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3-53-囚獄

「耶能,你終於醒來了?」Nick見Amos醒來,呼口長氣大叫。


Amos定過神,再問:「Nick,我們在哪裡?…..我們死了嗎?」


「不,」Nick搖頭道:「我們都被禮義廉打敗,全靠鐵頭和高達救回,我們撿回一命。」


「鐵頭…..和高達?」Amos疑惑道。


「對。」Nick示意Amos向左望。果然,鐵頭勇者和高達,原來就正站在近處。Amos見是救命恩人,自己要感恩道謝:「多謝兩位前輩救命之恩。」


但兩前輩卻是口黑面黑,只各悶哼一聲,並無回應。
Amos驟感不妥,於是俟近Nick,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Nick卻高聲回應:「我們犯了事,惹怒了兩位前輩……..啊~~~~~~~~」他意有所指,令Amos更是疑惑:「什麼?我們犯了什麼…..」兩人私語,身邊的咖喱飯自然要制止:「Sh……」


兩人於是靜下,但還是惹得鐵頭大怒:「收聲!無大無細!」高達黑面雖略遜鐵頭,但亦相去不遠:「你們知道私下行動,討伐天水圍領野集團!差點壞了大事!你們知錯了沒有?」如此指責,咖喱飯自然不悅:「私下行動?等等,我們是為師父所託,才去……」


「你們私下行動不特止,還膽敢挑戰禮義廉的無我和三姓家奴!你們道自己很巴閉,很有料嗎?最後還不是一敗塗地?若非我們犯險相救,你們早已經歸西了!」

「哦~~~又無人叫你救我們,你們不用懶好心扮偉大….」Nick氣忿叫道,但又遭咖喱飯攔住:「冷靜點!」


鐵頭咧嘴道:「駁嘴啦?吓?都說現在的年輕人無知衝動,經常壞了大事!」Nick一聽,氣忿又添兩分:「死肥佬,你講什麼….」若非咖喱飯和Amos按住,他早已經出手了。


「想動手嗎?」鐵頭裝個備戰架勢,但亦有高達制止:「冷靜點,無謂和小子鬥氣。」鐵頭冷靜過後,再道:「算了!反正我們正要去泛民大會,現在先困住你們,回來後再處理你們也不遲!」


「什麼?」Amos經鐵頭一提,才驚覺正處身於密室。同一時間,鐵頭和高達逐個步出密室,準備關上大門。三人欲湧上制止,門卻已「砰!」一聲關上。

……..


三人狀態大減下,怎樣也無法轟破大門;想聯絡外面,手機又被沒收。故他們只好乖乖在密室中,花點時間整理事態。


咖喱飯說:「…..我認為,鐵頭和高達之所以困住我們,是因為我們討伐領野集團,表現太激進之故。」


Nick一聽便扯火:「什麼?什麼是太激進?守護家園,不是該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嗎?一見困難便退縮,那便什麼也做不到!」


「我明白你說什麼,也十分認同。」咖喱飯解釋道:「但你作戰時,都聽到禮義廉的說話吧?禮義廉、我派和領野集團,就似有一種互惠互利的平衡關係。」


「呀?」Nick聽著,隨即憶起半昏迷狀態時,聽到高達和三姓家奴的對話︰


「………..現在講正經事。一直以來,我們兩派雖敵對,但對領野集團立場基本一致:只可教,不可滅,對吧?」


「…………領野城市建設總都有功,勸不聽,也沒法子,自由市場嘛。民怨高的時候,便作作勢打一場,做場show就算了。反正市民都善忘,很快又忘記得一乾二淨。」家奴呼口氣,再道:「但昨日你們攻陷領野大埔基地,今日又來天水圍搞鬼,這未免太激進了吧?……….」

以上對話,再加上從男神口中得知的事實,他開始組織到一幅圖畫︰當年白鴿派和禮義廉,合力扶植領野集團,導致今日領野拳傾一方。而無論是白鴿派和禮義廉,明顯都沒有消滅領野的意志。


咖喱飯見Nick開始明白,便再道︰「『只可教,不可滅』,這就是兩派對領野的基本方針。當中若有人激進之人,例如我們,想認真挑戰領野霸權,就反而會被打壓。」


「呀!師兄你不是講笑吧?我為報白鴿派救命之恩,師父師兄授武之恩,跟隨師兄滅領野!但若組織根本不想消滅領野,那我們……到底是在小丑嗎?」Nick想到這裡,心裡大受打擊。


「這只是我的推測,」咖喱飯安慰說。


「若師兄所言是真,那師父…..會不會他…..」


「這我不知道,」咖喱飯敬重師父,是以亦不敢面對這問題。他呼口大氣,續道:「要証實的話,至少要先逃離這裡,前往泛民大會。」


建議正路不過,是以無人異議。三人於是同時站起,運功往大門猛轟。但三大高手同時出招,大門不單絲毫無損,反而觸動全身劇痛。


「嗚!當日被無我打敗的傷,原來還未恢復!」咖喱飯惱氣道。


「可惡!若我狀態十足,這度爛門又怎能…..等等!」Nick忽地想起Amos的『醫治的大能』,於是對Amos說:「喂耶能,你的蛇呢?叫牠們來醫好我們吧!」但Amos卻耍手拎頭,無奈地說:「對不起…..亞當夏娃牠們…..不在我手上,不知去了哪裡!」


「什麼?」Nick怒道:「頂你!一定是和社工一樣,逃之夭夭了!」咖喱飯連忙制止道:「別這樣。Amos非我派中人,卻受我們連累,已經夠好受的了。他和我們作戰到底,已是難能可貴。」


Nick想了想,總算冷靜下來:「唔…..這也對。至少不像那社工,陣前不斷說Retreat,煩死人。」


Amos問:「….說起來,社工呢?他在哪裡?」


Nick和咖喱飯一同搖頭。


咖喱飯說:「不知道,醒來後便不見了。」


Nick則說:「也許是著草,也許是臨陣叛變,加入了禮義廉吧?」但此番言論,咖喱飯則予以否定:「別對前輩無禮!」


「不是嗎?那傢伙…..」Nick反駁間,大門處突然發出「卡啦卡啦」的聲音。三人一望,只見應該緊鎖的大門,竟自己緩緩打開。


「是什麼人?」大門雖開,三人卻未敢樂觀,齊齊擺架式戒備。

0 comments on “[小說]3-53-囚獄Add your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