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89-死亡結他Solo

回看舞台。雖然鼠王、關正義等人都有人招呼,但仍有數百教徒如浪一般湧向台上,誓要取回舞台的控制權。

在舞台上彈結他的Steve見狀,卻絲毫未見懼色。他轉頭對Carcass3的政務屍叫道:「到你了!」政務屍點頭,喪叫一聲:「Show time!」立即在電結他上亂彈,音樂立即變成政務屍的獨奏:

『死亡結他Solo』!

政務屍一手結他果然狠辣無比,霸道非常。不單是結他聲,連政務屍本身瘦削的身軀,看起來亦是異常巨大。這種霸氣,連在旁觀的Steve亦大感意外:「這種氣勢……簡直是Yngwie Malmsteen第二!」

沒有其他樂器襯托下,結他聲更是格外刺耳……..不,這種刺耳的程度,決不是普通噪音可比,前排耶能一聽,猶如被死神鐮刀直砍腦內神經,昂天之雷直劈大腦。死神手起刀落,耶能們痛楚未至,即雙目反白,七孔流血,紛紛被死神接去了。而後排耶能亦難免受害,掩頭大叫痛不欲生。

這便是政務屍絕招,『死亡結他Solo』的威力。

『死亡結他Solo』和律政屍的Drum Solo一樣,都是以音樂作武器的絕招。但相比之下,『死亡結他Solo』卻是霸道得多。場中所有人不分敵我,只要聽到結他聲,都會中招。只見舞台上的三牧師、關正義、鼠王、波叔、社工,還未出手的插水王和三個手足,全部都不得不掩著耳,運功抗衡勾魂樂曲;相反阿魏、Amos、咖喱飯和Nick似乎受影響較小,只需掩耳便無事;而台上樂手和雞泡魚,更加是若無其事。

沒錯,和律政屍的Drum Solo一樣,『死亡結他Solo』對對象的影響,除了取決於其功力高低,也看他有無搖滾之心。若有,此招便會無效;若無,則會如數百耶能一樣,被一招奪命。

如斯血淋淋,數百人瞬間死亡的場面,大概是耶能們一生中見過最恐怖的情景。剩下的耶能看著,全都膽顫心驚:「魔……魔鬼呀!」立即掉頭就走,其後大批耶能也跟著喊叫:「主呀,求你救我!」也紛紛落荒而逃。

擾人的音樂和死神的結他solo,已將五萬個基督精兵,減少至一半以下——耶能雖常唱著基督精兵的詩歌,但到底還是只有十二門徒級數,一見耶穌瀨野便四散。

三位牧師看著萬人齊敬拜的美麗圖畫,竟然被幾粒瑕疵一下子擊潰,心裡之震驚絕不下於台下耶能。他們不約而同盯住最大的一粒瑕疵—阿魏,對他叫道:「魏文進,你……」但政務屍『死亡結他Solo』嘈吵的聲音,蓋過了所有對白,無人能聽得見。

阿魏見狀,只冷笑了一聲,示意政務屍停止演奏:「放過大家吧,我頭都痛到死了。」政務屍環望場內一周,甚滿意自己戰績,便停止了演奏。如此,場內立即寧靜下來,牧師們終於可以說話:「魏文進!好歹曾是傳道人,竟然用魔鬼的音樂來攻擊主內弟兄!」

阿魏又再冷笑一聲,回應道:「這有什麼希奇?主耶穌在釘十字架前,門徒也是這樣散水吧!還有彼得不認主,猶大出賣主………」

「你這是自比耶穌基督?你以為自己是什麼?」吳牧師叫道。

「不敢不敢,小弟哪裡能和主耶穌比?最多也只是使徒保羅之類……」阿魏搖手,笑道。

「還敢放肆?你這魔鬼!我們三個今日便奉主耶穌之名,將你擊殺!」棟篤牧師叫道。

「我今日來到這裡,早已準備一死。你們有本事的話,就來取我命吧!」

「好!你既想自比基督,我們便成全你!」蘇牧師大喝道。

三位牧師齊聲大喝,隨即運功出擊。阿魏正嚴陣以待,三牧師卻一個轉身,要向別處進攻。阿魏一愕:「糟,失策!」已經遲了一步。三牧師已猛招擊中正在待機的Carcass3三人組,三人組功力不及三牧師,再加上被突襲,一招便被轟出舞台。

「好極!」三位牧師互望。經剛才『死亡結他Solo』一役,他們曉得不能再讓喪屍們任意演奏,要奪回舞台控制權才行。一擊得手,他們的目標就只剩下一個—Steve:「好,剩下你了!」

但父親阿魏就在身邊,哪會任由他們傷害兒子?他大喝一聲:「你們敢!」,竟能後發先至,及早護住兒子,先送個吳牧師和棟篤牧師一人一掌『洪水滅世』,將他們轟退十呎過外,再來雙掌『洪水滅世』迎擊蘇牧師的同一招。四掌一拚,蘇牧師退後十步,阿魏卻只退七步,足証兩人功力差距。

擊退三牧師後,阿魏跑到Steve身邊,道:「兒子,你沒事吧?我來醫你!」

「沒事,我沒受傷。」

「這裡太危險了,你還是先退下吧!」

「不,這場不單是你的戰鬥,也是我的戰鬥!」Steve這一句,講得特別擲地有聲,語氣之堅定,連父親也為之一呆。

「Steve,你…..」阿魏望著兒子的眼神,勾起了以往的回憶。

「你們的聖經關我X事?你們那麼喜歡將自己宗教的標準強加別人身上,又不見你們叫貪財的特首下台,或者反抗偷呃拐騙的地產霸權?為什麼只針對同志?還不是因為你們欺善怕惡?」三年前兒子在教會對自己講這句話時,眼神和現在一模一樣。

就是這句話,令他開始思想自己和神的關係,和兒子的關係,還有和教會的關係。兩星期後,他決定辭去教會傳道人的職位,然後住在兒子的band房裡,直至現在。

「好,你便自己小心。從現在起,為父會很忙,照顧不到你的。」回憶的片段不到一秒,阿魏思路便回到現在。他明白了兒子的意志,亦不欲再加阻止,只輕拍他肩膀兩下,便抬頭望向前方。

他立即就要忙碌起來。而忙碌的對象就在四周—還在台上的蘇牧師,剛剛被他轟至台下的棟篤牧師和吳牧師。

「來吧。」

0 comments on “[小說]2-89-死亡結他Solo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