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112-立法會會議廳

立法會 二樓

Amos跟著亞當,走到走廊盡頭。

走廊盡頭是一度已打開的爛門。穿過爛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空間。空間高近廿米,上半部略為縮窄,頂部有一天窗,用來引進陽光。只是天窗本身不夠大,再加上被很大的石屎遮蓋,能透進來的陽光只有很少。

但Amos還是能看清楚場內事物。因為那度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切口,令更多陽光能透進之故。

「呀!」Amos一眼就認得眼前情景。但這情景,卻只在電視中見過,親臨其中還是頭一次。他憶起了電視裡播放著議員向特首掟蕉、放置示威物品、喧鬧被趕出場等等的場面。

「這裡就是…….立法會的……會議廳…….了嗎?」

他發現自己正處身於二樓的觀眾席。穿過幾排座位,可窺見地面層擺著一排一排的議員座位。和立法會本身一樣,座椅和桌面都破爛不堪:往下望去,可見有個座位上堆著凌亂的文件,和一疊又一疊和人差不多高度的書,若非有一堆跌在地上,恐怕還會高過兩米高的玄牛;旁邊的座位上插著兩支旗,一支寫著『貪盡海陸空』,另一支卻已折斷,只見旗杆;再旁邊的座位上也堆滿著文件,當中夾雜幾本足球雜誌。

往左一望,Amos驚見其中一個座位上,掛著一塊又一塊的布,每塊布上都寫上了一個大字。當中有些布已是破爛,或者整塊被吹走,但大字砌起來的句子還是可以讀得明白:

我拉布你找數我玩嘢你埋單我XXXXX…..

沉默抗議我拉布你XX我做騷你俾錢….

大字有多得連隔離的位置也佔據了。但見周遭的座位都較整齊,只有幾副骸骨,令大字報看起來更是霸道。

場的中間是個講台,大概是給特首發表施政報告,或是被議員質問,或是被咒罵『落地獄』的地方。Amos又回望議員座位,心想:「從這裡掟蕉的話,似乎太遠了…..」他似乎並沒留意到,議員掟蕉的地方是在中環的舊立法會,而不是這裡。在舊立法會,特首講台和議員座位較近,掟蕉是可以掟中。之後立法會搬到金鐘,兩者位置拉遠,任何的蕉,任何的民意,已再不可能掟到特首那裡。

除非……..用武功吧。

「那是!」Amos看到講台旁邊,正正就是那度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切口。Amos想像,那度切口大概是瞄著講台而發,可是卻沒有擊中,反而將立法會一分為二,引進了更多陽光。

沿著切口望前,盡頭是立法會主席座位。那裡除了切口外,桌上也有多個缺口,小的像個拳頭大小,大的直徑有足足一米。

他看見有人在主席座位後面站起,那人一見Amos,亦隨即向他揮手:「Amos,這邊呀!」

「嘉瑤!」Amos一見嘉瑤,大喜叫道:「找到佩珊了嗎?」他二話不說,立即從觀眾席跳落地面,直奔主席座位。但剛穿過議員座位,他感到有另一人同時也進入了會議廳。

「難道是玄牛?…..上面!」Amos抬頭一看,果然見一條人影在頭上飛過。那人身型之輕巧結實,動作之優美輕盈,決不是玄牛之粗暴,反而更像奧運的體操選手。

那人在Amos面前六米處著地,然後跑去主席座位。Amos雖然只見其背影,但也認得出是誰:

「子健!」

凌子健是敬拜隊隊員之一。單看剛才那體操般的動作,便知他武功高強,再加上他外貌俊朗,唱歌樂器樣樣皆精,極受教會中人歡迎,尤以女教友為甚。

Amos一見昔日同伴,大喜:「你也是來救佩珊的?」在主席台上的嘉瑤,對他更甚是傾慕,是以一見子健走近,便高興得面紅耳熱:「子健你也來了?快來,佩珊就在這裡!」她示意子健過來,子健一躍便跳過辦公桌,走到嘉瑤身旁。

子健見嘉瑤身旁有條黑蛇,便問:「這條蛇……」嘉瑤回應說:「是牠帶我來的……先別說這個…….」她示意子健看看旁邊,一看,果然見到葉佩珊卧在地上,她那可愛面容,即使受傷也掩蓋不了。但她雙手被綁,嘴被貼上膠布,而且顯然已暈倒。不消說,佩珊被捉的日子,必定沒有好日子過。

子健想要進一步檢查傷勢,但手伸到一半,嘉瑤便對他喝道:「不!不可以這樣!」子健這才記起男女授受不親,只好尷尬地縮手。嘉瑤再道:「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她胸口有骨折,胡亂郁動會造成更大傷害。」子健表情即又變繃緊:「什…..什麼?」

這時,Amos亦從後趕到:「佩珊在這裡嗎?她是不是受傷了?讓我…….」嘉瑤回應:「在這裡,但暈倒…….」子健也跟著回頭,但他回應Amos的方式,卻是一個怒視,和一掌『洪水滅世』!

突如其來的一掌,Amos來不及反應下硬食,飛退十餘呎,撞毀特首講台後倒地。

0 comments on “[小說]2-112-立法會會議廳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