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雙鴿破鴻賓

西鐵男痛失Tree Gun,被眾白鴿派圍攻,走投無路之際,禮義廉的無我大師、三姓家奴、黃飛鴻和含賓到場增援,總算逃過一劫。


白鴿派的社工見禮義廉增援,當堂面色一沉︰「Oh…..er….er….無我大師…….三姓家奴…….er……er……even…….come?」


「嘻,就是這班小子了?」黃飛鴻驟見對手盡是青年,有兩個更是乳臭未乾的小子,便訝異道:「將影印仔和葛博士擊退的,便是這班小子乎?」西鐵男連連搖頭,流淚道:「還有我精英軍團,都……全部…….」


對家的Nick一聽,立時大怒:「白痴仔!你的手下,都是你自己淝死的!」欲上前發難,卻遭咖喱飯攔住:「等等!」另一邊的黃飛鴻想要迎戰:「怎樣了小子?嫌命長嗎?」,同樣被無我大師叫停:「慢著。」


無我大師上前,步驟有如流水行雲,亦如柳葉隨風飄逸。他這是在告訴眾人:「想挑戰我?你地未X夠班!」表演了幾圈,他再道:「你們是白鴿派的咖喱飯和社工,另外兩個也很熟口面…….在哪裡見過呢……?」西鐵男補充道:「他們……是當日來屯門,想找我們幫手打花園街,最後找了白鴿派的無知小子。」


無我大師這才恍然大悟,道:「呀~~~~~~無某記起來了!原來你們都加入了白鴿派麼?」


「你們這班陷家鏟…..咳!」Nick一句陷家鏟,又惹來內息紊亂:「你們包庇領野集團,同流合污欺負小市民!幸好當日無找你們幫手!」


「我不是白鴿派,但也不容你們欺凌弱小!」Amos糾正道。


「嘿,是嗎……」無我閉目回應。兩秒後,他再張開雙目,道:「小子,你錯了。領野集團的存在,是以自由市場提升效率。君不見領野商場整頓過後,立即煥然一新了嗎?」一邊說,一邊指向眾人背後的頌富廣場。


但他身後的美麗商場,卻是滿身彈孔,玻璃全碎,再華麗也好,現在已是殘破不全。


「啊~~~~~~很美麗啊………..但租金同時狂升,趕走小商戶,那麼美麗有屁用?」


「這也是沒法子的。現在是超武鬥組,汰弱留強的年代,沒有競爭力的,便只好被市場淘汰。」


「不,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們應該鋤強扶弱,互相幫助!」Amos插嘴道。Nick亦附和道:「講多無謂!阻頭阻勢者,全部該死!」正要一躍而上,卻被從後拉住。這次拉住他的,卻非師兄咖喱飯,而是社工︰「No! We…..er…..play……too……big……撤……retreat!」


「撤你老豆!」Nick哪理得社工廢話,一手甩開之,繼續衝去禮義廉陣營,誓要將他們踢到仆街陷家鏟!


同一時間,禮義廉的黃飛鴻亦有所動作。他一邊舞動雨傘,一邊飛身攔在Nick面前,竊笑道:「小子,我來會你!」


「嘿,拿把爛遮就想郁我?」Nick同樣以竊笑回敬,一邊擺好架式。


「你有沒有歷史常識的?你稍為看過黃飛鴻電影,都就知道雨傘是武器吧!黃飛鴻與奸人堅格鬥,都是用雨傘的!這是基本常識吧!」


「?」


黃飛鴻自信續道:「小時候,有些長輩說出街要帶傘,何解?因為雨傘有三大用途:一是遮風擋雨,二是行路當扶手杖,三是用來打退野狗。所以說,雨傘的攻撃性不低…….」偉論未完,卻被Nick一腳踢中面門:「野狗呀啦?等我踢到你這野狗呱呱叫!」


「等等!你這小子玩偷襲?」黃飛鴻不慎中招,慌忙拿雨傘擋架。誰知Nick『用腳投票』連橫出擊,竟擋得黃飛鴻手忙腳亂。擋到第五腳,雨傘更「卡啦!」一聲,成把爛晒。


武器兩三下就玩完,黃飛鴻當堂大驚:「怎…..怎會?」但Nick一臉竊笑:「點呀?攻擊性武器吖嗱?」當然要乘勝追擊。先以『一人兩票』重轟黃飛鴻胸膛,再凌空變招『青年雙膝』猛鋤頭顱,著地再來一套『民主三部曲:和平、理性、非暴力』,將其轟到九丈遠倒地。


「嗚…..小子……你…..」黃飛鴻拚力站起,奈何一下腳軟,伴隨鮮血狂吐,方曉得已傷重,只得落荒而逃。這傢伙自稱黃飛鴻,卻沒有原著的威風,中幾招就無貨賣,多麼的不堪一擊。


「哈哈哈哈哈哈…….黃飛鴻啊可!」Nick秒殺黃飛鴻,得意笑道。


這時身邊傳來「砰!」一聲巨響,Nick回頭一看,只見那叫含賓的傢伙,同樣被咖喱飯打到一仆一碌,倒地求饒:「大俠饒命呀!~~~~~~」咖喱飯亦無追擊,只等他爬離戰場。


「哈哈!又一件!」Nick笑道︰「社工先生,你看?兩下手勢就兩件,唔駛咁驚青啊!」


白鴿派輕取兩分,士氣立時大振。相反,禮義廉一方的西鐵男,就立時X口X面:「激…..激氣…..咳!」咳兩聲後,竟吐出一大口血,不支倒地—他連中兩記『普選鳳凰』,明顯已經重創。雖未至生命危險,但今日內要再戰,已是絕無可能。


如此,禮義廉一方便只剩兩人:無我大師和三姓家奴。但無我卻滿不在乎:「嘿,西鐵男,都叫你多點練功,別只顧玩槍的了!」西鐵男輸得樣衰,只得懊悔道:「是…..西鐵男知錯了!」


訓示過後,無我對三姓家奴說:「這樣,就要每人吃兩個了。」三姓家奴回應:「別太小看他們啊。」


「嘿,」無我咧笑道:「看來要動點真功夫了。」隨即飄入白鴿派陣中。但看他滿面自信,根本無將白鴿派放在眼內。


「小心!無我和三姓家奴都是絕世高手,絕不能大意!」咖喱飯叮囑道。但雖然輕取兩分,社工仍是膽戰心驚,手震不斷︰「No….No! They are……too…..too……strong……撤退…..撤退!」眾人當然都懶理,Nick更叫罵道︰「想走就自己走!別阻住晒!」


面對強者,他當然亦不敢鬆懈。但恃著擊敗葛博士、影印仔、領野戰士、西鐵男、黃飛鴻、含賓的輝煌戰績,他倆心裡就有種自信:「A貨又好,B貨又好,有師父傳授的『民主神功』,一定能擊敗你們!」


後排的Amos和社工,亦擺好架式迎戰。


雙方徐徐接近,第三回合戰鬥一觸即發。

3-44-雙鴿破Tree Gun

鏡頭轉回商場外的廣場。


的士俠還在和西鐵男戰鬥……不,是一味閃避和兜路。而這點西鐵男也明白,只是子彈不斷掃射,也沾不到的士俠車邊。而開了近十槍後,Tree Gun亦開始過熱,槍身冒出白煙。若再不斷負荷,它勢必步MK1後塵,報銷收場。


「糟!過熱了!冒煙了!等等…….支持住呀Tree Gun!」西鐵男緊張地怪叫:「冒煙……等等!試試這樣!」,將Tree Gun啪至『一舊雲』模式,一開槍,煙霧隨即四處噴射,廣場又再迷霧一片。


「糟!竟然有此一著!」的士俠置身一舊雲之中,大驚:「大意!若他此時開槍的話……」話口未完,已經全身中彈,強勁盔甲全然爆碎,變身亦強制解除,變回的士司機。


所幸有盔甲擋住,司機不過輕傷而已。只是盔甲報廢,就有排頭痕矣:「嗚呀~~~~~~~~大X鑊啦!我副搵食架生呀~~~~~~~」


痛哭間,煙霧逐漸散去,西鐵男亦在迷霧中現身,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嚇到屎淋尿瀨了是吧?」他用『一舊雲』遮擋視線,然後再以『口沫橫飛』隨便開槍,果然一舉奏效。司機故意拖延,結果招致慘敗,搵食架生也報銷,可謂得不償失。


這還未夠。司機此刻還要面對生命危險。西鐵男以Tree Gun指其頭,笑道:「阻頭阻勢,抵死!」司機當堂嚇到瀨尿,立即跪地求饒:「大俠饒命呀!小弟搵食而已,求大俠饒命呀!」


千鈞一髮之際,頭上卻傳來Nick一聲叫喝:


「頂你!你竟稱這傢伙為大俠?」


「什麼?」西鐵男聞聲大驚。但抬頭一看,驚訝程度還要乘二。


「Nick,先破其槍!」咖喱飯雙拳合壁,『一人兩票』取西鐵男。


「不用說也知道!」Nick雙腳合一,也是同一招『一人兩票』。


本已重創的Nick和咖喱飯,竟然雙雙從天撲至,彷如未傷。西鐵男驚訝間,卻見兩人身上,都纏住Amos的蛇—不用說,兩人能迅速復元,就是靠這兩條軍醫了。


猛招將至,但西鐵男反應快,身一扭護住Tree Gun,但硬食兩招是難免。


「死吧!」Nick乘勢追擊,再添一套『民主三部曲:簽名、遊行、絕食』,西鐵男為保Tree Gun,又是照單全收。同一時間,咖喱飯以『民主三部曲:和平、理性、非暴力』包抄,照樣全數命中。兩師兄弟連番出擊,西鐵男都只誓死攬Tree Gun,如同母雞護蛋,母愛真偉大啊。


當然,西鐵男只守不攻,靠的是『橡皮圖章』護身勁。而他亦絕無打算死守,只要機會一到,便會立即發難。


現在,機會正好來了。


「縮頭烏龜!看我的『普選鳳凰』!」Nick久攻不下,已不甚耐煩,要用大招一舉殺敵。


「等等!現在不是時候…..」咖喱飯叫停已太遲。無錯,西鐵男等待的,正是兩人攻勢去盡,或是出大招時的空隙。他暗笑一聲:「機會!」,趁機將Tree Gun轉至『一舊雲』模式,然後一扣板機,煙霧即時噴射而出,眾人又置身一舊雲之中。


「又來?」Nick暗叫失策,但改用小技狂轟,已是打著空氣。如此,西鐵男又再失去蹤影。


「糟!敵暗我暗!但他有Tree Gun……」形勢兇險至極。但忽然又吹來一陣怪風,將煙霧吹到九丈遠。一看,原來是Amos剛好趕到,以『洪水滅世』雙掌驅走迷茫。而社工亦緊隨其後,指向前面某處叫道:「西鐵男在那裡!」


雙鴿一看,西鐵男果然就在三呎距離,正背向他們。西鐵男用『一舊雲』迷惑眾生,卻連自己都迷惑了,不知敵在何方。兩師兄弟見狀,還不把握難得機會?


咖喱飯:「『民主神功 第八席 普選鳳凰』!」


Nick:「『民主神功 第七席 普選鳳凰』!」


西鐵男呆叫:「什麼?」才剛轉身,兩隻火鳳凰已展翅飛翔,從上中兩路而入。上路Nick雙腳踢中頸項,中路咖喱飯雙拳轟中腹部。西鐵男縱有『橡皮圖章』護身,中此兩記猛招,亦得負傷吐血,飛退十餘呎倒地。


「嗚….咳…..」幸虧西鐵男功力高,中兩記猛招還能苦苦撐起。但手一揚,才發現Tree Gun已斷成兩截,不禁放聲痛哭:「嗚……我的MK2呀……..」痛失必殺武器,還要面對兩師兄弟,再添後上的Amos,西鐵男可謂勝算極微。但他失槍之哀痛,有如失去戰友,是遠超個人的勝敗安危啊。


哀悼間,有一人走到西鐵男身後,拍其膊頭說:「西鐵男,槍爛又有何哀乎?」西鐵男回頭一望,喜道:「無我大師!…….還有三姓家奴、黃飛鴻和含賓!」


禮義廉四大高手增援,天水圍大戰又添變數。

3-43-的士俠

西鐵男正要追殺咖喱飯和Nick,卻殺出個的士俠。


這位的士俠從何而來,為何要阻止西鐵男?現在稍為倒帶,回到西鐵男誤射『一舊雲』的那一刻。


………….


西鐵男射錯煙霧彈,咖喱飯和Nick暫免一死。奈何兩人已無法動彈,只要煙霧散去,兩人還是死路一條。


「嗚……激氣!」Nick苦叫道。


「…..若Amos在的話……」咖喱飯苦叫道。


正所謂天無絕人之路。兩人絕望之際,竟有一人從迷霧中出現。但看那人身影,又不是他們預料中的Amos,而是……


「咦?你不就是……」


「剛才的……的士司機?」


司機二話不說,一手揪一個,將兩人帶到一條大柱後。


「嘿,司機大佬…..你還真好人……但將我們躲藏這裡,又能夠怎樣呢?」Nick暗示司機多舊魚,咖喱飯自然第一時間喝止:「Nick,不要這樣!」


司機一聞,卻是竊笑兩聲:「能否活命,就得看你們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Nick聽得不明不白,又得勞煩咖喱飯解畫:「司機大佬,難道你是…….」司機點頭說是:「無錯,我是的士俠。」


「的士俠?」


「你無聽過嗎?他們除了收費載客外,還有打人服務。」咖喱飯簡單解釋道,Nick卻連連搖頭。


…………


在這超武鬥組的年代,各行各業都進化成超武鬥組,的士界也沒有例外。部分的士擁有特殊功能:車身會變成盔甲,穿在司機身上,司機便變身成的士俠!  


這很威風是吧?可不盡然。因為的士牌本身就價錢不菲,要幾百萬元才有一架,可變盔甲的的士,牌價更是天文數字。買得起的人,自然不會自己做司機,而是租給司機使用。司機租用盔甲的士,在駕車之餘,偶爾也可變身成的士俠,可謂『出租英雄(Rent a Hero)』,


的士俠收費多少,視戰鬥時間和難度而定。只不過,扣除車租、油費、維修費、保險、墊底費等成本,所獲的其實並不多。而為了更高收入,的士俠往往會挑戰高強的敵人,有時更會故意拖延時間。只是這樣的風險也不少,如果盔甲不慎破損,的士俠可謂得不償失。  


…………


咖喱飯不厭其煩地解釋,但司機就等到幾乎瀨尿:「怎樣了?煙霧快散了,要還是不要?」


「八折?」


「死到臨頭還要講價?公價!」


「九折?」


「頂你………成交!」


「記得開單,claim公數的!」


和咖喱飯講掂數,司機大喜回應:「看我的好戲了!」飛步走回馬路,坐上搵食架生,按動車裡咪錶,咪錶隨即顯示『$220』字樣。


「的士俠,起錶!」


前事完


…………..


獵物即將到手,忽然又節外生枝,令西鐵男煩躁至極:「喂!死的士佬!搵食行埋一邊!你知否我是誰了?」


「當然知道!大名鼎鼎的禮義廉第一神槍手,西鐵男是吧?」


「既然知道,你……」


「搵食啫,犯法呀?」


「想搵我食,未死過!」西鐵男舉起引以為傲的Tree Gun,確定是『口沫橫飛』模式沒錯,便指扣機板,百彈齊射!但的士俠早料此著,橫身一閃,竟然輕易避開。其速度之快,毫不下於極速跑車!


這就當然了,的士俠嘛。


「快又如何?這一槍又避得過嗎?」西鐵男竊笑道,同時已再開一槍。Tree Gun MK2連接彈帶,能夠自動上彈,一槍兩槍任射唔嬲。但連開四槍,卻是全數落空,只射爛周遭設施和樹木,幸好人群早已疏散,否則必死傷慘重。


的士俠表現神勇,旁觀的Nick看得嘖嘖稱奇:「很厲害!但這樣……他也是埋不了西鐵男身,無法對他攻擊…….」


「不,他根本無打算進攻。」咖喱飯搖頭道。


「吓?為什麼?…….呀!我明白了!這死仆街在『兜路』!」Nick無意一句仆街,又引發內息紊亂。


有些不良的士司機,會故意繞路來賺取更多車費。剛才也說過了,部分的士俠會故意拖延打鬥時間,藉此賺得更和味。當然,冒點性命危險就免不了。


「都叫你別再說粗口了!」


「是……」Nick冷靜下來,再問:「但既然你知他在拖時間,為何…….」


「反正都會claim公數,算了吧!再說,只要能拖延一會,我們就能運功逼出子彈,恢復活動能力!所以現在要把握時間,運功調息!」Nick終於明白咖喱飯用意,立即努力運功。

傑問

為重拾真正的民主神功,當年癲狗等人便致力研發『五區公投』技術,以圖突破『基本法』設下的界限,大狀黨黨魁—袋巾也是其中之一。

但由於白鴿派杯葛,『五區公投』最後功敗垂成。袋巾從此便失去鬥志,更反過來與癲狗決裂。但那邊廂,癲狗透過研發『全民制憲』,成功悟得更強武術,這邊袋巾雖能保住江湖一方,武功卻停滯不前。

因為他的心裡,就有度不解的鬱結。

要令我的『民主神功』獨立,擺脫『基本法』的框架嗎?還是繼續在其框架下,盡量強化我的神功?

在與689交手的過程中,689連番追問,令袋巾厭煩至極。最後,他終於想通了!

「我袋巾立此存照,反對獨立!」

疑霧全消,袋巾終於武功突破,搖身一變,成為一代宗師︰

傑問。

3-42-Tree Gun MK2#2

「唉!」再次誤射自己人,西鐵男不禁淚流滿面:「但…..樂、潘,你們的犧牲,是不會白費的!」他還未計那些無辜慘死的小市民啊。


但犧牲兩個手下、一班領野戰士、和無辜市民,總還有一點收穫—–咖喱飯和Nick各中約十彈,倒在商場大門左右。他們極力擋架之下,總算保住重要部位。但單是手腳中彈,即使只入肉三分,已令他們動彈不得。


「那支怪槍……明明已經壞了的,為何……」Nick一邊叫痛,一邊疑惑道。


「那是另一支來的!留心看!和之前那支有點同!」咖喱飯同樣傷重,卻仍不失冷靜。


Nick細心看,果見西鐵男手上的Tree Gun MK2,比之前的MK1巨大不少,『樹枝』岔開角度更闊兩分。另外,槍身連住一條長長的彈帶,大概是為了連續發射而設。這支Mk2與其說是一支Gun,說是Cannon會更貼切。


毫無疑問的是,MK2火力只會更強,殺傷力只會更大。


「哈哈哈哈!我這支Tree Gun MK2威力如何了?」西鐵男大笑道。


「原來叫Tree Gun嗎?這支……」咖喱飯暗忖。


「哈哈哈哈…………你支什麼Tree…..痴筋,可真威力無窮啊!一槍就射死十幾人了!不過都是自己人和市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嗚!」Nick重傷仍不忘揶揄,氣得西鐵男七孔生煙:「㗅…….」但手上Tree Gun的質感,告訴他自己正處優勢。只要走前兩步,再開一槍,便能停止一切屈辱。


調整好思緒,西鐵男再大笑道:「小子!即管笑吧!只要我再開一槍,你們便要死無全屍!」隨即上前兩步,舉槍瞄準—這只是慣性動作而已。Tree Gun攻擊範圍大,根本就不需瞄準,亦無需狂唸「集中力量,集中力量!」暴露殺氣。


「嗚…….他要來了!」咖喱飯怪叫道。但四肢受傷下,想動也動不了。這邊Nick雖冷嘲熱諷,但狀況也是一樣糟:「難道……我們便要……死在這痴筋手上?」


兩師兄弟雖無生命危險,但要恢復活動力,至少也得運功逼出體內子彈,還要調息一番。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就如如待宰羔羊般,任人宰割。


西鐵男笑了兩聲:「騎騎…..死吧!」有理沒理,槍照開是也。只是從槍管出來的,卻非百發強橫子彈,而竟是濃濃白煙。如此異狀,和之前那支Tree Gun損毀時一模一樣,令西鐵男不禁大驚:「怎…..怎麼了?只開了一槍,這就壞了?」慌張間,煙霧已彌漫商場門外,有如置身一舊雲之中。兩隻待宰羔羊,甚至整個商場,瞬間都在視線中消失。


「可惡!怎麼會這樣?」西鐵男怪叫。但檢查過Tree Gun,卻未有破損或過熱跡象。再在槍身亂摷,終於摷出個眉目:「呀!原來是這個!我剛才不小心啪了掣,令它變成『一舊雲』模式嗎?」


西鐵男又憶起已故的手下,生前對他講過的話:


「隊長你之前那支MK1,破損前曾冒出濃濃白煙,是吧?沒錯,開發人員也試過這種狀況,於是靈機一觸,在這支MK2加入了『一舊雲』模式。你看這裡有個啪掣,啪左是正常的『口沫橫飛』模式,一開槍就是百發子彈;中間是『一舊雲』模式,會射出有如其名的濃濃白煙,以擾亂敵人視線,方便逃生。」


「逃生?你覺得我需要…..算了,那啪右呢?」


「那是備用而已,現在是空啪掣。」


「哦…..我明白了。」


明白一切,西鐵男即便放心,斯斯然將Tree Gun設回『口沫橫飛』模式:「反正那兩個小子已動不了,只要等煙霧散去,再開一槍,到底還是我贏!」


未幾,煙霧逐漸散去,但雙鴿卻失了蹤影。


「咦?不見了?」西鐵男起初疑惑,但見地上一條長長血跡,拖到一條巨柱後消失,便又再大笑:「哈哈哈哈!以為躲在柱後就安全了?」正要上前擒下兩人,忽地裡又猶豫:「但若他們是引我過去,我豈不是中計了?」說完,又再舉槍瞄準。反正有Tree Gun在手,連人帶柱監生射爆,豈不是更有快感?


但正所謂機不可再,西鐵男一次失手,再試就多變故。正要開槍,鄰近的士站忽地傳來引擎聲,而且越逼越近。回頭一望,駭見一架的士不理交通規則,駛上廣場撞來!


西鐵男不料狀況突變,怪叫:「呀…..」也來不及,已狠狠被的士撞中,連人帶槍飛退廿米倒地。


「嗚…..到底……發生什麼事?」西鐵男苦苦撐起,只覺頭暈眼花:「幸虧及時運起『橡皮圖章』,否則…….」但比起自身,他更關心Tree Gun之安危。幸好檢查過後,未發現任何問題:「好彩槍未壞!但…….」


他抬頭一望,只見的士駛入廣場中間,在四米距離外停下,引擎如狂牛咆哮。怎樣島,這架的士都是特意撞來,而且非撞死他不可。


「等等…….的士大佬,你我無怨無仇,怎麼……..」


西鐵男痛苦哀叫,的士卻越加咆哮。過了兩秒,車身突然自行解體,散件浮在半空,交錯飄逸,最後又聚合成人型,發出閃閃亮光。


「你….難道是……..」


只見人型鮮紅色身軀,有如電單車手的白色頭盔,肩上兩條車軚,胸口一塊綠色半圓形牌,寫著『TAXI 4 SEATS』字樣。這人型上前兩步,指住西鐵男叫道:


「無錯,我是的士俠。」

3-41-Tree Gun MK2

西鐵男暫時撤退,卻換來兩個槍手和一班領野戰士。咖喱飯和Nick不得不放走西鐵男,先招呼眼前這班仆街仔要緊。


「咦?領野戰士的人數……」Nick訝異道。


驟眼看,領野戰士大約有廿人,明顯是有增援。不過以領野戰士實力,再多人也無用。問題是敵陣中有兩個槍手:樂和潘。他們武功不高,但手上槍械卻是威脅。


硬拚並不是辦法,咖喱飯一見兩槍手,便叫道:「Nick,邊戰邊逃,伺機擊殺槍手!」Nick點頭以示同意。


「想走?」增援部隊一員,另一個領野隊長叫道。剛叫完,十幾個領野戰士瞬即包圍兩師兄弟。


「嘿,這樣就想包圍我們?」Nick咧笑間,『一人兩票』快如閃電,已踢死兩個領野戰士。領野戰士驚魂未定,咖喱飯又來一套『民主三步曲:和平、理性、非暴力』,又搞掂三個。


擊倒五人,包圍網瞬即開了缺口。兩師兄弟互打眼色,隨即跑往廣場中間,沿電梯滑落地面。樂和潘大叫:「讓開!」朝電梯邊走邊射,奈何慢了半步,十幾發全數落空,只令途人哇哇大叫:「槍……槍呀!」


兩師兄弟落到地面,立即向大門口狂奔。樂和潘見狀,緊張叫道:「別走!」,也沿電梯滑落。但到達地面時,兩師兄弟早已穿過大門。


「追!」潘和樂同聲大叫,一邊拚上追出去,一眾領野戰士緊隨其後。


咖喱飯和Nick走出商場,正欲鬆一口氣。但前面景象,卻令他們大大震驚。


「呀!西鐵男!」


原來西鐵男早已待在商場門外,持槍瞄住他們。只是他手持的卻非箂福槍,而是槍口岔開,像巨樹生出無數樹枝的模樣。


這種奇怪的槍,他們今早才見過。


Tree Gun MK2。


「世上沒有留著不用的武器!」西鐵男雙臂托住新型武器,暗笑道。原來他早已決定動用新武器,只是要點時間和地方準備而已。


「什麼?那支怪槍……還未壞的嗎?」


「還問,快避!」


話口未完,西鐵男手指已扣下板機,百發子彈隨即如口沫橫飛,將商場落地玻璃全數射毀。兩師兄弟拚力跳開,仍難免各中十彈,倒地後鮮血狂濺。


後上的樂和潘更慘。他們穿越大門,剛聞玻璃碎裂聲,已不明不白全身中彈。一眾領野戰士和途人,亦全部硬食蓮子羹,死左都唔知為乜。


「嗚……怎會…….」


「隊長…….」


樂和潘哀鳴後,已是氣絕身亡——若他們早知今日,又會否將超級武器交給隊長?


頌富廣場門口,已化為一片血海。幸免於難的途人,個個都嚇得雞飛狗走。

願鉛力與你同在

要在超武鬥組的年代生存,除了修練各種武功外,還有這個方法︰

成為鉛力武士。

香港地,要修練鉛力並不難—-事實上你每日都已經在做。你每日的食水中,就含有豐富鉛分,只要每日飲用,就能在不知不覺中吸收鉛力。

當然,只憑「一生拉勻」的飲用量,便只會威脅健康,卻未足以成為鉛力武士。要成為鉛力武士,便需每日飲用,長時期飲用,大量飲用,才能大幅提升鉛力。

修得相當鉛力,便能擁有強大力量,這你便正式成為鉛力武士。你亦可以選擇鑄造鉛劍,進一步提升戰鬥力。

鉛力容易修得,威力強大,但你同時亦會中鉛毒。中鉛毒者,會阻礙神經細胞成長,影響腦部功能發展,引致柏金遜症等老人病。若是幼童修練,更會對腦部造成永久性損傷。

若你準備好付出代價,可以尋找含鉛量高的水源,以提高修練效率。根據調查,可吸納高鉛量食水的地方包括︰

啟晴邨—含鉛量超出世衛標準2.8倍
葵聯邨—超標4-5倍
水泉澳邨—超標24倍
元州邨—超標14倍
綠悠雅苑—超標21倍
彩福邨—超標8倍

以上地方都曾錄出高倍數的含鉛量。當然,鉛水已經遍及全港,會否還有其他地方,會有更高含鉛量的食水?還有待你我發掘。

3-40-集中力量

密封式天橋


Amos和社工跑去廣場時,在連接一二期的密封式天橋上,咖喱飯和Nick遇上了狙擊手。


西鐵男。


西鐵男一槍失手,立即掉頭就走。咖喱飯和Nick隨即拔步狂追。但因人群眾多,追到二期商場,又失了其蹤影。


「那傢伙不見了!」Nick叫道。


「不,那傢伙一定還在附近!感受他的殺氣!」咖喱飯回應道。


的確,西鐵男不擅隱藏,殺氣亦不難感受。但問題是後面還有敵人。其中樂和潘兩個槍手一馬當先,舉槍就狂淝十幾發。掃清途人後,再由幾個領野戰士洶湧而上。


「那班傢伙痴鬼線,見人就淝!」Nick怒道。


「這下便要先打倒他們了,但別忘了感受殺氣!」咖喱飯點頭道。


兩人躍入牆角避彈,退到走廊後拔足狂奔。雖說要收拾敵人,但對方畢竟有槍,硬拚並不是辦法。商場地形複雜,轉角處處,正好先避其鋒,又可拉開敵方戰線,逐一擊破。果然,領野一眾到二期後,不見咖喱飯和Nick,便兵分幾路搜索。


但這到底是個錯誤決定。領野戰士本已實力不夠,再分散戰力,很容易被逐一擊破。其中兩個領野戰士跑到鋪位轉角,雙鴿突然殺出,一招一個,又擺平兩件。


「在那裡!」


遠處又有兩個領野戰士大叫。Nick未等咖喱飯下令,便已如利箭飛躍,『一人兩票』飛腿贈送。兩人怪叫:「嗚!」一人食一腳,永不落空。


輕輕鬆鬆又兩件,但咖喱飯卻是神色凝重。因為,他又感覺到有異樣。


殺氣。


「那邊!他要開槍了!」咖喱飯叫道。


Nick頓時亦感殺氣騰騰,回頭一望,果見西鐵男伏在二樓廣場的迴廊,槍口正瞄準自己。西鐵男唸唸有詞:「集中力量,集中力量!」食指一扣,子彈飛射而出。


「死槍佬!」Nick悶哼一聲,同時閃步疾退。「撕!」一聲,子彈恰好擦過Nick褲管,刮去其小腿皮肉,連同血絲釘在店鋪的鐵板外牆,發出「噹!」一聲響。


「好險!幸好師兄提點……..」Nick暗叫好運。若走遲半步,他必已命喪黃泉。定過神後,他望向開槍的西鐵男,譏笑道:「西鐵男!你的槍法真是麻麻地啊!」西鐵男一聽,即時氣上心頭:「噫!」拳撼地面亦難洩憤。


就算是專業狙擊手,緊張時也難免雙手震顫。有人會服用精神鎮定劑來防止,而西鐵男,則是不斷唸出:「集中力量,集中力量!」的句子來克服。只是這會暴露騰騰殺氣。若是尋常對手,或者還能瞞混過關,但遇著咖喱飯和Nick等高手,殺氣便很容易被察覺。


西鐵男不明白這一點,只得咬牙切齒,一邊望著身邊印有『Tree Gun MK2』的黑盒,一邊憶起手下剛才的叮囑:


………


「這支Tree Gun MK2雖強,但畢竟是試作型,耐力可能比MK1更不堪。所以請小心使用……..不,若非必要,都盡量不要用。」


………


因為手下之叮囑,西鐵男新武器雖隨身,至今卻還未開盒—-若在一場戰鬥內玩爛兩支頂級武器,他也難以向上頭交待。


但現在已是非常時期。若被眼前這兩個小子擊敗,他也一樣無法交待。想到這裡,他心思思地撫著Tree Gun MK2的盒:「是時候….打開它了嗎?」但他看見潘和樂,和領野戰士到達增援,於是又放棄了念頭。


「先讓手下和他們打餐飽,再伺機狙擊吧。」


西鐵男又再消失無蹤。

3-39-頌富槍擊戰#3

回廊


Amos和社工走到回廊。這裡是個大迴環,除了從中間跳落地面外,並無其他路可走。他們想過躲入商鋪,但為免禍及他人,兩人互相點頭,便只各躲在一邊待機。


沒多久,淦和恆、和幾個領野戰士已經追上。只是他們受過雙蛇之苦,為防有伏,一時間未敢上前。


淦見狀,便對領野隊長說:「你們先上!」領野隊長卻耍手拎頭:「痴線!為何不是你先上?你們精英軍團,又有槍有炮,不是害怕吧~~~~~~下?」遊說不果,恆於是用格指嚇說:「你不去,我便送你上西天!」


「你靠嚇呀?睇下你開槍快,定係我地出拳快?」領野隊長依然不賣賬,手下亦上前晒馬。恆見對方人多,一時間不知所措,倒是淦較冷靜,只思考一秒,便對恆說:「算了吧!」拿出一個物體,擲往回廊。


「呀!掟菠蘿!」恆恍然大悟道。


敵人躲在暗角,多數會用手榴彈開路。Amos和社工處身回廊,見手榴彈滾進,哪能不驚?


「Oh! That……’s…….hand……er…..er.手榴彈!」


「什麼?」


Amos生於太平,又怎想到會親嚐手榴彈?途人更以為是玩具,只呆著不動。Amos大驚道:「走…..走呀!」同時蛇棍揮出,不理手榴彈真偽,一棍轟走再算。手榴彈應棍而飛,飛到回廊中間的電梯,殊即「轟!」一聲爆炸,電梯整條炸毀,大塊細塊一同沉落地面層,然後又是連番慘叫。


「糟!」救得了一樓途人,卻換來地面人慘死,Amos暗叫失策。回頭一看,更發現社工倒在另一邊不動,更是震驚四倍:「社工…..怎會……」


但他已無餘暇檢討,因為手榴彈過後,便是大軍壓境。淦和恆率先衝入廣場,分左右兩路進攻。左邊淦見社工倒地,便大喊:「炸死了一件!」但右邊的恆卻無發現半條人影。


「咦?去了哪裡呢?那小子……」恆小心翼翼地前進,一邊四處搜索。走到第十步,雙腳忽地又劇痛。一看,原來又是蛇咬:「呀?又是蛇?」一再中同一招,這槍手可真專業啊。


「仆街!」恆氣忿地扯開雙蛇。但同一時間,Amos已從邊際爬上,怒叫:「這裡途人眾多,你們卻濫殺無辜,死吧!」再添一記『洪水滅世』,猛然轟中恆雙胸。恆槍法還算可以,但功力則認真麻麻。只中一招,便慘叫一聲:「嗚呀!」轟到牆內倒地,已是瓜柴。


「我…..我又殺了人!」Amos第二次殺人後,黯然撫著臉上疤痕。但他若不殺恆,不知又會有幾多人枉死了。


現在是超武鬥組的年代。


另邊廂,淦聞聲大驚:「喂!恆!怎麼了?」一回頭,看似瓜柴的社工,突然如殭屍般板起,笑道:「Hey boy, you…..see…..my……my…….力量!」


「什麼?你…..竟然未死?」淦驚魂未定,已被社工一招三式『民主三步曲:簽名、遊行、絕食』全數擊中,自迴廊跌落地面,命喪當場。


「呀!我差點忘了…..白鴿派有『詐死』這一招……」Amos見社工『死而復生』,總算放心一點。


後上還有領野隊長和幾個手下。但他們見槍手敗陣,便又再踝足不前:「可惡!」氣忿的同時,又感到心涼:「抵X死!射我手下吖啦?」


心涼過後,領野便要面對Amos和社工。兩個強橫高手步步進逼,嚇得他尿直標:「這…..沒了槍手,單憑我們……..」不用費煞思量,已有明智決定:「撤退!」率手下逃之夭夭。


「Chase!」社工叫道。但Amos並不同意:「等等!現在不是應該…..找回咖喱飯和Nick嗎?」社工這才記起尋人要緊,和Amos一口氣跑回糖果店外。


甜心糖果店


這裡已空無一人,只剩幾件領野戰士屍體。社工掃視過後,便疑惑道:「Hey, where are they?」


忽然,Amos蛇棍在手上狂震,於是他靈機一觸:「呀!對了!」,放出蛇棍偵察。雙蛇高速滑向往二期的密封天橋,Amos見狀,便大喜道:「呀!是那邊!」,同時起步緊隨。


「Oh, really? You…..er……trust…..er….er….them?」


「放心,牠們最叻尋人的了!」立法會之戰時,Amos能夠回佩珊,都多得雙蛇尋人之能。自此,他便對雙蛇加以信任。


只是行到一半,雙蛇卻原路折返,回到主人手上變棍。Amos一愕:「亞當、夏娃…..」他的疑惑,立即就得到解答。


剛才逃走的領野隊長,率領手下從各處湧來,包圍社工和Amos。兩人不用數,已知人數比之前多了幾倍,約有廿個。


包圍網完成後,領野隊長上前竊笑,道:「嘿,我們又來了!」


「怎麼…..又多了這麼多人?」Amos愕然道。


「They are……er…..er…….增援!」社工解答道。


看來,兩人要找到失散兄弟,還要花多一點時間啊。

3-38-狙擊手西鐵男

精英軍團四槍手前後包抄,白鴿派和領野戰士被夾在中間,形勢非常不妙。


前面是長長走廊,強行突破只會硬食樂和潘的蓮子羹,後方則是兩條分岔路:右路有淦和恆等著,沿左路折回二期商場,似乎是唯一辦法。


即使這樣,密封式天橋途中,仍有機會被淦和恆射中。但要攻擊他們,距離又似乎太遠,怎辦?


「這距離…..只好一搏!」眾人中,Amos的射程已算最長。但要擊中槍手,還得先躍前一步,縮短距離,然後一雙蛇棍拋出,變蛇直撲兩槍手。


「亞當,夏娃,你們去吧!」


Amos功力高,速度快,竟能後發先至。雙蛇亦不負所望,趁淦和恆未開槍,已咬住他們手腕。倒算兩人有點功力,傷不入肉,但已痛得哇哇大叫:「呀~~~~~~好痛…….蛇?」,雙槍同時脫手。


社工見Amos成功開路,於是緊隨其後,順路送淦和恆一招「『一人兩票』!」兩槍手被蛇咬住,硬生生再挨一招,只得叫苦連天。


「Oh! So…er…..er…..硬淨!」社工訝異道。但他亦無暇再補招,先叫Amos一同逃離要緊。


「Go….go forward!」


「但他們…..」


「They are…..so….er……er……strong…..er…er…….have……Sco…….分數!」


「……」


聽佢講完蚊都瞓,Amos唯有依社工所言,先收回蛇棍,然後和他走跑到圓形回廊。淦和恆撐起身,隨即起步追上,一邊舉槍亂淝。途人未及驚叫,已經冧左幾件。隨後又有領野隊長和手下,踩住途人屍體直衝:「等等!你們禮義廉,幹嗎射我自己人?」


「不好意思,我以為你們會避得開。」


「你們亂咁淝,點避呀?」


……….


社工和Amos走入回廊。另邊廂,Nick卻選擇原路折返。但未到天橋,卻感到殺氣騰騰:「呀!天橋…..有殺氣!」


猶豫間,身後又傳來槍聲。Nick暗忖:「後有追兵,只好前奔!」決定過橋,但亦不敢掉以輕心,以『示威遊行步』極速而行。


果然,行到一半,Nick驟見有物體飛射而來,於是拚力跳入商鋪。但定過神,仍感到腰間一涼。一摸,手心竟然滲血:「呀?流血了!」幸好只是擦傷,無大礙,但嚇倒鋪中客人,還是少不免。


這時,咖喱飯從後趕上,大喝:「小心埋伏!是狙擊手!」


「果然!」Nick爬出店鋪,果然見到有一人手持箂福槍,正伏在轉角位。而狙擊手之裝扮,兩人在撘巴士時已見過。


「西鐵男!」


他躲在天橋另一邊的轉角,有型地舉起箂福槍,自言自語說道:「集中力量,集中力量…….」


以剛才一槍來說,西鐵男槍法已算不俗。但他平日只愛練槍,其他狙擊手必要技能如:隱藏殺氣、隱藏行蹤、熟習地形、臨危應變等,他都不屑一顧。


因為他的『專業』水準,Nick才能事先感到殺氣,及時避過致命一槍。


而這下失手,西鐵男立時身陷險境。


「Nick,你無事吧?」咖喱飯扶起Nick,問候道。


「沒事,只是擦傷而已!」


「好!」


兩師兄弟同聲大喝:「西鐵男!受死!」左右兩路穿梭人群,一邊直撲西鐵男,誓要在他開下一槍前,一舉埋身殺之。


兩鴿以人群掩護,西鐵男狙擊不成,顯得不知所措:「呀!這…….」雖有箂福槍在手,但射咖喱飯不是,射Nick又不是。無論先打哪一個,都會被另一人埋身痛打。若射不中,或是射中途人,更會被兩路夾擊。苦思不果,唯有做出狙擊手的專業判斷:


走!


「追!」咖喱飯和Nick同聲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