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77-兩雄再對招

五小時後 Rock Church

堆積在Rock Church中的過百個房奴屍體,包括首都和領都,都已清除得七七八八—這都多得一班皇家警察的特別服務。

在場地的一角,Steve正和插水對話。

「就這樣,做到這樣已算超額完成吧,手足們都肚餓了。」插水王說。

「謝謝你們,但……真的不能順便…….抹乾淨地上的血嗎?」Steve望著地上一灘二灘血跡,掩鼻問道。

「我們不做清潔的,你找個菲傭或者鐘點來做。」

「真的不能嗎?…..噫!好腥!」

「不能!你看,你們不是有幾個人在抹地,還抹得十分開心嗎?」

Steve難頂血腥味,政務屍、財政屍和律政屍三個卻有特殊喜好。他們一見到血,竟立時興奮忘形,先後脫光衣服,卧倒在血跡上面,說什麼要以血沐浴云云。在屍體未搬走之前,他們更試過倒卧在屍體上面,然後扮作屍變,喪叫一番。後來更有人說,三隻喪屍因此獲得了新歌的靈感。

「X!三個變態佬!你看!這樣子叫人如何清洗了?」插水王對Steve吼道。

「………」Steve繼續掩鼻,無言。

「說起來,蛇王周和雷兄怎麼不見了?不是在偷懶吧?」

「…….大概在天台吧。」

這時,正玩得興起的律政屍,卻突然停止動作。他望著Steve和插水王,好像想起了什麼。政務屍和財政屍見狀,便問他:「喂,律政屍,你在搞什麼?」律政屍卻如屍變般彈起身,喪叫道:「失陪一下。」帶著血淋淋的身軀往門口跑去。政務屍和財政屍互望,示意不明所以後,又繼續浴血遊戲。

天台

有人在歡喜浴血,在天台,卻有人心裡愁煩。

Amos正望著外面的景色,但他心裡掛念的,卻是被玄牛捉走的佩珊。

「佩珊,都是我不好,要是我當日有留住妳,妳就不用被捉了…….」

「現在傲雲已經犧牲,我不能令佩珊都…….」

他又想到為自己喪命的傲雲。Amos曾帶領過不少人信主,可是從沒一個會令他如此重視。傲雲成長得極快,比自己當年信主時更快,但Amos這師父,一點也沒有妒忌,他看著傲雲進步神速,反而有一種將羊養大的滿足感。

沒錯,傲雲是他的羊—第一隻由接生、餵食到放牧,都由他親自操刀的羊。

然而,羊在長得健壯,前途大好之時,卻為救自己而喪失生命。

聖經中的耶穌說過:「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但現在,羊卻反過來為牧人捨命。

「若不是我因蛇被挾而有所遲疑,傲雲就不會死了。」

「若當時雙蛇在我手上,若我肯去用牠們…….牠們就不會被捉。」

「都是我不好!若我不是在意這樣,在意那樣…….這樣的我,能好好保護佩珊嗎?」

……

……

……

「別站著發呆,接招!」

Amos的思緒,被一句不屬於自己的話打斷。回頭一看,原來是Nick正以飛腳向他進攻。「你在……」Amos字未吐出,左胸已經中招。

不明不白中一招,Amos掩著痛處叫道:「無端端為什麼打人?」Nick沒等Amos回神,便再道:「很久沒見,打一場如何?」繼續向他進攻。

「你說打便來打,不用徵求人同意嗎?」

「你有見過人打劫時,會先徵求你同意嗎?」

Nick說著,己同時向Amos踢出『一人兩票』連橫腳。這兩腳速度之快,遠超Amos估計之外:「這是Nick的拿手絕技,但……」話未說完,左腹、右膊齊齊中招,想擋也擋不住。

「……這兩腳不單更快更狠,而且並不是以前的一強一弱,而是兩腳都一樣強勁!」

正所謂得勢不饒人,Amos錯愕之際,Nick已躍到半空,用另一招『用腳投票』邊行邊踢。Amos還未站得住陣腳,只得死守。擋到十腳,第十一腳還是守不住,鎖骨中腳。只是擊中的瞬間,Nick眼前卻一片空白。他暗忖:「糟!攻得過急,給他機會反擊了!」吐糟也沒用,他已經中了『十架恩典』中的反擊技『以牙還牙』。

這下反擊總算截停Nick攻勢。Nick退後數呎後著地,幸得有『民主神功』護體,未至於被一擊埋單,只是也難免吐血。

稍作調息,Nick仍是一臉自信:「好傢伙,來真了嗎?」

「來真的是你才對吧?」Amos說罷,身體隨即冒出洪洪烈火。不用說,這是Amos絕技『復興之火』的起手式了。

「好,凡事認真,最合我意!來吧!」Nick重整旗鼓後,再上前進攻。而Amos亦嚴陣以待,身上烈火也越燒越猛。只是Nick正衝到他兩呎距離,卻突然消失無蹤。

「消失了…..不,在後面!」Amos急急轉身,果然見到Nick已繞到他背後:「怎麼了?你轉身慢過史譚呢!」說完,已在他身後踢出『民主三步曲』,『和平』、『理性』兩擊分別擊中Amos背部和後腦。但第三擊『非暴力』竟意外落空,令Amos有機會以『靈巧像蛇』快拳還擊。

「搞什麼?使出『民主三步曲』時,總是不太暢順的?尤其是這套『和平理性非暴力』……」

Amos才剛連接戰鬥,體力未復下,『靈巧像蛇』威力大打折扣;反之Nick狀態十足,守得穩如泰山。Amos見狀,改以著火的『純良像鴿子』重拳出擊,Nick又一個側身閃開,乘機繞到Amos背後,再來一套『民主三步曲:簽名、遊行、絕食』。這一套順暢得多了,一連三擊,Amos照單全收。

這邊Amos和Nick打得激烈,牆邊有咖喱飯在靜靜觀戰。

「Nick盡量繞到對手身後進攻,令對手難以反擊……..戰略絕對明智。而他功力比對手高兩籌,相信很快便能分出勝負,只是………」咖喱飯暗忖。

「砰!」

果然,不夠三分鐘,Amos中了Nick『用腳投票』八腳,倒地後,已無法站起再戰。

「怎樣了?神不守舍,完全不在狀態啊?」Nick卸勁後,走到Amos面前說道。

「大家才剛大戰完畢,又怎會有狀態………你想找人試招…….也該擇個日…是吧?」

「我都說了,戰鬥是輪不到你擇日的,還不明白嗎?」

「你!……」

「只是死了個徒弟,女朋友被捉,你便像哭喪的樣子…….人說耶能活在溫室之中,經不起考驗,我以為你會是例外。但看你這樣子……唉,真是令人失望透頂!」

咖喱飯旁觀兩人,心裡想:「Nick一向以來都說話不多,但現在竟講出這麼長的句子,看來他對這個人是特別在意……」

幾經辛苦,Amos才能勉強爬起身,不忿道:「…….身邊重要的人…….一個被自己害死…….一個被捉,可能也會成為下一個…….你不是我,又怎能明白我的感受?」

Nick一聽,立即怒視Amos。Amos見狀,便知自己說錯了話。

失去至親的感受,Nick絕對明白。

「我怎會不明白?」Nick怒吼:「只有你才有徒弟被殺了嗎?別忘了,我父親也是被玄牛所殺!但至少我幫你報了殺徒之仇,但玄牛殺我父之大仇未報,我父至今也不能瞑目,死不瞑目呀!」Nick提起殺父之仇時,眼裡不禁流出兩行眼淚。

「呀……..對不起,提起了你的傷心事……」Amos懊悔道。

「頂!」Nick用手抹去眼淚,上前揪住Amos上衣,吼道:「站起來!如果不想你女朋友步你徒弟後塵,就他媽的振作!明白嗎?」鬧完,Nick放開Amos,然後一腳踢在他頭上。

Amos連番受創,再中這一腳,已然不支,暈倒了。

「一陣子沒見,還以為你會有進步,但看你樣子……真是令人大失所望。」Nick無奈道。

0 comments on “[小說]2-77-兩雄再對招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