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5-逃亡(第二章完)

觀塘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

Nick、咖喱飯和插水王三人被超人轟落樓,跌在馬路中心。幸好他們三個都是高手,竭力保住心脈,總算保住小命,但要站起再戰,已是絕無可能。

這時,兩架藍色警車…..不,是貼上了警笛的私家車同時到達,在倒地的三人面前停下。有幾個人從兩車走出,飛奔走向倒地的三人。

他們是隨後趕到的Steve、雞泡魚和他背著的阿魏、兩屍、三個皇家警察。

Steve率先跑到Nick面前,扶起他喊道:「竟然傷成這樣!Nick,你怎麼了?」旁邊的插水王失聲道:「快…………….快走…….這……..這裡………已………失守…………」

三個皇家警察跑到插水王身邊,其中一人緊張地叫道:「什麼?這是什麼回事?」另一人則叫道:「果然是玄牛偷襲?」

插水王有兄弟扶住,總算能坐起身:「快走!……..超………超…………超…………..人………..」突然一口鮮血吐出,之後就昏死過去。

突然,一陣怪風從眾人頭上吹來,伴隨著直升機漿轉動的聲音。眾人抬頭一看,果然見到一架直升機從工廈屋頂起飛,緩緩升到高空。

「那個標誌,是…….超人的座駕!」其中一個皇家警察認出直升機上的『H』字標誌,叫道。

「什麼?你說……超人…….親自出手?為了這座工廈…….」Steve叫道。

只見咖喱飯點頭回應,Steve想不信也不行了。

隨後,又有一大班人從工廈各個窗口跳出,高速跳入旁邊大廈的窗內。其中一個沒有雙手的人,由於身型太龐大,要用身體衝破牆壁才能跳進去。那身型龐大的人,自然就是玄牛。

「呀!是玄牛!」Steve指著遠處的玄牛叫道。

沒多久,又見他們從大廈另一邊跳出,跳到地面後就不知所終。

眾人不期然感到氣氛怪異:「又要進攻工廈,又要速速撤離,到底……..」

他們的疑問,立即就有了答案。兩屍中的政務屍指住偉業工廈,喪叫:「X你,你們看!」眾人回頭一看,只見大廈各處出現細小的裂痕,伴隨著「啪裂,啪裂」聲音不斷。

「這些裂痕……你老味在搞什麼鬼?」財政屍喪叫道。

眾人疑惑間,裂痕已逐漸變大,更和周遭的裂痕拼合,成為一個二個破口。破口又和周遭的破口拼合,成為更大的破口。破口一大,上面的石屎便開始向下壓,一發不可收拾。看來不消半分鐘,整座工廈便會像九一一雙子大廈般沉沒,毀於一旦。

比這更要命的是,附近的其他工廈,外牆亦開始出現裂痕,似乎亦離倒塌不遠矣。

「呀……大廈要倒塌,快上車!」皇家警察高叫,眾人立即扶起受傷的三人和阿魏,也顧不得了超載負荷,只管全部擠上兩架『警車』,踩盡油門,不消半秒,速度已由零加至一百,起勢就衝!

兩車才剛起跑,大廈已陸續向下沉,一剎間夷為平地。捲起的石灰塵,從天而降的巨大石屎塊,再加上轟隆巨響,情景簡直有如世界末日。幸虧兩架改裝『警車』快如獵豹,司機技術亦算不賴,在灰塵影響視野下,仍能瘋狂左扭右扭,避開不斷跌落的石屎塊。

逆線行車四個街口後,兩架『警車』總算脫離險境,略略減速,再轉入街角,就安全了。

坐在尾車後座的Steve,回頭望著工廈下塌,辛苦經營的Rock Church被毀,不曉得要如何反應。他身旁重傷的阿魏,亦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他和兒子為了守護自己的Band房,先後擊退了畜牲集團和地產界的日出康王,同時亦犧牲了傲雲和律政屍,除此之外,Nick、咖喱飯和插水王亦受到重創。

還有Amos在立法會裡,生死未卜。

「Amos,你不要死!」Steve想道。「你要是死了,爸爸和Nick他們,又有誰來救了?」

他們拚命守護的地方,一個唔該就被超人全部拆毀。一切來得實太震撼,太突然。

想到這裡,眼淚從兩父子雙眼湧出,二人相擁而泣。

這時,司機的手機響起。

司機身為皇家警察,卻絲毫不理交通規則,單手摔軚,單手接電話,動作極其輕鬆:「是我……係,好!我告訴他們!」之後拿開手機,回頭對Steve說:「好消息。你們的蛇王周和一個女孩,帶著兩條蛇從立法會走出,已由手足接應!」

Steve和阿魏聽見好消息,立時大喜:「Amos和佩珊…..都沒事,太好了!」兩父子又再相擁而泣。司機見狀,便繼續電話通話。

「會合?等等!不要去觀塘!觀塘發生大災難!」

「911你見過未?觀塘發生911!千萬別去!你們管不了的!」

「去…….去總部吧!總部!」

插水王重傷下,司機暫代了決策者一職。只是,再下一步又要如何呢?他自己也不知不道。

後座的Steve和阿魏更是茫然。他們的大本營沒有了,還可以待在哪裡?

兩架『警車』衝上了觀塘繞道,迎著漸暗的天空,高速奔馳。

第二章 完

2-124-超人親征#2

面對全港……不,全亞太最強的人,Nick竟然不知好歹,大喝一聲:「竟敢偷襲大本營,看我的!」正欲上前,卻發覺兩個同伴都踝足不前,還一人一邊拉住他:「不行!對手是超人,即使我們三人聯手……不,就算再加上蛇王周、阿魏和雞泡魚,也決不是他的對手!」

Nick見兩人表現退縮,不禁怒火中燒:「但這就由得他們搶去我老友的band房嗎?」插水王回應:「Band房被搶可以再起一間,但命沒了,就…….」如此說話,Nick當然聽不進耳,手一使勁,竟一下就掙脫二人。

「你們說的什麼,我都不明白。」Nick說完,轉身就高速直撲超人,大喝:「而我只知道,身為男子漢,怎可以未戰先輸?」還在跪著的玄牛,當然感到Nick是在諷刺他,但他卻樂於旁觀:「超人你也敢挑戰,未死過,嘿嘿……」

面對強敵,Nick當然不敢小看,第一招就是最強絕技:

「『民主神功 第五席』功力 全民普選拳』!」

在後的咖喱飯和插水王互望一眼。插水王道:「你師弟說得對,怎可以如此沒鬥志?」咖喱飯點頭道:「嗯,死就死吧!」兩人決定助陣,緊隨Nick身後,打出最強絕技:

咖喱飯:「『民主神功 第七席』功力 『全民普選拳』!」

插水王:「『學警雄心 第三十二集』最高境界 『反黑先鋒拳!』」

一個小時前,他們使出了同樣的猛招,逼得玄牛撤退收場,如今面對全亞太最強的人,結果又會如何?

只見超人同時面對三大絕招,卻是臉不改容,只咧笑一聲。三招轟到超人面前,竟被一度閃出紅光,像是玻璃牆的物體擋住,絲毫無法前進半分。

「這就是傳說中…….無人能破的……..」插水王驚叫。

「『李氏力牆』!」咖喱飯驚叫。

「什麼?」Nick呆叫道。

『李氏力牆』是超人成名絕技之一,是全方位的防護罩,可以擋住任何攻擊,將攻勢化解於無形。當日颱風派三戰士合力也無法轟破,今天換了Nick等三人,也沒有例外。

「你們的『民主神功』練到第幾席了?」超人微笑問道。咖喱飯沒有回答,Nick大叫:「關你什麼事?」也等於沒有回答。

「嘿,告訴你們一件事吧。想當年,你們白鴿派兩位元老的『第十九席』功力,也破不了我的力牆。你們大概也過不了『第十席』吧?」超人嘆一口氣,再道:「唉!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等等,我練的是『學警雄心』…….」插水王想要糾正,但超人卻有理沒理,高聲一喝:「哈!」,『李氏力牆』隨即向外擴張,將三人齊齊轟飛。超人不愧是全亞太最強之人,一招防禦技,竟比高手的殺著更強橫,三人齊齊吐血內傷,慘過被玄牛的『此單位已由畜牲集團收購』打中。這時,『李氏力牆』更化為奇形氣勁,將三人凌空拉回超人身邊。三人武功高絕,但在超人眼中,都不過是三件任磋任㩒的玩具而已。

這下,三人就被鎖在超人身前,是任超人魚肉的時候。咖喱飯訝異道:「難道是…….『地產霸拳』?」超人聽見,卻是竊笑一聲:「憑你們也想接我絕招?你們沒有那個資格!」大聲一喝,『李氏力牆』的奇怪氣勁再度運作,將他們拋在Rock Church門側的牆上。力牆雖無形,力度卻是強猛至極,牆壁被三人撞上,一下就被粉碎,三人被推入Rock Church裡面。

「!」插水王只見Rock Church內空無一人,心感欣慰—這代表無人在此白白犧牲。

但三人能觀察的時間只有半秒。他們被『李氏力牆』氣勁推走,由入口直穿窗邊,最後連窗邊的牆也撞破。三人被拋出窗外,由八樓跌落地面。

搞掂三隻小蟲,超人回望還在三體投地的玄牛,嘆氣一聲:「還以為能擊敗玄牛,和日出康王三百大軍的,會是什麼高手…….玄牛,究竟是我高估了他們,還是…….高估了你?」之後就轉身離開。

Rock Church……不,整座工廈,已被超人親自佔領。

紅色西裝友跟著超人離開,剩下綠色西裝友上前扶起玄牛,但玄牛起身大喝:「X你老母!」,又將手下嚇退。

「What the Fxxk, what the Fxxk, W-H-A-T T-H-E F—–X——-X——–K—————–!」已不再是地產界的玄牛仰天狂叫。

2-123-超人親征

觀塘 偉業工業大廈 門外

一架藍色警車高速駛到觀塘工業區—嚴格來說,那是一架貼上警笛的私家車。車上的警笛響著,但在超武鬥組的年代,警察響笛也會有人不理,更何況他們只是自稱皇家警察的同盟組織?

是以,這架車始終免不了要橫衝直撞,左cut右cut,到達這裡時,車身已有多處凹陷。車停在路中心,四度車門同時打開,裡面的人隨即洶湧而出,但其中後左車門因為被撞凹,卡住打不開,車內的人便索性將車門踢走,然後如箭衝出。

自警車走出的四人,是Nick、咖喱飯、插水王和他的手足。他們剛剛在金鐘立法會戰鬥,一聽到玄牛偷襲這裡的消息,便率先乘車到這裡。

四人預料會聽到戰鬥的聲音,但這裡現在卻靜得出奇,令人感到詭異。

「完全沒有聲音,難道…….根本就沒有人偷襲?」Nick疑惑道。

「沒可能,那是手足親自匯報的,不會有錯!」插水王的口硬,卻顯得他也沒有十足信心。相反,咖喱飯的話卻是阿媽係女人的理智:「別靠估了,快進去便一清二楚!」

三人留下手足將車駕走,起步就奔。一入工廈,就發現情況絕不理想,而且差到極點。

只見大門後卧著兩具身穿綠色警服的屍體:一具只得上半身,另外一具只得左半身,還有手、腳、頭等組件散落在各處,相信都屬於兩具屍體。而兩個屍體的組件都還在流著血,染得周圍血跡斑斑,看來是新鮮出爐。

「泰國狗,大肥!」兩具屍體即使化了灰,插水王也能一下認出:「你們怎麼了?快告訴我!」但泰國狗和大肥都已甩皮甩骨,插水王你即使猛叫和揼地,他們又怎能回答?

咖喱飯上前拍拍插水王膊頭,道:「冷靜點,上去再說吧!」

插水王十分明白,現在必須要冷靜。他挺直站起,先收起哀傷心情,隨即衝向升降機大堂,Nick和咖喱飯也隨即趕上。

「力臣!」插水王叫道。

升降機大堂又伏著一具綠色警服的屍體。照樣,插水王一下子就認出屍體的主人,上前抱起屍首狂叫—-連續發現兄弟屍體,插水王已無法保持冷靜——要是這樣還能冷靜,他還是個人來嗎?

趁這個時候,咖喱飯走去四部升降機前,逐一按動升降機按鈕。第三部升降機原本就在地面層,一按掣就開了門。咖喱飯正要叫兩人進去,但忽然又想到什麼,停步回頭說道:「以防萬一,還是行樓梯較安全。」Nick點頭同意,插水王亦再收起哀痛,站起身說道:「OK,走吧!」

三人轉身跑到旁邊的樓梯,舉步就上。行樓梯對武功高強的三人來說,可謂全無難度。但正因毫無難度,令Nick更感怪異:「奇怪,沿途卻沒有戰鬥的痕跡,為什麼?」

不用十秒,三人已跑到他們的大本營,也就是Rock Church所在的八樓。走出樓梯,三人就聽到一點點聲音,於是立即縮入牆角,看看清形勢。

「有人在說話……..不,比起說話,用演講來形容更貼切!」咖喱飯微聲說道。

「演講?你在噏乜春?」插水王剛說完,就被咖喱飯掩著嘴:「細聲點。」

三人從牆角窺出走廊,果然見到一大班人圍在Rock Church門口。當中大部分都是身穿西裝,有綠色的,有紅色的。

「這是…..地產界?」插水王又再高聲叫道,這次咖喱飯也截不住。而一眾西裝友似乎察覺到有異,立即轉頭望向他們,三人只好縮回牆角。

之後幾秒,都沒有其他動靜。三人以為沒事時,又聽到一把雄渾聲音說:「出來吧,為何閃閃縮縮?」這下,三人都知道已被發現,只好挺起胸膛,堂堂正正行出來。

三人只見一群西裝友已排成兩行,讓出了中間的位置。從那讓出的通道,他們看到中間站著一個年約八十,身材瘦削,高約五呎六寸的老人。但單從老人挺立的氣勢,三人都感覺到,這人必是高手中之高手。

「超…….超人!竟然……」咖喱飯貴為高手,一見超人,竟也嚇得發呆。插水王也好不了多少,聽見咖喱飯所言,也大大震驚:「他……..他就是……….超人?」Nick未見過超人,但憑二人之反應,再加上直覺告知,也曉得這次大Q鑊。

「原來還有三人嗎?你到底怎辦事的?」超人說道,一邊逐步行前。走到第二步,左腳卻踩在什麼東西上面。三人低頭一看,才曉得超人正踩著的,竟然是以五體投地體勢下跪的玄牛!不,嚴格來說他只是三體投地,因為他的一雙機械臂,之前已當作火箭砲送給Nick了。

「辦事不力,收樓這等小事,竟一再要勞煩我……..玄牛,You’re fired.」超人踩著玄牛頭顱,一邊說道。玄牛貴為絕頂高手,任超人踩在頭上,竟然毫不抵抗,只低聲解釋:「超人,這是因為日出康王不聽指令,擅自揮軍進攻…….」

「沒錯,但失敗時便埋怨命運,這是不對的。孤念這非你過失,且饒你一命。」

「謝超人不殺之恩!」被炒魷魚也感到皇恩浩蕩,玄牛遲遲不敢抬頭。他在超人面前,就只是一個『奴僕』…….比起修練樓按神功的『奴隸』,他算好得多了。

超人越過玄牛,對三人說:「這裡已被收購,你們走吧。看你們戰勝玄牛份上,我且饒你們不死。」

插水王呆著:「……」他開始估計事情的大概:玄牛使出引蛇出洞之計,引他們去立法會救人,然後乘機進攻這棟工廈。但同一時間,日出康王亦因為貿然出動,以致全數陣亡,令計劃慘遭滑鐵盧。是以超人亦感到不耐煩,要親自出手了。

而超人出手的時機,剛好比玄牛早一點點,於是就有如今的場面。

而插水王亦開始明白,為何這裡被攻,兄弟的屍體卻沒有想像中那麼多,作戰的痕跡也是那麼的少。原因就只有一個:皇家警察們一見到超人,都已逃之夭夭,只有像泰國狗、大肥和力臣等少數勇士光榮戰死。

其他的成員都臨陣退縮,但插水王心裡沒有怪責他們,反而覺得是明智之舉:「超…….超人……竟………親自出手?」

超人逐步走近,道:「怎樣了,想抵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