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拷問

「原來是插水王!我還以為是敵襲!」Steve一見是插水王,便心頭一鬆。

「你也說得沒錯,他們兩個是來截你們電的。」插水王只見裡面一片漆黑,只有幾處竪著蠟燭和手提電器發出的光,便再道:「而且已成功令你們停電,但被我捉個正著。」原來那兩個倒地的西裝友,正正就是剛才在電機房破壞,然後被插水王收拾的地產界戰士,又稱房奴的傢伙。

Steve見兩個房奴手上都扣上手銬,便疑惑問道:「那你帶這兩人來做什麼?」

插水王揪起兩個已暈倒的房奴,拖著他們走進門口,一邊說:「我有很多事要問他們……麻煩你們,我想要兩盤水。」

Amos和Steve互相對望,愕然。

廿分鐘後

一盤冷水淋在兩個房奴身上。

冷水令兩個房奴慢慢醒來。他們正想站立,卻發覺自己被縛在凳上,動彈不得,立時大驚。想叫救命,又發現嘴上貼上牛皮膠紙,令他無法開口。

插水王向兩人走近,兩人見他臉上笑意,心裡感到不寒而慄。他們感覺得到,這八十年代警察裝扮的插水王,絕對不會給他們好過。

「你們好。」插水王道:「我只想問你們幾個問題而已。如果你們好好警民合作,我絕不會傷害你們,否則…….」

這時,Steve走近插水王,說:「你還在警隊時,也是這樣拷問疑犯的嗎?」插水王回應:「不,以前是斯文一點的。」兩人有意無意一唱一和,嚇得兩個房奴屎滾尿流。

插水王將兩房奴嘴上膠紙撕下。由於動作快速,以致撕下的時候,兩人立即叫痛。待兩人叫完,插水王再說:「好,現在先來個見面禮。」話未說完,突然送兩人一人一拳,將兩人連同凳一同打翻。插水王這一下,自是要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由於手腳被縛,兩房奴無法回復坐姿,只能打橫坐著望天。其中一個房奴A回應道:「你…..連問題都未問就打人…….」。插水王似乎也沒打算扶起他們,只在旁竊笑道:「你說得對,現在我就問問題。第一條:這段日子你們不斷來破壞水管電線,截水截電…..這不太像你們的作風啊?究竟是誰在幫助你們?是否畜牲集團的玄牛?」

另外一個房奴B聽著,卻一味在譏笑:「呸!那傢伙……我們不需要那傢伙幫助!什麼截水截電,這種下三濫的招數…….」

插水王訝異問道:「下三濫?你們剛才也做著那種行為啊!」說完,一腳踩在房奴B肚裡。這一腳對插水王來說,只是例行公事,不論對方如何回答,也是要踩的。

房奴B「嗚呀!」叫痛連連,但回過氣後,竟又一味譏笑:「嘻嘻……這只是個幌子而已,真正的計劃……..」這未等房奴B說完,旁邊的房奴A又搶白道:「喂!你會不會說得太多了?」

「這有什麼所謂?我們兩個已是死士,還要怕什麼了?」房奴B回應道。

「……」房奴A無言,似是認同。

插水王越聽越怒,再給兩房奴一人一腳,再大喝:「死士?你們做事偷偷摸摸,竟稱自己為死士?你們的真正計劃是什麼?快講!」說完,又再贈兩人一腳。

兩房奴邊叫邊吐血,卻還是一味竊笑。插水王見狀甚怒,又再贈兩人幾腳,怎料兩人傷得越重,嘴裡笑意卻更是猙獰,像是在盼望什麼。插水王看在眼裡,開始感到被耍的會不會是自己。

這時,又有一人走近,不許插水王再踩,道:「夠了吧?他們快死了!」Amos不忍近看拷問,是以一直都躲在遠處。但此刻,他不能再忍了。

「咔咔咔……不用心急….很快…..你便會……..知…….知道……..咔咔咔……..」房奴B未說完,便昏死過去。

「激死!」插水王想再踩房奴A幾腳,但又被Amos阻止。

得Amos制止,插水王總算有機會冷靜一下。冷靜過後,他對Amos說:「你…..先醫好他們……醫一半好了。」Amos隨即走近兩人,用『醫治的大能』替兩個房奴醫治。幾分鐘後,兩個房奴總算保住了性命,但Amos卻感到怪異:「怎麼,他們的內息……好像有點古怪!」

插水王示意Amos走開,但Amos並不太放心:「等等!難道你又想再……」插水王多番被攔,心裡不是味兒,但再望Amos的臉,忽地又有了新靈感:「好好好…..蛇王周!你那兩條蛇……不如借來一用?」自天台蛇變棍的事件後,他便給Amos起了個花名,叫『蛇王周』。

「蛇……你想要用蛇來…….」

「效心!靠嚇而已,你的蛇又沒有毒,不會死人的!」插水王挨近Amos耳邊,微聲說道。

Amos猶豫了半响,還是走到蛇籠那裡。

2-43-截電

四日後 凌晨二時二十三分 偉業工業大廈 二樓走廊

有兩條人影從暗處跑出。他們都一身西裝,看來神色緊張。他們在分岔路口停下,其中一個背靠牆角,戰戰競競地伸頭窺探,然後示意另一人前進。

兩人小心翼翼地前進,跑到一度門前停下。兩人看見門上貼有『電機房』門牌,便互相對望點頭。其中一人運功,右拳往門鎖一轟,門鎖瞬即碎裂,門亦應聲而開。

從運勁的姿勢看來,那絕對是『樓按神功』沒錯。

成功破門,兩人互望點頭,另一人亦隨即運起『樓按神功』,重拳猛轟面前的電錶,電錶電線立時粉轟碎。這人看著粉碎的機件,露出滿意的神色,然後回望同伴,道:「任務完成,可以離開了……呀!你是…….」

只見同伴背後出現一條人影。同伴經這一說,亦發現身後有人,大驚。

那條人影說道:「近日這裡一再停電,我就知道是你們作怪!這次還不人贓並獲?」兩人聞聲,立時嚇得屎滾尿流。

只見那人身穿綠色軍裝,頭戴軍帽,臉上卻是一副譏笑。他是皇家警察同盟的插水王。

「警……警察!」兩人不禁失聲大叫,慌張後退。但兩人的腳卻互相絆倒對方,一同跌得人仰馬翻。

「You’re under arrest!唔係事必要你講,但你講嘅野將會成為呈堂証供!」插水王雙拳一揮,兩人瞬即斷片。

Rock Church

現在是凌晨時分,這裡卻像不夜城一樣,除了阿魏和肥仔雞泡魚睡著之外,Joe正在上網睇鹹片,Steve依舊在台上練習彈結他,而一向早睡早起的Amos,自從幾次來Rock Church過夜之後,亦逐漸染上夜睡的習慣。

此刻,他正拿著兩塊生肉,走到舞台旁邊。那裡擺著一個長四呎,闊三呎,高一呎的鐵籠。鐵籠是最近才添置的,為的是困住兩條蛇。

兩條由人棍變成的蛇。

Amos走到鐵籠前面,打開籠蓋,將肉放入,兩條正在痴纏的蛇殊互相甩開,各自吃了一塊肉後,又繼續纏在一起。

這時,Steve的結他聲突然有一下走音——每次望到那兩條蛇,他心裡總會溢出一種寒意。自從添置了蛇籠後,怕蛇的Steve練習結他時,總是無法集中精神。

「對……對不起!」Amos亦知兩條蛇影響他人,一聽到結他走音,即連連道歉。

「算了吧!但老實說,我希望這只是暫時……..」Steve嘆了口氣,回應道。

「只要找到地方,我會搬走兩條蛇,只是……」

「又不用太心急,我又沒有催促你。」

Amos深信變蛇的人棍是律政屍的傑作,於是待他病好,二話不說就找他算賬。Amos一見其人,便向他放出雙蛇。豈料律政屍人不好惹,一見蛇竟立即嚇得腳軟,還差點要失禁。被蛇嚇倒的律政屍立時對Amos爆粗不停,Amos見他既驚且怒,才曉得可能怪錯好人,只得連連道歉。

離開時,又意外被路過的阿魏撞跌。人棍甩手,又變成了兩條蛇。阿魏見狀,卻是既驚且喜,高聲叫道:「哈哈!這是摩西之杖啊!你是何時練成的?」

Amos這時才憶起聖經中,摩西的杖變成蛇的故事。據聖經記載,神要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而為了要法老王放行,他便需要展示實力。於是神便給摩西兩個神蹟。其中一個便是使他的杖離手時就變蛇,在手中時變回杖。

Amos仍是半信半疑。但蛇既是律政屍的禮物,總不能隨便棄掉。於是阿魏便給牠們找來一個蛇籠,安放在舞台旁邊。此舉雖惹來Steve等人非議,但阿魏多番遊說下,Steve終於准許雙蛇暫時寄居。

「真想不到,你明明是耶能,竟然前衛到養蛇,我們自稱rock友,也自嘆不如!」Steve看著Amos餵食,有感而發。

「對…..對不起。」Amos感到Steve在暗喻不滿,只好再道歉一次。

「不……我不是想怪責你……」

突然,響起了「咔嚓!」一聲,整個Rock Church立即變成漆黑一片。在電腦角的Joe隨即叫道:「頂你!剛剛才進入高潮!這星期第四次停電了!那死差佬辦事不力!」

面對停電,Steve可是表現得十分冷靜—想比蛇來說,停電實在沒什麼大不了,而且最近已是第四次,已是見慣不慣。他摸空說道:「Amos!」只見他手心已祭出一個光球,將周圍照亮。這招『世上的光』,是『十架恩典』中的照明招式,雖然毫無威力可言,但像現在黑暗的環境中,可謂大派用場。

「好極!這你陪我去電機房看看!」Steve說道。兩人正要從門口走出,忽地從門口竟飛來兩個人影。

「是地產界戰士!」Amos看到兩人穿西裝,猜他們多半是地產界的人,連忙擺架式迎戰。豈料兩個西裝人才剛進入門口,便在Amos面前倒下,動也不動。

這時,從門外又傳來插水王的聲音說:「放心,他們已被我收拾!」

2-42-雙蛇記

Amos抬頭一望,只見Steve正巧站在第一支棍跌落的地方,像是在避開什麼。但他連退幾步,卻碰到身後的插水王。

「蛇…….怎麼會有蛇…….」Steve驚叫道。

「冷靜點吧!見到蛇的話,要以靜制動!你這樣子,反而會驚動牠,變相叫牠咬你!」插水王說出冷靜的話,但從他表情來看,他驚訝之程度絕不下於Steve,只是在強裝冷靜而已。

Amos低頭一望,果然見到一條全身黑色的蛇,在Steve和插水王面前張牙舞爪…..應該是張牙無爪。蛇的頭部並非三角形,似乎無毒。

「怎麼會有條蛇的?」Amos叫道。

「我怎知道?快幫手收拾牠吧!」Steve邊叫邊退,被他擠住的插水王叫道:「等等!都叫你冷靜……」

Amos暗忖:「蛇….有了!」他右手還拿著一支人棍,正好大派用場。他使勁將棍向蛇擲出,一舉擊中蛇身。

「呀!太好了!」Steve大喜道。

「等等…..別高興得太早….」插水王指住蛇說道。只見蛇被棍擊中仍不死,卻纏住那支擊中牠的人棍不放。兩人趁此機會,逃離蛇的攻擊範圍。這下蛇雖還在,但二人總算鬆一口氣。

Steve深呼吸一口,冷靜過來,遠遠望著蛇說道:「這裡怎會有蛇的?難道是玄牛那畜牲的把戲?」插水王回應:「看來不是。如果是我的話,不會只放一條蛇,而且也不會放在天台,應該放在你band房門口才對。」

Steve搖頭,看來不太認同:「他們可能放了一百條蛇,而這只是其中一條!」

插水王想了想,回應道:「You’re right,這回去看看…….」他緊張地再望向蛇,誰知一望,還是害怕得差點跌倒:「不是一條,而是……兩條呀!」Steve大驚,立即望向蛇,只見蛇已扭成一團,卻未見有兩條蛇,轉頭反問:「你搞什麼鬼了?哪裡有兩條蛇了?」

「留心看!那團蛇餅裡……是有…….兩個頭的!」插水王失聲叫道。

「好像你才是最不冷靜啊!」Steve心想。他再留心看那團蛇餅,果然見到蛇餅的頭尾兩處,都各藏著一個蛇頭。

「果然……有兩條…….」Steve對插水王驚叫:「怎辦?你是皇家警察來的啊?」插水王卻回應道:「皇家警察又怎樣?你沒看新聞的嗎?警察遇到蛇,都是找蛇王去捉的!」Steve見狀,只好嘆氣道:「若Nick在的話……」但Nick不在,插水王又膽怯如此,他唯一的寄望,就落在Amos身上。

「Amos,怎麼辦?」Steve轉頭問Amos。只見他站著不動,雙眼注視雙蛇。之後一步一步走向蛇餅。他的神色怪異,並不是Steve和插水王的害怕,但也不是蛇王捉蛇的自信。他的神色,倒像個剛剛學懂爬行,到處尋找新事物的嬰兒。

Amos幾乎未見過蛇的實物。他僅有的見蛇經驗,是在小時候經過蛇鋪時獲得的。但長大後再經過蛇鋪,就再不見有活蛇在籠中,只剩一大塊蛇皮從天花板吊下。

即使如此,他也曉得蛇是不好惹的生物:被毒蛇咬一口會毒死,被蟒蛇纏住更會整個人被生吞。而聖經中也有記載,蛇是比一切都更狡猾的生物,牠在引誘亞當和夏娃吃禁果後,神就廢了牠四肢,要牠用肚走路。

Amos心裡對蛇的害怕,並不下於Steve和插水王。只是不知為何,他心裡就有種感覺告訴他:「不要害怕,捉住牠們吧!」

於是,Amos便慢慢,靜靜步向蛇餅。兩條蛇卻似乎正樂在痴纏,對Amos走近毫無反應。很快,Amos就走到蛇餅前面,但他畢竟並非蛇王,即使想伸手觸摸蛇,也不知從何入手。

幸好,雙蛇還是只顧痴纏。Amos本來沒打算捉蛇,但他思前想後,還是不知道應該用哪一招來攻擊:「如果用錯招式,就會把蛇嚇跑,豈不是危害人間?」最後還是決定用手捉。好不容易找到兩條蛇尾,他不知哪裡來的勇氣,雖然戰戰競競,但手慢慢伸出,總算成功捉住兩條蛇尾。

捉住蛇尾的瞬間,兩條蛇卻突然有所動作,極快地互相甩開。Amos大驚,本能地將手伸直,頭往側閃,以避開蛇的攻擊。然而蛇的動作雖猛烈,但還是遠不及Amos的強猛功力。Amos手一緊,蛇就插翼難飛。

隨後,蛇又忽然停止了動作。待一切靜過來後,Amos開始感到奇怪:手上物體竟完全沒有半點肉的質感,而且甚為冰冷,更像捉住兩條鐵枝。

「這是……」Amos慢慢將視線轉回自己雙手,不禁一呆。

他兩手握著的,竟然不是蛇,而是他自己的兩枝人棍。

捉蛇不成,手裡卻多了兩支人棍,Amos心裡大驚:「糟!給蛇逃走了!」掃視四周,希望還能找到兩條蛇的蹤影。但找了兩三遍,始終都找不著。

自己找不到,唯有寄望別人。Amos問Steve和插水王:「你們看見嗎?那兩條蛇…….」豈料兩人卻異口同聲地答道:「看……..看到!」

「牠們在哪裡?」

「你在說什麼?牠們就在你手中!」插水王叫道。

Amos回望自己雙手,只見手上仍是兩支人棍,何來蛇之有?他感到大惑不解。

「那兩條蛇在你手中變成了棍!蛇即是棍,棍即是蛇!」插水王講得不明不白,Steve唯有加以補充。

「什麼?這兩支棍…….是蛇?」Amos望著手上兩支人棍,呆道。

2-41-不安

偉業工業大廈 天台

這裡是Rock Church的天台,Nick平日都會到這裡練功和看風景。但他去了大埔學武後,這裡卻換了另一個人,在使出不同的招式。

Amos。

在偶遇律政屍後,Amos每日都捉去學習棍法,一學便是八個小時。這八小時中,一半是在band房學習打鼓棍法,另一半是在天台學習打人棍法。

現在本應是學習打人棍法的時間。雖然律政屍因病缺席,但Amos依舊帶著一對人棍走上天台。不過他並沒有拿起雙棍,只空手打出『十存恩典』中的不同招式。

他心底裡認為,即使用的並非鼓棍,但用打鼓技術來殺敵,始終是萬般的不該:「音樂本應帶給人快樂,而不是痛苦。」是以他沒有在課後好好練習打人棍法,連帶鼓技也一同疏懶。因為這樣,他每次上課都會被律政屍教訓一頓。

『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洪水滅世』、『復興之火』等絕招都使過一次後,Amos停下來,稍作調息。

但相比用不用棍,有一件事更令他放心不下。而現在他小休之際,那件事又在腦海中浮現:

「佩珊她……..在教會過得如何?她決定回去教會,真的是要去當卧底嗎?還是真的認為我們太不堪,選擇了教會那邊?」

這時,Amos腦海中浮出了佩珊在Rock Church樓下遇襲後,撲到在他懷中時的情景。那時佩珊在他懷中微聲說道:

「其實……..剛才你替我醫傷的時候,我感到………很溫暖,現在也是一樣。我知道,這樣的人是不會做惡事的,當中必定有什麼原因……..」

「這樣想來,她會不會真是……以她性格,真的有可能會……..」

但任Amos怎樣想,始終都無法想得通。Amos曾一再問Steve這個問題,得到的回答卻始終如一:「你信我,一定是卧底!她這樣為你,你還懷疑她嗎?」但Amos仍是半信半疑,又走去問阿魏同樣的問題,得到的回答則是:「小信的人啊,你在憂慮什麼呢?當年耶穌明知彼得會不認祂,猶大會出賣祂,祂還不是勇敢地面對?」阿魏的口吻還真有點像耶穌。

他明知阿魏是要他放開點,接受任何的結果,但他就是放不下。要不是他已被教會視為敵人,他早就已回到教會,找佩珊問個究竟。

而就算佩珊真是去做卧底,那她就處於一個危險的狀態,更加令人擔心。

「也許,她若是真心選擇教會那邊,這還更好一點…..但若是這樣…….」

他已無法再想下去。此刻他需要的是發洩。他隨手拈來其中一支人棍,大叫一聲:「激氣!這種殺人棍法,我才不要!」用力將人棍擲出。

Amos將心內的不安,都歸咎於人棍。但這還未夠,他想要連第二支人棍也擲出。正當第二支棍到手,他突然聽到有人大叫:

「蛇…..蛇呀!」

2-40-Briefing

Rock Church

日出康王連同玄牛策動第二波攻勢的消息,很快便傳到Rock Church一眾人那裡。

消息來源是皇家警察同盟的插水王。他被派來跟進這宗觀塘工廈個案,現在正對Rock Church眾人講解。聽的人有Steve、阿魏、Joe,和Carcass3隊長政務屍。

插水王道:「大致上是這樣。正如之前所說,我們很重視你們這單case,所以到時必會盡量派人手支援。而為了方便工作,由現在開始,我會留在這裡駐守。Understand?」插水王雖已離開警隊,但他心底裡認為,加入皇家警察同盟之日,他才開始像個真正的警察,說話中仍穿插著警隊語言,做起事來似乎亦頭頭是道。

「嘻嘻,是留在這裡hea了是吧?」Joe譏笑道。他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看到插水王做簡報的時候,竟一邊在吃漢堡飽,飲汽水。

「我肯待在你們這鬼地方,你不讚我工作認真,竟還這樣說我?」插水王拍席叫道。

「算了吧,Joe也只是受不了嚴肅場合,開開玩笑而已。」Steve打圓場說。

插水王冷靜過來,再說:「由於玄牛參戰,所以我們相信,他會以一貫擅長的手段,例如截水截電,放蛇放屎,放火等,來消耗我們的力量,然後侍機而攻。所以,我們要嚴加佈防,範圍是整座大廈。Understand?」說完,他雙目厲視Joe,用眼神說明他是多麼的認真,絲毫不hea。

「Understand。但我想問,你說的佈防,是什麼意思?」阿魏插口問道。

「Good question。這我未有決定。待會我們視察一下大廈環境,再從長計議。這種事,都是要找你這種可話事的人商量才行。」

「嗯,沒問題。」阿魏卻指住兒子Steve說:「但他才是話事人,佈防的事你找他吧。」

「呀?你?」插水理訝異道。

「這不行嗎?」Steve回應說:「這裡是我和隊友們搞的,爸爸他只是寄居而已。」阿魏被冠以『寄居』這不太好的字眼,卻絲毫沒有不悅之色,只是微笑地點頭。

「嘻嘻?原來是兒皇帝………..」插水王笑道。

「你以為我是人力主席乎?有屁便快放吧。」一向沒什麼脾氣的Steve,也開始感到不耐煩,要插水王盡快入正題。

插水王亦懂見好就收,無謂再玩下去:「OK,其實我已經講完了。你就帶我在這大廈巡一圈,讓我了解這裡的地形吧。Ok,到此為止,Dismiss。」說完警隊用語,他就站起身,示意Steve一起走。政務屍見狀,亦跟著站起:「我也走了!」Steve回應道:「嗯…..對了,Amos呢?他又被律政屍捉了去學鼓嗎?」

政務屍搖頭,答道:「不,律政屍病了,今天沒來。」

Steve訝異道:「呀……喪屍也會病?真奇怪。」同時心裡又想:「那麼…..Amos那傢伙去了哪裡?」

「快些走吧!」插水王的催促,打亂了Steve的思緒。他立即聲緊腳步,追上已步出門口的插水王和政務屍。

Woman Teacher, Fight!!

傳說中,有一件與『道德之光環』齊名的神器存在。

WTF之劍
這把神劍不知從何而來,只知它劍身上刻有『WTF』字樣,因此名為『WTF之劍』。傳說只要解開『WTF』之謎,並舉劍向天高呼,『WTF之劍』就會賜予他無窮力量,與惡魔周旋到底。

最近,『WTF之劍』在香港出土,落在一個市民手上。但要如何做,才能得到其力量呢?雖然很多人早就猜到『WTF』應該是一句西洋粗口,但在香港這個潔癖城市,講粗口是社會最大禁忌,講粗口的人不單會受責罵,更會被起底、批鬥、被監生打死。是以,雖然『WTF』之謎早就被解開,但依然沒有人夠膽使用,連收藏也不敢。

無法運用的劍,再強也只是件古董而已。經過幾番易手,『WTF之劍』最終落在一個古董收藏家之手。他正要把劍拿去旺角的古董店放售時,卻在西洋菜街遇上一場打鬥。

一群愛字頭暴力集團的打手竟和公安一起,正在圍攻修練法輪功的戰士。收藏家嚇得屎滾尿流,丟下劍就逃去。這時,一位小學老師Miss Lam看不過如此欺凌的行為,便上前制止。在混亂中,她巧合地拾起掉在地上的『WTF之劍』,舉劍向天高呼︰

 What The Fxxk!

『WTF之劍』隨即發出亮光,Miss Lam立即充滿力量,變身成為強絕戰士。她本能地揮出一記『WTF斬』,便擊退愛字頭和公安。只是,她亦因此而犯下粗口大忌,又惹來更多愛字頭打手和公安、一堆僱傭兵、斯文人、還有鼠王和煙之獅圍攻。Miss Lam以一敵眾,又未完全掌握神劍之運用,應該如何是好?

不用怕!就在這時,有幾個勇士路見不平,拔拳相助!他們是蘭花專家『調理農夫』、滿腔熱血的『熱血公民』,和一隻威猛無匹的『癲狗』。三個人,一隻狗齊聲大喊「What The Fxxk!」,劍上的光芒竟越發強大,照耀著整條西洋菜街!四勇士對抗惡魔的傳說,就在西洋菜街展開序幕!

努力呀Miss Lam!
唔好輸呀癲狗! 
戰鬥呀熱血公民!
支持住呀調理農夫!
.
.
 Woman Teacher, Fight!!


附加資料
WTF之劍
攻擊+99,防禦+15,智力+10,精神+10,速度+10,道德-99
每擊中敵人一次,『道德』會+1,沒有上限值

2-39-照肺

中環 大長河集團中心 天台

這裡是地產界的總部,位於香港中環皇后大道中。這座1999年7月建成,樓高六十二層的大樓,雖已非全港最高,但站在天台上,仍可飽覽維港兩岸及山頂景色,一嘗『大地在我腳下』的霸王感覺。

但此刻站在這裡的人,都只知當奴才的滋味……除了一人。

超人。

他端正地站著,聽著四個奴才報告。這四個奴才,是超人旗下的日出康王四人組。他們首次進攻觀塘工廈,大敗而回後,給超人召到這裡照肺。

四人中,領峯和領凱站著,而首都和領都卻在跪。因為他們在超人下進攻命令之前,就貿然行動,以致慘敗收場。

超人背向四人說道:「我不是說過『要儲足二百的力量去攻』嗎?你們怎麼會像個隨手一搏的賭徒一樣?我平日教訓你們的,都去哪裡了?」超人雖背向四人,但單聽其嚴厲語氣,便知他心情差到極點。

「對不起,要不是突然有一班奇怪的伙出現,我們是絕對不會輸……」首都五體投地,以哀求的語氣道。殊不知未說完,便被超人喝住:

「夠了!我不要再聽藉口!我實在告訴你們,我凡事必有充分的準備然後才去做。一向以來,做大事處理事情都是如此。例如天文台說天氣很好,但我常常問我自己,如五分鐘後宣布有颱風,我會怎樣,在香港做大事,亦要保持這種心理準備。」

「是……是…….」首都頭貼地說道—超人的訓話,他這奴才又哪敢質疑半點了?

「算了…….那麼,突然出現的,是什麼人呢?」

「這……」超人隨便一問,便已考起四人。趁首都口啞啞之際,領都答道:「只知他們穿著八十年代的綠色警服,未知是否刻意cosplay……」Cosplay的意思是,透過衣裝和化妝,來扮演動畫、漫畫、電視遊戲、或電影中的人物。

「是皇家警察同盟。」這時,有一人在超人身旁走出,對四人說道。

「玄牛弟,你知道他們?」超人轉頭問道。

只見玄牛這位前畜牲集團首領,早前被毀的機械臂已經修理好。他說:「警隊近日出現辭職潮,辭職警員組成了名為皇家警察同盟的組織。他們個個身穿八十年代警服,起初只有幾個人,但現在已是數十人,還有繼續壯大之勢。他們曾在參加花園街大戰和我交手,但都敗在我手上。」

說完,玄牛望向日出康王四人組,露出一副譏笑的表情。他的眼神就像在說:「你們被他們擊退,而我卻能打敗他們,這代表了什麼呢?」日出康王四人立時氣上心頭,但領都、首都兩人任務失敗在先,只得啞口無言。

但這裡還有兩個人不需負失敗責任。其中一個領凱說道:「敢問玄牛大哥,閣下神功蓋世,貴組織又為何會被滅,閣下雙手又為何會被毀呢?」領凱一話,總算為四人組板回一點面子。玄牛心中刺被領凱挑中,立時氣得七孔生煙:「你!…….你未死過!」正欲對領凱出手,卻被超人霸氣的聲音喝住:「夠了!」

超人一喝,還哪有人膽敢造次?待眾人都靜下來,超人再道:「我之所以遲遲未下進攻令,就是怕你們不夠準備,應付不了突如其來的變故。現在你們知道教訓了沒有?」

四人一同跪下,同聲道:「屬下知錯,保証不會有下次!」

「好。事到如今,我現在就對你們四個下令,進攻觀塘工廈!這次你們不能再有絲毫猶豫,如果再失敗,就別回來見我!為免有任何變故,玄牛弟,這次你也幫幫他們吧。」玄牛大喜,高聲回應:「屬下遵命!」他心裡在暗笑,因為這是他在超人旗下建功立業,一洗花園街戰敗頹風的機會。

四人組亦一同回應:「屬下領命!」私底下卻互打眼色—要和玄牛這個篤眼篤鼻的傢伙合作,四人心裡當然不爽。但既是超人命令,他們縱是萬分不願,也未敢悶哼半句。

2-38-地產界進擊#4

那邊廂,Amos與首都的第二回合戰鬥,正式開始。

首都猛招將至,Amos已無暇細想,本能地用人棍打出『Double Stroke Rolling』。Double Stroke顧名思義,是一手同時打擊出兩棍的技術。在鼓擊的世界中,那是一門很基本,但亦不容易練成的技巧,應用層面也很廣,例如軍隊步操的那種鼓聲,便是Double Stroke Rolling造成。

這種基本鼓技,Amos第一日學鼓時已開始在學,學了三數年,總算略有小成。而此刻再加上『十架恩典 第十五章』功力,更是威猛無匹。雙棍拚雙拳,互拚了十餘招,結果旗鼓相當。

『Double Stroke Rolling』和『二按拳』都是一招兩擊,互拚之下,誰也佔不了優勢。

唯一的分別是,Amos一雙人棍,比首都雙拳更硬。

「你老闆,那傢伙的棍,竟完全封住我的『二按拳』!」首都暗忖,雙拳已然見血。久戰不利下,他只好轉用另一種戰術:「兄弟!呆站看什麼戲?快上呀!」幾個房奴立即一湧而上,包圍Amos。

與此同時,激昂的鼓聲也停止。因為在數個房奴包圍下,律政屍被逼離開套鼓。只見他手上拿著另外兩支人棍,剛剛收拾了一個房奴。

以律政屍實力,一對五也未必會輸,但在擊倒眾房奴之前,他肯定無法再打鼓激發隊友士氣。鼓聲停止之下,Amos功力隨即回落至『十架恩典 第十五章』水平,再加上被包圍,形勢不妙。

雖然手段不公平,但首都總算挽回優勢。眾人步步壓逼,將Amos逼到牆角後,首都隨即譏笑道:「哈哈哈哈!小子!看你往哪裡逃!」

Steve也同樣被圍困,但比起自己,他更擔心Amos的狀況:「Amos他…..那班死差佬,怎麼還未到的?」

一講曹操,曹操就到。突然,外面有一把聲音叫道:「Action!」,隨即有一隊人馬從門口衝入Rock Church。他們全部都一身綠色軍裝,短袖衫、長褲,頭戴深藍色軍帽,簡直是八九十年代的警察打扮。

他們就是Steve要求Joe『報警』的對象,『皇家警察同盟』。

一眾皇家警察逐個衝入,從背後給附近的房奴一人一拳,房奴還未曉得被突襲,就已應聲倒地。很明顯,這班皇家警察的功力,比房奴高出不少。

制服了門口的房奴,衝入的皇家警察還陸續有來。其中幾個衝往Amos之處。幾個包圍的房奴知道形勢有異,但還未來得及轉身,就已被擊倒。

其中一個人對Amos說:「你好,我們又見面了!」Amos一眼就認得來人,回應道:「你是…..插水王?」

首都一眾原本正包圍Amos,一下子反被皇家警察包圍。他唯一的指望,是另一個首領:「領都……」但當他望到領都時,他失望了。

映入他眼簾的,是領都被擊倒的情景。他又看到一群房奴倒在地上,中間唯有一人昂然站著—那是領都的對手,正擺著『正展腹腿肌』健美姿勢的雞泡魚。他擊倒了數個房奴之後,又耍得領都團團轉,是以心情大好。每次擊倒領都後,他都完全不追擊,只一味擺著健身姿勢。而擺完這個『正展腹腿肌』之後,七個健美比賽的指定動作,他都已做過一次。

「領都,你…..沒事吧?」首都問。

領都苦苦支撐,總算能勉強蹲立,但明顯已受傷不輕:「那…..變態佬…….很可怕……很可怕………」首都聽著,當堂戰意全失。此刻他心裡就只有兩個字:「逃走!…….不,『撤退』!」

主意既定,首都向手下大叫:「各位手足,撤退!」領都雖萬般不願,但見皇家警察眾多,自知無勝望之下,也只得在房奴掩護下撤退。插水王於是對手下叫道:「你們給我去追!這裡由我善後!」於是,眾手下跟著跑出去追擊房奴。

熱鬧的Rock Church,一下子就只剩Steve等成員,和插水王一個客人。

Steve對插水王說:「來得還真快啊!算你們及格吧!」負責『報警』的Joe亦走上前,說道:「但你還真會耍架子,由得手下追擊,你卻在這裡偷懶。」

插水王笑了兩聲,說道:「哈哈!難得再會老友,當然要聚聚舊嘛!」說完,再四處張望,問:「咦?雷兄呢?他在哪裡?」

「你說Nick?他去了白鴿派處學武。」

「什麼?學武?白鴿派?難道是跟被玄牛打敗的肥佬和高達學?」

「你們自己也不是一樣?」Steve笑著說。他再摸摸插水王的軍裝,道:「哈,好有型制服啊?看來你們搞得不錯吧?」

「說來就話長了!……..」插水王大笑道:「話說花園街大戰後,再有不少辭職警員加入我們,同盟成員已由之前的六人增加至五十人。我們開始像警察一樣,在九龍東一帶巡邏,還開發了手機程式給人報警,只要向我們報警,我們就會盡快趕到。至於我們這套衣裝,是懷念八九十年代的警察,那時的警察是最廉潔的。你看,是不是很有型呢?」只是Steve卻不太認同:「嘻,只是有點老套……」

「老套還老套,但這套衣代確是代表著皇家警隊的精神。」插水王一晃衣角,續道:「當然,我們現時的服務範圍就只限九龍東一帶,但再多點人的話,我們就可以再推展至全九龍,甚至全港,取締現在的廢警,成為真正的皇家警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嘻,真偉大的理想啊!那麼我們這單case,你們會跟進吧?」Steve問。

「當然。其實在『起動九龍東』之後,我們早就密切注意超人等勢力的活動,也預料到他們會派兵進攻,是以你們報警後,我們才能及早趕來!」

「看來,我們正受到高度重視啊!」

「哈哈!這當然!你們是老友嘛!」插水王說完,他身上的手機響著。接通電話,講了幾句,便對Steve說:「呀….不好意思,又有case!先行告退!」說完,已飛快離開了Rock Church。

Steve望著插水王離去,心裡說:「走得還真快!」他無意間望到場中的Amos,便提醒律政屍說:「喂!你要的人來了啊?」

律政屍經Steve提醒,才記起自己要來做什麼:「啊!對了!」瞬即走到Amos身旁。Amos順道將兩支人棍遞向律政屍:「謝謝你的武器,還給你。」

律政屍回應道:「啊?對了,棍…….」正當他想伸手接棍,忽然又改變主意,搖手道:「這兩支棍就送給你吧!」

「什……什麼?」Amos訝異道。

「看你剛才用棍打得不俗,人棍在你手上,可能會比我用得更好。」

「但…..那你自己……」

「那種棍我其實有十支八支存貨,給你一兩支又如何?」律政屍一邊說,一邊展示著手上另外兩支人棍。

Amos其實並不想收下這對人棍,於是想出藉口推搪。只是不料律政屍會這麼堅持,令他推搪不成。

這時,門口又有一把聲音說:「哈哈哈!你就收下它們吧!雖然你功力不錯,但招式略為單調,修練棍法恰好能補足你這方面的缺點呢,哈哈!」

「阿魏!」Amos望向門口叫道。

阿魏走到Amos身旁,搭著他的肩旁,一邊點頭。這下Amos再無推搪的藉口,只好對律政屍道謝:「謝….謝!」

律政屍見Amos肯收禮物,立時大喜,「哈哈哈哈!」喪笑幾聲,再捉住Amos的手說:「那事不宜遲,快過去我那邊上堂!」Amos當堂一愕:「什…..什麼?」,瞬即已被律政屍帶走。

眾人笑著目送律政屍拉走Amos。阿魏微笑道:「『十架恩典』加『打鼓棍法』……有得諗,有得諗呀!」

他兒子Steve上前說道:「爸爸你終於回來了嗎?這裡打了場大仗呀!」阿魏掃視四周,只見周圍一片凌亂,飯盒四散,食物一地都是。掃視了一周,他回應道:「看得出,看得出!」

地產界第一波攻勢,在皇家警察同盟介入下,失敗告終。

2-37-地產界進擊#3

回看Amos,他面對首都攻勢,暗忖:「高手!」,跳後一步避過。首都再揮拳進攻,但Amos『恩典之路』身法毫不輸蝕,首都揮了十餘拳,全都一一避開。

十多拳全數落空,首都也開始焦急:「小子,這拳你又避得開嗎?」勁拳轟出,Amos驟覺比之前更快,來不及走位,只得身體後仰避開。但不知何解,臉頰還是被擊中。

「拳中有拳…..果然又是『二按拳』!」Amos叫道。首都興奮地再大叫:「小子,你見識也不少啊!看我的!」說完,『二按拳』又再轟出。

「這樣下去,始終避無可避,唯有…….」Amos處變不驚,瞬間就擬定對策,皆因他在花園街大戰中,得到不少寶貴經驗。對策既定,他猛然向首都直衝,絲毫不退縮。

Amos此舉令首都亦為之一窒:「小子…..竟敢小看我?」催谷一輪,再打出更厲害的絕招:『P按拳x二按拳』。此招除有雙重拳勁外,一旦中招,其『罰息』內勁每隔十數秒便會在對手體內爆發一次,令對手苦不堪言。雖然每一下『罰息』威力都不大,但高手過招,這些微小的騷擾,足能扭轉局勢。

勁拳將至,Amos還是不閃不避,順理成章,『P按拳x二按拳』兩重拳勁分別擊中Amos兩邊胸口。但同一時間,首都眼前突然變得一片空白,然後兩邊胸口同時傳來劇痛。

首都在擊中Amos的同時,自己亦身中兩拳。他中的招是Amos『十架恩典』絕招『以眼還眼』。此招是一反擊技,可以在中招瞬間,將對手的攻擊原原本本還給對方。Amos在花園街應付泓景的『二按拳』時,也是用此一戰略。

當時泓景有『九成按揭』力量,尚且要吃個大虧,眼前的首都只得『八成按揭』,不明不白地中兩拳重拳,只得應聲倒地。好不容易定過神來,才曉得自己已身中兩拳,掩著胸口叫道:「仆街仔!」

首都看見Amos在四五米左右距離,卻沒有再追擊。皆因他亦中了『P按拳x二按拳』,受『罰息』內勁所煎熬,故必須停下來調整內息。

這回合,表面上是平手,實則是Amos略為輸蝕。因為『以眼還眼』無法將『罰息』之類的奇怪內勁一同反擊,所以Amos要用內力壓制十數秒爆發一次的『罰息』,而首都則不用受『罰息』之苦。

過了十多秒,首都內息已暢順,大叫一聲:「小子!再來!」,改以『H按拳x二按拳』出擊。『H按拳』和『P按拳』實大同小異,只是『P按拳』罰息威力輸出較穩定,『H按拳』罰息威力則較受天地靈氣影響,變數較多。

「糟!」Amos眼見又要中招,頭部左右卻傳來一陣寒意,之後便聽到首都慘叫:「呀!」Amos定過神,暗忖:「發生什麼事?」才曉得首都頭部被什麼東西擊中,掩面叫痛。而那兩件擊中首都的東西,正向自己反彈過來。

那是兩支『人棍』。

Amos立時記起,那是律政屍用來打人的武器。同時,律政屍在他身後喪叫:「打鼓用鼓棍,打人用人棍!拿著!」Amos本能地接過人棍,但心裡卻在猶豫:「棍在手,但應怎樣用…..」同時間,首都已重整旗鼓,雙拳轟出『H按拳x二按拳』。

「用Double Stroke!別說你不懂!」律政屍繼續喪叫。其實相比借出鼓棍,他更想棄鼓上前幫忙,但此刻他要處理五個對他虎視眈眈的房奴。律政屍雙手一晃,雙手突然多出十枝鼓棍,然後喪叫一聲:「吼!」鼓棍立即如亂箭直射眾房奴。房奴們冷不防,齊齊中棍。

2-36-地產界進擊#2

約四十個地產界戰士,又稱房奴的傢伙一躍而上,Amos、Steve和律政屍當堂陣腳大亂。

律政屍平時聲大夾喪,但面對眾多敵人,亦被嚇得不知所措:「這麼多人…..怎麼辦?」Steve雖不懂武功,卻比律政屍冷靜。他用了零點幾秒思考戰略,然後對兩人說:「我們先撤入去,Amos你放下食物給雞泡魚,然後應戰,律政屍你去打鼓助威!」兩人聽罷,立即和Steve一同跑進Rock Church裡面。

退到裡面,Steve大聲叫道:「有客到!快迎戰!」場中的雞泡魚呆道:「X你!有客到?」同時,Amos已在他面前放下所有飯盒。Steve見狀,便對雞泡魚說:「這是你的食物,執生!」雞泡魚明白Steve意思,二話不說,打開飯盒就吃。

隨後,Steve又對在電腦角的Joe道:「Joe!你打電話給我爸爸!還有Nick……..不,他遠在大埔……報警吧!」

Joe疑惑道:「報警?那不是只會召來禿鷹那種冚家……」未等Joe問完,Steve便糾正道:「不是打999,用App呀!」Joe立時恍然大悟:「哦~~~~~明白!」之後,即跑到個安全角落。安頓好一切,Steve便拿出iBelt手機,變身成iSoldier後,跑到門口和Amos會合。

只見Amos已開始和房奴交手。房奴人數雖多,但有Amos守住門口,房奴們亦無可奈何—–只要有人衝入,Amos便照例給他一就『洪水滅世』。如此這般,Amos已用這招擊退了四人。

「做得好!」Steve跑到Amos身旁,笑道:「人多又怎樣?還不是進不了門?」此時,外面傳來一把聲音喝道:「無鬼用,死開!讓我來!」Steve一聽,便心知不妙:「高手要出動,不能大意!」

Amos點頭回應:「我知道!」說時遲那時快,已感到一股強大氣勁從門外傳來。Amos絲毫不敢怠慢,迅即運起極限的『十架恩典 第十五章』功力,雙掌『洪水滅世』向門外直轟。果然,眾戰士的其中一個首領—領都,已舉起雙拳硬拚。一拚過後,兩人雙雙彈開。

「那是……..『二按拳』?」Amos驚訝叫道。領都那雙重氣勁的拳勁,Amos在花園街大戰時已見識過。當時泓景以『樓按神功 九成按揭』打出的二按拳,幾乎要了Amos的命。

Amos粗略估計,領都目前的功力是『八成按揭』,雖然也很難應付,但至少還有一線生機。只怕領都會像泓景一樣,中途『加按』谷高功力而已。

趁Amos被擊退,另一個首領—首都已下令:「好!中門大開,兄弟,一起衝進去!」一眾房奴隨即一踴而上,原本只得幾個人的Rock Church,瞬即變得熱鬧非常。

「糟!」Steve後退已是太遲。五個房奴已迅速包圍Steve,絲毫不讓他有逃走機會。Steve慘被圍攻,眼看快要被分屍,舞台卻傳來澎湃鼓聲,令房奴們痛苦萬分,不得不掩耳叫苦。Steve逃過一劫,立時鬆一口氣,向舞台竪起拇指。

原來,律政屍早已跑到舞台的套鼓中,趁房奴衝入時打出Drum Solo鼓擊。嘈吵的鼓聲中夾雜著律政屍功力,令眾房奴痛苦之餘,戰鬥力也減低兩成。

別說房奴,就連首領和領都兩人,都難免受鼓聲之苦。首都掩著耳苦叫:「這是什麼鬼技倆?」只是鼓聲太嘈吵,身邊的領都連一個字也聽不到。

但是,減低對手狀態是Drum Solo的附加效果而已。其真正目的,是增強聽眾的力量。只要聽眾有搖滾的心,也就是反建制,反對不公義的心,在鼓聲響起的期間,他的力量就會自動增加。

像Steve、雞泡魚等人自然受用不少,就連不多聽搖滾樂的Amos,功力也突然增至『十架恩典 第十七章』境界。功力突進,再加上鼓聲振奮人心,Amos立時士氣大振,一聲「喝!」,高速衝入房奴陣中。房奴們狀態大減,完全來不及反應,只感到Amos全身灼熱—如果在他身上打隻蛋,大概會立即煎熟。

其中一個房奴大叫:「這傢伙…..好熱!」Amos身體灼熱,是打出絕招的前奏。房奴驚愕間,熱力已向他們直滾,絕招:

『復興之火』!

烈火撲向四周,身邊四個房奴即時遭殃,全身著火狂顫。一瞬間便收拾四人,其他房奴哪能不驚?一個二個不禁連連後退,不敢接近。領都見狀,便對手下怒叫:「快運功抗衡鼓聲!你你你你你,快去幹掉那鼓手!」幸虧領都功力高,運功抗衡之下,總算穩住內息,指揮若定。他知道律政屍的鼓聲是大患,不除不快,是以命令幾個手下行動。

房奴們依命令,紛紛運足『七成按揭』功力,總算站穩陣腳。領都大喝:「快上!」,又有四個房奴包圍Amos。但這似乎亦無甚幫助,Amos似乎亦不怕被包圍,重施故技,再來一記『復興之火』。四人慘叫:「呀!〜〜〜〜〜」,差點又被燒熟。

Steve亦受鼓聲之利,對付房奴也是無往不利。他無意中望到Amos表現,心中驚嘆:「那傢伙搞什麼鬼?不單動作比前流暢,而且……竟那麼進取?」

首都看著手下慘敗,心中不禁讚嘆Amos:「好傢伙!」他隨即運起『樓按神功 八成按揭』最高功力,大叫道:「死開!這傢伙交給我!」說畢,即衝向Amos,絕招『二按拳』向他直轟。

同一時間,領都亦選定了對手:正在吃飯的猛男雞泡魚。雞泡魚一手拿著飯盒,笑著對領都說:「Come on baby,我來X爆你屎忽!」說罷,將整盒飯一次過送到口中。

領都勃然大怒,大叫:「死大隻佬,我同你做忌!」二人的拚鬥隨即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