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18-炸彈人的真面目

「You…..er……..don’t ….er……know?  He is………er…….he was…….」社工怪叫道。


「頂!你講番廣東話得唔得呀?」咖喱飯忍不住罵道。


「Ok……好,」社工自和影印仔交手,不知為何便染上了其Goodest English病,任你咖喱飯怎罵,始終都轉不了channel:「He is…..was……..白鴿派’s…….三姓家奴……he…..join…….禮義廉……..」


「原來後生一輩中,還有人認識我嗎?」炸彈人在漸薄的煙霧中說道。


話說炸彈人曾是白鴿派一員猛將,但一次陣前犯下棄人保己之罪,而被紀律處分,之後憤而退黨。其後幾次入黨棄黨後,最終加入了禮義廉門派,因而獲得『三姓家奴』稱號。


「Run…..RUN, RUN!」社工一見炸彈人真貌,失聲叫道。


「怎麼了?你說…..逃走?」咖喱飯和Nick一同叫道。


「We……we…..aren’t…..er……er……his……his…..er…..對手…………even…..we….er…..all………..combine……」


「什麼?」


眾人回頭一望,只見煙霧漸散,炸彈人…..三姓家奴在竭力站起。他雖還在蹲下,但身上散發的氣勢,就比蓋上垃圾筒時厲害數倍,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RUN! RUN! RUN!」社工不斷催促,情緒已幾近失控。


咖喱飯心裡猶豫:「眼前敵手深不可測,而社工戰鬥力已失,自己和Nick功力亦所剩無幾。無論怎樣計,趁現在逃走,基本上已是唯一出路!但…..」再盤算兩秒,卻忽然屁股一痛,一看,竟然被一條黑蛇咬住。


「蛇?難道是…..」咖喱飯話未說完,又聽見Nick一樣慘叫—原來他也是一樣狀況。兩人抬頭一望,果見Amos向他們示意:「好極!」然後又和影印仔空手搏鬥。他雖忙於應付眼前的Try Breast猛男,仍不忘周圍形勢,放出雙蛇行醫。


而他本來有蛇棍在手,形勢是略略佔優。但剛才放出雙蛇,形勢又開始逆轉。


拚過半百招後,影印仔一招『新式五形拳:餅形拳』,撞散Amos防守架式。趁其中門大開,影印仔趁機施以獨門殺著『Try my breast』,以強勁胸肌硬撼。


「糟!避不開,唯有……」Amos見猛招避不開,倒不如運足『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最高功力,最強護身勁『救恩的全副軍裝:公義的護心鏡』全貫雙胸,挺胸收腹,實行以胸制胸!


「砰!」


四胸互拚,爆出龐然巨響。


「嘩!」社工見兩人胸對胸之氣魄,不禁為之一呆。而這次胸對胸的結果,更大出他意料之外。


只見擅長胸襲的影印仔怪叫一聲:「Oh……er…..er…….my breast! Ar………..」,胸口竟被撞至出血,整個人更被硬生生撞飛,飛至廿呎過外,然後不知所終。


「呀!我贏了?…..感謝天父,感謝阿魏!」意外勝出,Amos曉得是阿魏之助,將功力提升至『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的結果。但他亦無時間感恩,轉身去支援咖喱飯和Nick要緊。


但見雙鴿得著雙蛇的醫治,已是重新得力,可以隨時再戰。只是三姓家奴掩住胸部傷口,卻是別有打算:「豈有此理!若剛才能把握機會,先殺掉兩個白鴿派的話………..罷了!」思想完畢,三姓家奴留下一句:「後生可畏,他日有緣再會!哈哈哈哈!」即便轉身逃去。


眾人呆了半响,過了半分鐘,才意識到自己已得勝。


偷襲領野集團大埔辦事處的計劃,雖然不太順利,但總算漂亮地完成了。只是咖喱飯心中還是疑問不斷:「那個三姓家奴所說的……是真的嗎?」


「我們白鴿派,當年真的有份協助領野集團,是他們的幫兇?」


「不會的!…..但若萬一…….」


咖喱飯的疑惑在腦海中纏繞,一直揮之不去。而Nick的疑惑,只會在他師兄之上:


「我們的『民主神功』是A貨?頂你!吹水唔抹嘴……等等!萬一……萬一他所言屬實,難道會是因為…….」


「阿魏所講,我們體內的另一種內息?」


他撫著已經不痛的胸口,暗忖:

「也許,這胸口的痛楚,也是……」

0 comments on “[小說]3-18-炸彈人的真面目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