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58-玄牛返教會#2

教會 天台

這裡通常都空無一人。若要向神哭訴,教會裡有祈禱室;若要練功,教會也有練功的場地。會來到這裡的人,若不是跳樓和維修水箱,大概便是要將死屍放進水箱中了。

但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若你夠強,殺人是不需負責任,更不需要做什麼善後的小動作。而現在,這裡便站著一個殺人不需負責的強者。

玄牛。

他站在天台邊,觀看著街外景色。當然,他不是為了這個而來。他來,是為了尋找合作機會。而他要合作的對象,現在剛好到達。

有一把聲音在玄牛背後說道:「玄牛兄大駕光臨,是想要歸信基督,然後我幫你施洗?」

玄牛回頭一看,果然見到棟篤牧師緩緩步近。他身後還有蘇牧師和吳牧師,正逐個從門口走出。得三個教會領袖來招呼,這個玄牛果真巴X閉。

玄牛再回望街外,說道:「別說笑了,你們這狼掛著羊皮的宗教,又怎適合我這種…….由裡到外都是畜牲的人?」

玄牛語帶譏諷,眾牧師為之一窒:「玄牛這算是挑機嗎?你再厲害,憑你一個人可以打贏我們三個嗎?」三人中,以棟篤牧師轉數最快,但他沒有運用機智反駁,卻只回以一句:「此話何解?」因為他感覺得到,玄牛此來絕非為了挑機,而簡單的一句問句,就可以令玄牛講出目的。

玄牛答道:「口裡說反對罪惡,卻任由同性戀,和支持同性戀的人坐大,口裡說要順服掌權者,卻對反抗掌權者的人置之不理。只說不做的人,不是法利賽人是什麼?你們告訴我。」『法利賽人』這名詞在聖經中經常出現,本意謂『敬虔者』,後來卻成為『偽善者』的代名詞。

牧師們都是聰明人,一聽便知道玄牛在說什麼,更一下子就明白玄牛來意。棟篤牧師上前說:「你是在說在觀塘工廈的那個魏文進是吧?聽說你們為了攻陷那裡,也十分頭痛呢?」棟篤牧師反客為主,玄牛一時間為之語塞,但立即又想到反駁的句子:「總好過你們,連試也不敢試吧?」

這次輪到眾牧師異口無聲。過了幾秒,始終都是口齒伶利的棟篤牧師開口:「那不知玄牛兄此趟,是有何目的?」玄牛一聽,卻是仰天狂笑:「哈哈哈哈!還是林牧師聰明!現在超人和突駒之矢要攻下觀塘工廈,你們整天背誦『順服掌權者』的經文,應該知道怎樣順服吧?」

吳牧師疑惑,問道:「你是……想我們幫你……進攻觀塘工廈?」這時,蘇牧師亦上前叫道:「你當我們是什麼了?你叫我們做什麼,我們就要跟著做了嗎?」

玄牛連連搖手,說道:「NoNoNoNo,完全搞錯。不是你們幫我們攻陷工廈,而是我幫你們擊殺魏文進,為貴教會除一大害,為香港除去同性戀歪風!你明不明白了?哈哈哈哈哈哈………」

眾牧師當堂停住。他們互望幾眼,然後開始竊竊私語。

林牧師:「等等……這或許是除掉魏文進的好機會!」

蘇牧師:「只是,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再說,魏文進有多難應付,你再明白不過吧?」

吳牧師:「沒錯,根據關正義弟兄的情報,那裡不單高手如雲,還有很多喪屍奏出可怕的死亡音樂,再加上近期開始又有一班離職警員鎮守,貿然進攻,只會萬分不利,要三思啊!」

蘇牧師:「對呀,否則這位玄牛先生早就攻陷觀塘,還要我們幫忙嗎?」

輕易突破理念分歧,但談到技術細節時,眾牧師抓頭了。

這時,有一個人影躲在門後,靜悄悄地窺探天台狀況。當聽到玄牛和眾牧師商討的大計時,那人將頭縮回門後,縮身氈斗。

「沒…….沒可能!他們…….想要和地產界合作……對付魏傳道…..和Amos?」葉佩珊躲在門後,暗忖。

0 comments on “[小說]2-58-玄牛返教會#2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