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116-撚箍咒#3

添馬公園場內群眾,聽著『撚箍咒』奪命粗口梵音,竟然先後爆頭,七孔流血而亡,一下子死了數百,暈倒的更是過千。再咒兩句,又死多數百,傷的又多一千。

舞台附近化為血海後,場中還有不少人呆呆站著,還搞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當中多是和耶能戰鬥的各派人士,但也有不少基督徒。

和阿魏對戰的鼠王、社工和波叔已經暈倒,蘇吳兩牧師功力高,還未失去意識,只是在『撚箍咒』下,連站起身也成問題:「竟然在……..神…….神聖…….的……….地方………..唱…………唱………..粗口…………歌……………」

莫說一眾耶能,就連雞泡魚、兩屍也料不到『撚箍咒』會如此厲害。雞泡魚花了點時間消化眼前景象,對兩屍道:「…….好………好X勁啊!」由於入咪,雞泡魚這句粗口透過喇叭傳開,又有三幾十個爆頭,七孔流血而死。

附近站著的的Agnes,但見雞泡魚一下子變回二百磅的猛男身形,不斷擺著健身姿勢,便既驚且喜地叫道:「Oh,完美的猛男再次出現了!」『撚箍咒』威力雖強橫,但消耗脂肪也是極多,是故亦有時間限制。

台下站著的Steve,也甚是驚訝:「很可怕…….這什麼『撚箍咒』,竟然有如此威力…….」但他看著雞泡魚講句粗口後有人死亡,就明白了大概︰「難道是……….怎可能?……粗口竟然能殺人?」

Steve猜對了。『撚箍咒』威力本應和唐三藏『緊箍咒』相若,只能令人煩擾、痛苦和喪失戰鬥力,再加上政務屍的結他梵音,也只能將聲音直接送進腦裡而已。

直接令大量人死亡的關鍵,是粗口。

粗口本來就有傷人之能,尤其是對精神的傷害為甚。你可以說,粗口本就是精神攻擊的一種。然而像傷風感冒等疾病一樣,以前可以殺人的細菌,現在因有了免疫力,最多只會害你數日不適。是以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被人以粗口咒罵而死的新聞。難道你會以為,諸葛亮真的會鬧得死王朗?

只是,為什麼雞泡魚的粗口歌,又會有如此威力?

有研究指出,在過分潔淨的環境生活,到病菌入侵時,會出現異常大的反應,平常如傷風等病菌,也能令人死去活來。而香港在九十年代以後,也逐漸變成了個潔癖城市——沒有街頭小販,掃走街邊露宿者,重稅趕絕煙民,示威也要和平理性非暴力…….還要非粗口。

香港雖已是超武鬥組年代,但粗口方面還是諸多禁忌。在街上講過一句粗口,即使多有道理也好,你的說話也沒有人會聽,更隨時會遭到八方圍攻,起底和包圍你的學校,逼到你走頭無路為止。

在潔癖偽善的香港,講粗口的代價,比殺一個人更大;同性戀的罪行,比喪權辱國更重。

於是,就再沒有人夠膽講粗口,人們對粗口的抵抗力亦隨之消失,一聽到強勁些少的粗口,腦部神經便立即破壞,輕則會頭痛和感到不適,重則七孔流血,甚至爆頭而亡。

這類人中以耶能居多。他們驚恐一輪,發現己方傷亡慘重,再加上連牧師們都失去戰鬥力,便嘶叫道:「救…….救命呀!」嚇得落荒而逃;有些想逃走,卻雙腿發軟,跌在地上失禁;有些不忿對方使用的招數,對台上的雞泡魚大罵:「竟然用如此卑劣手段,你們還是人來的嗎?」但也有些見戰友死傷,不顧被剿滅的危險,也要照顧身邊的傷者。

生還的還有其他和耶能對抗的組織,或是同志的支持者。他們本著必死的決心作戰,如今雖得著勝利,驚恐程度卻不在耶能之下,也不知道要如何迎接莫名其妙的勝利。

在意識混亂間,眾人聽到舞台上傳來一種聲音。往舞台望上去,只見顯示屏上正顯示著一個人在說話的畫面。

從說話的講台,那人身後的穿白袍的人並排而坐,場景看來是在教堂中。而Steve不用看畫面,便認得正在講話的人:

「爸!」

0 comments on “[小說]2-116-撚箍咒#3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