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4-新的Rock Church

新蒲崗 工業區


善後工作處理好後,Amos、Nick和咖喱飯便和插水王道別,然後到附近的醫局街,上了架70號小巴,小巴便沿著砵蘭街、界限街直駛,到了新蒲崗的彩虹道車站,三人便一同下車。


下車後,三人穿過天橋,然後走到內街的工業區。這裡和觀塘工業區一樣,都是工廈林立。雖然已經入夜,但Amos仍感受得到,工廈內正傳出強烈的生命能量,絕不下於觀塘工廈。


「呀?新的大本營…..就在這裡…..新蒲崗嗎?」Amos四處打量,問道。


「Steve說,繼觀塘之後,這裡的工業區是Band友搞Band房的另一個熱點,而且租金亦比觀塘平……」Nick回應道。咖喱飯補充道:「觀塘已被超人攻佔,這裡便是Band友的最後陣地。」


「最後…..的陣地嗎?」Amos感觸道。


三人走到一棟工廈前,Nick對Amos說:「這裡!」便和咖喱飯走進大門去。Amos抬頭一望,自言自語道:「新蒲工業中心…..Steve的新band房……新的Rock Church,就在裡面嗎?」然後也跟著走進大門。


穿過大門,三人走到升降機大堂。Nick按掣後不久,升降機就迅即到達。Nick用力將鐵閘拉開,咖喱飯隨即將裡面的趟門趟開上下兩半—–這種重型的載貨用升降機,之前在觀塘的偉業工廈也有,只是偉業工廈同時也有載客升降機,除了雞泡魚體型太大之外,大家為了方便,都多用載客升降機。而新蒲崗這裡只有載貨升降機,每次升降,就只好多動兩分了。


關上門,升降機緩緩升起。這架雖是載貨用,升起時卻是左搖右晃,感覺好不穩陣。升降機升到七樓停下,Nick和咖喱飯又分工將兩度門拉開,三人隨即走出。


升降機大堂連接著四條走廊,通往前後共四個方向,格局和偉業工廈類近。Nick指住其中一個方向說:「這邊!」


快將要見到新的Rock Church,Amos心裡不禁有點緊張。他預想會看到畫上魔鬼圖案的牆壁,或者Carcass之類的塗鴉。但轉進走廊,卻不見預想中的情景。映入眼裡的景象,和和正常工廈無異,只有左邊第二度門正開著,透出白色燈光,傳出人對話的聲音。


「難道,就是那裡……」Amos自語道。


「沒錯,前天才剛交吉,現在正熱鬧地裝修。」Nick答道。


「什麼?」Amos拿出手機看看,再道:「但現在不是夜晚十點幾…..」


「的確很嘈……算了,你進去再問他們吧。」


Amos懷著興奮和緊張的心情,逐步走向那開著的大門。門雖大,卻比觀塘細了足足三分一,而從門外窺探到裡面的環境,也似乎比之前細小得多。踏進單位,只見是一個約千呎,正四方形的空間,裡面除了裝修品外,就再無什麼物品,是以能一眼望盡。牆身一片白裡透綠,令空間看來十分光鮮,但裡面的三個人,卻在拚命將牆身塗黑。


其中一個正塗呀,塗呀,忽然想到了什麼,自言道:「呀!有了!」便走到場中間,拿起一罐紅色漆油,走回牆邊,說:「正呀,鮮血之牆!」正要將紅油灑到牆身,卻被身後一位長髮男子喝住:「喂,財政屍,你想做什麼?」


Amos一眼便認出長髮男,叫道:「Steve!」Steve聽到Amos叫他,便回頭揮手道:「Amos,你來了啊!」另外兩個男子也轉身,拋下油掃,上前迎接Amos「喝,蛇王周,好久不見了啊!」


「是政務屍和財政屍,你們也幫手裝修嗎?」


「哈哈,我們的地方,當然要親力親為!」


「呀?你們的地方?難道是……」Amos疑惑道。


這時,Steve上前說道:「沒法子,觀塘被超人攻陷,我們的樂器和器材全都盡毀。為了省錢來買回這些東西,我們只好和Carcass3合租這個單位了,唉!」財政屍聽見Steve嘆氣,便對他怒吼道:「喂,你唉唉聲算什麼意思?和我們合租單位很失禮你嗎?」


財政屍怒吼,政務屍卻是嘆氣:「我們Carcass3叫做三屍,現在卻只剩兩屍了!唉!」Amos聽著政務屍嘆氣,更是黯然神傷:「對…….對不起,律政屍是為救我而死的。」


Carcass3樂隊以諷刺時弊的視覺金屬音樂見稱,成員本來有三人:結他手兼隊長政務屍、低音結他手財政屍、和鼓手律政屍。但律政屍在立法會大戰中,替Amos擋住棟篤牧師一擊,結果慘死收場。


「對,律政屍的死,你要負全責。」政務屍咧嘴道,但Steve卻不同意:「等等,雖說律政屍是為Amos而死,但要負責的,不應該是殺死他的十九牧師……」話未說完,Amos卻攔住Steve,道:「嗯…..我明白,你想我怎樣負責?」


「第一,殺死十九牧師,替律政屍報仇雪恨;第二,代替律政屍,做我們的鼓手。」


「什麼?」對Amos而言,兩項都令他大為驚訝:棟篤牧師雖然殺死律政屍,但基督教並不主張叫人報仇,再加上棟篤牧師曾是自己教會牧者,要他對牧者下殺手,確是極其為難;而要他充當Carcass3鼓手,就更是摸不著頭腦。雖然他曾跟律政屍學過鼓,但技術始終有限,無法和律政屍相比。再說,Carcass3的視覺金屬音樂,也不是Amos所喜歡的類型。要他代替律政屍的位,有如盲婚啞嫁,實在叫人吃不消。


就在Amos疑惑間,Steve又上前說道:「等等,棟篤牧師雖然罪大惡極,但要殺死他,我認為大可不必…….要殺的話,立法會那時我早就已下手了。你別忘了,當日你的『死亡結他Solo』和雞泡魚的『撚箍咒』,也殺了他們一大堆人啊!」


政務屍聽著,竟為之一呆。呆了很久,卻露出一臉竊笑:「哈…..『死亡結他Solo、加『撚箍咒』,好X勁,好X爽呀哈哈哈哈哈哈……….」原來,他正回味著當日和雞泡魚合作,以歌聲和結他聲殺死無數耶能的情景。回味過後,他笑著對Steve說:「Ok,有大班耶能在地獄陪律政屍,他應該很滿足的。」


「落地獄的…….基督徒嗎?」Amos一愕。他又再想起天堂入口,耶穌將很多所謂信徒趕走的夢境。但政務屍沒理會Amos所想,只問他:「但鼓手的位置由你代替,沒問題了吧?」


「什……什麼?你是…..說真的?」Amos疑惑道。


「當然真到無得真!你不是跟律政屍學過兩手的嗎?」政務屍道。


這時,Steve上前拍拍政務屍膊頭,在其耳邊問道:「等等,我只是奇怪,Amos鼓藝其實平平無奇,也打不慣你們的喪屍音樂。要找好的鼓手,其實也不難,你為何要強人所難呢?」


「我地都唔X想的,那是律政屍的遺願。」


「什麼?遺願?律老兄寫了遺書嗎?」


「沒有,口傳而已。」


「噢,那很為難啊!其實呢…….我們這邊也一直缺了個鼓手……嗯,你聽得明我的說話吧?呵!」


「喂,你怎麼處處維護這傢伙了?……..啊~~~~~~我記起了,你也是同志是吧?難道…….」


「喂,你們先不要吵……」Amos正想勸交,但再看Steve神色,他便明白Steve是在幫自己講說話,免得他被兩隻喪屍溶掉而已。


Steve再示意政務屍環望四周,道:「你看,這裡連裝修也未完成,樂器設備又什麼都沒有,至少也得弄了套鼓回來才算吧?」


政務屍思考了一會,便說:「Ok,待一切安置好再算。」對他和財政屍來說,為了執行律政屍遺願,而要鼓藝平平的Amos加入,也未必是好事。現在先拖住,亦是個明智決定。


成功打發政務屍,Steve總算鬆一口氣:「呼~~~~~」


Amos忽地裡想到什麼,拿出手機說道:「對了,找到新大本營的喜訊,我要告訴佩珊才行!」Steve笑著回應:「嘻,對了,我還未告訴她這裡的事……這種工作,由你這男朋友做會較恰當。」


Steve話口未完,門外竟傳來佩珊的聲音說道:「咦?Amos你也來了?你猜我碰到誰?」


「佩珊!」Amos大喜道。

0 comments on “[小說]3-4-新的Rock Church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