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33-喪屍教打鼓#2

懾服Amos之後,便是律政屍說教的時候。他隨便打了兩下小軍鼓,隨即開始他的打鼓課程:「你以為爵士樂就只是打得細力點而已?」

「不,我沒這麼認為……」

律政屍沒有理會Amos回答,搶白道:「你想說,爵士樂是band sound的最高境界,是吧?這當然沒錯,爵士樂怪音多之餘,節拍又複雜,有時明知是四拍四,但就是無法『一、二、三、四』地數出來!本港著名爵士樂手包以正更講過,爵士樂的精神是『即興』。爵士樂中最難,又最好玩的地方,就是不跟樂譜,僅隨著當時的感覺和隊員的反應,作出相應的演奏,好像你我在閒談一樣。」

「所以,爵士樂對樂手要求特別高,其中之一是手要鬆,力度快慢收放自如。我看你的鼓擊,並不是爵士樂的溫柔,而是猶豫不安,沒有能感動人心的力量。」

Amos一呆。因為類似的說話,他的打鼓老師講過,敬拜隊的領隊講過,佩珊也講過。對律政屍的說話,他沒有反駁的餘地。雖然不想承認,但他亦清楚知道,律政屍所講的都是事實。

然而,無論是他的打鼓老師、敬拜隊領隊、甚至佩珊,也無法教曉Amos,怎樣才能克服這個弱點。而就算向神祈禱,神也是沒有透露半點天機。

「那麼我應該如何,才可以……」Amos上前問道。他懇切的求問,竟大出律政屍預料,這次輪到他望著Amos發呆。

「你可以告訴我嗎?喂!」Amos見律政屍沒有反應,便再追問下去。律政屍這才回魂,道:「想不到……耶能竟然會向我這喪屍求教……有種……好,你坐上去!」說完,便站起身離開座位,將鼓棍交給Amos,兩人便換了個位置。

Amos準備好後,便等待著律政屍指示。但律政屍反而不知該說什麼,咬字不清的:「這…..應該要怎樣做呢?這…….你先打兩下吧!什麼節奏都好…….」面對律政屍不明確的指示,Amos顯得不知所措,想了一會,最後決定打出剛才的節奏。

「X!你沒吃飯嗎?放鬆點!」Amos才打了兩個小節,律政屍便對他喪叫—-這次他終於回復喪屍本色,咬字清晰了。Amos卻不甚明白,只好稍為改變動作,希望合符律政屍的要求。

「你老味!你這種叫做『hea』,給我認真點!」律政屍邊大叫,邊順手找來一個煙灰缸,狠狠擲向Amos。

Amos冷不防之下,面頰中招,停下來叫道:「你在做什麼了?」律政屍不知何解,似已失去常性,人雖卸妝,言行卻比喪屍更瘋狂,只差未咬人而已。瘋狂的律政屍吼叫一聲:「你條X樣,給我認真點!」手裡不知何時又多了一支螺絲批,話未說完,又已將之擲向Amos。

這一次Amos學乖了,舉棍就輕易格開。不知是故意還是巧合,螺絲批反彈飛向律政屍的頭,幸虧律政屍身手不弱,頭一側,僅僅避過。

「X樣!竟敢還拖?」律政屍險些中招,喪叫道。但再聽到Amos打鼓的聲音,好像又發現了什麼:「這鼓聲……和之前有點不同…..難道…….」隨即又拈來一個玻璃樽,順手擲向Amos。Amos暗忖:「又來?」又揮棍擋住,玻璃樽立時碎裂,碎片四射。Amos被幾塊碎片擦中,只得暗叫失策。

碎片也彈到律政屍那裡,刮得他傷痕處處。Amos見狀,便停下手,連連向他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讓我先……」他想起身用『醫治的大能』醫治,但律政屍卻毫不領情,一味喪叫:「X你老母臭X!我有叫你停嗎?坐下!繼續打!」

Amos猶豫之際,律政屍又再叫道:「繼續打呀!你條X樣聽不聽到?」Amos有歉意之下,只好聽話,坐下繼續打鼓。

「哈哈!哈哈哈!沒錯了,就是這樣!哈哈哈〜〜〜〜〜」不知律政屍在說什麼喪屍話,但Amos只感到不妙。因為律政屍又拿來一支電結他,舉起。從這架式看來,這支血紅色的電結他,便是律政屍下一件要擲向自己的東西。

「嘩!來真的嗎?」Amos暗忖,對方向他擲出電結他的話,他的鼓棍一定擋不住。

的確是來真的。但律政屍正要擲出電結他,一把響亮的聲音在他背後叫道:

「停手!你想將我的結他怎樣?」

這叫聲竟然能令律政屍停住。他連忙回頭叫道:「是…..政務屍!」

律政屍身後站著兩個人—-一個金髮,另一個光頭,樣子則與普通人無異。雖然Amos認不出他們,但聽到律政屍對他們的稱呼,便猜到他們也是律政屍的隊友,Carcass3的另外兩個成員了。

「你們好!」Amos有禮地向兩人打個招呼。其中那金髮男子,也就是律政屍口中的政務屍,回應道:「剛才打得不錯啊?」光頭男子,也就是財政屍,也跟著說:「但若打得再放一點,會更加好。」

剛剛被律政屍教訓過一輪,現在又被稱讚,Amos感到不好意思,回應道:「過獎了…..」他突然心生一念,於是又問兩人:「咦?你們現在….是要練習是嗎?」

財政屍竊笑一聲,答道:「在這裡不練習,難道要和你做愛?」Amos被譏諷,心裡卻是大喜,他終於有藉口離開喪屍營了。他立即站起身離開套鼓,對三人說:「這樣我失陪了!你們慢慢練…..」

但沒走幾步,又被律政屍從後抓住:「等等!課堂才剛剛開始,你想逃學乎?坐下!」Amos大驚,他料不到律政屍竟是如此執著。正猶豫好不好用功力掙脫,另外兩屍已從旁抓住律政屍雙臂:「你痴X左咩?我們還要練習的!哪有空呆看你教鼓?」政務屍跟著說:「你副X樣嚇怕人家了!」

律政屍縱練就強橫功力,一時間也無法掙脫兩屍,只得喪叫道:「不!我剛剛才發現令他放鬆的方法!哪能半途而廢?」

「什麼?所以你就不斷向我投擲煙灰缸、玻璃樽、還有你同伴的電結他?」Amos驚訝地回應。

「嘻嘻,沒錯。我發現向你投擲東西會令你分散注意力,但同時亦會更放鬆,打出來的聲音會更有力。另外我還發現了一件事,其實…….」律政屍一邊掙扎,一邊說道。但話未說完,抓任他的財政屍插嘴叫道:「還不快走?我們快抓不住他了!」Amos這才曉得要快走,說:「謝謝你們,我先走了!」轉身就衝往band房門口。

律政屍眼白白看著Amos離開,心有不甘地叫道:「其實……你體內是流著Rock……不,是流著Heavy Metal的血!只要你肯忠於自己,讓我改造你的技術,他日必成大器!他日必成大器呀!吼〜〜〜〜〜〜〜〜〜〜〜」

律政屍喪吼也沒用,Amos早就已離開band房。

0 comments on “[小說]2-33-喪屍教打鼓#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