竟在這隻卸了妝的喪屍身上呈現。

「法例有規定,重金屬樂手不可以懂爵士樂嗎?還是……喪屍就不可以玩爵士樂了?」看著Amos的呆相,律政屍就知道他已被自己鼓藝懾服,是以此刻的他,心中實在滿意至極:「看來,少看爵士樂的是你,而不是我吧?」

Amos無言,是默認了。

0 comments on “[小說]2-32-喪屍教打鼓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