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2-119-十誡對十災

立法會 會議廳

這裡正在燃燒。雖然此刻火勢還未算很大,但周遭的座位都已起火。座位上的文件、掉在地上的鹹書、倚著座位的示威旗杆亦遭火舌波及。恰巧又有一陣怪風,從那將立法會一分為二的切口吹來,吹得文件鹹書等東西四散,又將火勢蔓延開去。

誰都曉得在這種光景下,最理智便是盡快逃走。但此刻,卻有幾個人在虛耗光陰。

「救命呀!什麼都好,先救我們離開這裡再說吧!」沈嘉瑤在主席座位,伴著暈倒的佩珊叫道。她身邊已開始起火,但又不能丟下身邊好友,是以只能在這裡大叫求援。

「佩珊,嘉瑤!」在會議廳中間的Amos回應道。他急著想要救回兩人,但正欲上前,卻遭凌子健伸手攔住:「我講得未夠清楚嗎?佩珊由我來救,請你走開,別再來傷害她,明白嗎?」說完,就轉身走往主席座位。

「等等,她的傷看來不輕,我的醫術可以救她!」Amos欲再上前,但子健突然又回頭道:「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立即又向Amos轟出一記『洪水滅世』。Amos不為意下,胸口中一掌,彈回十呎過外倒地。

「你是說我救不到她了嗎?…….或許是的。但至少我不會像你一樣,令她受如此傷害!」子健再道。

Amos緩緩站起身—以他功力,受一掌『洪水滅世』並不是什麼問題。只是他完全不明白,為何面前這個阻止他去救佩珊的,不是玄牛或者日出康王等高手,而竟是同一間教會、同一個敬拜隊的同伴,當初帶他返教會的弟兄?

「你說…….是我傷害了她?」

「當然了,要不是你執迷不悔,死要跟著那個支持同性戀,以下犯上的魏文進。要不是你,我們應該還在敬拜隊,好好地敬拜神呢!」

「等等!阿魏並不是那樣的!他並不是支持同性戀,而是不妥教會只針對同志……..」

「你看過那『傳說中的講道』的話,大概便不會這樣說了!」

「什麼?『傳說中的講道』?」

「未聽過便走到一邊開手機搵YouTube!別在這裡阻我救人!」

說完,子健手心又再聚起『復興之火』火球。這火球便比之前的那個更大更熱。一瞬間,火球已是熱烘烘,子健一手將之擲出,直向Amos張舌。

「又來?還嫌這裡未大火嗎?」Amos暗忖。火球雖巨大,但Amos雙棍打出『雹災』,寒氣造成的冰雹也足以抗衡。只是猛招方破,子健已乘時衝向Amos,再來一招『八福』,拳分八路攻向Amos。Amos不料子健變招會如此快速,反應不及之下,只能勉強擋住其中的『哀慟的人有福了』和『清心的人有福了』,其餘六福都要照單全收。

這六福可真令人飽足,Amos中招後吐血,連退四步。子健卻似乎沒打算放過Amos,上前再來『十架恩典』另一套絕技。Amos驚訝道:「這是……『十誡』?」同一時間,已雙棍轟出『十災』迎擊。

「好傢伙!竟敢還手!」子健怒道。

只見Amos眼神如蛇,銳利得令人心寒。他一直不欲和子健交手,但子健剛才那一擊,卻激發了他心底一種慾望。

戰勝子健的慾望。

勝過別人,一直是人類的原始慾望。只是基督徒不好鬥爭,中國人也不好鬥爭,活在兩者夾縫間的教徒,更視鬥爭為天下所不容,是以教徒多將鬥爭的慾望潛藏心底。

但鬥爭始終是人類的原始慾望,即使禁止了肉體的戰鬥,鬥爭卻以政治、宮廷、權力、財勢等形式繼續,種種不見血的鬥爭,卻比原始的爭鬥更血腥。

超武鬥組的出現,正好令鬥爭回歸原始,反璞歸真!

…………………

『十誡』和『十災』一樣,意念都和來自聖經中的摩西,分別是『十誡』是拳法,『十災』是棍法。『十誡』對『十災』,兩人已是毫無保留,全力互拚!

『不可拜耶和華以外的神』!

『血災』!

『不可拜偶像』!

『蛙災』!

『不可妄稱耶和華』!

『虱災』!

『當紀念安息日』!

『蠅災』!

『應尊敬父母』!

『疫災』!

『不可殺人』!

『疹災』!

『不可姦淫』!

『雹災』!

『不可偷盜』!

『蝗災』!

『不可作假見證』!

『夜災』!

『不可貪心』!

……………………

『十誡』對『十災』,子健功力高,Amos有雙棍,拚起來竟是旗鼓相當。但拚到第十式時,Amos身形突然一窒,被子健『不可貪心』猛然轟中胸膛,雙棍脫手,吐血飛退十呎倒地。

「嗚…………」Amos苦苦叫道,想要再爬起身,但觸動胸部傷口,又得再蹲下吐血。

原本兩人勢均力敵,但子健這關鍵一擊重創Amos,雙方實力已不再平衡。

這一擊,已等同分了勝負。

「倚仗魔鬼的棍法……又怎能打敗我了?」子年昂然收式,對Amos道。

「可惡…….若我練成第十災的話………」Amos蹲在地上,不忿道。

『十災棍法』是Amos之前和Nick對招時,在雙蛇默示下新創而成。顧名思義,『十災』本有十式,但由於是新創,棍法還未算十分成熟,而且只得九式,第十式甚至還未成型。是以剛才子健使出第十式『不可貪心』時,Amos並無相應的招數破解,終受重創。

「現在總算明白,誰才能夠保護佩珊了吧?」獲勝的子健說完,又轉身走向主席座位。

「什麼?」子健的說話,Amos聽得一頭霧水。但在主席座位的嘉瑤,卻一下子就明白:「子健……..你果然是………..」子健一邊走近,一邊回應道:「對,我是喜歡佩珊。所以,我是絕不容許某些人奪……傷害她。」一邊說,子健雙目又盯了Amos一眼。

「子健,你…….」嘉瑤和教會很多姊妹一樣,都鍾情於子健的俊朗、斯文、威猛、知書識禮、靈命高、熱心事奉——–在一向女多男少的教會,隨便擺個弟兄進去也必有人爭,更何況子健是如此標緻?

但大部分姊妹都曉得自己機會渺茫,只將子健當作偶像般崇拜,再加上每日祈禱而已。萬一子健真的揀選自己,那就是天父莫大的恩典,反之,便是天父另有安排。當中只有少數人如嘉瑤,因為和子健屬同一個團契,又同是敬拜隊成員,會比一般人更有機會。

只是子健卻早有意中人。這幸運兒是誰,很多教友早就估到。

嘉瑤也當然知道。但要等到現在子健親口承認,她才不得不面對現實。

「嗚……你……果然是……….」

在嘉瑤的痛哭聲中,火勢開始蔓延了。

0 comments on “[小說]2-119-十誡對十災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