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Nick對葛博士

白鴿派三個高手,眼見Amos被三個禮義廉圍攻,又怎能坐視不理?社工一馬當先,已選定了對手:「影印仔,男人老狗戴 bra,看你怎樣打敗我?」


「OK, er…..er……I will…..er……er……try my breast…..」


「!」影印仔莫名其妙的英文,本應只有惹笑的份,但社工一聽,心裡卻如遭電殛。顫震一輪後,竟然也有樣學樣:「er…..er…….come…..on……see my力量!」兩個英文人隨即大打出手。同一時間,咖喱飯也選定了炸彈人為對手:「躲在垃圾桶入面,果然垃圾!」飛身上前,使出絕招『一人兩票』。但雙拳擊中垃圾筒,卻有如泥牛入海,毫不著力。


「這是…..『橡皮圖章』!」咖喱飯稱對方為垃圾,心裡卻知其絕不惹小:「這人不是一般的禮義廉,是高手中之高手!」同一時間,Amos又已從後包抄,打出『十災棍法:蝗災』。亂棍如雨狂轟在垃圾桶上,竟然也只打凹了少許。


「垃圾桶理應堅硬無比,但打中它時,卻像打在水中,力度無法發揮!」Amos憶起當日在屯門,禮義廉的無我大師曾介紹過這絕招︰「此乃本派絕技之一,名為『橡皮圖章』。練就此法者,就算被絕招擊中,也有如泥牛入海,不傷分毫。」如今親身一試,方知其深不可測。


炸彈人和影印仔也有人招呼,剩下的葛博士,自然就由Nick認投了。葛博士雖為女性,而且樣貌娟好,但Nick卻不憐香惜玉,理得你有無賓周,照踢可也:「阻頭阻勢!死吧,禮義廉!」葛博士見來勢洶洶,卻只袍雙手一揚,便將Nick『一人兩票』兩腳擋住。她的『橡皮圖章』護身功,也不是白練的啊。


「嘩!很厲害!」Nick主張男女平等,但見對方功力之高,仍不禁一愕。


「嘻,你以為我是女人便好欺負了?」葛博士自信回應。


這個葛博士函頭看似不小,但她在巴基斯坦的格林威治大學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卻被揭發是來自一間未經評審的『文憑工廠』。這大學不但與英國的格林威治大學毫無關係,更從未獲當地教育部門認可,最後更倒閉了。後來,葛博士自行降格為香港大學的婚姻與家庭治療碩士,但還是經常穿上博士袍出戰。


葛博士學位雖假,實力卻半分不假。她一身『橡皮圖章』護身,擋住Nick幾套『民主三部曲』,還是只略略掛彩。而葛博士『新式五形拳』亦難不到Nick,『蛇、齋、餅、糭、米』五式怎樣交叉應用,也沾不上Nick衣角。而趁葛博士『糉形拳』大招破綻,Nick乘隙以絕招『一人一票』,清脆踢中葛博士腰間,任你『橡皮圖章』怎樣卸勁,也得吐血飛退。


這回合,Nick小勝一分。


當然,得一分是難言穩勝。但Nick正欲追擊,卻驚見葛博士不知哪裡找來一部提款機,更不知哪裡來的氣力,竟能硬生生將之抬起,起勢直掟向Nick。Nick暗叫:「好大力!」幸虧他反應不慢,及時跳起避開,更乘勢跳向葛博士,實行從上路進攻。


豈料葛博士破綻大露,仍是面無懼色—原來她早已有應對之策。她乘Nick跳埋身時,大叫一聲:「看我絕招!『成功爭取 裕華停售象牙』!」同時躍起,以一雙上勾拳迎擊。雙重上勾拳有如象牙飛舞,Nick冷不防之下,胸腹同中兩拳,轟飛至十呎外倒地。


「嘻,看你還敢不敢小看女人?」葛博士自信必勝,含笑說道。但才剛說完,Nick卻已撐起身,回應:「嘻,小看妳?我怎夠膽了臭X…..?」幸虧他身負『民主神功 第五席』功力,只受輕傷而已。若是以前的『最低工資法』,就算不死也得重傷。


「好傢伙,看我這一招!」葛博士正欲再攻,但Nick無意爆一句『臭X』,竟令她攻勢一窒。Nick雖不明所以,但機會豈能錯失?未待內息回復順暢,便以『示威遊行步』竄到葛博士身後,『一人兩票』轟其兩後膝,使之趴下,再來便是殺招:


「『民主神功 第五席功力 全民普選拳』!」


一連幾十腳猛然狂轟,可憐葛博士背門大開,再加上處蹲下姿勢,只得全數硬食。Nick不懂憐香惜玉,對手不分男女,也照樣出盡全力,踢得葛博士叫苦連天。


踢到四十幾腳時,遠處忽然飛來一件禮義廉死屍。Nick暗叫:「糟!」但是已反應不及,整個人被撞開數呎,葛博士撿回一命,大呼夠運,即便退到戰團之外,然後逃之夭夭。


「走得真快…..呀!」Nick想要追擊,胸口又不明不白地劇痛:「搞什麼….又來?」幸而痛楚一閃即逝,不過一窒之下,放生了葛博士而已。調息過後,他又被兩把Goodest English的聲音吸引。


「…..er…..er…….you……try…….er…….my……er……er……breast!」


「…..er……er…….you…..see my…..er……er…….er….,,,力量!」


社工和影印仔正打得難分難解。

3-14-突襲領野辦事處

「看我的『領會霸拳』!」領野霸王大聲疾呼。


領野霸王雖強橫,但見對手不惹小,也絕不敢怠慢,一開始便是殺著。但男神亦是聰明人,並不會以硬碰硬。他身如柳葉一飄,便避過強橫一拳,更順勢還以『民主三部曲:和平、理性、非暴力』三連擊。領野霸王左臂一揚,將一連三擊全數擋下,然後又是一記『領會霸拳』。


「招招大招,不怕露出破綻嗎?」霸拳雖強,但男神身一飄,還是輕鬆避過,趁勢還以另一套三連擊『民主三部曲:簽名、遊行、絕食』。霸王明知破綻大露,索性不擋不避,一連三擊照單全收。


一招得手,男神卻毫不滿意,反而大為訝異:「他的護身勁…..竟如斯硬淨!」霸王連挨男神三擊,竟似若無其事,可知其功力多深厚。趁男神稍為分心,霸王竊笑道:「什麼民主男神,怎麼未吃飯的樣子?」,兩拳『領會霸拳』同時送上。幸虧男神功力深,雖稍為分神,但仍能笑談道:「沒法子,你們狂加租,搞到我無啖好食!」如鬼魅般向後一飄,連橫霸拳只沾到律師袍一角。


退到五呎外,男神凜然著地,暗忖:「好個領野霸王,竟然如此強橫,連我也難言必勝!也許當日……..」


趁回合結束,霸王重整陣勢,上前大喝:「怎樣了啦民主男神?難道你…..後悔了嗎?」但霸王一言,卻令有絲絲迷茫的男神,再度回復光采:「後悔?是指你嗎?」


說完,兩人又再撲上前,第二回合正式開始。


……………


太和邨 安和樓


咖喱飯、Nick和Amos三人正在趕路。但他們的目的地,卻非正在大戰的大元美食廣場,而是太和邨的安和樓。


Nick和Amos雖不太熟悉大埔,但也開始發現有異,於是Nick問咖喱飯:「咦,師兄,我們不是正前往大元邨嗎?怎麼……」未等Nick說完,咖喱飯便答道:「放心,大元有師父在,即使對手是領野霸王,他也絕不會輸。而若趁此時突襲他們的基地,可謂事半功倍!」


兩人一聽,驟覺咖喱飯所言甚是,只是有一點還不明白:「基地?…..你是指……」


咖喱飯舉手一指,指住安和樓的地鋪叫道:「那裡!」兩人一看,原來正正就是領野集團的辦事處。只見辦事處前隔著十幾級樓梯,有兩班人正在樓梯區域打鬥。當中有個熟口熟面的人,正被另外三人圍攻,險象環生。


「那不就是…..社工嗎?」三人齊齊驚叫道。


這位叫社工的傢伙,曾在立法會之戰中活躍。當時他身為白鴿派一員,卻違反派系立場,站在教會一方,公然歧視同性戀者。大戰中社工更和咖喱飯交手,雙方未分勝負。


「死耶撚!竟敢在這裡搞事!」Nick一見社工,立時勃然大怒,以極速『一人一票』踢向社工。社工被二人圍攻,本已應接不暇,再被Nick突襲,又如何能反應?Nick一腳踢中社工胸膛,將他轟飛十餘呎。Nick大聲一喝:「逼害同志,逼害我老友,死有餘辜!」但正欲追擊,卻被咖喱飯從後攔住:「等等,Nick,冷靜點!」


「什……什麼?」


「你忘記了嗎?他是自己友!」


「自….自己友?」


經咖喱飯一提,Nick才曉得社工原來是黨友。冷靜過來後,咖喱飯問社工:「喂,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社工一邊站起身,一邊回應:「大元美食廣場發生武鬥,男神在那裡抵抗領野集團,跟著派我來突襲領野辦事處。」


「明白!」咖喱飯心想:「我們打算來突襲領野,但原來師父亦早有此心思,還派了社工來!」但一望圍攻社工的高手們,便知突襲並不順利:「但這幾個,都不像是領野的人…..」


「哈哈哈,當然了!他們是禮義廉高手!」社工大笑道。


「什麼?禮義廉?」Nick訝異道。


「領野集團出事,他們怎能不出手護航?」


「你的意思是…….禮義廉和領野集團……是一夥的?」


「你現在才知道嗎?」


眾人對話間,三人禮義廉高手同聲笑道:「哈哈哈哈哈哈!白鴿打白鴿,自己人打自己人,好團結呀哈哈哈哈哈!」眾人回頭一看,只見三個高手中,有一個上半身被垃圾筒蓋著,叫人看不清容貌,只能從窗口窺見其駭人眼神。另一人明明男人老狗,西裝外卻戴著一副36F胸圍;還有一個年三十幾,樣貌端好,身穿博士袍的女人。


「禮義廉—炸彈人!」垃圾桶男叫道。


「禮義廉—er…..er…..er……影印仔!」胸圍男叫道。


「禮義廉….葛博士!」博士袍女叫道。


「禮義廉為領野撐腰……果然是這樣!」咖喱飯疑惑道。


不遠處,社工盯住剛才踢倒他的Nick,怪叫:「呀…..我認得你了!你是在立法會那個……」未叫完,Nick便搶白道:「死耶撚,死吧!」要不是咖喱飯一再阻攔:「冷靜!大家自己人!先對付三個禮義廉再算!」,兩白鴿便要狗咬狗骨了。


社工和Nick冷靜下來,互叫:「好,一陣再慢慢計!」掃視四周,只見三個禮義廉趁他們內訌時,已決定先拿下Amos了。


Amos面對三大高手圍攻,心裡甚是感觸:「早前花園街大戰,我們才試過找禮義廉幫手,雖然最後都找了白鴿派,但才過了不久,便要和他們敵對!」但他卻沒有絲毫懼意,也沒有猶豫半分。剎那間,兩支蛇棍已在手中,揮出無數棍花。禮義廉三大高手,一時間竟也攻不進去。


這就是『十架恩典 第二十章』的威力。

3-13-大元之戰

大埔 大元美食廣場


自領野集團接管房署轄下商場後,小商戶被迫結業的故事不斷出現。現在,這裡也難逃一劫。


這裡的業主領野集團,近日不再與大元美食廣場的商戶續約,並開始收回店舖,分階段重建及合併,以便大幅加租。大埔街坊為保護平民食坊,成立『大元美食廣場超武鬥組』,並於今日發動武鬥。


近百大元超武鬥組的戰士,正在廣場集合。他們手持兩大塊黑底白字,寫著『大埔人對領野說不』,和『守護大元平民食肆』字樣的橫額,大呼:「打倒領野集團!」


他們原打算舉軍殺至太和邨的領野辦事處,但未曾出發,便已被同樣數目的領野戰士攔截。


雙方正在美食廣場對峙。


一群白色西裝的領野戰士中,有一個還披著純白披肩。看他強橫的身軀,一身逼人霸氣,便知他是絕頂高手。


領野霸王。


領野霸王實力高絕,憑他一己之力,對手就算有多二百人,也絕不是他對手。


但現在,領野霸王卻是凝神貫注,如臨大敵。因為,對方也有一個能敵百人的高手。


大元美食陣中有一人走出。一看,正正是咖喱飯的師父,白鴿派的民主男神。男神從人群中走出,一身律師袍隨風飄揚,果真氣派不凡。他對領野霸王說:「你們領野集團,年賺八億幾,仲要狂加租,未免太過分了吧?」


領野霸王答道:「我們改造美食廣場,只為改善環境燈光,為顧客提供多元化美食,拓展晚市而已。這到底何罪之有?再說,現有商戶可優先投標,這樣也算是趕絕你們?」


有一人從男神身邊閃出:大叫:「但到時租金大幅增加,裝修費又要我們俾,這不是逼我們結業是什麼?」同一時間,領野集團中又有一人上前,大喝:「這是一分錢一分貨呀。環境好,租金貴一點,是天經地義!你們租不起,大可以不租!沒有人逼你們的!」說罷,大元美食陣營當堂起哄:「你們這些大財團霸X晒啲地,玩X晒啦你們!」


這樣下去根本談不攏,大戰一觸即發。男神亦早料到這點,便索性拉倒,轉身大喝:「年賺八億幾,仲要狂加租!」大元陣營隨即齊聲和應:「年賺八億幾,仲要狂加租!」


「嘿,這是要開戰了……好!」領野霸王大叫一聲:「哈!」隨即運起強橫功力,逼出駭人風壓。他便要將大元美食陣營吹倒,未戰先輸了大半!


但大元一方卻未被吹倒。領野霸王一愣,驟覺自己的凌厲氣勁,竟然被另一股氣勁中和了。敵陣中有此能耐的,不消說便只有民主男神。


「霸王兄,你以為單憑氣勁,便能打敗我們嗎?」


「不愧為民主男神…..看招!」


「來吧!」


說時遲那時快,領野霸王和民主男神已同時撲出。社工見狀,亦隨即大喊:「上呀!」雙方陣營隨即洶湧而上,打作一團。

一場二百人亂鬥,在大埔大元美食廣場展開。

3-12-回到太和邨

大埔 太和邨 足球場


這裡除踢波之外,也是Nick學習『民主神功』的地方。當日Nick除了學到神功,也在這裡認識了一班波友。


這班波友,此刻又在球場上鬥波。


「哈!看我的猛虎射球!」一位球員在禁區外勁射。射球果真如猛虎般直轟龍門,若非對方奮不顧身顏臉擋波,將皮球卸出底線,這球就必成世界波矣。


「唉!差些少便入波了!」攻方球員準備開角球,但將皮球送到角球區,卻見球被一隻腳截停。抬頭一看,原來是咖喱飯、Nick和Amos三人。


「嘩!是……阿Nick和咖喱飯先生!你們回來了!」球員一見三人,即歡喜得大叫。其他球員聽見,也歡喜湧去角球區,索性角球也不開了。


「哈哈!你們真的回來了啊!」一球員歡喜叫道。


「當然,我說過便會守約。」Nick回應道。


球員見還有個Amos在場,便問:「咦?這位是…..」Amos上前答道:「我叫Amos,多多指教。」咖喱飯補充道:「他是來幫我們的……雖然他不是我派成員,但他武功高強,和Nick不相上下。」


「!」Amos聽見咖喱飯一言,忽然有所聯想。


「沒錯,我不是白鴿派一員,我是教會……」


「但教會已將我當成危險人物,我連教會也回不了…..」


「不,我是信神的,不是信教會!」


「我也是阿魏、Steve、和Nick的同伴,是Rock Church的人…..」


「而且我也有佩珊……神呀,我真是太幸福了!」


想通了,Amos將注意力放回球場內。


………


「嘩!一個Nick已經這麽厲害,再加上Amos,豈不是黃金組合?」一位球員叫道。


「白痴!你當他師兄咖喱飯,和師父民主男神透明的嗎?」


「對了,你們來得真是合時!」


「咦?此話何解?」


「因為你們的師父,現正前往大元邨,單挑領野集團!」


「什麼?又是領野集團?」領野集團才剛大鬧彩雲,現在又在大埔搞事,咖喱飯豈能不驚訝?他抬頭一望遠處的男神辦事處,見裡面無半點燈光,便知沒有人在。於是他再問球員:「此話當真?」


「真的,珍珠都無咁真!」球員緊張地答道,有球員隨即附和道:「是呀!據說領野霸王要收回大元邨的美食廣場,有群雄起來反抗,於是男神就出馬去了……」

咖喱飯於是望向Nick和Amos,只見兩人同時點頭。他還未開口,就已達成了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