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44-拷問

「原來是插水王!我還以為是敵襲!」Steve一見是插水王,便心頭一鬆。

「你也說得沒錯,他們兩個是來截你們電的。」插水王只見裡面一片漆黑,只有幾處竪著蠟燭和手提電器發出的光,便再道:「而且已成功令你們停電,但被我捉個正著。」原來那兩個倒地的西裝友,正正就是剛才在電機房破壞,然後被插水王收拾的地產界戰士,又稱房奴的傢伙。

Steve見兩個房奴手上都扣上手銬,便疑惑問道:「那你帶這兩人來做什麼?」

插水王揪起兩個已暈倒的房奴,拖著他們走進門口,一邊說:「我有很多事要問他們……麻煩你們,我想要兩盤水。」

Amos和Steve互相對望,愕然。

廿分鐘後

一盤冷水淋在兩個房奴身上。

冷水令兩個房奴慢慢醒來。他們正想站立,卻發覺自己被縛在凳上,動彈不得,立時大驚。想叫救命,又發現嘴上貼上牛皮膠紙,令他無法開口。

插水王向兩人走近,兩人見他臉上笑意,心裡感到不寒而慄。他們感覺得到,這八十年代警察裝扮的插水王,絕對不會給他們好過。

「你們好。」插水王道:「我只想問你們幾個問題而已。如果你們好好警民合作,我絕不會傷害你們,否則…….」

這時,Steve走近插水王,說:「你還在警隊時,也是這樣拷問疑犯的嗎?」插水王回應:「不,以前是斯文一點的。」兩人有意無意一唱一和,嚇得兩個房奴屎滾尿流。

插水王將兩房奴嘴上膠紙撕下。由於動作快速,以致撕下的時候,兩人立即叫痛。待兩人叫完,插水王再說:「好,現在先來個見面禮。」話未說完,突然送兩人一人一拳,將兩人連同凳一同打翻。插水王這一下,自是要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由於手腳被縛,兩房奴無法回復坐姿,只能打橫坐著望天。其中一個房奴A回應道:「你…..連問題都未問就打人…….」。插水王似乎也沒打算扶起他們,只在旁竊笑道:「你說得對,現在我就問問題。第一條:這段日子你們不斷來破壞水管電線,截水截電…..這不太像你們的作風啊?究竟是誰在幫助你們?是否畜牲集團的玄牛?」

另外一個房奴B聽著,卻一味在譏笑:「呸!那傢伙……我們不需要那傢伙幫助!什麼截水截電,這種下三濫的招數…….」

插水王訝異問道:「下三濫?你們剛才也做著那種行為啊!」說完,一腳踩在房奴B肚裡。這一腳對插水王來說,只是例行公事,不論對方如何回答,也是要踩的。

房奴B「嗚呀!」叫痛連連,但回過氣後,竟又一味譏笑:「嘻嘻……這只是個幌子而已,真正的計劃……..」這未等房奴B說完,旁邊的房奴A又搶白道:「喂!你會不會說得太多了?」

「這有什麼所謂?我們兩個已是死士,還要怕什麼了?」房奴B回應道。

「……」房奴A無言,似是認同。

插水王越聽越怒,再給兩房奴一人一腳,再大喝:「死士?你們做事偷偷摸摸,竟稱自己為死士?你們的真正計劃是什麼?快講!」說完,又再贈兩人一腳。

兩房奴邊叫邊吐血,卻還是一味竊笑。插水王見狀甚怒,又再贈兩人幾腳,怎料兩人傷得越重,嘴裡笑意卻更是猙獰,像是在盼望什麼。插水王看在眼裡,開始感到被耍的會不會是自己。

這時,又有一人走近,不許插水王再踩,道:「夠了吧?他們快死了!」Amos不忍近看拷問,是以一直都躲在遠處。但此刻,他不能再忍了。

「咔咔咔……不用心急….很快…..你便會……..知…….知道……..咔咔咔……..」房奴B未說完,便昏死過去。

「激死!」插水王想再踩房奴A幾腳,但又被Amos阻止。

得Amos制止,插水王總算有機會冷靜一下。冷靜過後,他對Amos說:「你…..先醫好他們……醫一半好了。」Amos隨即走近兩人,用『醫治的大能』替兩個房奴醫治。幾分鐘後,兩個房奴總算保住了性命,但Amos卻感到怪異:「怎麼,他們的內息……好像有點古怪!」

插水王示意Amos走開,但Amos並不太放心:「等等!難道你又想再……」插水王多番被攔,心裡不是味兒,但再望Amos的臉,忽地又有了新靈感:「好好好…..蛇王周!你那兩條蛇……不如借來一用?」自天台蛇變棍的事件後,他便給Amos起了個花名,叫『蛇王周』。

「蛇……你想要用蛇來…….」

「效心!靠嚇而已,你的蛇又沒有毒,不會死人的!」插水王挨近Amos耳邊,微聲說道。

Amos猶豫了半响,還是走到蛇籠那裡。

0 comments on “[小說]2-44-拷問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