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基本法#3

咖喱飯『普選特首拳』和Nick『普選立法拳』,硬拚Amos『洪水滅世』,結果是……


兩師兄弟雙雙被轟飛,飛退廿呎方能著地,反之,Amos只退半步,可謂不動如山。


兩者優劣立見。


結果大出眾人預料。當中最意外的,莫過於勝者Amos:「喂,你們做什麼了?突然拿我來試招,又不用全力?」


「不,我們已經使出了全力,但……」Nick茫然道,卻講不出問題所在,要由咖喱飯補充:「不是這樣。狀況應該是…..我們使出『基本法』絕招時,根本無法貫注全力!Nick!我開始感受到了!你那魏前輩所講,『基本法』阻礙『民主神功』的感覺!」


昨晚阿魏說過這樣的話:「剛才比拚時,我感到你們強勁的內息,被另一股內息纏繞,令你們無法發揮最大戰力。」


Nick一直思考著這句話。咖喱飯一直質疑阿魏的話,但現在連他都親身感受,此刻不得不承認,阿魏的話是有其道理。


種種疑惑,當然要提問了。而男神未等兩人開口,便答道:「第一:講到明是根基,『基本法』並非什麼神人技術。它一百五十九式中,多數都是直拳、勾拳之類的基本技,例如第廿五式至三十七式就是了。單憑這些招式,當然無可能在超武鬥組的年代打滾。但若不熟讀,往後練什麼神功,都無法發揮至極限。」


「嗯,要先練好基本功。」咖喱飯認同男神所言,但Nick則另有看法:「但我打出『第四十五式:普選特首拳』和『普選立法拳』、『第二式:高度自治』、第廿五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時,總是感覺內息不順。還有最後兩式,『第一百五十八式:釋法拳』和『第一百五十九式:修法拳』,更完全無法使出!我感覺體內兩種內息……」


這個問題,有咖喱飯搶答:「也許是我們疏於練習,無法好好融合兩種內息吧?只要我們勤加操練,應該就能融匯貫通,發揮最大威力吧!」


這答案,換來了男神的獎聲。他說:「講得好!咖喱飯!只要你們勤加操練,他日必能功成!」


Nick雖仍半信半疑,但男神既下定論,也只得勉強回應:「希…..希望這樣吧。」




「希望這樣吧。」


……….

3-24-基本法#2

正所謂坐言起行,男神現在就教咖喱飯和Nick『基本法』。


男神一番教導後,兩師兄弟正在盤坐,一邊閉目運功,一邊唸唸有詞。在四米外旁觀的有Amos—社工則覺得太無聊,先行告退了。


不久,男神問兩師兄弟:「怎樣?感受到『基本法』內息了嗎?」


才剛問完,兩師兄弟立時睜大雙眼,互打眼色後,飛身從Amos前後經過,一氣跑到角球區。兩人深呼吸一口,竟擺出戰鬥架式,二話不說已打起上來。


「喂!等等!你們為什麼無端端打架…..」Amos一聞打鬥聲,立即飛身趕至。只是途中見兩人拳法怪異,有別於兩人擅長的『民主拳法』,才曉得兩人是在試招。


「第一式:中港不離!」


「第二式:高度自治:行政管理拳、立法拳、司法拳、終審拳!」


「第八式:普通式、衡平式、條例式、多附屬式、習慣式!」


「第十八式:國防外交豁免拳!」


「第廿三式:國家安全式!」


「第廿五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第廿六式:選舉拳、被選權!」


「第廿七式:言論、新聞、出版、結社、集會、遊行、示威、工會、罷工拳!」


「第三十式:通訊自由!」


「第三十一式:出入境自由!」


「第三十二式:信仰自由!」


「第三十三式:職業自由!」


「第三十四式:學術文化自由!」


「第三十五式:法律自由!」


「第三十六式:福利保障!」


「第三十七式:婚姻自由、生育自由!」


「第四十五式:普選特首拳!」


「第六十八式:普選立法拳!」


「第一百五十八式:釋法拳!」


「第一百五十九式:修法拳!」


兩師兄弟先後打出幾十招,招式五花八門,看得Amos眼花瞭亂。再看幾十招,更是目定口呆:「這……就是……..『基本法』了嗎?怎麼會……..這麼…….」


『基本法』一百五十九式都試過後,兩師兄弟互望一眼,隨即一同撲向Amos,大叫:「Amos,接招!」他們互試一輪,意猶未盡,現在便要找個外人來試招了。


「喂,你們說打便打,怎麼…….」Nick未等Amos問完,便搶白道:「講了很多次,打劫是不會先徵求你同意的!」話口未完,兩師兄弟已飛到Amos左右,各自使出絕技!


咖喱飯:「『基本法 第四十五式:普選特首拳』!」


Nick:「『基本法 第六十八式:普選立法拳』!」


Amos被Nick突襲的經驗不少,即使現在加多個師兄,慌亂間還能反應,運起『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洪水滅世』雙掌左右迎擊!


Amos硬拚白鴿師兄弟,爆出「砰,砰!」兩聲巨響。『十架恩典』對『基本法』,究竟誰勝誰負?且看下回分解。

3-23-基本法

Nick和Amos都被『基本法』三字嚇呆,但最呆的還是男神自己:「你們這種反應…..好像完全不知道這名詞似的?」兩人一同搖頭。


「原來是這樣嗎?」男神呼口氣,然後揪出手機,按了幾下,然後向眾人展示。眾人一看,是一段日光之下,師父在教授徒弟武功的影片。


影片到最後,畫面浮出「一切源於『基本法』。」幾隻大字。這時Nick才想起什麼,怪叫:「呀…..我記起了!這是『基本法』的電視廣告!」Amos經此一提,才勉強勾起記憶:「呀…..那是前排電視經常播放,推銷『基本法』的廣告!」


兩人表現像個大鄉里,男神不禁嘆口氣:「『基本法』乃政府公佈的基本武功,乃基本中之基本,你們竟然不知道?」Amos無言,Nick則繼續搖頭:「…..看完廣告,才勾起一點印象!」


話說『基本法』和『最低工資法』,乃至『退休保障法』等,都是政府官方公佈的武功之一。當中『基本法』更被喻為一切的根源,天下武功的底子。其作用主要是保障內勁運行暢通,和保護各個穴道。


故此,兩人對『基本法』毫無認識,難怪男神會皺眉。在旁的社工也譏笑道:「You….er…….don’t….er……er…….know………until…..til……now……so……so……白痴!」男神有禮地攔著說:「社工,不要這樣。」,轉頭再問咖喱飯:「咖喱飯,不會連你也不知道吧?」


「弟子當然知道,」咖喱飯答道:「弟子只是不明白,我們的『民主神功』裡,何時開始混入了『基本法』?」


Nick一聽,當堂如茅塞頓開:「師兄你這麽說…..難道阿魏說…..我們體內的另一種內息,就是『基本法』?」咖喱飯點頭道:「若我無猜錯的話…..」


「你無估錯!」男神道:「我派的『民主神功』,是和『基本法』同梱。你們修練『民主神功』的同時,亦已修練『基本法』,可謂買一送一!」


謎底總算解開了:果然如阿魏所說,咖喱飯和Nick體內,除了『民主神功』之外,的確存有另一種內息。這種內息,駭然就是政府大力宣傳,被譽為一切源頭的『基本法』。


「原來這樣!魏前輩所講的另一種內息,原來就是『基本法』!我怎會察覺不到的?」謎底既解,咖喱飯高興地對Nick說:「Nick,這你可以放心了吧?」但Nick只高興半秒,又憶起阿魏的一句話:


「剛才比拚時,我感到你們強勁的內息,被另一股內息纏繞,令你們無法發揮最大戰力。」


於是他又問:「買一送一?但我買CD,便只想要隻CD,不想要附送的筆和洗頭水……」未問完,卻換來社工譏笑:「Hahahaha……No!…….『基本法』….er…….is not…..er……er……洗頭水!It….is…..er…..the……er………」一塌胡塗的Good est English,令男神不得不制止:「還是我來講吧。」


男神續道:「為師剛才比喻不當,令你們有所誤解。其實『基本法』和『民主神功』,關係並非CD和洗頭水,而是我派的『民主神功』,是建基於『基本法』之上。」


「什…..什麼?」兩師兄弟訝異道。但年資老的社工,自然不當一回事了。


「所以剛才Nick說想要棄『基本法』,只要『民主神功』,其實是無可能。正如你起樓,也要打好根基,樓宇才能屹立不倒。你們明白嗎?」


兩師兄弟都在疑惑。互望幾眼後,咖喱飯提問:師父,你們說到『基本法』如此重要,為何你都無重點施教?甚至我們體內有『基本法』內息,竟然也不自知?」Nick亦隨即問道:「但阿魏…..有人說『基本法』阻撓『民主神功』內息運行,那又是什麼回事?」


兩人問完,社工又再搶白道:「This….is…..er…..so…..er…..so…….sim…..simple……because…..er……you……you…..er…..er…….白痴!」


如此答案,當然毫無建設性,最後還是要男神補答:「嗯…..為師的確是疏忽了。」他嘆口長氣後,再道:「你倆入門時間並不算長,尤其是Nick,加入我們才幾個月。而為師亦事忙,未有對你們好好教導,只教了你們最重要的東西,卻忽略了同樣重要的基本功。」


「師父這樣說,難道我們是因為的『基本法』欠缺操練,拳法才會如此殘破不全?」咖喱飯問。


「嗯,」男神點頭道:「但不要緊。由現在起,只要你們勤加操練,『基本法』就再不會成為阻礙,更能令『民主神功』發揮最大威力。有多幾招,自不會被對手輕易捉路。」


「我明白了!師父!」咖喱飯大喜道:「那師父你現在便教我們『基本法』吧!」


「當然好,」男神笑道:「就現在開始吧。」

3-21-領野背後

大埔 太和邨 足球場


民主男神率領眾人來到這裡。這裡四野無人,之前踢波的波友都已離開,只遺下一個爆開的波皮。


Nick和咖喱飯見這裡無人,打個眼色後,便由咖喱飯上前提問:「師父,我有事想問……」怎料還未開始問,男神已經回頭,像搶答題般回應:「嗯,我知你想問什麼。」


男神眼神彷彿洞察人心,咖喱飯不禁一驚:「那………麼…….答案是…….」但觀男神之神色黯然,兩師兄弟不用問,心中已有個答案。


「找個位置坐下再詳談吧!你們都已經累了…….」男神手指指的方向,正是Nick經常跟咖喱飯學武的角球區。


眾人便移步往角球區,坐下,然後Amos便著雙蛇替眾人醫治。


Amos順道問男神:「民主男神先生,你有沒有受傷?不如我叫……」男神搖頭道:「不用了,我無受傷。」事實上,男神剛才對領野霸王一戰,全程只中一拳,力度也被其柳葉身法卸盡。Amos這一問只是循例,見男神無穿無爛,也不便再打擾。


待眾人都醫好後,男神嘆一口長氣,說道:「你們所知道的,確是真有其事。當年除了禮義廉之外,我們白鴿派也有份扶植領野集團,導致今日領野霸權之局面。」


「什……什麼?竟然…….」除了社工之外,個個都目定口呆。他們雖早有心理準備,但說話出自男神之口,事實就是會驚人四倍。


待眾人呆完,男神嘆一口長氣,再道:「唉!想當年市道低迷,政府賣出領野等資產套現,而我們相信自由市場,以為將領野交由私人公司營運,便會改善運作,有利大眾。但………..沒錯商場是華麗了,但換來的是瘋狂加租,逼死小商戶。」


趁男神換氣的剎那,Nick禁不住搶白道:「霸佔所有地盤,然後開天殺價!這算什麼自由市場?你們竟然會相信這一套,讓他們……」Nick心直口快,面對師父也有話直說。但咖喱飯專師重道,慌忙攔住Nick道:「Nick,等等……」


「算了吧,咖喱飯。」男神卻示意咖喱飯停手,之後又嘆一口長氣,再道:「為師確是做錯了。我們以為將領野私營化,會有助其管治效益。殊不知造就了今日的領野霸權,造成連我們也收拾不了的殘局。」


才剛冷靜一點的Nick,又再禁不住狂吼:「怎會收拾不了?只要我們齊心合力,必定能…..」Amos隨即和應道:「沒錯!只要有神保守,奇蹟總會出現!我們剛才不就攻陷了他們的辦事處………」


「嘿….」男神冷笑一聲,再道:「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


待兩人稍為冷靜,男神又補充道:「你們小勝一場,就沾沾自喜了嗎?………..若繼續戰鬥下去,就要和領野霸王決個生死。但別忘了,他們背後還有禮義廉撐腰。禮義廉高手輩出,你們剛才碰到的三姓家奴,還只是二級貨色而已。後面還有首領無我大師、傳聞退隱江湖的禮義廉老祖,還有眾多一等一高手。」


「!」眾人憶起剛才決戰三姓家奴之險狀,再想到背後還有一大串人物,不禁一慄。但男神正欲再說,倔強的Nick又再搶白道:「但…..難道我們這就要放棄,未打先輸?」


「為師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作戰之前,也要做些準備,提高勝算。」


「你的意思是……」


「例如,咖喱飯和Nick,你們年紀小小就練成『民主神功』,本已是難能可貴。但要對付禮義廉,你們的『民主神功』便要再進一步提升。尤其是Nick,你神功初成,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呀!」講到神功,Nick疑問立即又浮現腦海,於是問男神:「師父….」但疑問實在太複雜,未曾組織好,咖喱飯已經在問:「但…..由第五席開始,練成每席功力的難度,都是幾何級數提升!Nick要練成第六席,怎樣快都要數星期,若是第七席的話……」


「師兄…..」Nick呆著。因為他師兄的問題,並未表達出他自己的疑惑。想要補問,男神卻笑道:「所以,我是會幫你們,令你們加快奪得席位!」


「師父,你的意思是…..」


咖喱飯話未說完,男神已一個快步,閃到咖喱飯和Nick身後,雙手分別按在兩人背部。


「師父,你是打算…..直接傳我們功力?……」


「你們別說話!快感受體內的民意!」男神一邊嚎叫,將內力源源不絕輸送給兩個徒弟。

3-22-男神傳功

「你們要留心,聽取體內的民意!不單要聽多數細胞的聲音,少數細胞的訊息,你們也要聽!」男神剛打完一場,現在又輸出大量功力,還有餘暇指引徒弟,足見其功力深厚。


咖喱飯和Nick各自接收男神功力,卻絲毫不敢分神,只依照男神所言,專心感受體內細胞之民意。這時,Nick感覺到體內器官開始說話:


「喂,我知你擅長用腳,但我們常常替你擋招,你也不應該忽視我們啊!」左手細胞說。


「沒錯,新增的席位,至少應該有個在新東或新西吧!」右手細胞附和道。


「不,沒有我們將能推動,功力幾高也是事倍功半!」心臟細胞搶著說。


「等等,我們也…….」


「我們都…….」


…..


…..


「好了!不要再吵!大家投票決定吧!」


各個細胞的意見,令Nick不勝其煩,不禁將說話爆出口。旁觀的Amos沒有練『民主神功』,自然不明所以:「Nick……怎麼自言自語的?咦?…他的功力……」


Amos感到凌厲氣從Nick身上爆發,其力度之強,比之前更勝兩籌。無錯,在男神傳功下,Nick的民意力量增加,氣勢自然就更強。而這時,Nick體內的投票儀式,亦差不多已經完成:


「投票結果!港島、新東勝出!這兩區各增一席!」


結果一出,自然有人歡喜有人愁。但敗選的細胞都尊重投票權結果,只悶哼一聲:「Nick你要努力練功,增加席位的話,就輪到我們了!」,就繼續為人體工作。


「好啦好啦,我會繼續努力,好讓大家都受惠!」Nick剛說完,體內又有聲音說道:


「順帶一提,『民主神功』乃著重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所以特別提一句,請勿講粗口。明白嗎?」


突然有把不明來歷的聲音,以說教的口吻說話,令Nick為之一愕:「等等!你是什麼細胞?」


「….什麼?你竟然不知道我是誰?我乃一切的源頭…..」


「一…..一切的源頭?」


………………


這時,體外盛大的歡呼聲,卻將Nick的思緒打斷。抬頭一看,只見男神等人都圍住咖喱飯,要看看他的進境。


咖喱飯運功一試,驟覺功力進步不少。


「我的功力…..是第八席!新增了新東一席!」咖喱飯大喜道。試完後,他轉頭問Nick:「那Nick你呢?你進境又如何?」經師兄一提,Nick也暫時放下疑惑,試試運功。一試,果然不得了。


「嘩!真好!你已到達第七席境界!」咖喱飯見Nick進境更大,立時拍手叫好。


「非常好,兩位。」男神對對咖喱飯說:「咖喱飯你本已有七席,再添一席,已是難能可貴。」然後再對Nick說:「Nick你一下取多兩席,果真後生可畏!」


兩人向師父道謝:「謝師父傳功之恩!但師父才剛決戰領野霸王,現在又傳功給我們…….」男神卻回以一笑:「為師稍為休息,即可恢復功力。再說,見你們進步神速,花點功力也是絕對值得!」說罷,男神即地坐下,閉目運功調息。看來剛才傳功,果真令他耗費不少啊。


這時,Amo亦上前祝賀兩人:「你們神功大進,我又要落後你們了。」兩師兄弟亦互為對方叫賀,唯獨社工心裡不是味兒:「….so….巴閉!」


高興過後,Nick撫著身負『民主神功 第七席』的身軀,暗自思想—憑這兩席的進步,他心裡的疑惑總算消減不少。A貨日益進步,也許會變成正貨….至少會變得像正貨吧。


「應該會吧…..」


「只是,那個奇怪的聲音,會是……」


還剩下一個疑問,Nick自然想一次過消除。於是他終於禁不住提問:「師父剛才傳功時,弟子感到體內有個奇怪的聲音,說…..是什麼一切的源頭,那是……」男神果然見識廣博,一聽就知曉一切「哦?你是指『基本法』?」


「『基本法』?」眾人呆道。

3-20-光復大元#2

十分鐘後


一如領野霸王所料。他撤退後的十分鐘,成功突襲領野集團辦事處的咖喱飯、社工、Nick和Amos,趕到這裡和民主男神會合。


「哦!果然是你們!」男神一見四人,大喜叫道。


「咦?師父,領野集團的人呢?已被你們擊敗了嗎?」咖喱飯不見在場有領野高手,於是問男神。


「唔,多得你們突襲成功。……..領野霸王得知辦事處失守,便率領手下撤退了…..大概已離開大埔了吧。」男神吸了口氣,再道:「聽說有班高手突襲領野集團辦事處,為師一聽,就知道是你們!」


「But there……are…..er…..er….禮義廉…….I almost…..er….die…….luckily…er…..er…..they come…… 」社工死過翻生,七情上面地描述狀況。


「咦?社工,你的英文..」男神聽著社工的Goodest English,不禁皺眉。


「自從和禮義廉的影印仔交手後,他便變成這樣了!」咖喱飯無奈說道。男神笑了兩聲,再對社工說:「社工,對不起,我真失策,原本我計劃引領野霸王來這裡,然後派你乘機突襲領野辦事處,卻沒想到禮義廉會插手!幸好有咖喱飯他們…….咦?這位是……」


「這位雖非我派成員,但也來仗義相助,他叫Amos。」咖喱飯將Amos介紹給男神,男神亦有禮地上前與他握手:「Amos你好,我叫民主男神,幸會幸會!」


握手過後,男神再問咖喱飯:「剛才你說……三姓家奴?你們和他交手,竟然能全身而退?」咖喱飯答:「沒錯。我們剛才已幾近力盡,若非有Amos替我們恢復力量,我們就死定了。」


男神聽見,立即大呼一口氣,答謝Amos說:「Amos,這次真多謝你。」


咖喱飯補充道:「那個三姓家奴簡直深不可測,我和Nick所有絕招都對他無效。就連必殺絕技『全民普選拳』也被看穿,試了幾次都是一樣。但剛才得Amos醫治,才能和Nick合力打出新招,將他擊退…….」但身後的Nick不太同意:「不,我直覺感覺到,那傢伙根本未盡全力。若他執意要殺我們,我們大概都已不在這裡。」咖喱飯隨即點頭,以示同意。


「唔…..我早聞說那傢伙加入了禮義廉,但想不到為了領野集團,連他也要親自出動……..但怎樣也好,你們無事就好了。」男神續道:「好吧,大家都累了,回辦事處吧。」


眾人隨即轉身就走,但咖喱飯和Nick還是滿肚疑問。當中Nick忍不住上前追問:「師父……」但咖喱飯只見四周都是人,感到不太方便,於是便將Nick攔住:「回去再問吧。我的疑惑和你一樣多。」


眾人於是就離開廣場,留下大元超武鬥組一眾歡呼慶祝。

3-19-光復大元

大埔 大元美食廣場


領野集團近百名高手,正和大元美食廣場超武鬥組的高手戰鬥。起初他們都打個你死我活,不死不休,卻因為被一樣事物吸引視線,竟不約而同地停手休戰。


兩個超強者的戰鬥。


民主男神對領野霸王。


委實兩人的戰鬥並不算精彩:民主男神無論打出哪一套『民主三部曲』、『一人一票』、還是『用腳投票』等絕技,都無法對領野霸王造成致命傷;反之,領野霸王打出半百次『領會霸拳』、和十四次『租金猛於虎』,全數都被男神輕易避開,連律師袍也沾不上。


以點數來計,男神是一面倒佔優。但在場高手都曉得,真正有勝算的,卻是領野霸王。他的『領會霸拳』若有一次打中,就必能扭轉形勢。


若有一拳打中的話…..


「砰!」


領野霸王乘男神防守一鬆,狠狠一記『領會霸拳』左直拳,意外擊中男神腹部。


「嘿,避得一時,終於都是要中招!」領野霸王終於擊中,得意地笑道。


「打中一拳,就那麼得戚了嗎?」


「!?」


男神中拳,即被轟飛廿幾呎。只是那柳葉飄逸的姿態,卻出乎領野霸王意料:「這到底是…..」只見男神拍拍身上塵埃,根本就不似受到重創,連有沒有受傷,也是疑問。


「你的柔勁,竟能將我的『領會霸拳』威力卸得一乾二淨!看來要擊倒你,便只有將你逼至牆邊,等你卸無可卸了!」


「嘿,你能嗎?」男神再次如柳葉般四處飄逸,其身法之無常,看得領野霸王一頭煙。莫說要打中他,就連看清其位置,也是極難之事。男神飄到領野霸王身後,竊笑道:「看來,應該輪到我出招了吧?」自開戰以來,男神都未出大招,而現在,便是時候!


「又是那什麼普選拳?有用嗎?」領野霸王信心十足,能硬挨一套『全民普選拳』而不倒,甚至可以趁對手力盡,一舉反勝。


「你以為我就只得一招嗎?」男神微笑回應,其信心之十足,絲毫不下於領野霸王。


「嘻,你道我會信你嗎?」領野霸王口裡不信,心裡卻仍有所忌憚:「這傢伙的笑意…..難道…….」正欲上前進攻,遠處忽然走來一個領野戰士,大喊道:「大鑊了!辦事處被……被突襲,失守……」


「什麼?」領野霸王一聞消息,即時為之一愕:「那裡不是有禮義廉高手助陣嗎?怎麼會……」


只見手下負傷不輕,說話上氣不接下氣:「但……突然有…….幾個高手殺出,將禮義廉高手……全數…..擊……..退……..」說完,已是不支倒地。領野霸王不禁疑惑:「怎…..怎…..」這時,又有另一個領野戰士,一拐一拐地走來,叫道:「辦事處…….被…….被…….」未說完,又是倒地不起。


不利消息不斷傳來,領野戰士當堂士氣一沉。反之,大元超武鬥組齊聲狂呼:「打倒領野集團!打倒領野集團!」士氣立時大振。


男神聽著,暗忖:「有人殺出……大概是他們了!好!」之後抬頭大喝:「領野霸王!你大勢已去,乖乖認輸吧!」


領野霸王心裡盤算:「可惡!單是這個男神已極難擺平,若那邊的人再過來,兩面夾擊,那……」形勢不妙之下,領野霸王再不願,亦只能作出無奈的決定:「撤退!撤退!」眾手下已無心戀戰,一聽撤退命令,還不個個掉頭走?


大好良機,男神本欲乘勝追擊,但背後傳來歡呼,回頭一看,只見大元超武鬥組已經停手不打,齊齊高呼慶祝勝利,是以也停下不追。

大元美食廣場之戰結束,大元超武鬥組小勝一場。

3-17-普選鳳凰

「什……什麼?我的『全民普選拳』…….是A貨?」


「真正的『全民普選拳』,理應千變萬化,難以捉路!但你的A貨華而不實,路數單調,小孩子也能輕易看穿!」


「這…..怎可能?……」引以為傲的殺著失效,而且被說是A貨,咖喱飯心裡大受打擊。


「信不信由你。但這也無關係,因為你現在便要死!」炸彈人上前,準備要替咖喱飯埋單。但他師弟Nick又怎會見死不救?即使身負重傷,也要拚命作最後一搏:「禮義廉!你們和領野蛇鼠一窩,我要殺死你們!」但Nick重傷下,『一人兩票』輕易被炸彈人撥開:「嘻嘻,蛇鼠一窩?你們不也是一樣嗎?」


Nick和咖喱飯大驚:「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竟然不知道?當年扶助領野集團的,除了我們禮義廉之外,還有你們白鴿派呀!」炸彈人譏笑道。


咖喱飯和Nick一聽,殊即一臉茫然,如結冰般呆著:「你……你在說……什麼?……..你講大話!」炸彈人指住一旁,再道:「不信的話,可以問他!」兩人回頭一望,只見正在運功調息的社工,臉上卻無半點驚訝,似是早知一切。


「喂,社工,這究竟是什麼回事?」咖喱飯緊張地問。


社工沒有回答,只耳語不清地說:「er……er…….er…….」但他的反應,已提供足夠答案。


「怎……怎可能?」咖喱飯和Nick呆著,怎說也不能接受炸彈人所言。而炸彈人哪理得你,只運足功力,大吼:「答問到此為止。誰想先來受死?還是齊齊一鑊熟?」但未講完,他又感到咖喱飯身上,也竟傳來一陣熱火。


「嘿,還未喪失鬥志嗎?」


「當然了……我還未……輸的…….」本應已重傷的咖喱飯,竟在苦苦撐起,而且身上充滿力量,顯然鬥志仍在。而更可怕的是,師弟Nick亦隨後撐起。他的鬥志,就不會輸給咖喱飯。


「好,你們看來比你的長輩更令人敬佩。」


「過…..過獎了!」


「但這還是無用。你們的『全民普選拳』已被看穿,其他招式又破不了我的『橡皮圖章』。無論怎樣,你的還是贏不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炸彈人所言甚是。但這是無法打擊咖喱飯的戰意。他對Nick說:「Nick!將功力傳給我!我要試試用新招!」Nick雖有所猶豫,但他信任師兄,也顧不了那麼多,回應一聲:「是!」殊即雙手印在咖喱飯背上,為師兄傳輸功力。


但炸彈人見狀,還是不以為意:「無用的。已被看穿的招數,就算集合幾多人的力量,結果也只會是……」但抬頭一望,只見咖喱飯得著Nick傳功,氣勢即判若兩人,逼人氣勁令他不禁一愕:「這股火熱的氣勁……不是『全民普選拳』,這是……..」錯愕間,咖喱飯大喝一聲:「看我的新招,『普選鳳凰』!」瞬即以火熱的身軀撲至,果真有如鳳凰飛翔!


如此新招,如此氣勢,就連炸彈人也反應不及:「這是…..」未有任何動作,就被咖喱飯飛身頭鎚撞中。這下頭鎚將渾身功力貫注一點,就連『橡皮圖章』護身勁也無法卸去。轟穿『橡皮圖章』,『普選鳳凰』如入無人之境,貫穿蓋在炸彈人身上的垃圾筒,鑽進炸彈人胸膛。


「嗚!…」炸彈人怪叫一聲,飛退十多呎倒地。但咖喱飯拚命一擊得手,亦已將內力耗盡,雙腳發軟,只得蹲下調息。而Nick內力已悉數輸出,亦是無力再攻。


另一邊,Amos正和影印仔打得難分難解,無暇過來幫拖。而附近的社工還在還功調息,暫時亦無法參戰。


兩人只能眼白白看著炸彈人的狀況。如果這一擊打不死他,就輪到他們遭殃了。


未幾,果然惡夢成真。


炸彈人身中『普選鳳凰』,竟還能緩緩撐起。只見蓋在他身上的垃圾筒,已被轟穿一個小洞口,鮮血從洞中流出,炸彈人用手掩住才能止血。怎樣看,他也是所傷不輕。


但問題是他未死。若他趁此時攻過來,他們師兄弟就死定了。


幸好,炸彈人未站得穩,突然又怪叫一聲,又再不支蹲下。看著兩個待宰的小子,卻是無法吞下,炸彈人只感無奈:「好小子…..我實在太大意……」同一時間,垃圾筒上的裂口突然擴大,未過兩秒,垃圾筒便炸成粉碎,捲起層層煙霧,將炸彈人隱身其中。


「炸彈人…..不見了!這是…..煙霧彈?」煙霧遮擋視線下,兩人不敢輕舉妄動,索性運功調息。但隨著煙霧四散,兩人卻隱約見到,炸彈人的身影依然在原位,一步沒有動過。


他身上的垃圾筒已經碎毀,而隨著煙霧四散,那原本藏在垃圾筒裡面的真面目,亦逐漸變得清晰可見。


「三姓家奴?」正在運功療傷的社工,一見炸彈人模糊的樣貌,竟嚇得彈後三呎,內息當堂紊亂:「You……aren’t…er………that……er…….e…….三姓家奴?」


「什麼?三姓家奴?」

3-18-炸彈人的真面目

「You…..er……..don’t ….er……know?  He is………er…….he was…….」社工怪叫道。


「頂!你講番廣東話得唔得呀?」咖喱飯忍不住罵道。


「Ok……好,」社工自和影印仔交手,不知為何便染上了其Goodest English病,任你咖喱飯怎罵,始終都轉不了channel:「He is…..was……..白鴿派’s…….三姓家奴……he…..join…….禮義廉……..」


「原來後生一輩中,還有人認識我嗎?」炸彈人在漸薄的煙霧中說道。


話說炸彈人曾是白鴿派一員猛將,但一次陣前犯下棄人保己之罪,而被紀律處分,之後憤而退黨。其後幾次入黨棄黨後,最終加入了禮義廉門派,因而獲得『三姓家奴』稱號。


「Run…..RUN, RUN!」社工一見炸彈人真貌,失聲叫道。


「怎麼了?你說…..逃走?」咖喱飯和Nick一同叫道。


「We……we…..aren’t…..er……er……his……his…..er…..對手…………even…..we….er…..all………..combine……」


「什麼?」


眾人回頭一望,只見煙霧漸散,炸彈人…..三姓家奴在竭力站起。他雖還在蹲下,但身上散發的氣勢,就比蓋上垃圾筒時厲害數倍,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RUN! RUN! RUN!」社工不斷催促,情緒已幾近失控。


咖喱飯心裡猶豫:「眼前敵手深不可測,而社工戰鬥力已失,自己和Nick功力亦所剩無幾。無論怎樣計,趁現在逃走,基本上已是唯一出路!但…..」再盤算兩秒,卻忽然屁股一痛,一看,竟然被一條黑蛇咬住。


「蛇?難道是…..」咖喱飯話未說完,又聽見Nick一樣慘叫—原來他也是一樣狀況。兩人抬頭一望,果見Amos向他們示意:「好極!」然後又和影印仔空手搏鬥。他雖忙於應付眼前的Try Breast猛男,仍不忘周圍形勢,放出雙蛇行醫。


而他本來有蛇棍在手,形勢是略略佔優。但剛才放出雙蛇,形勢又開始逆轉。


拚過半百招後,影印仔一招『新式五形拳:餅形拳』,撞散Amos防守架式。趁其中門大開,影印仔趁機施以獨門殺著『Try my breast』,以強勁胸肌硬撼。


「糟!避不開,唯有……」Amos見猛招避不開,倒不如運足『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最高功力,最強護身勁『救恩的全副軍裝:公義的護心鏡』全貫雙胸,挺胸收腹,實行以胸制胸!


「砰!」


四胸互拚,爆出龐然巨響。


「嘩!」社工見兩人胸對胸之氣魄,不禁為之一呆。而這次胸對胸的結果,更大出他意料之外。


只見擅長胸襲的影印仔怪叫一聲:「Oh……er…..er…….my breast! Ar………..」,胸口竟被撞至出血,整個人更被硬生生撞飛,飛至廿呎過外,然後不知所終。


「呀!我贏了?…..感謝天父,感謝阿魏!」意外勝出,Amos曉得是阿魏之助,將功力提升至『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的結果。但他亦無時間感恩,轉身去支援咖喱飯和Nick要緊。


但見雙鴿得著雙蛇的醫治,已是重新得力,可以隨時再戰。只是三姓家奴掩住胸部傷口,卻是別有打算:「豈有此理!若剛才能把握機會,先殺掉兩個白鴿派的話………..罷了!」思想完畢,三姓家奴留下一句:「後生可畏,他日有緣再會!哈哈哈哈!」即便轉身逃去。


眾人呆了半响,過了半分鐘,才意識到自己已得勝。


偷襲領野集團大埔辦事處的計劃,雖然不太順利,但總算漂亮地完成了。只是咖喱飯心中還是疑問不斷:「那個三姓家奴所說的……是真的嗎?」


「我們白鴿派,當年真的有份協助領野集團,是他們的幫兇?」


「不會的!…..但若萬一…….」


咖喱飯的疑惑在腦海中纏繞,一直揮之不去。而Nick的疑惑,只會在他師兄之上:


「我們的『民主神功』是A貨?頂你!吹水唔抹嘴……等等!萬一……萬一他所言屬實,難道會是因為…….」


「阿魏所講,我們體內的另一種內息?」


他撫著已經不痛的胸口,暗忖:

「也許,這胸口的痛楚,也是……」

3-16-炸彈人

Nick剛擊退葛博士,另一邊,影印仔正和社工打得難分難解。


影印仔以『新式五形拳』硬撼社工的『民主三部曲』,拚了十幾回合,還是平分秋色,雙方都佔不到半點便宜。


再拚幾十拳後,社工『一人兩票』,終於破解影印仔防守。趁影印仔中門大開,社工叫道:「er……Practice……er……more……sin la, 影印仔!」再運足十二成功力。以『一人兩票』長驅直進。


話說影印仔初出道時,曾在突駒正虎待過短暫日子。那時他向傳媒表示『第一天要先去學影印』,所以被揶揄為『影印仔』。但這稱呼對影印仔來說,是重根基做起,打好基礎的象徵,意義是褒多於眨。


而現在,影印仔便要社工見識一下,從基礎做起的厲害!


影印仔咆哮一聲:「You! Er……..try…..my……er……er…….breast!」明知避不開,便索性以胸肌硬食。社工雙拳運足十二成功力,威力非同小可,轟得影印仔胸圍碎裂,衣屑四處飄散。


兩擊得手,社工卻無絲毫喜悅,反而一臉迷惑:「What…..er……his…er…..breast……so hard! But it is not…..er…..er……『橡皮圖章』, it is………..」隨著上衣剥落,社工駭然看見,影印仔身軀竟健壯如猛男,一雙胸肌更是不合比例地發達,連36F的大波妹也望塵莫及。他的一雙breast,果然是基礎鍛鍊的猛料呀。


「Ha! How…..er…..er….. my breast …..er……taste?」影印仔氣一運,胸肌竟硬生生將社工震開。乘社工馬步不穩,影印仔再大吼:「Try….my…..er…..er…….breast…..again!」,繼續胸襲社工。社工來不及驚訝,臉頰就慘被撞中,整個人被推至牆壁,被夾得五臟翻騰,鮮血狂濺,慘叫一聲:「Ur…..」後,不支倒地。


中此一招,勝負已是明顯至極。影印仔挺胸收腹,呼一口氣道:「My….breast….is……er…..the….er….er……breast!」正欲替社工埋單,又有一人從旁殺出,將影印仔整個人撞開。社工撿回一命,殊即運功調息。


「Who….er….who?」影印仔想要還擊,才發現下身熱烘烘,一看,才曉得下身西褲在燃燒。「Oh!」影印仔大驚,慌忙撕下著火西褲。但其時,剛撞走他的那個人,又以火燄姿態向他進攻。


「『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 復興之火』!」


原來是Amos見社工形勢不妙,便放棄包抄炸彈人,趕過來支援。影印仔面對復興之猛火,有排頭痕矣。而剛打敗葛博士的Nick,原本也想人道幫社工,但一見Amos支援,便又改變主意:「這也好,那兩條友的英文教人難受,留給耶能慢慢嘆好過!」於是身一轉,趕往支援咖喱飯。


方向既定,Nick便大喝:「垃圾佬,看我的!」,同時『用腳投票』直取炸彈人背門。但一連幾腳踢中垃圾筒,卻被其『橡皮圖章』卸去大半勁力,不單未能傷人,就連垃圾筒也踢不爛。


「小子,偷襲?」炸彈人竊笑道。


「機會!」咖喱飯趁其注意力分散,趁勢運起『民主神功 第七席』最高功力,雙拳齊發,猛然轟出最強絕招:『全民普選拳』!這招最強絕技,即使未能一舉殺敵,至少也該有點效果吧。


但炸彈人見猛招將至,卻仍毫無懼色,垃圾筒內的雙目更是發光:「嘿,按捺不住,要用絕招了嗎?」只見他雙臂一揚,竟能將強而猛的三十拳全數擋下。


咖喱飯絕招失效,當堂大驚:「怎……怎可能?『全民普選拳』是我派殺招,就連玄牛和禿鷹也無可能完全擋住,怎麼他……」


殺招完全無效,咖喱飯當堂陣腳大亂。炸彈人大吼:「看我的『香港會點?』」連橫三拳迂迴曲折,咖喱飯無從捉摸下,照單全收,被轟至十幾呎外。


這邊,Nick亦運起『民主神功 第五席』頂級功力,從後以殺招『全民普選拳』進攻。但炸彈人竊笑道:「嘿,沒用的,我早已看穿你們的拳路!」雙手一揚,照樣將幾十腳全數擋住,滴水不漏。不同的是,Nick功力比師兄低兩級,炸彈人擋得更是輕鬆。


「這…..怎可能?」Nick之驚訝,絕不下於咖喱飯。炸彈人聚起更高力量,大吼道:「小子,看我的必殺絕招!『香港要贏!』」一記右直拳猛然直轟。


炸彈人的兩招絕招,『香港要贏!』和『香港會點?』,本屬表裡一體:『香港會點?』屬疑問句,拳路迂迴曲折,令人真係唔知會點;『香港要贏!』則是肯定句,拳路簡單直接,威力自然強橫無比。


Nick腹部中此猛拳,慘叫一聲:「嗚!」,吐血飛退倒地。


擺平Nick後,炸彈人回身轉向咖喱飯:「剛才只是小兒科,現在來真的了!」咖喱飯絕招失效,心中滿是猶豫:攻又不是,守又不是。但猶豫了一下,還是不死心,決定把心一橫,上前再來一套『全民普選拳』。但炸彈人暗笑道:「還不死心嗎?」還是全數輕易擋住。毫無疑問,『全民普選拳』一點作用也沒有。


「沒…..沒可能!『全民普選拳』…..竟然被他輕易破解!」絕招証實失效,咖喱飯信心盡失,再加上連續用大招,他已是中門大開。炸彈人趁此機會,大吼一聲:「『香港要贏』!」重拳狠狠轟中咖喱飯胸膛。咖喱飯練得『民主神功 第七席』,竟然也被轟得胸骨碎裂,吐血飛退。


倒地報,咖喱飯苦苦撐起:「好….強的拳!」這一擊雖未曾致命,但見其痛苦狀,便知形勢惡劣至極。


炸彈人佔盡優勢,甚至可說已勝出,於是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哈,什麼『全民普選拳』!你的拳術,還有你的『民主神功』,全部都只是A貨呀!」


「什…..什麼?」咖喱飯大驚。Nick在旁聽著,同樣極度震驚:「我們的『全民普選拳』和『民主神功』,都是……A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