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美容計#2

下午 九龍灣 工廠區

由於超武鬥組肆虐,這裡已了無人煙……..不,比起超武鬥組,人們更害怕一個人。傳說有個跑步客用氣功波擊退消防員後,就沒有人再敢來這裡。

而打出氣功波的傢伙,現在就在這裡跑步。

雞泡魚。

跑步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在未練成『瘦身秘笈』前,他是靠跑步來健體。即使現在只要一個『龜波氣功』就能消脂,他每日還是會在這裡跑步。跑步除了消脂,還可以鍛鍊肌肉和肺容量,還有意志力。但對雞泡魚來說,跑步還不止於此。

跑步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跑步令他變強,也令他找到自己。是以平日怎樣懶惰,他每日總會抽三小時來跑步:身負四百四十五磅如是,八十磅也如是。

這時,在雞泡魚前面遠處,竟出然了第二個跑步客。

這位女性跑步客,上身吊帶緊身衣,下身一條單車褲。在跑步下灑出的熱汗,更顯得她異常性感。

美容界Agnes。

她來這裡自然不是為了跑步,而是準備對雞泡魚施展美人計,然後乘機擊殺。經日出康王提供的資訊,她知道雞泡魚每日都會在這裡跑步。現在他只得一人,自然是下手良機。

身為美容界高手,她當然可以跑得很快,但為了引雞泡魚入局,她故意放慢步速,讓跑得奇慢的雞泡魚追上。只是雞泡魚跑得慢、唔夠快、無速度,Agnes出現了半小時,雞泡魚還是遠遠落後。

「Holy shit!死肥仔跑得這麼慢,竟然和蝸牛無分別!」Agnes回頭一望。她在想,以跑步的動作跑出步行的速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像龜兔賽跑中的兔仔停下小睡,恐怕也要等一個半小時。除非像Michael Jackson的Moonwalk倒後行,否則永世也不能和雞泡魚相遇。

但她並不懂得這種神奇舞步,故只好將步速減至比步行更慢,來遷就這個爛泥扶唔上壁的死肥仔。過了半小時,雞泡魚終於追上,和Agnes在同一條橫線上。Agnes回頭,期待雞泡魚流著口水,色迷迷地望著她的表情。這時對他say個「Hi!」的話,美人計就鐵定成功。

怎料雞泡魚卻是掂行掂過,連望也不望她一眼。

「怎……怎可能?竟然……不放我在眼內?」Agnes第一招完全失效,錯愕道。幸好雞泡魚跑得極慢,她有時間想到應變方法。她靈機一觸,便作勢跌倒在地上,作痛苦狀,嬌俏地叫道:「呀〜〜〜〜!好痛!」果然,雞泡魚聽到叫聲,立即轉頭問她:「小姐妳沒X事吧?」Agnes答道:「沒事。」一邊心裡想:「嘻嘻,這次還不中計?」

Agnes理所當然地伸出右手,等著雞泡魚扶起她。怎料雞泡魚不但沒有伸手,卻回應一句:「沒X事就好。」竟然拂袖而去。

「你老味!」Agnes差點要失態爆粗,但為了顧全形象,她還是生吞了幾個粗口字,只自言自語道:「這肥X算什麼男人?美女失足跌倒,竟然也不屑一顧,太沒風度!」沒錯,雞泡魚本身就沒什麼gentelman風度,Agnes不知道這一點,顯然是調查不足。

連番失利,但Agnes的好勝心叫她不能放棄。她立即又想到應變之法:「呀!突然全身都好痛,先生救命呀!」雞泡魚終於停下腳步,不知自言自語了什麼,然後回頭對Agnes說:「X你老母剛才妳又說自己沒事?」在美女面前,雞泡魚還是滿口粗言。

「不好意思,我也以為自己沒事,但突然又全身劇痛……呀!」

「那妳老味…….妳能站起來嗎?」

Agnes再作劇痛狀,連連搖頭,心裡卻是大喜:「嘻,上釣了!」她故意轉個側身躺卧的姿勢,奮力盡谷兩胸間的事業線,一邊伸出右手。只要趁雞泡魚伸手扶起她時,乘其不意,撲到雞泡魚懷中,往其唯一弱點—即屁眼中,打出美容界絕技『肉毒桿菌拳』,任雞泡魚銅皮鐵骨,也必被拳中毒菌侵蝕脂肪,十分鐘內必化為渣滓。

不出所料,雞泡魚伸出了右手。但Agnes見他右手肥騰騰,脂肪揈來揈去,實在嘔心。Agnes心想,她自出道以來,色誘過的男人數以百計,從未失手,當中不乏肥佬、老野、毒男,但也沒有面前這個死肥X那麼乞X人憎。這死肥X大概是她最不屑去色誘的傢伙,但為了大局,為了尊嚴,她也只好死死氣地抓住雞泡魚的手,站起來,然後順勢撲到雞泡魚懷中。

美女投懷,雞泡魚顯得有點不知所措。Agnes乘勢再道:「不….不好意思!」卻攬得雞泡魚更緊。雞泡魚更不懂如何反應:「小姐,妳……..無X事嘛?」Agnes有理沒理,只是攬得再緊也好,右手還是無法伸到雞泡魚屁眼那裡。

「該死!這肥X太肥,『圓周』太大了!」屁眼不行,Agnes只好退而求其次,手伸到雞泡魚兩腿中間。她雖萬分不願摸這乞X人憎的肥X的下體,但她又想到,若毀掉他的要害,至這少能讓這肥X的劣等DNA絕後,也算是為社會造福吧。是以,為了大局,她還是心不甘,情不願,慢慢地伸手探到雞泡魚兩腿中間。

難得到達『禁區』,Agnes卻突然地縮開纖手,更鬆開雞泡魚,退到四呎距離外。雞泡魚總算鬆一口氣,抱頭笑道:「不好意思,條X嚇親妳了!」

只見Agnes滿頭冷汗,似乎真是被嚇倒:「那肥X……..連下體都是那麼肥!不!我自問見識不少,有什麼東西未見過?比起這個,更要命的是………那肥X的肥X……..竟然……沒-有-勃-起!」

相比尺寸,雞泡魚生殖器的狀態,更令Agnes大受打擊。

「沒…..沒可能!那肥X只是扮矜持而已,只要機會一到…….」Agnes心中盤算著。

這時,雞泡魚問道:「咦?X妳老母妳真的沒事嗎?我有兩個朋友懂得醫術,不如我帶你回去?」Agnes大喜,暗忖:「矜持?好,就將計就計!」她好歹是專業美女,立即又能轉個親切笑容,道:「我才不好意思……麻煩你了。」她有想過要不要欲拒還迎一下,但為免節外生枝,她還是一口答應。

「這邊!」雞泡魚指向觀塘那邊,說道。

「嗯!」Agnes點頭道。

這樣,兩人就一同步行,回Rock Church。

2-52-美容計

數日後 黑暗的房間

這裡是實用面積約四百呎的房間。房內一片黑暗,相較之下,牆上的顯示屏甚是耀眼。

有四個人正在圍著顯示屏,觀看播放的影像。這四人是被稱為日出康王的組合:首都、領都、領峯和領凱。

顯示屏的畫面,是雞泡魚用『龜波氣功』擊殺負資產B時的影像。之後鏡頭一轉,換了魏文進對著鏡頭施展『醫治的大能』的影像,而雞泡魚正在其身後傳輸功力。

沒多久,影片播完,顯示屏上顯示著一個『H』的字樣—-那是地產界的標誌。

領凱拿起搖控器,將畫面倒帶至雞泡魚用『龜波氣功』時的影像,定鏡,然後開口道:「無論如何,我和領峯都認為,這個身形隨時變瘦的男子,是我們任務失利的關鍵。」領都點頭和應道:「沒錯,上次派幾十人進攻時,我也和他交過手。他是我見過的對手中,最變態的人。而且他的武功極之古怪……..」

話未說完,房角卻傳來一下竊笑。領都於是向房角怒叫:「玄牛,你笑夠了沒有?」

原來房間內還有第五個人。只見玄牛正坐在房角的椅上,翹著手。他笑了一聲後,便繼續閉目養神,懶理領都大叫。而雖然閉著目,領都仍能感到玄牛的眼神,是在笑他們太白痴。

「你!…..」領都咬牙切齒,想要對玄牛動手,卻被領峯攔住:「別理他吧。」領都猶豫了半响,還是轉身開會好過。

「我們查過,這傢伙叫甘加強,花名雞泡魚,武功是『瘦身秘笈』。」首都隨後說道。

「什麼?瘦身秘笈是武功來的嗎?我還以為只是減肥的方法…….」領峯叫道。

「沒錯,但那傢伙將之改良,變成一種平日儲存脂肪,戰鬥時一次過釋放的古怪武功。」

「嘩!…….真是大開眼界!」

領凱繼續說道:「所以,必須要想辦法除掉這個變態佬。這傢伙一除,工廈那班人便潰不成軍。」

領峯問道:「但那傢伙那麼恐怖,你打算如何做?」

領凱答道:「你先聽我講完。負資產戰士力量強橫,也竟被他一招擊殺。這證明了一件事:就是不可以硬來,要用軟攻。」

首都疑惑道:「用…….軟攻?」

領凱右手手指「啪」一聲,然後大叫:「Come in!」身後房門打開,房外光線隨即照射到房內。只見門外正站著一個人,但因為背光,眾人只能從輪廓看出是個女性。

女人走進房間,伸手一按門旁燈掣,房內立即變得光亮。眾人看清楚女人容貌後,竟無不咄咄稱奇。

「嘩!美女呀!正呀!」首都嘴角竟流出口水,領都更誇張,鼻血噴如泉湧。

四人眼前的美女,身高約五呎六,長髮,皮膚雪白,樣貌美艷非常:瓜子臉型,眼大大,鼻樑高,嘴唇塗著鮮紅帶紫的唇膏。她身穿粉紅色吊帶背心和白色短裙,將她那36E的北半球,穩如泰山的臀部,和纖纖細腰都表露無遺。

美女開口道:「你們好,我叫Agnes,是美容界戰士。」

香港社會以貌取人,美容行業自然甚有市場。而隨著激光、彩光、射頻,和各種整容科技的興起,美容業也日益興旺。和很多行業一樣,美容界也有自己的超武鬥組,他們將各種美容和整容技術改良而成的武功,也是享負盛名。

而這位美女Agnes,是美容界的高級戰士。

Agnes望向玄牛。強如玄牛,一聞美女氣味,雙目亦不自禁張開。但只望了一眼,他又再閉目養神。Agnes見狀,便以嬌扭的步姿走近,彎下身說道:「閣下想必就是畜牲集團的玄牛大人了?」說完,更伸手輕撫玄牛胸膛:「胸肌也是傳聞中的強,呵呵!」

憑著美貌與澎湃身材,純熟的挑逗工夫,Agnes絕對是男人的獵手。雖然她手法略嫌造作,但正所謂『橋唔怕舊』,Agnes一碰他如鐵板的胸肌,觸電的感覺竟自Agnes指尖,傳到玄牛每個細胞,再集結於兩腿間的海綿體中。玄牛自問見慣世面,也料不到Agnes『技術』如此了得,輕輕一觸,便全身過電,血液急速運行至海綿體中,令小牛牛快要澎漲豎立。

「不行!」玄牛趁小牛牛還未挺起,暗自運起『併購神功 十成併購』頂級功力,將流到海綿體的血液逼退,充血的小牛牛立即下垂。壓下了生理慾望,玄牛大喝一聲:「哈!」順便把Agnes逼開。

「呀!好痛…..」Agnes被震退後倒地,嬌柔叫痛道。玄牛頓覺自己出手太重:「小姐妳…..」他想要起身,但屁股未離椅,卻又打消了念頭:「為什麼…….我竟然會想…….扶起她?」玄牛意識到Agnes正在施展媚功,而且看她著地的優美姿態,便知她的武功肯定不錯,根本不需要別人扶起。

Agnes笑道:「玄牛大人真可愛,和你開開玩笑而已,竟然那麼大反應,嘻。」玄牛雖不中計,但Agnes仍曉得媚功對他有效。玩笑過後,她亦懂見好就收,想要自己站起身。玄牛沒有風度,日出康王卻爭著做紳士,一湧而至。

「Agnes小姐,我來扶妳!」領凱伸手道。

「玄牛兄不懂溫柔,我們懂的!」領都伸手道。

「不用理會那隻木牛!」首都伸手道。

「沒錯,誰個欺負妳,我們都會替妳出頭!」領峯伸手道。

四人說著沒水準的話,Agnes自然不屑一顧,靠自己撐起身。站起後,她再望向玄牛,但玄牛已回復至閉目養神的狀態。眾人正懷疑玄牛是否睡著,玄牛又忽然雙目睜大,沉聲道:「你們……打算用美人計?用這個『再造人』……….」

「玄牛!你…….」聽到『再造人』一詞,Agnes即時面黑。『再造人』是Agnes最驟忌的詞語,因為她的瓜子臉、高鼻樑、雪白肌膚、36E大胸、24.5寸纖腰,都是用美容界的超凡技術打造,是『後天努力』的成果。娛樂周刊常用『再造人』一詞來形容大幅整容的女士,玄牛覺得此詞極好,便借來一用。

香港社會強調努力向上,不怨天尤人的獅子山下精神,Agnes也是其中之一。命運沒有給她天使美貌和魔鬼身材,她便自己努力學習美容界技術,將自己身軀徹底改造,成為後天的絕色美人。

但當Agnes成功為身體增值,世人又要恥笑她整容,『再造人』、『假波』、『裝飛彈』等什麼形容詞,再難聽的也有。對於世人的譏笑,Agnes一向視之為『懶人的妒忌』,一向不屑一顧。只是每每聽到『再造人』一詞,Agnes都會沉不住怒氣。『再造人』一詞,彷彿是在否定她的後天努力,否定她是人的存在。怒火中燒的她對玄牛大喝:

「你那對爛鬼機械臂,不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嗎?再-造-人!」

只見玄牛X口X面,明顯是被說中要害。他被氣得整個人彈起,怒道:「妳在說什麼?」Agnes口舌上扳回一局,也不欲節外生枝,於是轉用嬌柔聲音說道:「打我?巧驚驚啊!四位大哥救命呀!」日出康王四人組當然識做,齊齊擋在Agnes面前:「現在開會時間,我們是和平理性的,對吧?」其實全句應該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只是他們皆屬暴力組織,自然要省略『非暴力』三字。

得四人組打圓場,玄牛也無謂發難,轉身走回座位。

廿分鐘後

「就這樣!這下靠妳了,美人!」領凱突然高聲叫道。

「放心!從來沒有男人能抵抗我的美色,畜牲除外。」Agnes一邊說,冷眼望向閉目養神的玄牛,明顯還在記仇。

「OK,散會!」領凱說。

美人計戰略擬定,會議在下午十時四十六分結束。

2-51-自由人

自由人

阿魏使出『恩典之路』身法,卻非上前迎戰負資產A,而是向右一轉,跑到Amos身邊。

「你沒事吧Amos?」阿魏想要先醫好Amos,但Amos卻搖手道:「我…..我沒事,你先去醫好他吧!」

阿魏見Amos沒生命危險,點過頭,便轉身繞到負資產A身後,雙手『醫治的大能』印在其背部。負資產A怪叫一聲,身型竟立即縮小了一個碼—–阿魏醫術比Amos高明,在他的治療下,自然更見療效。

但療程不到兩秒,負資產A又再轉身還擊。因為身型縮小,這一拳比之前快了不少,但阿魏反應更快,輕易避開。

退開幾步,阿魏暗忖:「媽的!我的功力竟然不足夠令他回復至『正數』!我們剛才餵了他多少招…….」同一時間,負資產A又再殺到。變回XL身型的他,動作已不再遲鈍,但阿魏功力畢竟比他高出一截,任你負資產A再瘋狂,招式再狠辣,始終沾不上阿魏衣角。若非出招反會增其力量,阿魏早就一招擊倒他了。

待負資產A攻勢已老,阿魏退到六呎距離左右。他只有半秒時間思考戰略,但不用半秒,他便想到了對策:「雞泡魚!傳功!」

「什……什麼?X你老母又要搾乾我嗎?」雞泡魚一愕。他正處於二百磅的猛男狀態,再輸出脂肪能量的話,就要變成排骨仔了。

「快!快!」阿魏催促道。

「你要資助我回復到四百三十磅重量!」

「當然,實報實銷!」

說罷,負資產A又殺到。阿魏趁他一拳落空,再繞到其身後使出『醫治的大能』。同一時間,雞泡魚已跑到阿魏背後,一邊叫道:「一言為定!」雙掌印在阿魏背上,吸一口氣,脂肪即化成能量,一口氣輸進阿魏體內。雞泡魚消耗脂肪,體重立時下降至九十磅,幾乎變成人乾。反之,阿魏吸收了雞泡魚功力,身型立時暴脹。他大喝一聲,『醫治的大能』源源流到負資產A身上,阿魏身形亦漸漸回復原狀。

負資產A的身形也迅速縮小。縮小到和普通人差不多時,他又突然發難。但阿魏一臉滿意之色,暗忖:「好,完成!」,退後避開一拳,順勢收式撤退。

只見負資產A瘋狂抓頭抽搐,在地上顫床顫,狀甚痛苦。眾人看著,都不知應該如何反應,就連阿魏也是疑惑:「難道……不行嗎?」

過了一會,他終於平靜下來,緩緩站起。只見他身形已回復正常,膚色亦不再紫黑。他呆望眾人,之後又回望自己雙手,自言自語道:「我……回復原狀了?」說完,又再望向眾人,道:「是…..你們……..將我…..回復的嗎?」

阿魏點頭。

負資產A再檢視自己雙手,之後試試運功,卻半點內力也提不出。他卻沒有心急如焚地再試,只嘆了一口氣,又再注視自己雙手。不知望了多久,雙目竟流出兩行眼淚。

「喂!他在流馬尿!」插水王訝異道。

插水王這一說,負資產A才曉得自己正在流淚。他好歹是個男人,當然不想在眾人面前出醜。但試試用雙手拭乾眼淚,淚水更是缺堤而出,他便索性不再強忍,乾脆跪著放聲大哭。

剛才還是可怕的負資產戰士,現在卻軟弱地大哭,情景甚是詭異。Amos看在眼裡,再也無法將他當作敵人看待。他上前走到負資產A面前,扶起他說道:「你沒事吧?」

負資產A見有人走近,於是急忙抬頭。Amos看著他的表情,簡直嚇了一跳。

他預計負資產A戰敗,再加上失去內力,必然會十分憂傷,但他看見的,竟是一副淚如泉湧的笑臉:「我……..我…….自由了!我自由了!」說完,負資產A上前緊抱Amos,繼續放聲大哭。

Steve見狀,驚叫道:「喂!你在做什麼?想偷襲?」想要上前阻止,卻遭阿魏攔住:「沒事的。」

阿魏再對負資產A說:「沒錯,你已自由了。你已失去『樓按神功』,已不再是房奴,更不再是負資產戰士。現在開始,你是自由人,你自由了!」

所有加入地產界的人,入門前都必須經過入門儀式。儀式中,超人會對入門者施以一記半成功力的『地產霸拳』,中此拳而不死者,就能正式入門成為房奴戰士,並取得獨門武功『樓按神功』。自此,他們的能量定時定候便會有所流失,落在超人身上。為免被『樓按神功』搾乾,房奴便需要每日練功,吸取大地之氣,希望能足夠供奉給超人之外,也能留一點給自己。

超人之所以最強,皆因有一眾房奴提供養分。可憐一眾房奴,每日刻苦修練,卻要供奉一大截。平常日子還好,能供奉超人之餘,尚能給自己留一點。但稍為疏懶,療養傷病,功力隨時會絲毫無進,甚至有所倒退。是以十多年來,很多房奴都慨嘆沒有出路,心駕意冷,一時看不開自盡的也大有人在。

勢頭好時,即使不練功,功力也會自行增值,但97年,98年,和2000年代,地產界戰士遭到大規模攻擊,死傷慘重,就連超人也大損元氣。當時,大批房奴戰死沙場,部分僥倖生還的,卻遭內力反噬,變成負資產戰士。

於是,失控的負資產戰士肆虐,對社會造成極大傷害,政府花極大力量才能處理,及後只好封殺『樓按神功 八成按揭』以上的秘笈。但有部分負資產戰士被地產界收藏,好讓他們在必要時充當死士。而進攻觀塘工廈的,便是其中兩個。

所謂死士,意謂必死之士,死亡正是負資產戰士的必然下場。但其中一個死士,最後竟被『醫治的大能』所救。他的能量回復至正值,但體內的『樓按神功』同時也被廢。

只是他不單毫不痛心,反而喜極而泣。因為,他得到了更重要的東西。

自由。

他和常人一樣,都有想做的事。只是加入地產界後,他為了活命,一直都沒餘暇去做。變成負資產戰士後,他的自由更被進一步剥奪。

十多年了。

如今『樓按神功』被廢,他不用再替超人練功,他可以做想做,應該做的事了。

他自由了。

「沒錯,我…….自由了!」自由人A瘋狂搖晃Amos雙肩。Amos看著他的樣子,不禁一同流淚:「能救到一個人,是多麼的美好!神呀,謝謝你。阿魏,謝謝你!」

「我們戰鬥,並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救人……..」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 白色貨車中

玄牛竊笑道:「接受現實吧。你們已經失敗,撤退吧。」

領凱和領峯二人卻呆望著顯示屏。雖然顯示屏上已沒有畫面,但二人還是呆著:「怎……怎可能……會這樣的?」

良久,坐中間的領凱終於能開口:「領峯,開……..開車吧。我已經想到新辦法。」坐司機位的領峯也彷彿如夢初醒,一邊回應道:「是…..是。」一邊拉動貨車手掣,踏油門,扭駄,貨車就快速駛離。開車時,貨車撞到了泊在前面的私家車,但貨車有理沒理,已不顧而去。

2-50-負資產戰士#6

Amos一邊衝向負資產A,一邊想:「如果這種負資產狀態是一種病或者受傷的狀態,那應該可以『醫好』他…….」趁對手收招時的空隙,Amos迅速繞到其背後,雙掌轟出!但他使出的不是什麼絕招,而是『十架恩典』神技之一:

『醫治的大能』!

除了Steve之外,眾人都十分訝異。插水王更罵道:「蛇王周!你竟然在醫治敵人?你ShortX左?」雞泡魚更是爆粗:「X你老母你在做乜X野?」

Amos沒理會他人言語,只管一邊施行醫術,一邊祈禱道:「神呀,求你醫治他,因為他是受負能量束縛的人……」

但療程不到兩秒,負資產A已成功收招,而且已能再出拳。幸而Amos早已奪得有利位置,要閃避並不難。身體一縮,滾過負資產A跨下,待其一擊落空,又再佔其背後,趁空隙再施以『醫治的大能』。

阿魏看著此情景,驚訝程度不下於雞泡魚和插水王。Steve見父親呆著不動,只好叫道:「爸爸你在做什麼?你也去醫治他!快!」在緊張時刻,他對父親也毫不客氣,呼呼喝喝。

「什麼?醫治他?」阿魏疑惑問道。

「這是唯一方法!你看!」Steve一邊叫,一邊指住負資產A。

只見負資產A經醫治後,身型竟然比之前細了一個碼,膚色也漸漸變白。Amos一看,便確定此招有效,便再運勁加多兩錢力,繼續行醫:「四,三…….」,一邊計算負資產A出招的時間。

但數到一的時候,負資產A已能轉身還擊。Amos錯愕道:「這麼快便能還擊?……..對了!身形縮小使速度加快……我太大意了!」負資產A轉身出擊,拳速果然比想像中更快,這次輪到Amos來不及收招,慘被回身重鎚擊中,彈飛至牆上,負傷倒地。

「為…..為什麼會這樣的?難道…….是……負負得正?」阿魏看著負資產A漸漸縮小,開始恍然大悟。

「什麼負負得正?這是負數加正數,使結果更接近零呀!」Steve回應道。

「這只是用詞問題……我明白了!要加數!」

「明白了還不快去?」

阿魏當然知道要怎樣做。

2-49-負資產戰士#5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 白色貨車中

玄牛從顯示屏中看到負資產B已死,竊笑道:「咦?有一個壯烈犧牲了啊!」

領凱和領峯一同呆望顯示屏。呆了半响,領峯始能吐出一言半句:「怎……怎可能?他們陣中……竟然有這麼……..厲害的人物?」

「原來強行撕破他的頭或身體,還是可以一舉殺之。但若力度不夠,失手的話,就反而會增加其負能量…………..我明白了。」自言自語過後,玄牛向二人續道:「這晚我真的獲益良多。」玄牛明串領峯和領凱,氣得二人七孔生煙。

玄牛口舌上板回一局,心裡甚是得意,但心中疑惑仍然未消,於是再問:「但問題依然未解:若替他施行醫治,後果會怎樣呢?希望剩下的死士別死得太快,好試出個答案來!」

Rock Church

Amos和插水王正包圍負資產A,只是從他們身上多處傷勢看來,兩人並沒有處於優勢。反之,負資產A身型越變越大,已反超前於已死的負資產B。

阿魏、雞泡魚和Steve一同到達支援。雞泡魚剛擊殺一人,士氣大振,二話不說,便以健身界絕技『側展三頭肌』飛身撞去。負資產A和同伴一樣,都是有飯吃飯,有招吃招。雞泡魚一擊得手,卻如撞在鋼板上,反被彈走。

「讓我來!」雞泡魚退,輪到阿魏出招。

「等等!別亂來!」Steve仍感不妥,想要勸阻阿魏。阿魏卻沒聽到兒子勸告,已繞到負資產A背後,『靈巧像蛇』連橫拳狂轟背門。但打中十幾拳,負資產A還是沒半點感覺,而打到廿拳的時候,他要還擊了。

阿魏當然早料如此,而他一直都只打出空隙不大的招式,也有利收招飛退。只是負資產A拳速竟大出阿魏預料,任阿魏扭盡身型,也避不開回身一擊,只好舉臂迎架。

不單速度,拳的力度同樣出乎預料。強如阿魏,雙臂擋住一拳,竟也得飛退十呎著地。

著地後,阿魏檢查傷勢,發現雙臂已有些微骨裂。Amos見狀,急忙前去療傷。Steve則在他身後叫道:「都叫你別亂來!他又變大了!」

阿魏抬頭一看,果見負資產A又大了一個碼,高得快要頂住天花板。「果然……這傢伙越中招便越強!」阿魏望著雞泡魚,暗忖:「但剛才他…….」

「除非你能一口氣將他身體撕開,否則每一招都只會為他增加能量!」Steve補充道。但看雞泡魚只剩二百磅左右,再拿出一百二十磅脂肪已是極限。如果不能一招殺敵,就等如將百多磅脂肪能量白白奉上。而阿魏功力雖比雞泡魚高,但就沒有『龜波氣功』等大招。Amos和插水王更不用說,功力更是再低兩班。

若趁他未變大前就打爆他的頭,是還有少許機會。但以現在狀況看來,誰都沒有一招殺敵的把握。

「這樣的話,應該要怎樣做?」阿魏叫道。但眾人已無暇細想,負資產A又已殺到。他的招式並不高深,甚至是毫無招式可言,但以現在強絕的負資產力量,再加上越打越強的特性,簡單的雙拳齊發,已足夠全場屈機!

巨大的身形,凌厲的拳風,眾人幾乎沒有空間閃避。只是阿魏仍不慌不亂,向雞泡魚打個眼色:「我們來擋住這拳!」雞泡魚點頭表示明白,便運足功力,紮好馬,一同硬接這兩記不應該硬接的重拳。

「砰!砰!」兩聲巨響,負資產A的雙拳總算被兩人擋住,但二人亦同被震退,撞在牆上後倒地。阿魏功力高,只覺兩手發麻,但雞泡魚剛才消耗不少,雙臂滲血,明顯已傷。

「雞泡魚!爸爸!」Steve不得不替兩人擔心。Amos和插水王雖一樣擔心,但同時亦要戒備負資產戰士A,不能分心。幸而負資產A體型增大,速度亦相應減慢,單是收拳也要兩三秒時間,出下一招又要再多三秒。要不是害怕他中招後反會增加力量,這段長時間的空隙,必然是反擊良機。

但現在,Amos和插水王都有所忌憚,不敢胡亂出招。難道他們只能眼白白看著怪物任意妄為,什麼也不能做?

「想不到!他們明明只是普通的卒仔,失控後竟如此棘手!」插水王開始後悔捉拿兩個房奴拷問,導致現在一發不可收拾。

「失控…….對了!」Amos心裡想到了什麼,轉頭問Steve:「Steve,可以告訴我多一次,這些負資產戰士為何越中招,便會變得越強?」

Steve在父親身邊扶持,聽到Amos的問題,本來只感到多X餘,但還是不厭其煩地答:「如果我推測沒錯,他們的能量是負值,所以本應能削減他能量的攻擊,在他身上都只會變成更大的負值,變相令他變得更強!這是數學普通的加減法!明白嗎?」答完問題,Steve忽然想到了什麼,暗忖:「對了!如果減法無效,那便……」他開始明白Amos的想法,於是對他大叫:「沒錯!現在只好一試!」

不用Steve說,Amos已經衝向負資產A,要趁他未再出拳前了結他。

2-48-負資產戰士#4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 白色貨車中

領峯和領凱二人從顯示屏看著戰況,一邊看,一邊笑得得意忘形。

「哈哈哈哈哈!簡直大快人心!」領峯大笑道。

「沒用的!再多人也沒用的!我們精心保存的負資產戰士,就只會越戰越強呀!」領凱望著坐在身旁的玄牛,繼續笑道:「玄牛老兄你看見嗎?我們很快便成功了!哈哈哈!」

玄牛卻毫不理會兩人說話,只翹手閉目坐著。玄牛雖然和二人屬同一陣線,但他心底裡,其實不太想領峯和領凱二人成功。

是不想那乞X人憎的二人搶去功勞嗎?當然是,但又不完全是這樣。

但這也不代表玄牛對戰況沒興趣。此刻,他還是要張目看著顯示屏,關心一下戰況。身旁的領凱察覺到玄牛開眼,又繼續向他炫耀:「玄牛老兄,我們的負資產戰士很厲害吧?別說是樓上那班人,就算玄牛老兄親自出手,也未必勝得了他們呢!哈哈哈哈哈哈哈!」他這番話已不是炫耀,而是明踩玄牛了。

玄牛一再被嘲諷,雖然氣上心頭,但還是懶得和小人對罵。他只竊笑一聲,自言自語道:「負資產戰士……..擁有負能量的戰士。一般人的能量為正數,受到攻擊時能量值便會減退,減到零時就會死亡。但負資產戰士一如其名,能量卻是負值。若受到攻擊,原本是負數的能量再減一個數,就只會變成更大的負值。所以攻擊越強,他們反會越變強大。」

「啊?玄牛老兄你也見識不少啊?但這又如何?你能破解得了嗎?」領峯譏笑道。

玄牛無言。

「啞口無言了嗎?哈哈哈哈……..」領凱也加入譏笑玄牛,但見玄牛絲毫沒有反應,只定睛望著顯示屏,便疑惑道:「扮什麼看螢幕?不懂答便乾脆承認吧!」

玄牛正被顯示屏吸引視線。顯示屏此刻正顯示著兩個人的影像,雖然影像不太清楚,但玄牛還是認得出其中一人。

Amos。

顯示屏中的他正在替插水王療傷。Amos並非什麼重量級人物,但卻有一種別人都沒有的能力。

『醫治的大能』。

就因為他懂得行醫,在花園街大戰時,玄牛將他和阿魏並列為重點消滅的對象。亦因為這樣,玄牛一眼就能將他認出。

玄牛看著他行醫的樣子,心裡有個疑問。當鏡頭移離Amos時,他將疑問整理好了,於是開口問道:「若我替他施行醫治,增加他的力量,會有什麼結果?」

二人聽罷,互望了一眼,卻是目定口呆。很明顯,他們被玄牛考起了。

Rock Church

回到Rock Church中。負資產A正向Amos和插水王進逼,幸而插水王傷得不算太重,稍加醫治後,已能和Amos一同應敵。另一邊的情況卻不太好,負資產B擊退阿魏和雞泡魚後,下一個目標是戰鬥力較弱的Steve。他一步一步逼近,Steve驚慌之下,絲毫不敢亂動,就連將iBelt手機放置在腰間變身的動作,他也得小心翼翼。只要稍有差池,他的命就凍過水。

雙方距離縮窄至兩米左右時,負資產B要出招了。他的招數是雙拳齊發。

但阿魏又怎會白白看著兒子受害?他一個鯉魚翻身,箭步就飛到Steve身邊,將他拉離敵人射程。負資產B雙拳自然要落空,而趁其空隙,阿魏順便送他一記『復興之火』火球,負資產B立時全身著火,場景亦再被照亮。

飛身到安全位置,阿魏放下Steve,對他說:「快變身吧!」Steve難得脫險,亦不敢再大意,變身後,再回應父親道:「謝謝……但那兩個傢伙很古怪,好像越中多招,反而會變得越強。」

「你說得沒錯,」阿魏望著燃燒的負資產B,說:「那傢伙…..又變大了!」

Steve抬頭一看,果然見到負資產B一邊燃燒,身型又大了一個碼,由XL變成XXL了。

「這樣下去沒完沒了!」Steve道。這時,雞泡魚在他身後說:「還等?趁他還未夠巨大前,讓我一招『龜波氣功』射X爆他!」同時手心間的『龜波氣功』已如箭在弦,勢在必發。

「喂,等等…….別亂來!他會吸收你的絕招………」

Steve狂叫已經太遲。雞泡魚大叫一聲:「X你老母怎麼我每次用龜波,你都喝停我的?」二百磅脂肪已轉化成巨大能量,聚到雙手手心。雙手向前一伸,強大氣勁即化為光柱,直轟負資產B。負資產B照例不閃不避,照單全收。

『龜波氣功』狠狠擊中負資產B,連帶他身上的烈火,和附近的蠟燭都一下子吹滅。沒有了照明,再加上強大氣勁刮起塵埃,令眾人無法看清負資產B的狀況。

過了一會,眾人除了聽到Amos和插水王那邊有打鬥聲外,負資產B這邊卻沒有半點動靜。

「爸爸,快開照明吧!」Steve一提,阿魏才記起自己也有照明絕招。一運勁,『世上的光』立即自手心而出,照亮整個Rock Church。

「呀!不見了!」Steve看不到負資產B,率先驚叫。

「X你老母,在下面呀!」消耗了二百磅脂肪,變回猛男的雞泡魚上前,示意Steve看地面。Steve低頭一看,只見負資產B已躺在地面不動。但其實,看見他這個姿態的人,都不會覺得他還能動吧。

因為躺在地面的負資產B,已只剩下雙腳。

「只剩雙腳………他的上半身呢?」Steve掃視四周,卻找不到任何其他殘肢。雞泡魚見狀,便大笑說:「仲唔X明白?上半身當然已被我打到爆X晒廠啦!」

Steve注視負資產B雙腳,心裡仍是疑惑。但見其雙腿已變回正常,不再是紫黑色,於是暗忖:「難道……是我搞錯了?」

此時,阿魏在遠處大叫,打斷了Steve的思緒:「幹掉了一個,你們快來這邊幫手吧!」

「對了,還有一個!」Steve和雞泡魚聽罷,立即趕去支援。

波叔四式︰醉駕波、劏房波、囤地波、凍結收租波

 

波叔自教會出身,在教會領袖的推薦下加入『特駒正虎』暗殺組織。在紅日狼上位後,更成為其左右手,可謂紅極一時。波叔本身是虔誠教徒,不單有修練基督教武功『十架恩典』,身上更刻有十字架紋身。細看之下,更能發現十字架上面是刻有諸如『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的很多聖經金句。但自他在『特駒正虎』中領悟了『捱鬧的波動』和『波叔四式』後,『十架恩典』基本上已經荒廢了。

捱鬧的波動
乃『波叔四式』之內力根源,內功未成,是不能發揮『波叔四式』之威力。而一旦神功大成,任何拳打腳踢、口誅筆伐等攻擊,將如泥牛入海,運轉七周天後化解於無形,可謂護身氣功之極致。

醉駕波
以醉拳為根基,除了動作難以觸摸外,打出的氣功波也是軌跡迴異,難以招架。

劏房波
強勁的手刀氣功波,威力足以把空間切裂,而射程亦達十米之遠。

囤地波
拳轟大地,引發大地震動的氣功波,令對手無法站穩陣腳。

凍結收租波
波叔最新練成的絕招,將自身凍結,然後在凍結狀態中固本培元,休養生息。而即使在凍結狀態,因有『捱鬧的波動』之助,任打也是絲毫無損,可謂極之屈機。

2-47-負資產戰士#3

兩個負資產戰士的身體,隨著陣陣『咔啦咔啦』聲音迅速膨脹,肌肉亦越發結實。

「X你老母臭X……..果然好X古怪……和那個什麼港鐵俠一X樣!」雞泡魚憶起之前與港鐵俠戰鬥時的情景。那時其中一個港鐵俠身體不斷變大,最終變成巨人般的終極港鐵俠。

「你們還等什麼?趁現在擊倒他們!」插水王大喝一聲,已坐言起行,飛身撲向負資產A。負資產A立時舉拳迎擊。插水王早料到有此一著,『爭分奪秒』身法側身避開,趁機繞到背後,跳起,一記警界絕招『轟天砲拳』直轟負資產戰士A後腦。

但猛招仍是收不到預期效果。負資產A後腦中招,依舊毫無反應。插水王怒叫:「竟敢當我無到?這一招又如何?」一招無效,插水王便再加兩分力,繼續重招狂轟負資產A後腦。

『掃黃行動拳』!

『反黑先鋒拳』!

『獵鯊行動拳』!

猛招不斷轟出,怎料負資產A仍然不閃不避,招招硬食。插水王連出數招,攻勢漸老,正欲以『獵鯊行動拳』作結,但負資產戰士A忽然有所反應,轉身反擊。

「小心呀死差佬!」Steve想要提醒插水王,但是已經太遲。插水王攻勢去得太盡,無法避開負資產A的回身拋鎚。但見負資產A手臂粗如樁柱,再加上『負資產力量』威力強大,插水王只中一擊,便已內傷,轟飛至牆角後倒地。

「嗚!這一拳…….竟如此重……..」插水王想要勉強站起,但稍有動作,已觸動體內傷害,鮮血即從口裡噴射而出。Amos見狀,立即飛奔到插水王身邊,以『醫治的大能』為其療傷。但這同時亦需收回『世上的光』,環境隨即變回黑暗。

另邊廂,負資產B正向阿魏和雞泡魚進擊。但一片漆黑之下,兩人都無法看清楚來勢。突然,兩人同時感到一陣拳風從側面而至。「來了!是左邊!」阿魏雖身型肥胖,但身手倒一點不慢,只略施『恩典之路』身法,便能輕易避過。

「我知道!」雞泡魚四百磅重,身法自然比阿魏慢得多:「既然避不了,那就……」他隨即運足勁力,準備硬挨一記。負資產B重拳亦一如所料,猛然轟在雞泡魚肚裡。

「嗚!好傢伙!」雞泡魚竊笑叫道。

「喂!你沒事吧?」阿魏在不遠處道。

「確是有點料子,但我脂肪多,沒X事!」

負資上B一擊得手,想要再下一城,但拳頭卻被雞泡魚肚腩吸住,拔不出來。再怪叫道:「吼!」幾多次,也是拔不出。

「哈哈!是北斗之拳的絕技嗎?」阿魏笑道。

「笑乜X野?還不快動手?」雞泡魚怒叫道。

嚴格來說,這招用肚腩吸住對手拳頭的招數,是來自動漫畫『北斗之拳』中一個叫做紅心King的死肥佬。雞泡魚試過用這一招來對付港鐵俠,效果還相當不錯。

「好,好!別放開那傢伙!」阿魏說完,隨即運起『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功力,絕招『洪水滅世』直轟負資產B右腹。由於不想誤殺對手,阿魏並未使出全力。他估計,廿章功力應該夠了吧。

雙掌擊中右腹,傳出了「砰」一聲巨響,但負資產B還是沒半點感覺。阿魏估計錯誤了。

「怎可能?」阿魏錯愕間,負資產B右腳向橫一伸,阿魏冷不防,肚腩中一腳。這一腳重之又重,但阿魏功力比其他人高出幾班,再加上『救恩的全副軍裝』護體,只痛不傷。負資產B乘勢再加一腳,但阿魏已有所準備,一個側身閃到其背後,又是反攻的好機會。阿魏再添幾分力,運起『十架恩典 第廿五章』功力,手心泛出熊熊烈火。這是『十架恩典』另一絕招:

『復興之火』!

阿魏火掌印在負資產B背門,負資產B立即全身著火。烈燄將停電的Rock Church照得光亮,雞泡魚見狀,肚腩一鬆,放開了負資產B,退後兩步避火。

眾人聽見負資產B在火燄中哀叫。

「你真重手啊,想燒X死人嗎?」雞泡魚拍拍阿魏膊頭道。

「不,但待會再撲熄他的火吧。」阿魏回應道。

兩人對談間,Steve看著正在燃燒的負資產B,暗忖:「很恐怖!但若不這樣……咦?」但再看,Steve又好像察覺到什麼不妥:「是錯覺嗎?怎麼那火人…….看起來……越來越…….巨大的?」

真的不妥。那正在燃燒的負資產B,身體竟還在慢慢膨脹,比他的同伴大了足足一個碼。

「危險呀!他還未死的!」Steve對兩人大喝。同一時間,著火的負資產B竟還能運功,一聲喪叫,氣勁竟將身上火燄吹散。場景又立時變回漆黑一片。

阿魏和雞泡魚這才曉得大難將至,急忙退開。但環境的突變,令他們反應慢了半拍。負資產B雙拳齊發,速度竟更勝之前。阿魏和雞泡魚一時大意,各吃一記重拳,飛退十呎。

一次過擊退兩個重量級人物,附近剩下的便只有Steve一人。毫無疑問,負資產B的下一個目標絕對就是他。

「糟!這些負資產…….怎麼好像越戰越勇?」Steve沒料到人多勢眾下竟然會被『單刀』。剩下他這個弱雞『守門員』,要如何是好了?

2-46-負資產戰士#2

「負資產戰士?他們……不是早已絕種了嗎?為何……..」插水王問。

「我怎知道?你自己問問他們吧!」Steve回應道。

眾所周知,將『樓按神功』練至『八成按揭』以上是極危險的事情。若無法控制內息,練功者隨時都會走火入魔。當中大部分會血氣逆流,爆體而亡。在花園街大戰中戰死的泓景,便是因為強行功力催谷至九成半按揭以上,最終自取滅亡的實例。

而剩下極少數僥倖不死之人,卻會因此而得到『負資產力量』。獲得這種力量的人,皮膚會變成紫黑色,身體會變得巨大,威猛無匹。這些擁有『負資產力量』的房奴,被稱為『負資產戰士』。

在廿一世紀以前,修練『樓按神功』的人是何其多,練至『九成按揭』、『十成按揭』、甚至『十一成按揭』也大有人在。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曾出現大量房奴走火入魔,導致多人死亡的事件。當中更出現了大批『負資產戰士』,對社會安全造成極大威脅。政府花極大力量處理事件後,決定收起『樓按神功 八成按揭』秘笈,且嚴禁任何人士練習『八成按揭』以上的功力。自此之後,『九成按揭』的戰士已大幅減少,『十成按揭』戰士更已成傳說。

但負資產戰士就此絕跡了嗎?不,沒有新酒,舊酒卻可以存在酒櫃,等到年分夠久,再拿出來品嚐,滋味無窮是也。

正在Rock Church的兩個負資產戰士,正是97年的上等Lafite。

「你捉人拷問,捉了個大頭佛出來了!」Steve埋怨道。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插水王再轉向Amos:「事到如今,蛇王周!唯有拚盡了!」說完,隨即運起最高功力,打出絕招:

『反黑先鋒拳』!

插水王猛招擊中負資產戰士A胸口。另一邊,Amos一手持著『世上的光』照明,動作不夠靈活,只好繞到負資產戰士B身後,單手打出動作較小的連橫拳:

『靈巧像蛇』!

不知是否養蛇的關係,Amos這一招似乎比之前更靈巧。相對之下,負資產B動作就慢得多,以致輕易露出背門給Amos任打。但兩人絕招輕易得手,卻沒有絲毫喜悅,反而大驚。

「怎麼…..中我絕招,竟然不為所動?」插水王叫道。

「感覺……就像打在鋼板上!這麼強的護身勁,以前從未見過!」Amos暗忖。

兩人錯愕間,負資產A和B已經舉拳反擊。幸而兩人反應夠快,一個箭步就避開。但負資產戰士普通一拳,竟帶著凌厲拳風,將兩人逼開十呎過外,撞在牆上方能穩定身形。

Steve見兩人形勢不利,甚是擔憂:「這樣子不成!要叫醒雞泡魚和爸爸…….Joe!」他想叫Joe去叫醒阿魏和雞泡魚,但有東西已搶先一步。

雙蛇。

兩條正在痴纏的蛇互相甩開,分別滑向正在睡夢中的雞泡魚和阿魏。其中一條竄進雞泡魚的褲檔裡,沒幾秒,便聽到雞泡魚大叫:「呀〜〜〜〜〜好X痛呀師父!是什麼東西…….蛇!你竟然咬我賓周?蛇王周,你果真沒改錯名!」雖然環境漆黑,仍可見雞泡魚從褲檔揪出蛇,棄之。

這時,一角又傳來阿魏的慘叫聲。不久,就見到穿著睡衣的阿魏飛身步近。雞泡魚見他痛苦的樣子,便笑道:「哈哈,你也被蛇咬賓周嗎?」阿魏搖頭,卻指著肚腩說:「是這裡!」

「蛇對你還真好,牠咬我條X呀!」雞泡魚扮著哭訴的樣子說道。阿魏聽罷,隨即哈哈大笑。

雖然戰況緊張,但Steve看著此情景,亦忍不住竊笑:「哈哈!Amos,是你命令蛇叫醒他們的嗎?」Amos搖頭道:「不,我想是蛇自己的意志。」

「真有用……..你的蛇。也許……你應該一直養著牠們…….」Steve轉頭對雞泡魚和阿魏大叫:「兩個肥佬肥仔,有客到,是負資產戰士,快過來招呼客人!」

阿魏和雞泡魚沒有立即行動。他們至少要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他們掃視四周,大概能了解一二:

有兩個身型巨大的戰士入侵,而單從身型來看,便知這兩人絕不好惹;

現在正在停電。雖然幾處有蠟燭照明,但要有利戰鬥的話,便需要Amos的『世上的光』照明。

兩人飛身步近戰場。雞泡魚一邊叫痛,一邊對Amos叫道:「蛇王周,你條蛇咬我賓周,我慢慢再和你算賬。」阿魏卻笑著對Amos說:「你別聽他說。他『Bon Jovi』,被蛇咬也只痛不傷。現在你好好照亮這裡,那兩隻負資產由我們應付。」之後,兩人轉頭望向兩個負資產戰士。

「怎樣?負資產戰士?不是已絕種了的嗎?」阿魏問道。

「點X知呀師父?」雞泡魚咧嘴答道。

「但他們在搞什麼鬼?動也不動…….咦?」

只見兩個負資產戰士停下不動,身上卻傳來陣陣『咔啦咔啦』的怪聲。

Steve最早察覺這怪聲音。而觀察力也很強的他,更察覺到他們身上的變化:「等等!他們的身體……正在膨脹!」

2-45-負資產戰士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

馬路上泊著兩列車。兩列車中有一架白色貨車,車廂中透出微弱的光。這架大貨車引擎開著,明顯沒有遵守『汽車停定後司機不可以致使或容許內燃引擎在任何60分鐘時段內操作超過三分鐘』的法例,但只怕沒有人膽敢走去檢控車內的人。

車廂內坐著三人,司機位的是日出康王中的領峯,中間的同是日出康王的領凱。而左邊的前畜牲集團首領玄牛身型巨大,佔了一半位置之餘,更差點逼爆車廂。

他們三人一同看著駕駛盤上的顯示屏。顯示屏上的景象幾乎一片綠色,但仍能見到有人往鏡頭不斷伸腳。

他們在看的,是插水王在Rock Church拷問兩房奴的景象。

看著顯示屏超過廿分鐘,玄牛一臉不耐煩,索性閉上雙目說:「很明顯已事敗,還等什麼?回去吧。」領峯哈哈笑了幾聲,回望玄牛,道:「玄牛老兄你錯了,現在才是開始呢!」

「此話何解?」玄牛張開眼,問道。

「嘿,你以為那兩個,是普通的房奴嗎?他們可是82年……..不,是97年的Lafite呀!」

「What?97年……Lafite…..難道………」

「儲了十幾年的美酒,現在是時候開瓶暢飲了!哈哈哈哈哈哈…………」說完,兩個日出康王對著玄牛狂笑。玄牛見狀,即恍然大悟:「你們還真夠狠毒。」

Rock Church

兩房奴依然被縛在凳上,但Amos已將凳扶起,令兩人能正常坐著。再加上Amos的醫治,兩人總算吊住條命。

「你們這算什麼意思?打到人半死後,又醫好我們,好讓你們可以loop住拷問?你們是變態的嗎?」房奴A吼道。

「哦?Loop住拷問?……..永劫輪迴…………That’s a good idea. 但現在先玩另一樣東西,蛇王周。」Amos隨即遞上雙棍。但插水王怕蛇,一見雙棍即連連搖頭,指住兩房奴道:「那裡,別給我!」Amos於是在兩房奴面前放下雙棍,棍隨即變成兩條蛇。

雙蛇變身後,急不及待又緊緊纏在一起,毫不理會周圍目光。但單是這樣,便足以嚇倒兩房奴。房奴B失聲叫道:「蛇……蛇呀!」就算練得一身武功,對人類來說,蛇依然是那麼可怕。

「嘻嘻,你們慣了截水截電,放蛇淋屎尿,竟然會怕蛇?」插水王見狀,笑道。

「我們只是新手而已,要不是上頭命令,我也不會……」房奴A驚叫。

「新手?廢話!蛇王周!放蛇咬佢地賓周,看他們還敢不敢講廢話!」插水王再次感到被耍,不套點口供,絕不能平息心頭之火。但Amos卻十分猶豫:「真…..真的要這樣做?」

「廢話!你是否想阻差辦公了?」插水王情緒開始失控,Steve見狀,就走到他身旁,拍拍他膊頭。插水王煩躁至極,轉頭向Steve怒吼:「頂你!又搞什麼了?」

「冷靜點。你看看那兩人,好像有點古怪?」Steve溫和地回應,明顯比插水王冷靜。

插水王自知太躁,於是自言自語道:「對,冷靜點,冷靜點!」冷靜過後,他轉頭望向兩房奴。望了兩眼,問Steve:「有什麼特別?」

「細心看,那兩人的膚色好像比之前更黑……」

「你老闆!現在停電,當然看什麼都黑!」

「……」Steve無言,只暗忖:「這傢伙….是盲的嗎?」他轉頭望向Amos。未等Steve開口,Amos手心便祭出『世上的光』照明。光球一出,Amos嫌未夠光,便再吸一口氣,稍加催谷,手上光球越發光亮。

這下,果真盲的也看得見了。插水王一看,果然發現兩房奴身體有異:「那兩人……身體…..竟然黑過黑鬼,黑中還帶點紫!他們搞什麼了?」

「不單這樣!他們……」Steve繼續大叫。

只見身體黑得發紫的兩房奴,身體抽搐不斷,雙眼反白,不停怪叫,狀甚痛苦。眾人看著,無不目定口呆。

「這種狀態…….難道是……」Steve暗忖。沒多久,他腦裡浮現了一些景象,令他更加驚恐。他對插水王和Amos大喝道:「快殺了他們!快!」Amos猶豫道:「什麼?又要殺人…..嗎?」插水王亦不明所以,只呆望著Steve。

「快!快殺掉他們!」Steve見兩人毫無反應,只好越加催促。

「什麼?」插水王猶豫,但見Steve如此懼色,心中也感到事態嚴重。二話不說,即撲向房奴A,向其頭部打出遠程攻擊絕招:

『獵鯊行動拳』!

Amos在同一時間,也向房奴B打出猛招:

『洪水滅世』!

重招各自轟中目標,卻是雙雙被反震力震飛,飛到十呎過外方能停下。

對方功力遠超預期,插水王不禁大叫驚訝:「沒可能!這兩人功力有限,護身勁竟這麼硬淨?」

兩人定過神,抬頭一看,眼前景象更是不得了。

只見兩房奴的身體慢慢在黑暗中出現。他們掙脫了縛住他們的繩索,繩索自身軀上脫落。他們身軀黑裡透紫,澎漲得逼爆了外套和上衣;他們雙目發紅,一邊唸唸有詞,一邊向兩人進逼。

「他們……比之前巨大了很多,發生了什麼事?」Amos呆道。

「糟……太遲了。他們已經變成…….負資產戰士!」Steve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